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98章 你真的很幼稚
    医生说的这种情况,慕相思自然知道,她也只是问一下,这是一件大事,可能刚刚决定好不要了,下一刻就反悔了,这会儿想着要了,下一秒就不想要了。

    她从来不是这么犹豫不决的性子,但是这件事儿她真的很棘手。

    “我想想。”慕相思淡淡的说道。

    “别想想,还有什么可想的啊,不管是为了什么,这个孩子都不能打掉,你们这些年轻人啊,就是不拿身体当回事。”女医生摇了摇头。

    慕相思出来的时候,沈流年正在门口等着她,“医生跟你说什么了?”

    “没什么,我们去看看秦阳吧,等晚晚回来了我们再走。”

    ……

    桑晚晚回去的时候,本能的去掏口袋,结果扑了个空,才想起自己把钥匙放在腾知寒的工作室了,还没去拿,今天只怕是没时间了,还好她有备用钥匙。

    打开门,桑晚晚就准备去洗个澡,一身的血腥味,她也受不住了,在病房里有消毒水的味道压着还没那么明显,此刻被暖气一烘,就让人很不舒服。

    听到门的声响,腾知寒那根为桑晚晚留着的神经率先醒来,紧接着他的人也醒来了,男模的身高窝在小沙发里,想也知道这一晚上多么的不舒服。

    但是他为了能够在桑晚晚回来的第一时间看到她,特意在这里等着的。

    桑晚晚对上腾知寒漆黑的眼眸,男人明明刚刚醒来,却并没有睡眼惺忪,就像是蛰伏了很久的猎豹,目光精锐无比,“你去哪儿了?”

    视线下移,腾知寒看到了她身上干涸的血迹,顾不得穿拖鞋直接冲了过去,双手握着她的肩膀,“怎么回事?哪里受伤了?”

    桑晚晚一夜没睡,而且昨天又收到了那么严重的惊吓,早就已经没有心力了,她轻轻的推开他的手,声音也是那种疲惫至极的,“不是我的血,我没有受伤,你怎么在这里?”

    “我……”听到她说没有受伤,腾知寒才算放下心来,但是还是很想知道她昨天发生了什么,直觉告诉他,昨天她没有回来,一定是跟这些血有关系,“我来给你送钥匙,你的钥匙放在公司了。”

    “哦,谢谢!”语气淡漠的疏离,这不是腾知寒所愿意听到的,“我有备用钥匙的。”

    他怎么会不知道她有备用钥匙呢?她又怎么会不理解,他这么说就是已经服软了,但是看她 的样子,好像没有在意的意思。

    “你这身是怎么弄的,谁的血?”腾知寒没见过这样的桑晚晚,她的态度让他感觉到了不安。

    桑晚晚到现在都不敢回忆昨晚的场景,她闭上眼睛,投一阵阵的腾,嗓音也是说不出来的沙哑,“秦阳的,钥匙给我就好了,我待会儿还要去医院看秦阳,就不招待你了。”

    逐客令不要紧,关键是听到秦阳两个字,腾知寒的肾上腺素就开始急剧飙升,他在这里等了她那么久,可是她却只字不提,满脑子都是秦阳。

    秦阳为什么会流血?

    腾知寒皱了下眉头,“桑晚晚,告诉我你们昨天怎么了?他的伤是为你受的?”

    不然她不会这么在意,腾知寒无比的自信,但是现在这自信却让他没有了优越感。

    腾知寒眉梢划过确定,微眯着眼眸登顶的看着疲惫桑晚晚,女人的脸色也很不好看,身上的血型味让彼此都不舒服。

    既然做了决定不再纠缠,桑晚晚点头,“对,昨天有人想要欺负我,当时秦阳在,就拼命的护着我,为我挡了刀,此刻他人还在医院,该说的我已经说完了,相思在替我照顾,她身体不好,我细细就要回去,腾先生,您能走了吗?”

    “慕相思身体不好?我怎么没发现,瞧着她说话底气十足的。”腾知寒不知道慕相思怀孕了的事儿,而桑晚晚也没有打算把这事儿说给别人听的意思。

    “就算她身体好,秦阳是为我受的伤,照顾他是我的责任,好了,您能走了吗?”

    腾知寒定定的看着桑晚晚,二十四小时的时间都没有,她就把自己从她的心里和眼里彻底的清除掉了吗?

    她的眼眸里看不到自己的倒影,他蹙着眉,扳着她的身子,“桑晚晚,你看着我,告诉我,那个男人救了你,你就打算跟他在一起了?”

    虽然问法不一样,但是意思差不多,继沈流年之后,她是第二次听到这样的问题,想了一整晚,她都没有想好,秦阳哪里都好,甚至愿意为她不顾自己的生命,可是,一段感情里还有可是的话,是很可怕的。

    她真的没有想好。

    &nbs

    p;   “我不知道,腾知寒,我真的很累,也很忙,能不能请你离开。”桑晚晚想要越过他的身子先去换掉这件衣服。

    可男人手上的力气却越来越大,让她感到了疼痛,皱着眉头依然没有让有些愤怒的男人收手,“桑晚晚,你说不知道的意思,就是说明你已经有过这种想法了是吗?”

