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00章 那个失去的孩子
    沈流年在带着慕相思来的时候,就已经预料到了这种场面,不管是自己的母亲还是自己的女人,都不会因为他而终止这场迟早都要爆发的战争。

    但是慕相思皮笑肉不笑的说着孩子的事儿,去让那个原本在他的内心里滋生的不安更加的肆意生长着,他能够看得出她眼底的不悦来,但是这股不悦又十分的陌生,说不上是为了什么。

    乔宁玉收敛起了原本就很吝啬挤出来的笑容,“我的确很不想要你当我孙子的母亲,但是既然怀了,能怎么样,如果你愿意打掉的话,我不介意,反正想给流年生孩子的女人,不愁找不到。”

    慕相思笑了笑,努力克制着才没有让自己失去了分度的把这杯茶泼到她的脸上。

    这杯水粗略的估计也就**十度了,不会将人烫伤,如果是杯滚烫的热水的话,或许还可以试试。

    沈流年眼见着慕相思的手指慢慢收紧,他试图安抚她的怨恨,然而慕相思却躲开了他的手,并没有给他握着,眼中的温度一点点失去,“沈夫人实在是太谦虚了,您不想我成为您孙子的母亲,又不是没有动过手,按理说您应该是轻车熟路啊,这次打算怎么您打算怎么处置我肚子里的孩子?一场车祸?还是如我所说的,这杯茶里真的有什么药?”

    慕相思纤细白嫩的说手指把玩着白瓷的茶杯,轻描淡写的说出了当年失去孩子的真相。

    可想而知,沈流年和乔宁玉都是浑身一震。

    前者是愕然,他们曾经还有过一个孩子,而且是被自己的母亲给害死的,沈流年双目赤红,痛苦的看着自己的母亲,声音有些颤抖,“她说的是真的吗?”

    乔宁玉很快从惊讶中回过神来,淡淡的一笑,“那个孩子本来就不该存在。”

    她是变相的承认了,沈流年当即就掀掉了桌子,再好的教养也没办法让他在这个时候冷静下来,他看着自己的母亲,雍容华贵,风彩卓然,可是凉意却从脚底开始蔓延。

    “相思……”喉咙像是被人捏紧了,他喊了一声就再也喊不出来了。

    慕相思看起来比他冷静的多了,没有任何的愤怒,嘴角的笑容无声的控诉着乔宁玉的残忍,“沈夫人,你不想要这个孙子,凑巧,我也不想要,不过流年哥哥非要跟我复婚,而我呢,自小到大都很霸道,我不想生孩子,也不想他跟别的女人生孩子,所以你这辈子只怕也没办法抱上孙子了。”

    乔宁玉有些坐不住了,她的脸上还有些水渍,是刚刚沈流年掀翻桌子时洒上去的,看起来有些浪别,“慕相思,你真恶毒。”

    慕相思寡淡的笑着,总算在这个沉着的女人的脸上看到了裂痕,原来她还有情绪啊,“我的恶毒怎么比的过您呢?”

    慕相思冷冷的反问,“我害死了您的儿子,是无心之失,而且我也深深地自责着,当然我知道我的愧疚在您这个母亲看来,什么用都没有,可是那么您呢,您害死我的孩子,恐怕不是无心之失吧?”

    她的声音不大,然而在偌大的沈宅里却掷地有声,周遭的一切安静的可怕,佣人们见到大少爷掀了桌子,本来想要过来收拾满地狼藉的,可是沈流年的脸阴沉的可怕,愣是没人敢靠近。

    “一命还一命,我害死了您的儿子,您也害死了我的孩子,这笔债就已经结束了,为什么还要牵连我爸爸,这么算来,你,又欠了我一命。”慕相思的目光冷寒的让人畏惧。

    男人的怒意已经压抑了很久了,掀了桌子根本就不足以宣泄他的愤怒和恨意,喉咙间溢出低吼的声音,“相思,我们走。”

    乔宁玉脸上的淡定彻底不见了,刚刚跟慕相思对峙,或许她还能够勉强维持,可是沈流年的话,让她意识到,自己即将失去唯一的儿子了。

    “流年!你听我说。”

    沈流年勾唇,极尽嘲讽的笑着,“您还想说什么?我是不是也应该像您一样,对害死我孩子的人展开疯狂的报复,绝对不能让她好过?嗯?”

