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99章 不寻常的电话
    腾知寒笑了笑,被一个比自己小好几岁的女人说自己很幼稚,他并没有觉得是侮辱,桑晚晚是乖乖女,不会骂人,不会像那位慕大小姐一样张牙舞爪的要打要杀,有时候他也不通,性格截然相反的两个人为什么会成为那么好的朋友,难道是为了互补?

    “坐下来,你自己也没吃呢!”语气很生硬,但不难听出,他还是很关心她的。

    其实除了偶尔的冷言冷语,他也并没有对她做什么,但是语言的暴力足够摧毁人的意志。

    腾知寒懂,但是有时候他就是忍不住。

    桑晚晚再次拒绝了他的好意,“我去医院吃吧,你吃完了记得帮我把门锁好。”

    虽然家里没什么值钱的东西,但也不能被人给洗劫了。

    可这并不是腾知寒要关注的点儿,他关心的是,她说要去医院吃,跟秦阳一起吗?

    光想想郎情妾意的画面,就足够他打翻了醋坛子的。

    但是他又以什么借口说不许呢,两个人现在彻底的划清了界限,想要挽留,她却已经头也不回的离开了。

    最喜欢她的手艺了,可是此刻没有她的陪伴,再好吃的东西也变得索然无味了,腾知寒有种自作自受的凄凉,不过也是活该。

    手机突然响了,腾知寒找了半天才在沙发的缝隙中找到,估计是他昨晚在沙发上窝着的时候挤掉的,是一串陌生号码,犹豫了一下,他还是接了。

    号码虽然陌生,但是对面的声音却不陌生,是那位骄纵的大小姐,来跟他炫耀成功的让桑晚晚不再对自己死心塌地吗?

    没办法,腾知寒也不想把人想的那么坏,但是如果不是慕相思,昨天他就不会跟桑晚晚闹得那么僵,多少还是有些小怨气的。

    “腾知寒,晚晚昨天差点儿被人欺负了,你知道吗?”慕相思的声音很冷静,听起来也有些严肃。

    腾知寒知道,这太符合慕相思了,有她在,桑晚晚不会被任何人欺负,也包括他在内,记得闹翻之前跟晚晚唯一一次吵架,结果被慕相思知道,她数落了自己半天,倒不是怕她大小姐的威风,实在是被她小女孩的样子给逗笑了,再三保证跟晚晚道歉,而且绝对不会再惹哭她,慕相思才罢休。

    时间过得真快,慕相思依然是那个慕相思,就算慕家风光不再,就算她身边的依靠一个接着一个的离开她,都不能阻碍大小姐义气的为朋友出头。

    其实,桑晚晚能有慕相思这样的朋友,他是很欣慰的,至少他知道,晚晚不会被人欺负。

    “刚知道,沈少夫人有什么指示?”他故意揶揄。

    慕相思撇了撇嘴,也没有纠正,“我还以为你不知道呢?腾知寒,你自己不像个男人欺负晚晚也就算了,你那个未婚妻也来欺负晚晚,算怎么回事?当我们晚晚好欺负呢吗?告诉你那个未婚妻,这次的事儿,绝对不会这么结束,上一次我没办法护着晚晚周全,这一次,我绝对不会让人在我眼皮子底下对我的朋友动手,不然,我不是白担了你一声沈少夫人的称呼了吗?”

    腾知寒原本还嬉笑着,可是听完慕相思噼里啪啦说完,沉沉的吸了一口气,拧着眉头,“你说昨天欺负晚晚的人是coco找的?”

    他早就应该知道,如果不是这样,慕相思不会来兴师问罪的,她虽然骄纵了些,但是却很讲道理,不会胡乱的血口喷人,而且仔细想想,晚晚那性子,不会跟什么人起冲突,就算这些天被李玉明着暗着的欺负,她也没有反抗,一直在隐忍着。

    “不然呢?”慕相思舒服的窝在沙发里,她并不知道刚刚腾知寒已经跟桑晚晚见过面了,沈流年在把给她剥橘子,而这些都是美其名曰买给秦阳的,可是秦阳吧唧了下嘴,沈总一口接着一口的喂给慕相思,自己嘴巴都干了也没人管啊。

    他是病人,他是伤员,同样,他也是单身狗。

    秀恩爱的能不能走开一下?

