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93章 你明知道我想要的是什么
    沈流年眼底掠过落寞,直接把唇压在了她的唇上,“这么迫不及待?”

    慕相思的手抵着他的胸膛,但是仍然没有把他彻底的推离开,“那当然了,这样不好吗?”

    “我能说不好吗?”

    “你这个人真奇怪,要复婚的是你,这会儿不着急的也是你,难道你就为了看到我心急,然后取笑我?”

    沈流年淡淡的说道:“你明知道我想要的是什么,却舍不得给我。”

    慕相思别过脸去,办公桌上的甜点跃入眼帘,她浅笑着转移话题,“我给你带了甜点,你不吃吗?”

    她明知道他不爱吃,还故意这么问,“你希望我吃,那我就吃。”

    慕相思不喜欢他这样,之前的婚姻也好,即将开始的婚姻也罢,她都不想投入感情了,“算了,你不想吃就别吃了,咱们复婚,你就不能阻止我打掉这个孩子,跟更不能干涉我的工作,尚导演那里……”

    沈流年其实知道消息是从哪里泄露出去的,他也不打算追究,“他的电影推迟固然有你的原因,但也不是全部,如果你真的爱演戏,我们公司刚收到个剧本,我觉得挺适合你的,要不要看看?”

    看来尚导演也没有撒谎,既然如此,她也不能逼着他现在就拍摄,“不要,在来的路上,我又收到了个好的剧本邀约,剧本我还没看,但是最吸引我的是竞争对手,苏雨落。”

    沈流年知道,慕相思是打算全面展开反击了。

    沈流年的目光仍然在她的小腹上流连,还是很不舍,但是知道她的脾气,硬来不得,还好她没有说什么时候去医院,大概她对医院的恐惧仍然没有彻底消除吧,他只能祈祷着,这个孩子在她的肚子里多呆一天,她对这个孩子的感情就多一分,也就越难割舍。

    “需要我帮忙吗?”其实问了也是白问,他知道她的答案。

    “不用,虽然我现在好像有点儿打不过她,不过我还是想要试试,等我真的输了,老公你再上!”慕相思勾唇,那句她之前死也不肯叫的老公,就这样被随意的喊出,沈流年却真的开心不起来。

    他亲了亲她的脸颊,“愿意为老婆效劳,我们什么时候去复婚?”

    “见过我的未来婆婆再说吧!”慕相思起身,“我先走了,你快回去开会去吧,我可不想让人说我刁蛮任性。”

    沈流年勾唇,她这样还不够任性吗?

    他为了见她,丢下一屋子的高层,真的是要美人,不要江山了,可是她说的也对,她说的事儿,的确比他要谈的几亿的合作案要大。

    慕相思从沈流年的办公室出来的时候,瞥了眼愤愤然的小赵助理,给了她一个耐人寻味的笑容后离开,就在电梯关上的刹那,秦阳进来了,“沈总让我送你们。”

    泡芙看了眼慕相思,不知道她跟沈流年谈了什么,但是沈流年好像对相思姐还不错哦。

    “送我回家吧。”离开了沈流年的视线,那些强行伪装出来的洒脱和淡然已经彻底的消失不见了,她也不愿意把自己的爱情和婚姻捏在手里成为报仇的武器,但是不这样,还能怎样呢?

    沈流年特意交代秦阳开车的时候要慢一些,稳一些,秦阳以往开车就是这样的,虽然不明白沈总为什么会这么嘱咐他,可还是留意了一些,不抢红灯,不超车,做一个遵纪守法的司机。

    当秦阳往后看第三次的时候,慕相思忍无可忍了,“你要说什么就说吧?”

    秦阳羞愧的低头,他的确有些话想要问慕相思,只是一直不知道怎么开口,“晚晚她……”

    慕相思直视着秦阳的眼睛,让他吞吞吐吐的把话说完。

    “晚晚她等的那个人回来了。”

    “我知道。”桑晚晚在看到腾知寒的那一天就跟自己说了,当时她还在拍摄恋爱真人秀,算算时间,已经过去了一个多月,爸爸也死了快一个月了,悲伤再次袭上来,鼻头酸酸的。

    “那个男人爱她吗?”其实这不是秦阳想要问的。

    慕相思看着车窗外快速后移的树木,光秃秃的没有叶子,这个冬天还真的有些漫长呢,“你觉得呢?”

