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95章 我输了还不行吗
    桑晚晚担忧的看着慕相思,想要劝她,但是李玉却已经想要推开慕相思了,她刚回国,对于慕相思的事儿了解的不多,却知道她是最近霸占了头版头条的小三。

    李玉的眼中多了些轻蔑,高傲的昂着头,“这位小姐,不好意思,请不要无理取闹,知寒要去接他的未婚妻,至于你问的那些问题,”她扫了一眼桑晚晚,觉得什么样的人就有什么样的朋友,两个人还真的是一丘之貉,同样的带着蔑视,“不用知寒回答了吧?”

    慕相思瞥了眼她碰着自己胳膊的手,嘴角的笑容渐渐变冷,论高傲,谁能比的过慕小姐,她最不怕的就是硬碰硬了,“知寒知寒,看来你们的关系不错嘛,不过这位小姐,我好像问的是腾知寒,不是你吧?”

    李玉面上闪过尴尬,但是却用最快的速度恢复了平静。

    “还有,麻烦把你的手拿开,我不喜欢别人碰我。”慕相思一记眼刀划过,李玉被她眼神中的冷意逼的松开了手,“腾知寒,如果你不回答,那么我就当你是对晚晚没有什么感情了,这样的话,我就把人给带走了。”

    “晚晚,我们走!”没理由让他有未婚妻,还吊着晚晚。

    桑晚晚犹豫了一下,可是未婚妻三个字,还是灼伤了她的心,踌躇 的迈着步子,被慕相思牵着走了。

    腾知寒看着桑晚晚到了门口,沉声说道:“桑晚晚,你忘记你自己说过什么话了吗?如果你今天跟她走了,那么以后……”

    “没有以后!”慕相思替桑晚晚回答了,“腾知寒,不纠缠、不打扰是她最后的尊严,之前为了你,她早就已经颜面扫地,你不心疼,自然有人心疼。”

    “桑晚晚!”腾知寒已经迈开了步子,但是并没有继续走下去。

    桑晚晚回头,深深的看了他一眼,如果不是慕相思的紧逼,或许她还可以在他身边多一段时间,藏好她的心思,但是如今他的未婚妻都来了,她又是以什么身份呢,如果他已经开始了一段感情,那么她的确只能不纠缠不打扰。

    “我还没有过试用期,也不用办理什么辞职手续了,明天开始,我就不来了。”

    善变的女人,之前还口口声声说在自己的身边呢,如今就被这么忽悠走了。

    腾知寒很气,可是他却舍不下脸面去挽回。

    桑晚晚在咖啡厅里没哭,但是上了车后,就哭个不停。

    慕相思也没有多劝,长痛不如短痛,难道真的让人家的女朋友来指着她的鼻子骂吗?

    总是需要发泄的途径的,就让她哭个够吧。

    秦阳时不时的回头看看,却不知道要所什么来安慰,桑晚晚哭了很久,忽然想到,“我还有些东西在工作室呢?呜呜……”

    “你确定不是想要找个借口去见腾知寒?”慕相思笑着问她。

    桑晚晚摇头,“怎么会,是真的有东西,我家里的钥匙,还有我的u盘,里面有我考研的资料,我得去拿回来。”

    “明天去吧!”

    “我陪你去吧!”

    两个声音,前者是慕相思,后者是秦阳的。

    刚刚结束了一段感情,彻底的结束了,桑晚晚没想过这么快就接受另一个人,“我……我还是明天去吧,相思,你今天在家里吧?我不想回家了。”

    慕相思挑眉,“姜妈去她女儿那里了,不知道还会不会回来,家里倒是只有我一个人住,你搬过来正好。”

    桑晚晚摇头,“我就只住一天,一天就好,我们煮火锅吃吧,我想吃狠辣狠辣的那种。”

    “可以啊,那秦阳你直接送我们去菜市场吧。”

    秦阳自然是不会拒绝了,开着车带着两个小女人去了就近的菜市场,买了火锅底料和一些爱吃的菜,两个小女人只管买,提东西的活就落在了秦阳的头上。

    沈流年吃完了蛋糕发现还没有慕相思到家的消息,不放心的他又打了电话,可惜慕相思正在选牛肉没有听见,没办法电话打到了秦阳那里,最后转交给了慕相思。

    对于这么粘人的男人,慕相思有些不耐烦,“你怎么又打电话过来了,我们晚上要吃火锅,在买肉,没什么事儿的话,我就挂了。”

    沈流年只是想要听听她的声音而已,“吃火锅?怎么不去外面,你不是最讨厌屋子里面味道很重的吗?”

    “晚晚要在我这里住,她心情不好,”慕相思抽空选了两盒牛肉,贵的离谱,感觉都可以买一条牛大腿了,“你到底有没有事,我忙着呢。”

    像是小女孩在撒娇,鼻音很重,沈流年觉得自己已经很久没有听到这种声音了,忍不住想要多听一些,“别忘了我那份,我待会儿就过去。”

    “你也要来?”慕相思有些惊讶,“你不是不喜欢吃的吗?”

