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92章 你这是在威胁我吗?
    慕相思淡淡的看了眼秦阳,嘴角浮起清浅的笑容,“不好,我现在就要见他,怎么办?”

    “额……”虽然这很符合慕小霸王的性格,但是毕竟已经是曾经了,自打秦阳认识慕相思开始,她就已经蜕变成了个冷静睿智的小女人,这种耍赖撒娇的手段,他真的不曾见过,很多次,他都觉得,如果慕相思服个软的话,就不会跟沈总闹成那样子。

    “很为难吗?”慕相思的素白的手指敲着桌子,秦阳发现,这个动作沈总也很喜欢做,不知道是谁学了谁的,“可是我觉得我要跟他说的这件谁儿,好像比你们正在洽淡的事情对他还重要啊?怎么办呢?我没什么耐心呢!”

    一旁的小助理对于慕相思的看法又有了新的认知,当然只会更糟不会变好。

    她都这么说了,秦阳知道不能够耽搁,天大的事儿也得押后,这位姑奶奶要紧啊,总算是见识到了慕小霸王的霸道,威武。

    “好,我这就去跟沈总说,您先去他的办公室等一下,小赵去给慕小姐送些温水!”

    小赵就是那个小助理,目瞪口呆的看着秦阳,沈总一直都是公事为重,秦特助难道不知道吗?

    慕相思瞥了眼吃瘪了的小助理,本来不想跟她计较的,但是谁叫她成心跟自己过不去呢,既然担了这个罪名,也不能什么都不做不是?

    她对着秦阳盈盈的笑着,看起来心情很好地样子,但是一旁的泡芙却为了这些人捏了一把汗,相思姐刚刚在跟尚导演打电话的时候可不是这个样子的,总感觉有人要遭殃,但是她无论如何也没想到遭殃的人居然是……

    “快点啊,不然我送给你们沈总的甜点就要凉了。”

    “我这就去!”秦阳不敢耽搁,慕小姐亲自给沈总送爱心午餐,多么难得呀,可不能让沈总错过这个机会。

    慕相思漆黑的眼睛带着笑意,“赵小姐,可以带我去你们总裁的办公室吗?哦对了,别忘了我的水,两杯。”

    赵助理气的跳脚,但是奈何她只是个小小的助理,该死的慕相思,小人得志,小三上位有什么了不起的,沈总能够有她这个小三,以后就能够有小四、小五,总有她哭着的时候。

    当赵助理把水端给慕相思的时候,她优雅的喝了一口,然后就静静的坐在那里等着。

    沈流年在秦样绘声绘色后,却有些狐疑,这很不符合慕相思的性格,而且甜点一直都不是自己的最爱,反而是最讨厌的东西,慕相思不可能不知道。

    仔细一想,她这次,很可能是来兴师问罪的。

    沈流年推门进来的时候,慕相思怔优雅淡然的坐在那里,脸庞上没什么表情,只是开口让泡芙先出去一下。

    泡芙不放心慕相思,但是去被秦阳给拽了出去,这小丫头怎么这么没眼力见呢。

    “把门关上吧,我不想让外人听见!”慕相思淡淡的开口,站在门口的小赵助理顿时有些尴尬。

    沈流年依言带上了门,看到了被秦阳着重描述的甜点。

    小女人正坐在沙发里,嘴角的笑容很寡淡,一切都很平静,但是沈流年总觉得这是暴风雨来临之前的假。

    他大步走到了沙发前,准备坐在她旁边,慕相思也没有动,“秦阳说你找我有很重要的事儿?”

    慕相思勾唇,“我的事儿难道不重要吗?”

    她就像是个故意在无理取闹的孩子,在别人看来或许很讨厌,可沈流年却包容着她一切的胡闹,“重要,你的事儿是最重要的。”

    慕先死勾唇,脸色越发的寡淡,也没有心情掩饰笑容中的讽刺,“重要到让你亲自去管我的事儿?”

    沈流年伸手,揽着她的肩膀,“你这是在生气吗?”

    慕相思唇角扬起意味不明的微笑,“是啊,我在生气,沈流年,我们已经离婚了,难道你以为我让你在我家里住了几晚,我的心就开始重新接纳你,忘了你和你的家人害死我父亲的事儿了吗?”

    清冷的声音格外的嘹亮,“不可能。”

    屋子里只有两个人的呼吸声,沈流年的眼中带着一股挫败,这种神情鲜少在出现在他的眼里,“我知道你不会忘,我也没觉得你忘了,我知道就算我再弥补,也没办法让消除你心里的痛和恨。”

    “知道就好,沈流年,那么咱们来谈谈这次的事儿吧?”慕相思定定的看着他的眼睛,“你知道我怀孕了吧?”