    “是的,秦阳对我很好,人也很温柔,如果跟他在一起,我想是个不错的选择。”这是实话,桑晚晚没有绕弯子,也不存在任何的报复,没那个必要,她从来就不是这么心机重的人,什么欲拒还迎,她玩不转。

    腾知寒在这一瞬间爆发了,“不错的选择,桑晚晚,你能骗过了全世界,可你能骗的了你自己吗?你这颗心,除了我难道还能爱上别人吗?”

    桑晚晚勾唇,迷离的笑着,“没错,我爱你,但是我不会爱上一个有妇之夫,你既然已经订婚了,那么我的爱也就到此为止了,之前欠你的,我会用感情以外的东西来还。”

    “感情以外的东西来还?”腾知寒勾唇笑得狂傲,再次咬牙切齿的说道:“我现在不需要钱,就是缺一个助理,明天回来上班。”

    “这是不可能的!”桑晚晚想也不想的拒绝,“我们的关系,你未婚妻会介意的,就算她大度的不介意,你身为男人,也应该让她安心。”

    腾知寒挑着她的下巴,强迫着她跟自己对视,“如果你真的如你所说的那样对我不爱了,又怎么会怕呆在我身边呢?桑晚晚,你不是觉得欠我的吗?那就明天上班,三年,或者更早,我就会放你自由,毕竟,你知道,我有未婚妻了,不会对你怎样的!”

    三年的时间偿还亏欠,也能弥补自己这三年来的思念,听起来是个不错的主意,但是对于桑晚晚来说,却是一种折磨。

    她如腾知寒所说的,根本做不到不爱他,“这算是你对我的报复吗?”

    男人冷漠的看着站姿自自己面前的女人,眉目一愣,薄唇勾唇淡淡的冷漠,“如果真的是报复,哪里会让你这么好过。你也可以拒绝,毕竟是否愿意弥补,在你不在我。”

    腾知寒说完,并没有离开,知道安静的女人,幽幽的嗓音响起,“如果这是你想要的,那就如你所愿,现在,我可以去洗澡换衣服了吗?我还要去照顾秦阳。”

    她的声音很轻,随便一阵风就能吹走似的。

    虽然事情发展的超出了他的想象,他原本想着跟桑晚晚解开误会的,至少告诉她coco不是自己的未婚妻,他一直在拒绝的,都是coco在自说自话,就连消息也是她一个人放出去的,至于订婚典礼,他根本就没有出现。

    “我还没吃饭。”腾知寒知道这会儿说这个有些无耻,但是他就是不想让那个秦阳占据她太多的思想。

    他幼稚的在跟秦阳比较,到底谁在她的心里才更重要。

    “你不是不缺钱吗?锦城那么多的饭店,随便去哪一家吃就好了。”桑晚晚有气无力的开始解开自己的外套,里面还有衣服,不然也不会当着腾知寒的面宽衣解带。

    “我想吃你做的,”腾知寒就像换了个人似的,耍赖皮一向是他所不齿的,可是现在却用的很好,“你提着鱼,肯定不是自己吃,这么大的一条鱼,秦阳也吃不完。”

    桑晚晚瞪了他一眼,想要骂他无耻的,可是想想,骂了也没什么用,何必呢,“我去洗澡。”

    腾知寒勾唇,“你在邀请我吗?”

    三年前他们就同居在一起了,可是却并没有任何亲密的接触,就连亲吻也只是浅尝辄止,他小心翼翼的保护着她,约定好了她一毕业就结婚,然后生两个可爱的宝宝。

    昨日的誓言种种犹在耳畔,只可惜早已经物是人非。

    “你要是无聊可以去帮我收拾下鱼,我现在不想看到血。”桑晚晚淡淡的说道。

    腾知寒想要拒绝的,但是看到她毛衣上也有些血迹,聊想着昨晚估计真的吓着她了,“好吧。”

    换了身干净的衣服出来,腾知寒已经把鱼收拾的干干净净了,就等着她来熬汤,等到一切弄好,腾知寒看到她一连打了几个哈欠,便催促着她去睡一会。

    本想让她多睡一会的,既然秦阳醒了,就没什么事儿了,也不差这么一会儿的,可是桑晚晚定了闹钟,等她醒来,锅里的鱼汤恰恰熬好。

    盛出了一半,给腾知寒留 了一半,桑晚晚就急着回医院去。

    “等等!”腾知寒叫住了桑晚晚,“为什么给他那么多鱼肉,我的这么少。”

    他在故意找茬,绝对故意的,桑晚晚有些心累,“腾知寒,你真的很幼稚。”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