    “谁说的,我现在很爱吃。”

    “骗谁呢,那我上次让你跟我去吃火锅,你都不去。”她说的上次,还是两个人没有离婚的时候,某天慕相思想要吃火锅,可是沈流年宁愿自己做饭也不去吃火锅,就跟吃一顿火锅能够要了他的命似的。

    “今天补偿你,乖,多买一些,我给你报销。”

    “噗,我挂了,我还想吃些虾呢。”

    几是下意识的,沈流年脱口而出,“嗯,吃虾好,对宝宝好……”可是转念一想,她是不打算要宝宝的,气氛有些尴尬,“我没有那个意思。”

    “我知道,不聊了,我要去买东西了。”

    电话挂断后,沈流年站在玻璃窗前往下看,他每次心情不好的时候,都会站在这里,看着川流不息的人群,只是越看,心情越烦躁。

    ……

    慕相思带着桑晚晚离开后,李玉见腾知寒还站在原地,一直望着桑晚晚离开的方向,恨不得追过去,但是她总觉得他没有迈出那一步,就说明了他已经放弃桑晚晚了。

    “知寒,我们去接coco吧!”李玉拽了拽腾知寒的胳膊,发现他依然没有动。

    腾知寒深邃的目光盯着桑晚晚上了车,秦阳很绅士的给她打开了车门,这一刻他的心翻滚绞痛着,无法平息,“coco什么时候成了我的未婚妻了?”

    “你们不是……”

    “难道你忘了我为什么回国了?”腾知寒看了一眼李玉,“李玉,这是第二次,不会再有第三次了,不管我跟桑晚晚怎样,那都是我跟她的事情,我不喜欢别人插手。”

    腾知寒言语中的警告味十足,这么严肃的他,是李玉不曾见过的。

    “可是我不想看到那个女人那么逼你!”李玉解释着到。

    “慕相思?”腾知寒苦笑了一下,“她不一样,她是晚晚最好的朋友。”

    在没人的时候,他不再是连名带姓的叫她桑晚晚。

    “难道我在你心里不是你最好的朋友吗?”李玉不甘心的问道,就算不能够成为腾知寒的女人,但是她也想要成为那个与众不同的存在。

    腾知寒没有正面回答她,“coco一个人在机场,你去接她吧,然后给她安排个住处,她才是你最好朋友。”

    “你不用提醒我,就算我喜欢你,可我也不会越过底线,对朋友的未婚夫有什么非分之想的。”李玉也不是没有脾气的,有时候她也很懊恼,如果她早一步认识这个男人,在这个男人困苦的时候,是她拯救了他的话,一切是不是不一样。

    她不会像coco那样歇斯底里,她会善解人意,早就将桑晚晚从他的脑海里清楚。

    可是那个在他落魄的时候遇到他并且给了他一切的人是coco,是她最好的朋友,也是她的表妹。

    李玉桀骜的甩头离开,腾知寒回到位置,重新坐了下来,把刚刚点的咖啡全部喝完才去了楼上的工作室。

    桑晚晚那么软糯的性子真的会硬气的说要离开,那就是真的离开了吧?

    慕相思的那些话,当时就让他陷入了沉思,此刻就像是唐僧的紧箍咒,一遍又一遍的在他的脑海里反复出现。

    桑晚晚的位置就在他的门口,每天看她都很忙的样子,一抬头就能够看到她专注的身影,那种感觉真的 很好,他会一看看上十分钟,在她发现之前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

    他停在她的桌子前,东西摆放的整整齐齐的,视线下移,一串很普通的钥匙链跃入了他的眼帘。

    拿起,走回自己的办公室,腾知寒拿起手机拨通了一串号码,知道她有备用钥匙,就在门框上面,可他还是给桑晚晚打了电话,再见她一面,或许她后悔了,不好意思给自己打电话,就当给她个台阶下吧。

    可是电话并没有被接起,打了几遍都没人接听。

    腾知寒不免有些心烦意乱了。

    桑晚晚正在厨房里洗着青菜,秦阳在帮忙,慕相思一个孕妇则被安排坐在沙发上消灭刚刚切好的水果,手机就在桌子上,慕相思看到了,却并没有告诉桑晚晚。

    她嘴角露出得意的笑容来,腾知寒对桑晚晚是什么心思,慕相思怎么可能不懂,又是一个别扭的男人罢了。

    让他着急一段时间好了。

    不接电话?没有一点不后悔吗?

    桑晚晚,我输了还不行吗?你厉害,我他妈的就算被你背叛了,还是爱你爱的要死。

    腾知寒把桑晚晚的钥匙串放进口袋里,然后拿起自己的车钥匙头也不回 的离开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