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96章 秦阳重伤
    腾知寒满怀欣喜的去了桑晚晚租住的地方,但是发现桑晚晚并没有在家里,没有她的屋子,特别的冷清,因为是老房子,暖气也不是很热,腾知寒坐在沙发上,又给桑晚晚打了电话。

    桑晚晚看到了,慕相思还问她,“要接吗?”

    既然断了,那就彻底的断了吧,别再拖泥带水的了,于是桑晚晚摇了摇头,“不用了,没什么事儿,我都已经辞职了,如果真有什么事儿,明天我去拿钥匙的时候再说吧。”

    慕相思笑了笑,想着在另一头气急败坏的腾知寒,这可不能怪她了,是晚晚自己不接的,大概腾知寒在那头骂她来着,她一连打了几个喷嚏。

    沈流年有这里的钥匙,应该是姜妈给的,慕相思也没收回,有时候她在楼上躺着,要是他没有钥匙的话,还要按门铃,她懒得动。

    一进门就见到她打了两个喷嚏,沈流年的脸色溢满了担忧,快步的走了过来,“凉着了?”

    慕相思摇头,“没事,有人骂我呢。”

    沈流年不解的看着她,她也没有要解释的意思,只是推开沈流年在她额头上试探温度的手,“我没有感冒,真的。”

    沈流年见她说话没有很重的鼻音,而且她的精神状态也很好,迟疑了片刻也就放下心来。

    他来的刚刚好,秦阳跟桑晚晚那里已经准备好了,“相思,快过来吃火锅啦。”

    慕相思早就忍不住了,起身的道还是挺快,秦阳已经把雪碧给每个人倒好了,可沈流年却让他去换果汁给慕相思。

    不管这个孩子最终能不能留下,他存在着一天,就应该被好好的保护着。

    桑晚晚是个细心地人,今天在咖啡厅,慕相思就没有喝咖啡,那可是她的最爱啊,这会儿连碳酸饮料都不喝了,她再傻也明白了些什么,不过她却没有直接去问,因为她总觉得慕相思没有告诉她这个孩子的存在,是因为她好像并不打算留下这个孩子。

    秦阳也是第一次看到**oss这么接地气的吃火锅,不过沈流年被之前的那块甜点给腻着了,不怎么饿,可是见慕相思吃的津津有味,竟然也有了食欲。

    桑晚晚的手机再一次响起,她却直接按了静音,除了沈流年颇感意外,其余三人都很淡定的继续吃着。

    “我想吃牛肉。”慕相思其实是跟桑晚晚说的,牛肉盘子在她那头。

    沈流年却毫不客气的直接把牛肉全都拿了过来,放进了慕相思这边儿不辣的锅里,秦阳眼巴巴的看着从面前飞过的牛肉,敢怒不敢言。

    “还想吃什么?”沈流年就像是在照顾不能自理的小孩子一样,无微不至的照顾着慕相思。

    “菠菜!”有人伺候着,慕相思吃的也还开心。

    就在二人一个点菜一个夹菜的甜蜜时光里,这顿火锅盛宴结束了。

    慕相思拍了拍自己的肚子,真的很饱,她都有些撑了。

    “晚晚今天要在家里住,你回去吧!”慕相思对着沈流年下了逐客令。

    沈流年也没料到慕相思会这么快的卸磨杀驴,刚刚她指使自己夹菜的时候可没这么冷漠,用完了人就把要把他赶走,哪有这个道理。

    桑晚晚一下子被推到了风口浪尖上,“那个,不用了,你们家里这么多屋子,沈少还是可以住下来的,要不我回家也行,现在心情好多了。”

    “回家?”慕相思淡淡的反问,“我敢打赌,腾知寒现在就在你家里,你是打算回去看他吗?”

    “当然不是!”桑晚晚回答的很快,深怕略微一迟疑就会被人看穿她真实的想法似的,无疑,那么深的爱恋,怎么可能说断就断,就算说了决绝的话,她已经没办法割舍。

    只是不去见面,或许就会慢慢的淡忘了,但只是或许吧。

    “那你在这里住下吧,明天再回去。”慕相思说道。

    桑晚晚看沈流年的脸色有些尴尬,“要不,我先出去走走,刚刚吃的太多了。”

    秦阳很有眼力见,“我陪你吧,一个女孩子家大晚上的不安全,等你回来,我也就回去了。”

    桑晚晚只是想要给沈流年和慕相思单独相处的时间,所以并没有拒绝。

    等到屋子里只剩下了慕相思跟沈流年,空气也安静了下来,她用手机在看一部小说,沈流年好奇的看了过去,只见密密麻麻的小字,“你什么时候喜欢看小说了,不打游戏了吗?”

