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91章 推迟拍摄
    看到她这副样子,腾知寒并没有报复后的快感,反而莫名的很烦躁,她那张充满灵气的脸上此刻没有了生机,颓废的让人抓狂,忍住想要把她拥入怀里的冲动,他早已经习惯用冷漠来掩饰自己真实的感情。

    “随便,填饱肚子而已。”男人漫不经心的说着,内心却翻腾的久久不能平息。

    桑晚晚默默的点了点头,虽然很想要煮泡面,但看到冰箱里还有些蔬菜,就做了个蛋炒饭,至于泡面,还是留给自己吃吧。

    腾知寒是真的饿了,也没理会说好的泡面为什么会变成了蛋炒饭,一如往昔的大口大口的吃完,以前都是桑晚晚做饭,他来洗碗,但是今天他好像没有要动的意思,桑晚晚也没指望他会帮忙。

    “腾先生,我有些累了。”

    腾知寒挑了挑眉,浅浅的笑容挂在嘴角,“你这是要赶我走的意思?”

    桑晚晚没有精神和心情跟他绕来绕去,轻轻的嗯了一声。

    腾知寒的脸色肉眼可见的变了变,想要开口说些什么,却发现桑晚晚已经把背影留给他了。

    懊恼的情绪在心中蔓延,他握着门把手,并不想要这一扇老旧的门隔开两个人,可是最终,他还是收回了手。

    桑晚晚靠在门板上,听着脚步声渐行渐远,力气在瞬间被抽走,双腿支撑不住身体的重量,从门板上滑了下来,坐在地上,任由自己的眼泪狂流。

    ……

    慕相思已经跟尚导演联系了,已经约好了时间准备进组,尚导演接到电话还是很开心的,毕竟这个角色是为她量身打造的,至少他觉得慕相思冲击最佳新人奖是没什么问题的了。

    一切看似板上钉钉,但是还是出了问题,慕相思接到尚导演的电话,说中间环节出了问题,这部电影要推迟一年拍摄,但是只要她愿意,这部电影的主角还是她。

    慕相思当时正在跟泡芙一起吃甜品,平时的话慕相思不会那么八卦,非要刨根问题,但是这次她想要问问到底是什么问题,或许不用推迟呢?

    没想到尚之敬肃然回答的天衣无缝,但是慕相思还是听出了些蛛丝马迹,像尚之敬大牌的导演,怎么会在筹备了这么久后,还不能够解决这些琐碎的问题,更不会犯这种低级问题了。

    “尚老师,到底是怎么回事,您能不能跟我说实话,是不是因为这部电影的主句是我,让您麻烦?”慕相思第一个念头就是可能有人要针对自己,比如不弄死自己就不死心的沈夫人,或者如今看她很不顺眼的苏雨落,又或者最近自己的绯闻对电影有什么负面的影响。

    尚之敬一口否定了,“不是,没什么麻烦的, 你别多想,这部戏的主角只会是你,如果换成了别人我不会拍的,相思啊,身体最重要,你说呢?”尚之敬关切的说着,但是语气里还是能够听出一些遗憾的。

    慕相思某根敏锐的神经被撩动了,“身体?尚老师,是不是有人跟您说了什么?”

    面对慕相思的追问,尚之敬不好回答,胡乱的找了个借口,就想要闪人了,这部武侠电影,需要做一些危险的动作还要长期的吊威压,虽然古装宽大,不会凸显出她的肚子来,但是对一个孕妇来说,还是太危险了。

    沈流年亲自给尚之敬打电话的时候,本来他以为是沈流年想要为了苏雨落来打压慕相思,当时尚之敬已经做好了站在慕相思这边的准备,然而,事情出乎他的意料。

    沈流年居然跟他说,慕相思怀孕了,这……

    简直难以相信,至于沈流年真诚的嘱托,尚之敬没办法拒绝,曾经他心爱的女人也在疯狂的拍戏中失去了他们的孩子,那种痛和自责,在无数个夜里折磨着他。

    痛苦的回忆如狂风暴雨般席卷而来,尚之敬胸口闷闷的痛,慕相思也是听到了他过于沉重的喘息,急切的喊了他两声。

    “尚老师,您怎么了?”

    尚之敬深深的吸了一口气,“没事,没人跟我说什么,相思,之所以延期呢,跟你的确有关系,但是你也别多想,关系并不大,之前选好的景,我觉得并不完美,拍出的画面并不是我要的,你家里出了这样的事儿,你现在的心情也不适合演这部戏,我不希望我筹备了这么久的电影出现任何的瑕疵……”

    “我可以调整好自己的情绪!”慕相思打断了尚之敬的话,然后意识到自己这样很不礼貌,所以低低的又道了声歉,“对不起,尚老师,我有些激动了。”

    尚之敬对于慕相思来说是良师益友的存在,他如长辈般慈爱的笑了笑,“没事,反正这部戏

    的主角又不会换人,或许过了一年,你的心情和阅历沉淀了,能够跟好的诠释这个角色,你说呢?”

