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94章 不怕事儿大
    腾知寒放下电话后,并没有立刻动身,他是不想去的,但是刚刚慕相思言语里的挑衅让真的刺激到他了,最关键的是那个秦阳也在,慕相思这是想要做什么,当月老吗?

    她什么时候这么闲了,难道真的被自己说中了,她现在没戏可拍了,就来搅和他的事儿。

    在拖延了五分钟之后,腾知寒倏的从椅子上起来,走的很急,脸色也很坏,在门口的时候还遇到了李玉,李玉见他行色匆匆的样子,就顺道问了一句,可是腾知寒好像没有听见,继续往电梯口走去。

    “相思,我还是回去吧!”桑晚晚总担心腾知寒真的炸毛,就算她没办法再追回他了,可是也不想看到两个人闹僵的场面,她就这样在他身边,安静的吧打扰,好好地隐藏着自己的心思。

    慕相思拍了拍她的手,知道桑晚晚在腾知寒跟前就是乖顺的小媳妇,不敢反抗,大少爷腾知寒说什么就是什么,但是身为桑晚晚的朋友,她没办法看到朋友一直这么背欺负。

    “急什么?”看了看手机上的时间,还不到十分钟,她就不信自在自己说了那么多后,腾知寒还能够坐的住。

    桑晚晚不同于慕相思的淡然,她是有些焦急的,看来暂时是不能回去了,可是桑晚晚还是担心两个人起什么冲突,她软软的央求着慕相思,“相思,待会儿他要是真下来了,你能不能不要太为难他?”

    慕相思彻底的笑了,但是爱情就是这样,真爱一个人的话,有时候尊严面子都通通不重要了,那些所谓爱的有尊严的,不知道是不是爱的不够深,或许,那也仅仅只是别人的爱情,“我还没把他怎么着呢,你就开始求情了,这样会让腾先生很没有面子的,你说呢,腾先生?”

    他来了吗?

    桑晚晚因为背对着门口,而且全部的精神都放在了慕相思的身上,并没有留意身后已经站着一个人了,回过头去,对上男人桀骜的,薄怒的俊脸,整个人浑身一僵,局促的连手也不知道放在哪里好了

    “腾……腾先生。”桑晚晚先开了口,人也起来了。

    腾知寒大步的走了过来,并且做在了他的身边,看起来很随意,并没有觉得这样的位置有什么尴尬的。

    男人被低气压笼罩着,桑晚晚揪紧了心,而慕相思却笑吟吟的,把早就点好的咖啡推到了腾知寒的跟前,“腾先生架子好大啊,老朋友见面还要三请四请的,是不是如果我不说秦阳也在,你就不会下来了?”

    腾知寒挑了挑眉,看了一眼咖啡,一看就知道加了奶的,但是想着有桑晚晚在,不会加很多的,可是喝了一口,原本就很臭的脸就更臭了,想吐又不能吐,只是偏头瞪着桑晚晚。

    有慕相思在,绝对不会让桑晚晚被欺负着的,“怎么咖啡不和你的口味吗?”

    看他的脸色就知道了,可慕相思要问,腾知寒知道,这一定是慕相思的主意,“真是抱歉,腾先生,不过你也只能将就了,毕竟不是所有人都知道你的喜好。”

    腾知寒招手,打算叫来服务生再点一杯,这杯真的很难喝。

    可慕相思在这个时候又说话了,“腾先生,我一个小演员,你也知道,最近没什么戏拍,金钱方面不宽裕,容不得这么浪费……”

    腾知寒咬牙切齿的看着慕相思,“我自己买,总可以了吧?”

    “腾先生可真是很大方呢,不如这单你全买了吧?”

    腾知寒没有拒绝,“看来沈少也没有传言中的那么大方嘛,居然让他的女人在外面蹭吃蹭喝。”

    桑晚晚只是觉得一个头两个大,看着两个人在你来我往中,刀光剑影,可偏偏她又插不上话,叫慕相思停止攻击,显然做不到,叫腾知寒收手,好像也不大可能。

    最终,她只能像是个旁观者一样的看着两个人,只希望停止的快一些。

    秦阳回来的时候,依然是慕相思最先看到的,她眼中迸发着火花,“秦阳快过来。”

    秦阳再一次跟腾知寒面对面,说不出的尴尬,本来伸出手去打招呼,可是腾知寒却没有这个意思,装作视而不见,只是小龙虾的味道,跟咖啡厅还是有些不搭的,这种味道很快就钻进了大家的鼻子。

    慕相思不怕事儿大的继续说道,她倒要看看腾知寒还能装多久的大尾巴狼,真的不在乎晚晚的话,那还回来做做什么,还把晚晚放在身边做什么?

