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97章 如果我死了呢
    如果秦阳真的死了,她会怎样?

    桑晚晚一个人在手术室外坐了很久,脑海中不断地闪现着这个问题,直到手术室的灯灭,秦阳从里面被推了出来,他看上去很虚弱,脸色苍白的跟白色的墙壁很接近。

    流了那么多的血,不虚弱才怪。

    “医生,他……怎么样了?”桑晚晚小心翼翼的问着,声音压的很低,深怕稍微大一点儿就吵醒了睡着的人。

    医生的神情并不凝重,“很快就会醒过来的。”

    能醒过来就好,她真的很难想象,如果秦阳因为她死了,她要怎么办?

    沈流年回去的时候,慕相思并没有睡,本来她就不是很早睡的人,再加上担心秦阳的事儿,就更没有睡意了。

    虽然沈流年打过电话,告诉她秦阳没有性命之忧,但是到底伤的怎么样,他又不让自己去看,电话里也没说几句话,这颗心总是悬着的。

    沈流年开门进来的时候,客厅的灯还亮着,慕相思窝在沙发上,灯光昏黄,他以为她睡着了呢,所以轻手轻脚的打算把她抱回卧室,可脚步刚一靠近,她就睁开眼睛了。

    刚刚只是看小说看的眼睛累了,稍稍的眯了一下,“秦阳怎么样了?”

    沈流年看着气质陈静的小女人,似乎从她父亲死后,她就是这样子的,不会大喜大怒,没有一惊一乍,大概是很多男人理想中的女人的样子,可并不是他的。

    在他看来,这样的慕相思,失去了脾气,也失去了她的灵魂,她就像是个提线娃娃,但好在还有恨意支撑着她,喉咙有些艰涩,沈流年拿起茶几上慕相思的水杯喝了一口,润了润嗓子。

    抬手看了看手表,“应该已经做完手术了,不用担心,没有什么性命之忧,只是需要静养一段时间了。”

    出于他跟桑晚晚的关系,他这次受伤是有好处的,桑晚晚或许因为英雄救美后而以身相许,但是沈流年却短暂的失去了个得力助手,秦阳负责的事儿,很多都要搁置了。

    慕相思抬着头,揉了揉眼睛,瞥了眼手机上的时间,已经快要十二点了,“弄伤秦阳的是什么人?你能查到的吧?”

    沈流年不动声色的开口,声音也很低沉,“据晚晚说,那些人好像是冲着她来的。”

    “冲着她来的?”慕相思坐直了身子,但是怀孕后,她比平时更容易感觉到累,她的孕吐也算不上很严重,比上一次好很多,上一次她吐的心肝脾肺肾都要出来了似的,“晚晚那性子不会跟任何人起冲突的,就算被欺负了也不会怎样,不像我,肯定是要还回去的。”

    沈流年瞧着她傲娇的模样,忍不住笑了笑,“我抱你回屋子去?很晚了。”

    “我自己可以走!”慕相思起身,但是一个姿势维持的久了,她的腿有些麻,可是话已经说出口了,总不能这会儿又让他抱。

    走了两步,慕相思就觉得自己腾空而起,沈流年笑着用自己的额头蹭了蹭她的,“我喜欢抱着你。”

    他没有拆穿她腿麻了的事儿,不想让她觉得不好意思,只说他想要抱着她,这个男人,温柔的让人心动。

    慕相思没有挣扎,而是继续跟他讨论着这件事儿,上个楼梯的距离,慕相思一直在说着,当沈流年把她轻轻的放到床上,准备离开的时候,慕相思突然眼前一亮,声音中透着惊喜,“等等,我知道是谁了。”

    沈流年回头,对上她精明的眼眸,“谁?”

    慕相思短暂的停顿,沈流年猜测她应该是在确定自己的想法,刚刚只是她偶然想到的,并没有深思熟虑,可是二人之间,说话本来就是想到什么说什么,没必要思考再三才说,那样会让人觉得过分的客气。

    “李玉或者一个叫coco的女人。”慕相思想到今天自己带着桑晚晚离开前李玉那不甘的眼神,同为女人,看着自己心爱的男人是什么样的眼神,是瞒不过别人的。

    沈流年显然并不知道这两个人是谁,在慕相思软软的解释下,点了点头,“我知道了。”

    他知道了?她要的可不是这么简单。

    “晚晚是我做好的朋友,我不可能眼睁睁的看着有人伤害他,之前如果不是慕家出了事儿,她跟腾知寒不会闹到今天这个地步,也没有这么多杂七杂八的人出现。”

    说到底,她还是在自责,总觉得没有帮的上自己朋友的忙而愧疚。

    沈流年看到她这个样子,很心疼,坐在床边,揉了揉她的发,“对不起。”

    如果当时他插手的话,事情也不会是今天的走向,“晚晚的事儿交给我,至于她最后是选择了秦阳还是选择了腾知寒,我们都不能帮她做决定。”