    “这部小说很好看啊,而且这部小说被改编成了电视剧,就是我要跟苏雨落争角色的那部。”她只是想要多下点儿功夫,就算人气不行,那么也不能在演技上面输了。

    何况,这部小说真的很好看。

    “什么名字?”

    “《锦上添香》啊!”慕相思推了推沈流年靠过来的头,“你别靠我这么近,很热。”

    “你真的要出演这部戏吗?”

    “对啊!”慕相思回答的很轻松。

    “可是,就算你不打算要这个孩子,打掉后,也需要一段时间休息,小月子做不好,以后会落下毛病的,你还年轻,没必要这么拼,而且随着综艺和你之前拍的电视剧的播出,大家对于你的评价也还好。”

    “好吗?怎么我看到那么多人骂我是小三的呢?”慕相思勾唇,“不过他们骂的也挺对的,的确是我插入了你跟苏雨落的感情呢,怎么办呢?我可能被贴上坏女人的标签了。”

    沈流年揽着她的腰,知道她最喜欢的姿势就是软软的靠在自己的怀里,“胡说,哪有什么第三者,我跟苏雨落从来就只是交易,这里,只属于你。”

    沈流年拉着她的手摸上自己心脏的位置。

    慕相思想要抽回手,可却被他按的死死地,不管她外表装的多么云淡风轻,可是内心里终究没这么豁达,“流年哥哥,我得提醒你一句,就算咱们复婚了,我也不会要这个孩子,不仅是这个,以后我也不打算要孩子。”

    沈流年目光微凉,但是在触碰到她那双黑白分明却没有温度的眼眸的时候,瞬间暖了,“好,你说不要咱们就不要。”

    “你这样,会把我宠坏的。”

    “不宠你宠谁呢?如果真的能够把你宠坏倒是好了,让你离不开我,没有人敢要你,我倒还放心了。”沈流年亲了亲她的额头,她并没有排斥,“今晚,我留下来,嗯?”

    “住客房。”

    “好。”

    沈流年知道,想要温暖她的心,不能够急于速成,得慢慢的来,只是打掉孩子,他始终担心她的身体,“你去医院的时候,告诉我,我得陪着你。”

    这是个禁忌的话题,一旦提起,两个人之前好不容易才培养出来的温馨的气氛就被冲散的无影无踪。

    他始终盯着她的眼睛,哪怕只有一瞬的不舍,他也没有错过。

    慕相思依偎在沈流年的怀里,继续看小说,她早就已经过了看小说的年纪,但是这部小说却很合她的口味,至少没有那么多的傻白甜,女主也没有什么金手指,最重要的是男女主的感情没有那么多的的大起大落,却更让人觉得舒服。

    沈流年偶尔也会瞥两眼,但是到底是女频的小说,他看不来,只是他发现女主是个会调香的,“如果你要演这个角色,是不是得对香料用点儿心?”

    “当然了,不过古法制香的人我不认识,无从下手。”沈流年的话给她提了个醒。

    沈流年拿过手机,又看了看里面的内容,“你亲我一下,我就告诉你去哪里找这懂古法制香的人。”

    慕相思白了他一眼,嘴里嘟囔了一句,“无利不起早,奸商!”