    慕相思眉毛一挑,就有了坏主意,“秦阳,把小龙虾给腾先生吧,腾先生,你让晚晚做的事儿已经做完了,我们三个人想要安静的喝会儿咖啡聊聊天,你在的话,恐怕不方便。”

    腾知寒真的恨死了慕相思这张嘴了,伶牙俐齿一点儿亏都不肯吃,换做任何人都不会这么直接的赶人的,可是偏偏慕相思就敢堂而皇之的这么做。

    秦阳没有动,也没有起身,声音沉闷,“桑晚晚,是不是我以后交给你任何事情,你都打算找人去做,那么这个工资我是发给别人呢,还是发给你呢?”

    “我……”

    “管他是谁做的呢,又快又好的做饭,而且按照你的需求就好了,反正秦阳也不是外人,帮晚晚一个忙而已,工资淡然是发给晚晚了。”慕相思再度提起秦阳不是外人,腾知寒已经快要乍毛了。

    秦阳是好脾气的,没有说什么,犹豫了一下,还是坐在了慕相思身边。

    “腾先生,这些年过得不错吧?”

    “比不得慕小姐,不,我现在是不是应该叫你沈太太了。”

    “叫我什么无所谓,”她没有否认她自己的身份,既然答应了要跟沈流年复婚,那就是迟早的事儿,相信沈流年会最快的速度约她的母亲出来见个面的,“腾知寒,看在相识一场的份上,我不想说的太难听,我只要你一句话,你对晚晚到底是怎么样的,要是你只是因为当年的事儿报复晚晚我无话可说,若是你还想着跟晚晚继续,那么就收起你那张冰块脸。”

    “相思……”桑晚晚对着慕相思摇头,不想慕相思再说下去了。

    开弓哪有回头箭啊,慕相思觉得是时候挑破这层窗户纸了,她不想自己的朋友也跟自己一样,在爱情里兜兜转转,把一段良好的感情蹉跎成了孽缘。

    “她爱你,可以忍受着没有你的日子,即便你没有回应,她还是坚持着等你,但是就想网恋,很多都是见光死,此刻的你,虽然比之前风光了无数倍,但是你确定,这样的你就是她还执着的爱着的人吗?”慕相思勾唇,笑容里有着让人看不懂的东西,“看在相识一场的份上,我要提醒你,或许她爱着的只是爱你的感觉,等到这感觉消失了,你……也就没那么重要了。”

    慕相思就像是个经历了沧桑的老人,说的这些话跟她的年龄很不符。

    这一番话,让听着的三个人都为之一振。

    “如果你还想要继续,那就别再这么欺负她了,当年的事儿,到底是怎样我想也不用我多说什么,如果你不爱她,看在她这么爱你的份上,就放她自由,二十几岁,正是享受爱情的年纪,她应该有个人来爱了。”桑晚晚说完,没有去看任何人,因为她的手机响了,是沈流年的。

    大概是他一直没有等到秦阳回去,所以打过来问问的。

    慕相思起身去一旁接电话,今天她把三个人都叫下来,是让他们自己选择,到底是放手还是继续。

    “到家了没?”沈流年的声音很温柔,好像还在咀嚼着东西。

    慕相思回答的很平静,“没有,在晚晚的公司楼下喝咖啡,你是想要秦阳回去吗?”

    沈流年吃了一口甜点,眉毛都皱成一团,不明白那些女人和孩子们,为什么这么喜欢吃这个东西,可是因为是慕相思买的,他却舍不得丢掉,硬着头皮往嘴里塞,“不着急,待会让他送你回家然后再回来,明天我们回一趟老宅?”

    “你跟你妈妈说好了吗?”慕相思勾唇,“我没什么问题啊。”

    “嗯,相思……我爱你!”不知道是不是甜食吃多了,他的嘴巴也跟着甜了。

    慕相思勾唇,浅笑着回答,“嗯,我知道。”

    挂断电话的瞬间,慕相思被一个行色匆匆的女人撞了一下,她下意识的护着自己的肚子,还好她扶着身边的椅子没有摔倒,只是那个女人连句对不起都没有说,就径直的往前面走去。

    眼见着女人停在了他们那桌,慕相思眼中的不悦渐渐变浓。

    还没走到桌前,就听到女人在跟腾知寒说话,“oco到了机场,可是给你打电话你没接,她现在一个人在那里等着,都快急哭了。”

    慕相思眼见着桑晚晚在听到李玉说oco的时候,脸色变得很难看,刚刚她跟自己说了,腾知寒在国外有女朋友的事儿了,莫非这个oco就是他的女朋友。

    腾知寒冷着脸起身,却还是有些不耐,见到他要走,慕相思却伸手拦着他,“腾知寒,是个男人就给个痛快话,你这么吊着晚晚是几个意思?”阅读最新章节请关注微信号:rdww4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