    慕相思点点头,“我知道啊,其实我看出来了,你是想让她跟秦阳在一起的,可是你不了解晚晚,如果秦阳死了,她或许会一辈子孤孤单单,拒绝任何男人,可是秦阳活着,她会用各种方法感激秦阳,但是除了爱情,腾知寒对于晚晚来说,就是她的命。”

    “这么说,秦阳不该活着了?”男人淡淡的笑着,他故意这么说着。

    果然,慕相思皱着眉头,推了他的胸膛一把,“你出去吧,我要睡觉了,不跟你说了,今天晚晚肯定要守着秦阳不能睡了,明早我们去看看她。”

    沈流年似笑非笑,眼底泛着浓浓的笑意,“今晚我真的不能留下来吗?”

    慕相思没有回答,就是不同意了。

    沈流年不想因为这些而影响她的睡眠,亲了亲她的额头,“晚安。”

    慕相思勾出了一丝浅笑,的确有些困了,她正准备扯过被子睡下的时候,沈流年在门口,突然转身,“相思,如果我死了,你会怎样?”

    这个问题超出了慕相思的思考范围,她像是读不懂题干的学生,懵懂的盯着沈流年,“你胡说什么呢,快去睡觉。”

    “嗯,我在胡说,睡吧,明早我叫你。”

    男人已经离开了,屋子中也是漆黑一片,可是慕相思却无论如何也睡不着了,沈流年的问题让她感到了莫名的恐慌,即便再恨,她也从来没想过沈流年去死,他要是死了,不管是爱还是恨,她都没有地方宣泄了。

    脑袋里乱成了一团,慕相思又看了一会儿小说,困到了极致才睡着,第二天却很早的醒来,眼睛有些肿。

    沈流年看到她的双眼皮又大了一圈,有些自责,自己昨天不该心血来潮的说那些话,他不否定她对自己的爱,只是太多的纠葛让她没办法好好的爱,喝着他煮好的粥,慕相思轻描淡写的说道:“正好今天去医院看晚晚和秦阳,我也想去看看医生。”

    “嗯!”沈流年半天才回应了一下,“下午去老宅吧,然后我们把婚复了。”

    慕相思没有出声,估计沈流年误会了她的意思,她只是想要去看看医生,问问宝宝的情况,他大概是以为自己想要去做掉吧?

    没有解释,因为她也没办法确定的给出决定,这个孩子她要留下来。

    自从踏入医院的那一刻起,沈流年就能够感受到慕相思的恐惧,她主动地抓上了他的手,而且握的很紧,沈流年反握住她的,用他的温度温暖着她

    秦阳已经醒了,到底是年轻,而且再加上 有了桑晚晚的陪伴,看起来还很有精神,要不是桑晚晚拦着,他还要逞强的坐起来。

    “快躺好,医生说你现在还不能乱动!”桑晚晚嗔了他一眼,责怪他的不省心。

    秦阳眼中含着笑容,就连桑晚晚去倒水,他的视线都没有离开过她,“我没事,真的。”

    慕相思看着桑晚晚大大的黑眼圈,而且她的衣服上还有血,估计她一晚上都没睡,“晚晚你先回去洗个澡,睡一觉,这里我帮你看着。”

    “不用,不用,你们都去休息吧,我这里没什么事儿了。”秦阳也很担心桑晚晚。

    桑晚晚低头看了看自己一身脏兮兮的,换洗的衣服也不在这里,“正好,我回去熬些汤吧,相思,那就麻烦你照顾他一下吧。”

    趁着有人,桑晚晚回去了,不过听她的意思,并没有打算要睡觉的。

    桑晚晚走后,慕相思也出去了,沈流年看着秦阳,“伤害你们的人我已经查到了。”

    “谢谢沈总。”秦阳说道。

    “好好休养,这件事儿我会处理的。”沈流年说完,就急着去找慕相思了。

    “医生,宝宝的情况怎么样?”慕相思静静的躺在那里,偏头去看了眼仪器,里面只有不大的一团,毕竟她才两个多月。

    女医生态度很好,“很健康。”

    “哦!”慕相思淡淡的应了一声,“如果不想要,是不是要尽快做手术了啊?”

    女医生有些恍然,“为什么不要?”

    但是想到眼前的女人是慕相思,据说这些明星的私生活很乱,而且这位又是小三上位,但是不应该啊,小三上位难道不是因为孩子吗?怎么会不要呢?

    “我就是随便问问。”

    “慕小姐,你应该知道你的身体情况,你之前流产造成了很严重的伤害,能够怀上宝宝已经很不容易了,若是这次再不要的,以后再想要宝宝可就难了,你年纪小现在不明白,等你大一些了,想要又要不到,又是代孕又是试管的,很遭罪的。”医生苦口婆心的劝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