    沈流年神情一顿,她这么问,就说明她已经知道了,那么否定也没有任何的意义,“嗯。”

    这很符合沈流年的性格。

    “可是我告诉你,这个孩子我不会留下来。”慕相思知道这么说很残忍,就连她自己也是猛烈的疼痛。

    沈流年揽着她肩膀的手微微收紧,可是又怕弄疼了她,所以力气控制的很好,“这是你的决定?”

    慕相思点头,毫不犹豫,“没错,我不会让他一出生就面对这么多的,另外,我来是告诉你,不要管我的事儿,我知道你只手遮天,知道你不想让我拍摄电影我就没办法拍,可是你别忘了,我哥哥他回来了,我也不是那个孤立无援的慕相思了。”

    沈流年的视线始终停留在慕相思的小腹上,当她说不要生这个孩子的时候,没人能够理解他的痛,大手颤抖着靠近她的小腹,慕相思想着这或许是他唯一一次跟孩子亲近了,所以并没有闪躲。

    “孩子是无辜的。”沈流年没有阻止她,只是轻声说了这么一句话。

    孩子是无辜的,她又何尝不知道呢?

    “这次来,我就是告诉你我的决定的,孩子我不会留下。”慕相思说完,打算起身,可是却被沈流年强行的按在了沙发里,柔软的沙发并没有弄疼她。

    “真的这么恨我?”沈流年双目赤红的看着慕相思,发觉她别过脸去,沈流年勾唇,“看着我,小红豆,告诉我,你真的不打算要这个孩子,因为你恨我,恨到连我们的孩子还没有出生你就打算结束他的生命?”

    他低头瞟了眼她的腹部,再次把大手放在了上面,“要怎样,你才肯留下他呢?”

    慕相思不想让自己的眼泪流下来,她有很多留下来的理由,随随便便一个就可以让她的心动摇,但是同样也有一个理由,让她没办法改变心意,他的母亲逼死了她的父亲。

    光凭这一条,她就没办法释怀。

    当然,苏雨落也有份,她同样也不会让这个女人好过的。

    没有回答,也就是说,无论怎样,她都不会让这个孩子留下来了。

    沈流年看着她冷漠的样子,手探上她的脸颊,“如果你真的想要报复的话,其实可以跟我复婚。”

    慕相思侧过脸,“想都别想。”

    “听我把话说完!”手下细腻的看不到毛孔的皮肤,毫无血色的红润,“我妈最讨厌我跟你在一起,你不是想要报复她吗?如果你跟我在一起,她不会开心的?而我又娶了媳妇忘了娘,她会更加受不了的,尤其是我们还有了孩子。”

    慕相思淡淡的笑了,“你妈把你养这么大,你居然这么算计她,沈流年,我以前怎么没发现你这么不孝呢?”

    “现在发现也不晚!”他的手再她的小腹上画着圈圈,隔着不厚的毛衣,而且她的肚子一片平坦,根本感觉不到什么,“如果想要报复,不如跟我生生世世的捆绑在一起,一起撕磨到老,一辈子在我身边搅的我不得安宁,岂不是更痛快?”

    慕相思看着他,着实没有想到他会说出这样的话来,这样的沈流年,真的有些可怕。

    “如果不想跟我纠缠到老,说明,你还不够恨我,如果是这样,就留下孩子吧,嗯?”他放低了身段的恳求。

    “只能选择其一吗?”不得不说,沈流年的建议,慕相思动心了。

    “你说呢?”沈流年淡淡的笑着,“你知道,如果我不想的话,这个孩子你很难拿掉,而且你以后也休想拍戏,就算有你哥哥在,我并不觉得他会斗的过我,他借助的力量是福克斯家族,你或许听说过,那是一个黑帮组织,如果你不想你哥哥坐牢的话,我觉得你可以考虑考虑我的建议。”

    慕相思忍着心头的怒火,让自己看起来平静一些,“你是在威胁我吗?”

    “彼此彼此,你不也用孩子来威胁我吗?”

    什么时候开始,他们又变成了这样,童话永远说童话,现实却要比童话残忍不知道多少倍。

    他爱她,哪怕她对他的爱已经被仇恨掩埋,他还是要守着她,哪怕只是一具驱壳。

    男人炙热的鼻息洒了下来,慢条斯理的说道:“想好了吗?”

    慕相思勾了勾唇,轻描淡写的回答,“复婚的话好像是个不错的选择,不过我这个儿媳妇,是不是要渐渐未来婆婆了呢?”

    这个答案听起来会让沈流年开心,终于可以用婚姻来束缚她了,但事实上,他并没有多么的开心,因为她对他的恨已经这么深了,深到不惜用自己的一辈子来报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