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90章 惩罚的深吻
    红枫公寓是腾知寒的住所,可是天已经黑了,他并没有回来,桑晚晚做好了晚饭放在桌子上,忐忑的等着他的归来。

    男人是在公司离开的,失去了上次的合作后,他好像并没有受什么影响,前几天他还去给某杂志拍摄了封面,也因为此,李玉后来没有再找自己的麻烦。

    走廊里有脚步声,桑晚晚紧张的守在门前,可是脚步声并没有在门口终止,而是向着深处延续了。

    那天给他做过饭后,他似乎对自己的手艺还很认可,也就默认了她晚上过来给他做饭,对于桑晚晚来说,能够跟他吃一顿饭,也是快乐的。

    阳台上有个小小的榻榻米,上面有厚厚软软的垫子,桑晚晚虽然有些饿了,可是她想等腾知寒回来一起吃,闲来无事,她边走到阳台上,那里有个书柜,随便的拿了本书看。

    腾知寒从来没说过她不可以在这个家里乱走,但是他也没有允许她进入自己的卧室,废了那么多的力气才换来的一丝和谐,桑晚晚不想就这么打破,所以她的活动范围只在客厅和厨房,还有就是这个小阳台,因为她之前去给上面的花浇水,腾知寒看到了,也没有说什么。

    因为忙着腾知寒的的事儿,她已经很久没看考研资料了,其实她也想过了,不一定只有考研才有出路,当时是因为她不知道自己要做什么,如今腾知寒回来了,她的终极目标就是他。

    桑晚晚拿下书后,准备坐在软垫上慢慢的看,也好打发百无聊赖的时间,曾经的腾知寒说不上不爱看书,但是也没有这么的爱书,但是不得不说, 归来后的他,儒雅了很多。

    窝在软垫上,桑晚晚随便的翻着,不知道是不是她运气好,里面竟然夹着一张照片,男的腾知寒无疑,女的……金发碧眼像个大型的洋娃娃。

    桑晚晚的眼睛呆住了,照片上的两个人,甜蜜的依偎着,腾知寒的笑容灿烂明媚,女子娇俏可人,放在随手可拿的书里,可见这张照片以及照片上的人对他来说,应该是很重要的。

    她也很想要自欺欺人,但是事实证明,她做不到,冷静的头脑快速的转着,想到她偶然听到的那位小姑奶奶,只怕,就是这位吧?

    怪不得自己说要重新追求他的时候,他会流露出那样嗤之以鼻的表情,桑晚晚心里蓦然的疼痛着,并不锋利的刀子,顿顿的割着。

    腾知寒好不容易把姚庄弄走,就想着回来吃饭,不得不说,吃过这么多的饭,贵的便宜的,只有桑晚晚做的饭,最合他的口味。

    密码锁开门的声音不大不小,却没有惊动呆呆的盯着照片看的女人。

    以往他回来都会看到她的身影,期待而又忙碌,这次她没有第一时间迎上来,腾知寒还以为她定不及回家去了,心里有些不悦,屋子里黑黑的没有开灯,只有阳台上的榻榻米那里有道昏黄的光。

    女人蜷缩在软垫上,脸色有些苍白,腾知寒走近了,桑晚晚才意识到他回来了,惊慌失措的赶忙去擦自己的眼泪。

    她哭过了,腾知寒第一个念头就是这样的。

    而下一刻,他就看到了书里面的那张照片,不用细看,只是大概看个轮廓,他就知道是哪一张,冷冷的声音透着莫大的不悦,“桑晚晚,谁让你乱翻我的东西的?”