    沈流年喂的太快了,慕相思的嘴里塞不下了,可是男人还在往里送,慕相思皱眉瞪了他一下,男人笑了一声,停下了动作。

    “腾知寒,我不管你那个未婚妻什么来头,要么她出面来道歉,把秦阳的医药费给出了,还有什么营养费,误工费……”她瞥了眼已经笑的崩溃的沈流年,“还有什么钱?”

    沈流年想了想,“补偿费。”

    “对,补偿费,钱也不多,百八十万的就差不多了,要么,我也找人在她身上弄几个口子,不多,秦阳有几个,她就有几个,哦对了,她还想要划伤晚晚的脸来着,腾知寒,你是练了千蛛万毒手了吗?”

    众人不解,慕小霸王这是在说什么?

    很快,她就给这些呆愣住的人解释了,“不然怎么会跟这么心肠歹毒的人走的近呢?”

    额……

    要不是身上有伤的话,秦阳肯定忍不住笑了。

    慕小姐这口才,当演员真的是亏着了。

    腾知寒的脸色很不好看,大概是被慕相思怼的太狠了,所以回了一句,“她不是我未婚妻,你别乱说,我会给你个交代的,晚晚她……”

    慕相思嘴角上扬,她不怀疑腾知寒的话,如果那个所谓的未婚妻,真的得到了腾知寒的心,压根就不屑于什么前女友,只有得不到的人才会歇斯底里呢,想来那个coco应该也是爱惨了腾知寒吧。

    不过腾知寒的那张脸,的确帅的天怒人怨,不过跟沈流年比起来,还是差了那么一丢丢,她这可不是自夸,完全客观的评价。

    “腾知寒,有没有人告诉你不要吃着碗里看着锅里的,我早就跟你说过,如果爱,那就好好爱,如果不爱,那就早点儿断了,这么要爱不爱的算什么?”慕相思说完,挂断了电话,而桑晚晚也恰好推门进来。

    一切好像什么都没有发生过,慕相思继续吃着沈流年喂的橘子,秦阳依旧眼巴巴的看着。

    “我给你熬了汤,喝一些吧!”桑晚晚对着床上的秦阳微微一笑。

    说着就打开了保温盒,然而香气一漂,就进入 了慕相思的鼻子,肚子里的馋虫就变得不安分了起来,慕相思眼巴巴的盯着盒子,嘴巴里的橘子也顾不得吃了。

    “咳咳!”秦阳清了清嗓子,桑晚晚回头看了眼可怜兮兮的慕相思,“你也要喝吗?我熬的有点儿少。”

    其实不少的,被某人不要脸的劫走了一半。

    她只想喝一口的,慕相思在心里想着,可是却被沈流年拽了起来,“不了,我们下午回老宅,然后就准备复婚了。”

    “哦,恭喜啊,沈少,好好对相思吧,婚姻不是儿戏。”

    “谢谢。”沈流年勾唇,这一次不管什么事儿,他都不会放开她的手了,不管她说什么。

    即便她不要孩子,他都同意了,还有什么能够让他们分开呢?

    许久之后的沈流年,不仅嘲笑自己的天真,想要他们分开的因素有很多,比如他爱她,也可以成为理由。

    “恭喜,那我是不是要叫慕小姐少夫人了?”秦阳笑着道,但是一激动又车道了伤口,脸色顿时一白,桑晚晚也跟着担心连起来。

    “随便吧,不呆了,又不给我喝汤,再呆下去,我会被虐死的。”慕相思说完,拖着沈流年离开了。

    两个人手牵着手,从医院走向停车场,沈流年看到慕相思的脸上多了些轻松的笑容,他其实一直在犹豫着,她最终的决定,这个孩子能否留下,但是他又不敢催促,刚刚她说的那些话,就像是看透了很多似的。

    那么,他们两个没有断了,是不是就意味着可以好好地爱了呢?

    坐上了车,亲自给她系好安全带,薄唇擦过她的脸颊,像是个登徒子似的偷偷亲了她一下。

    慕相思以为他坐好后,就会发动车子了,但他并没有,“相思,刚刚你跟腾知寒说的那些话,是不是也适合我们?”

    脸上的笑容不改,“不适合,他们之间没有什么深仇大恨,我们之间隔着两条人命呢,或许更多。”

    “什么意思?”两条人命沈流年知道,还有更多的吗?