    可到底还是亲了他,沈流年知道,眼下的平静都是他刻意制造和维护的,其实在两个人之间,仍然激流涌动。

    桑晚晚出去的时候没有带手机,期间手机响了几次,慕相思看到了都是腾知寒打来的。

    唇畔擦过他的脸颊,慕相思快速的撤回,却被外面一阵急促的敲门声惊了一下。

    “应该是晚晚。”

    沈流年已经在她说话的时候起身了,大步的走过去,从里面打开了门。

    结果门打开的一瞬间,一股浓重的血腥扑鼻而来,桑晚晚脸上和身上都带着血迹,“秦阳……秦阳受伤了。”

    慕相思也跟了过来,但是被血腥味刺激的有些反胃,她强忍着,看到神情呆滞的桑晚晚,赶忙过去检查她有没有受伤,桑晚晚的眼泪不断的留着,“我没事,快去救秦阳,快去救秦阳。”

    沈流年已经一个箭步冲了出去,桑晚晚也准备跟上,慕相思刚要跟过去,沈流年却回头,“你在家里,我跟晚晚去看看,待会儿给打电话。”

    “我……”

    “听话,我可能没办法照顾你。”

    桑晚晚也意识到了慕相思有了宝宝的事儿,“相思,你在家里吧。”

    距离慕相思家里不远有个小公园,秦阳被桑晚晚扶到了躺椅上,而秦阳的手机早在打斗中已经不知所踪了,桑晚晚又没有带手机,不然也不会先回去找沈流年了。

    在来的路上已经叫了救护车,沈流年借着街灯的光,看到秦阳的腹部殷红了一片,而桑晚晚已经六神无主,紧紧地拉着秦阳的手,哭成了泪人。

    现在不是追问事情怎么发生的时候,人命要紧。

    救护车来得很快,秦阳直接被送入了手术室,医院的灯光要比街灯亮很多,沈流年这才看到,桑晚晚的身上也有些伤,叫了护士带她去处理,这才抽空给慕相思打了个电话,告诉她别担心,秦阳没有性命之忧。

    桑晚晚很快就回来了,脸上的血也被擦了个干净,沈流年冷声说道:“秦阳没事,你现在可以冷静的回答我的话吗?”

    桑晚晚点头,“不用问了,我直接说吧。”

    原来她离开慕家后,就准备去小公园里待一会儿,个把小时后再回去,本来她让秦阳先回去的,可是秦阳却坚持要陪着她。

    两个人也没怎么说话,这片的治安一向很好的,可不知道怎么回事,今晚上竟然有流氓出现,秦阳怎么可能让桑晚晚被欺负呢,自然冲在前面了, 他的伸手虽然没有沈流年那么好,可是一个对付两三个还是可以,但是对面的人足有五六个,尤其是趁着他被缠着的功夫,其余的人竟然对桑晚晚毛手毛脚了。

    大冬天的,桑晚晚喊了几声,根本没有人经过,更别提帮忙的了。

    秦阳为了保护她,被人刺伤了,那些人似乎并不还害怕,桑晚晚急中生智,大喊了一句,“他是沈流年的人,你们敢动他,不想活命了吗?”

    那群人显然是知道沈流年的,见桑晚晚的目光灼灼,十分坚定,这才离开。

    沈流年耐心的听完她的讲述,“你是说那些人好像是冲着你来的?”

    桑晚晚点头,“是的,他们在伤了秦阳后,还想要划花我的脸,如果是普通的流氓,不会这么做的。”

    的确,普通的流氓肯定是劫色为先,划花脸这件事儿,怎么也像是深仇大恨似的,可是桑晚晚的脾气他很清楚,是属小白兔的,毫无危害力。

    “沈少,秦阳是您的助手,这件事儿,您能不能查个清楚。”

    面对桑晚晚的恳求,沈流年点头,其实不用她说,这件事儿他也会查一查的,“你要不要回去换身衣服,我看你的状态也不是很好,秦阳出来了我告诉你。”

    桑晚晚不放心,手术室的灯没灭,她哪里有心思管自己啊,“相思一个人在家,你回去吧,秦阳这里我看着就行了。”

    发生了这样的事儿,沈流年的确不敢让慕相思一个人在家里呆着了,虽然知道她不会给陌生人开门,但是万一呢?

    他可经不起这个万一。

    好在医生明确的保证过,秦阳没有性命之忧,“那好吧,我回去,有什么事给我打电话,我明天早上过来。”

    “沈少,这件事儿拜托你了。”

    沈流年走了两步,忽然转身,“晚晚,秦阳愿意为你付出生命,虽然感情的事儿我们这些外人不能说什么,但是我觉得你不妨考虑考虑他。”

    桑晚晚看着沈流年,“我……”

    “别为难,我没有左右你的决定的意思,我只是让你考虑一下,如果今天秦阳真的死了,你会怎样?”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