    秦阳沉默,他很想理直气壮的说不爱,这样就会给自己一些勇气和理由继续缠着桑晚晚不放,因为那个男人不爱她啊,可是如果真的不爱,桑晚晚又为什么会等他那么久。

    “秦阳,你是个好人,但是你要知道,有些人真的没办法替代,我也希望能够给晚晚幸福的人是你,”慕相思真的觉得秦阳是个踏实善良的人,“可是,在腾知寒回来之前,你并没有成功走进晚晚的心,现在他回来了,毫不客气的说,你的机会更加的渺茫,那个人是晚晚的命,只能说,你遇到晚晚的时间太晚了,在她最需要一个人来爱的时候,腾知寒出现了。”

    慕相思的话让车子内的人各有所思,当然也包括泡芙。

    慕相思的那句“有些人真的没办法替代”,说的不就是她吗?

    慕相思的注意力都在秦阳的身上,并没有观察泡芙,“我自己的事情都是焦头烂额的,居然还有心思在这里跟你说这些,要怎么做你自己看吧,可是有一条,不能伤害到晚晚,否则,我不会坐视不理的。”

    “我知道了,我只是不忍心见到那个男人这么伤害她。”即便她心甘情愿,可是他还是舍不得。

    腾知寒跟桑晚晚,一个愿打一个愿挨,别人能说什么呢,只要彼此高兴就好吧,但是他们俩的事儿,慕相思是知道的,桑晚晚其实也很无奈,其实她也很自责的,只是那时候她连自己都自身难保了,根本无暇顾及桑晚晚。

    这才让人钻了空子,设计了那么一出,当时锦城有权有势的人对她避如蛇蝎,她根本就找不到人帮忙。

    桑晚晚这才舍弃了自己,换了腾知寒的自由。

    “算了,咱们去找晚晚吧,我也很长时间没见她了。”慕相思用手机给桑晚晚发了消息,佯装着生气说她有了男人就忘了自己,可是没想到桑晚晚却发来了一连串的哭泣表情,慕相思又随便的扯了两句,最后告诉她,自己马上就过

    去看她。

    中午的时间桑晚晚还是有支配自由的,在工作室里,腾知寒对她跟对其他员工没有区别,就连冷嘲热讽也不会有,但是同样也没有任何特殊的情愫。

    桑晚晚给腾知寒买了午饭,然后跟他请假要出去。

    腾知寒从电脑前抬起头,没有开口,却用眼神告诉桑晚晚,他在等她继续说下去。

    “相思在楼下的咖啡厅等我,我吃个午饭就回来。”

    桑晚晚说完,以为就没事儿了呢,“那我先出去了。”

    “等等!”腾知寒忽然叫住了桑晚晚,“你自己去喝咖啡吃甜点,给我买干巴巴的盒饭,你是怎么想的?”

    桑晚晚吃惊的瞪大了眼睛,她怎么也没想到腾知寒会这么找茬,这哪里是干巴巴的盒饭,明明是他之前钦点的,“那您想吃什么,我去重新给您买?”

    其实腾知寒的意思是想要跟她一起去见慕相思,可是桑晚晚不知道怎么搞的,就是不明白。

    腾知寒的脸色变了变,既然他不能跟他们一起去喝咖啡,那她也别想去了,就让那个大小姐等着,沉声道:“小龙虾,虾客行家的。”

    “别家不行吗?”虾客行离这里有好几公里,这个时间又是堵车的时段,来来回回她这个中午就泡汤了,而慕相思已经告诉她,现在就在楼下等着了。

    “你跟老板都是这么讨价还价的?”腾知寒拉下脸,眼看着就要生气了。

    桑晚晚泄气了,知道大老板难伺候,也听那些学姐学长们说过,公司小新人就是要被欺负的,“没有,那你等着吧,我这就去。”

    看到她匆匆的走出去,腾知寒的心里仍旧没有很开心。

    桑晚晚觉得有必要跟慕相思解释一下,自己可能今天中午都没时间陪她了,结果到了咖啡厅说了原因,就被慕相思给扣住了,“去什么去,他喜欢吃小龙虾就自己去吃,买了饭不吃,那就饿着。”