    桑晚晚低眉顺眼,自知道自己理亏,而且就算他跟别的女人亲近又如何,她是他的什么人,她早已经失去了质问的权利,“对不起,下次不会了。”

    腾知寒从她的手里大力的抢过书,沉声道:“没有下次了。”

    桑晚晚想要不哭了,可是眼泪却不听话,根本控制不住,她抿着唇,等着男人愤怒的责骂,但是并没有,“好,没有下次了,饭我已经做好了……我就先回去了。”

    每走一步,她的心就被深深地割一刀,等到走出这扇门,桑晚晚觉得自己已经血流成河了,多少次她都想要回头,但h到底是忍住了。

    腾知寒温和的眉目突然变得严肃了起来,隐隐有几分冷沉,盯着书里面的照片,居然还有漏网之鱼,他的愤怒并不是来自于桑晚晚的反他的东西,而是这照片的主人,想也不想的撕碎了照片,丢进垃圾桶,回身看到已经有些凉了的饭菜,心里很不是滋味。

    等到他意识到自己不应该迁怒桑晚晚而追出去的时候,她已经没了人影。

    桑晚晚是哭着跑出去的,但是她觉得自己不应该委屈,擅自动了别人的东西,本来就是不对的,但是不得不说,照片上开心的笑靥还是刺疼了她的心,粗弱的时候想要找个人说说话,她唯一能够想到的只有桑晚晚晚。

    可是现在她的情况也不是很好,肚子里的宝宝要不要留着还没有决定好,哪里都不能去,只能回家。

    天气很冷,可是她并没有坐车回去,冷风吹的她手脚冰凉,可是她却觉得这样心里能够舒服一些。

    等她回了小屋的时候,已经是两个小时以后的十一点了,掏出钥匙打开了门,脚还没进去,桑晚晚就被人大力的扯了进去,漆黑的屋子里没有光亮,因为钥匙就在门框上,难道是有人发现了她的秘密,入室抢劫不够,还要先奸后杀?

    桑晚晚到底是个姑娘,纵然经历了很多,可在面对这样突发状况的时候,内心还是恐惧的。

    强大的恐惧让她失去了声音,脸色苍白的没有一丝血色,腾知寒在触碰到她冰凉的手的一瞬间,压下去的愤怒再次喷发了。

    当晚晚意识到腰上多了一只手的时候,已经找回了理智,就算对面是个强壮的男人,她也没打算就这样坐以待毙任人欺凌,就在她刚准备喊救命的时候,男人压低了头,灼热的气息喷洒在她的肌肤上,一冷一热,刺激的她起了无数的鸡皮疙瘩。

    而她左右闪躲,却无处可逃。

    湿热的吻带着些惩罚的意味,还是落在了她的唇上,刚刚躁动的恐惧情绪,也因为熟悉的感觉而被安抚。

    这个人是腾知寒。

    一吻结束,唇齿间带着些血腥味,不知道是谁的唇破

    了。

    腾知寒看着她的眼睛,酝酿了很久的怒气顷刻间爆发,“桑晚晚,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娇气了,偷看我的东西,我说了你几句,你就甩脸色给我看?”

    他扣着她的下巴,眼神无比的凌厉,“这就是你要追我的态度?这就是你说的你爱我?”

    桑晚晚茫然的摇头,觉得这样的腾知寒让她看不懂了,自己还爱着他,他不屑一顾,可是自己转身离开,他却这么的愤怒。

    难道他想要等到自己双手捧着真心奉上的时候,他亲自摔碎踩的烂烂的才过瘾吗?

    外面吹了很久的风,桑晚晚的头有些疼,她知道自己是自作自受,以前的她虽然贫穷,但是却知道好好保护自己,因为受伤了,生病了,没人会来呵护她,没有依靠的她,只能自己靠着自己。

    但是这一次,好像真的感冒了。

    “对不起!”桑晚晚轻轻地呢喃,除了这句,她不知道她还能够说什么,盛怒之中的男人,只怕不会停听她的解释吧,与其说多错多,莫不如不说不做。

    他的手撑在她的腰侧,其实桑晚晚也搞不懂,如果真的那么讨厌她,为什么还要一次次的吻她呢?

    如果不想要跟她有什么,何必一次次的给她希望,撩拨着她荡漾的春心?

    不过她知道,这些问题,就算问了,也未必有答案。

    腾知寒看着她微红的眼睛,自己回来之前,她不知道哭了多久,心里头也有些闷闷的,明明恨极了这个女人,可是她的眼泪,还是让他心烦意乱。

    “对不起?”腾知寒勾唇,冷笑着道:“我最讨厌的就是你说这句话,对不起,真的是最无用最虚伪的话了。”

    听着她声音闷闷的,而且不停地在吸鼻子,腾知寒像是发牢骚一样,可又不想让听到的人感觉到他的担心,“你是孩子吗?说你两句就闹失踪,这么玻璃心,你怎么在职场混?”