    没有更多的人死去啊。

    “没什么,我饿了,想喝鱼汤。”慕相思别过脸去,其实早在她知道了沈流光的死因后,她就一直有个怀疑,而恰好这次怀孕后,这个怀疑就加深了,之前她没有能力,没办法查清楚真相,现在哥哥回来了,她就让他去查了,事情应该很快就有个结果了。

    “去老宅,我熬给你喝?”老宅里是有佣人的,但是他担心慕相思吃不习惯。

    慕相思摇头,“不要了,我怕吃不下,还是先吃饱了吧。”

    沈流年没有再说什么,发动车子再次带她去了老菜馆。

    点了一大桌子都是她爱吃的菜,慕相思吃的也很开心,在她的脸上全然看不出她心里藏着那么多的不快乐,他真的希望这不是个假象。

    中途慕相思的手机响了,其实他也很奇怪,慕相思在吃饭的时候会时不时的扫一眼手机,像是在等什么人的电话似的。

    然而更让他起疑的是,慕相思居然出去接电话了,他猜测着这个电话不寻常,却也不是工作上的。

    可是当他假装不在意的问起的时候,她却告诉自己,就是工作上的。

    “能睡一觉再去吗?我现在有点儿累。”慕相思放下筷子后,笑着问他。

    沈流年自然不会拒绝,虽然她月份小,但是怀着孕总是跟比平时不一样的,牵着她的手,却被那冰凉的温度惊着了,明明之前她的手还很温暖,她 穿的也不少。

    慕相思从来不会为了造型或者漂亮而穿很少的衣服,她因为很瘦,所以穿着毛衣配上羽绒服也并不臃肿,可是穿了那么多,手还这么冷,就叫人感觉到奇怪了。

    一切都是因为那一通电话。

    沈流年开车送她回了慕家,慕相思说要睡一觉,下午三点起来,而且已经订好了闹钟,让沈流年不要打扰,不然她会生气的。

    沈流年笑着说好,但是目光却有些复杂的看着她纤弱的身影一点点的上楼去。

    慕相思观赏了门,笑容的面具在一瞬间被悲伤撕破,她颓然的坐在地毯上,屋子里很安静,所以她的压抑着的啜泣就很突兀,可是管不了那么多了,悲伤那么大,她真的需要哭一哭。

    两个小时的时间,沈流年一直在楼下坐着,他坚持着不去逼问她,等到她想说的时候,自然就会跟自己说了,但是内心却仍然是焦急的。

    时间很准时,三点过五分,她就从楼上下来了,可是沈流年却发现她的眼睛红红的,像是哭过了。

    “没睡好?”

    慕相思装作若无其事,“是啊,枕头被我弄到地上去了,结果眼睛就睡肿了,按摩了一下,还没消。”

    她是在解释她的眼睛为什么是红肿的,可是沈流年并没有问啊?

    “要是很累的话,我们改天去也可以!”

    慕相思摇头,没有被沈流年握着的左手,拳头攥的紧紧地,冷意控制不住的从她的嘴里冒出来,“不,我今天一定要去。”

    “听你的。”

    车子开进了老宅,慕相思下了车,她不记得自己已经有多久没来过沈家了,以前她是这里的常客,甚至玩累了就不回去了,可是从某一天开始,她就再也没有资格踏进这个院子了。

    沈夫人乔宁玉优雅的坐在沙发上,她的脸上有着她这个年纪该有的从容和美丽。

    看到沈流年和慕相思进来,她并没有表现的多么热络,但也没有多么的冷漠,“回来了,不是说中午的吗?”

    “相思中午睡了一会儿,醒了就过来了。”

    “你们想好要复婚了?”乔宁玉开门见山的问。

    慕相思勾唇,此时已经有用人给她上了一杯茶水,她淡淡的开口,“我怀孕了。”

    “我知道,听流年说了。”乔宁玉淡漠的说道。

    慕相思打开茶杯的盖子,嗤笑了一声,“这是什么茶,喝了不会让我流产吧?”

    乔宁玉脸色微寒,“慕相思,流年说你怀孕了,我才勉强同意你们复婚,但是我提醒你,不要太过分,我让你进门,完全是看在你肚子里孩子的份上。”

    听完这话,慕相思的笑声更大了,“看在孩子的份上,这个孩子对你来说有那么重要吗?沈夫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