    虽然尚之敬这么说,可是慕相思还是觉得有人跟他说了什么,思来想去,能够有这么大的能耐的人没几个,最关键的是并没有换人,一年后,她肚子里的宝宝如果没有打掉的话,也已经出生了。

    延期的一年,好像就是为了给她生产用的,所以这个人肯定不是对她恨之入骨的沈夫人,至于哥哥,似乎也不是,他说过会支持自己,就不会暗中作梗。

    思来想去,只有沈流年了,但是他是什么时候知道自己怀孕的呢?

    慕相思不想为难不相干的人,跟尚之敬结束童话后,慕相思并没有表现的多么的愤怒和慌乱,而是耐着性子的等着泡芙吃了两块甜点,她是真的爱吃。

    “吃完了吗?”慕相思淡淡的问道。

    泡芙点头,“相思姐,咱们接下去来去哪儿?”

    “流光大厦。”

    流光大厦,乍听之下怎么这么眼熟呢,很快,泡芙小姐就想起来了,这是沈氏集团的位置。

    相思姐这是要去找沈流年了,最近娱乐新闻上说的难道是真的?当泡芙看到慕相思招来服务生又点了一块蛋糕后,坐实了这个想法,相思姐真的跟沈大少爷在一起了,不然怎么会送蛋糕呢?

    不过泡芙记得哥哥说的,不要乱说话,慕相思不想说的就不要问,所以即便心里好奇的要死,她还是没有问出口。

    跟着慕相思到了流光大厦,这不仅是泡芙第一次进来,也是慕相思第一次在上班时间进入,第一次是来签署离婚协议,不过所有的员工都下班了。

    自打流光大厦建成,她就从未被允许进入过,大概在沈氏的员工条例里就有一条,杜绝慕相思进入,但是这一次,慕相思却抬着头,拎着蛋糕,打算光明正大的进入。

    沈氏的大门口倒是没写着“慕相思与狗不得入内,”也就不妨碍慕相思大带着泡芙两个人大摇大摆的进入。

    虽然进门没被拦着,但是想要去三十三楼,可就没那么容易了。

    慕相思的心情不怎么好,但是面上却看不出来,她也没有像其他明星那样戴着墨镜,她觉得那样反而会更吸引人的注意力。

    沈氏上下对于突然换了未来的女主人这件事儿,还有些不能接受,慕相思一个小三上位,肯定用了不光明的手段。

    而苏雨落之前的形象经营的太好了,沈氏上下几乎已经认定了她就是未来的女主人,可如今在临门一脚之际换成了慕相思,大家多多少少心里还是有些怨气的

    所以助理看见慕相思的时候,就认定了她这么招摇过市是来宣誓主权的。

    既然认出了慕相思,就不可能不知道她是来找沈流年的,而慕相思就算在盛怒之中,还保持着她该有的风度,“请问,沈流年在吗?”

    小助理的眼神带着轻蔑上上下下的打量了慕相思一眼,她也不会作死的多么为难慕相思,毕竟如今这位正得宠,到时候在总裁耳边吹什么风的话,她的工作就不保了。

    “慕小姐您好,沈总在开会,您有什么事可以先跟我说,等他出来我会跟您转达的。”公事公办的语气,让人挑不出刺儿来。

    慕相思微微眯着眼睛,声音有些清冷,“那麻烦你现在去跟他说一声,我有事情跟他谈。”

    “对不起,慕小姐,我不能满足您的要求,沈总在开很重要的会。”其实在小助理看来,慕相思已经说无理取闹了,之前的苏小姐是绝对不会这样的,如果她来遇到这种情况,一定会笑着说她在这里等。

    这么一对比的话,慕相思的确太不懂事了。

    慕相思被小助理的眼神看的很不舒服,恃宠生娇这个词在慕相思看来并不是贬义词,她勾了勾唇,“你怎么确定,我要跟你们沈总说的事情没有他现在谈的事情重要呢?”

    小助理微微一愣,被慕相思敏捷的反应打败,但是并不想如了慕相思的意,“对不起,慕小姐,沈总没有跟您的预约,我不能让您进去,也不能随便去打扰沈总。”

    慕相思点点头,恰好这时秦阳从会议室出来,拿一份很重要的资料,慕相思的到来显然也很出乎他的意料,不过他眼睛很尖的看到了慕相思手里提着的甜点,难道是来给沈总送爱心午餐的吗?

    他快步的走了过去,瞪了一眼故意刁难慕相思的小助理,“慕小姐,沈总正在开会,您要不要去里面等一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