    桑晚晚后知后觉的猜测着,他这次大发雷霆是因为自己的离开,但是每每要生出些喜悦来,书页里面的照片却会出现在她的脑子里,提醒着她不要胡思乱想。

    她之于腾知寒,说好听点儿是不甘,说的难听点儿,就是报复。

    照片里的女人是谁,跟他是什么关系,桑晚晚知道自己没有资格问,她从来都不是个无理取闹的女人,“对…… ”想到他不爱听这句话,所以就自动的省略了,“我去外面走了走,不是失踪,以后这样的事儿不会发生了。”

    见鬼的走了走,腾知寒要是信了她的鬼话就是个傻子。

    如果她现在问了照片的事儿,他想他会解释一下的,但是她没有问,别扭的性子和男人的自尊心驱使,让他没办法主动开口。

    可是误会一旦生根发芽,就会扎下无数的根,以后想要拔出就很难了。

    这样的姿势让桑晚晚总会不自觉的陷入迷惑,她告诉自己,既然他既然已经有了新的感情,那么自己就算再舍不得,再爱也不能横刀夺爱,何况现在的她已经没了那个自信。

    闭上眼睛,努力的忍过心里那阵钝痛,蹙着秀气的眉,她低低的声音在安静的屋子里格外的清晰,“腾先生,之前给您造成了那么多的困扰,真的很抱歉,”虽然跟对不起是一个意思,不过也只能这么说了,桑晚晚攥着自己的手,努力让自己镇定下来,“就当我自不量力吧,我想我……”

    “别说你要辞职!”腾知寒在这一刻突然的恐慌了,她是什么意思,就这样放弃他了吗?

    果然,她的爱不值一提。

    桑晚晚也不想,每天能够看到他对她来说就足够了,但是她怕自己贪心,不只想要看到他,会不由自主的想要亲近,她没有能力控制自己的感情,说不爱了就能够不爱。

    何况他们又是在那样的情况下分手的,遗憾的爱情才更加的刻骨铭心。

    她低着头不去看他的眼睛,腾知寒知道,自己猜对了,她果然想着就这么放弃。

    他连报复都没开始,她就退缩了,那还有什么乐趣。

    其实报复她的同时,何尝不是在报复他自己呢?

    腾知寒敛住深沉的眸光,在她轻微的抗拒下,并没有收回自己的手,反而靠的更近了些,“桑晚晚,你惹出了这么大的祸,害我损失了那么多,现在就想要走,你觉得我有那么好说话?”

    料定了她没有什么钱,不可能像她好朋友那么豪迈的撂下一张卡,然后嚣张的说两清了,这个朋友,腾知寒说的是慕相思,不过他知道,慕相思最近似乎也挺闹心的。

    被自己的亲姐姐打压的毫无出头之日,最近关于她的负面新闻满天飞。

    桑晚晚知道他如果真的想要报复,那就没这么轻易的结束,“如果您觉得我们还能够共事的话,那么我就继续留下来,直到您觉得我已经把我造成的损失弥补好了,可以吗?”

    腾知寒挑了挑眉,“不然呢?你似乎也没有别的办法补偿。”

    寒风吹过的头一阵阵的疼着,没吃晚饭的她,也没有什么力气再耗下去了,“嗯,您说的对,如果没有别的什么事儿,我就先去休息了,明天早上六点衣尚杂志请您去拍摄封面。”

    她这是在下逐客令吗?腾知寒本来在听她收回了离开的心意后莫名的开心的,可是开心来的太快,消失的也太快了,“桑晚晚,我还没吃晚饭?”

    桑晚晚深吸了一口气,深深的无奈,看到她俊朗的让人心动的侧脸,“饭我已经做好了放在餐桌上。”

    她 不相信他没有看到。

    “我被你气着了,没心情吃,现在我想吃东西。”腾知寒冷冷的说完。

    桑晚晚深深地叹气,有些无奈,但是她真的没有力气跟他磨牙,只希望他快点离开,让她一个人好好地舔舐伤口,“我家里没什么吃的,只有泡面,您要吃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