    泡芙也在一旁怂恿着,“相思姐说的对,不能惯着,你这个老板太难搞定了,还是相思姐这个老板好,每次吃东西都会问我想吃什么。”

    桑晚晚还是不放心,深怕腾知寒会发脾气,到时候很难收场的。

    见她还是要走,就连秦阳都看不过去了,“晚晚,你中午还没吃东西吧,先吃吃,要不我开车替你去买。”

    桑晚晚赶忙摇头,“这怎么行呢,不用不用,我吃一块蛋糕就去了。”

    秦阳不忍心见她狼吞虎咽,更不忍心见她为了爱而委曲求全,“跟我不用客气,你跟慕小姐聊天,我很快就回来。”

    “秦阳……”不管桑晚晚怎么叫,秦阳还是离开了。

    慕相思叹息了一声,“别喊了,你甘愿为楼上那位跑腿,自然也有人甘愿为你跑腿。”

    不知道是不是不放心,还是真的饿了,腾知寒的电话就在这个时候打来了,“你什么时候回来?”

    慕相思靠的近,可以听到腾知寒的声音,而且还很清晰,见桑晚晚有些不知所措,慕相思抢过电话,示意她来说。

    “腾先生,中午加班是双倍工资吗?”

    腾知寒一听就知道是慕相思的声音,以前因为桑晚晚的缘故,他们也在一起玩过,对慕相思的印象也还不错,她虽然是名震锦城的大小姐,但是却并没有半点瞧不起他们这种穷人的意思,反而跟桑晚晚亲如姐妹。

    慕相思接的电话,也就说明桑晚晚没有去买小龙虾了,她连自己的话都不听了,这很让他懊恼,倒不是非要让她在闺蜜和自己之间做选择,但是她选择跟慕相思喝咖啡,放任他饿着还是很不爽的。

    “慕小姐,没去拍戏吗?看来挺闲的,还有闲情雅致喝咖啡。”

    慕相思淡淡的笑着,这人嘴巴真毒,明知道她的黑料太多,让她失去了几个合约,他故意这么说,就是为了戳她的痛处,但是她并不在意,“再忙也要跟晚晚喝咖啡啊,不然有人欺负了我的朋友,我都不知道。”

    桑晚晚在一胖感受到了剑拔弩张,想要终止这通电话,但是电话在慕相思手里,她又不能去抢。

    “谁欺负谁?我这个当老板的还饿着,让她去买饭就算欺负了?”腾知寒也没这么容易放弃,“慕小姐大概不知道普通人的工作是什么样的,这不叫欺负,而是义务。”

    “买一份饭是义务,买了不吃又让再买,难道不是欺负?”慕相思的眼中寒光乍现,“腾知寒,晚晚跟我一起喝咖啡又不会跑掉,她那个性子,就算我教她反抗,她也学不来,你再担心什么呢?哦,对了,秦阳也来了,你知道秦阳这个人吧?对晚晚挺好的。”

    “相思,别说了。”桑晚晚出声阻止,但是慕相思正说的来劲,没打算停,“你要是想喝咖啡呢,可以下来,虽然我落魄了,可是一杯咖啡我还请的起,或者腾先生绅士一些,您来买单?”

    慕相思说完,也不等腾知寒回答,就自顾自的挂断了电话。

    桑晚晚垮着脸,总觉得要出大事儿了,但是她也知道慕相思是为了她出气。

    “好了,别担心,正好看看腾知寒是个什么态度,如果想要重新开始,那就好好的开始,别再欺负你,要是不想开始,那就说清楚了,也别吊着你,让你去找个值得的人来爱,别跟沈流年似的。”

    不知道是不是男人都这样,自己不靠近,去还不让别人的人靠近,先到之前的沈流年,可不就是这个鬼德行吗?

    “你……跟沈少现在怎么样了?”桑晚晚柔声问道。

    “就那样吧,”慕相思不想多说,“你们家腾知寒不喜欢喝什么样的咖啡。”

    “加糖加奶。”桑晚晚回答的很快。

    慕相思勾唇一笑,招来服务生,“一杯卡布奇诺,加糖加奶,都要多点儿。”

    桑晚晚看着慕相思,“这样不好吧?”

    慕相思拍了拍她的手,“他欺负了你那么久,我总要给你出口气,待会儿看我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