    沈流年扣着慕相思的手腕,此刻的他脑子里都是那个没出生的孩子,如果出生了,此刻应该会摇摇晃晃的走着,也会喊爸爸妈妈了,不管是男孩还是女孩都会很可爱的,毕竟孩子的妈妈是那么的美好。

    然而,这一切都被自己的母亲终结了,没有孩子,没有可爱的小人儿。

    沈流年扶着慕相思的腰,不顾身后乔宁玉的嘶吼,头也不回的离开了,这个沈家,再也没有他的眷恋了。

    正如慕相思所说的那样,他们当年的无心之失,早已经随着那个无缘见面的孩子的逝去偿还了。

    从上了车到现

    在,沈流年一句话都没有说,他的脸色也黑的吓人,而他只是单手扶着方向盘,另一只手牢牢的抓着慕相思。

    虽然他的车技很好,速度也不快的,但是慕相思还是忍不住提醒他,“你好好开车,我又不会跑。”

    沈流年还是不说话,也依然没有放开她的手。

    就这样一路开车,而且还不是回他的住所和慕家的方向。

    车子在锦城兜了一个圈,最终停在了齐修墨的医院门口,暖暖的阳光洒进来,慕相思昏昏沉沉的又想睡了,但是以往男人都会没话找话的跟她说话,可是今天他却一直没开口。

    “你是打算一直不跟我说话了吗?那我去看看秦阳和晚晚。”慕相思作势要下车,可是沈流年却扯着她的手腕把她扯了回来。

    男人的俊脸上终于打破了死寂一把的沉默,“孩子……那个孩子多大的时候……”

    慕相思也不想提起,没人愿意把伤口一而再,再而三的撕裂开来,每每撕裂一次,就是锥心的疼痛,但是她让哥哥查的事情恰好今天有 了结果。

    之前她也曾拜托过梁君谦帮忙查,但是梁君谦是个温润的男人,有时候不用些狠辣的手段根本不会让那些人开口的,不过这些都不重要了。

    “反正也没保住,说这个干什么呀。”慕相思的声音里带着淡淡的悲伤,连笑容都是苦涩的。

    沈流年却并没有打算就这么放弃,他想要知道的很多,“那个孩子,你是打算留下来的对吧?”

    男人淡淡的扫了眼她的腹部,脸上写满了懊恼。

    “哎呀,不说了。”

    慕相思不想继续这个话题,她已经想好了,在沈夫人面前,是最后一次提起了,不然她真的会被痛死的。

    沈流年最近很少跟她大声说话,深怕她生气,可是这一次,他却吼了一声,“慕相思,你给我说清楚,那是我的孩子,我他妈的不知道他的存在,更不知道他的失去,现在你连说都不肯给我说说吗?”

    说到最后,他的声音软了下来,像是祈求似的,“跟我说说,我想知道。”

    慕相思转过头,看到男人赤红的眼睛湿润了,她也微微有些哽咽,“五个月了,是个男孩,我当时一个人离开锦城,没钱没朋友,然而却发现肚子里有了个宝宝,我的确想着留下来,不光因为他是我们的孩子,就算你不爱我了,如果这个孩子出生了,还能够成全我对你的思念,更因为那个时候,他是我身边唯一的亲人。”

    慕相思说着的时候,发现沈流年握着自己的手收紧了,很用力,弄的她有些疼了。

    男人没有出声打扰,认真的听着。

    “当时我一个人过的很辛苦,靠着打些零工赚钱,国外的东西不好吃,我也吃不惯,营养也跟不上,五个月的时候,我去医院检查,出来的时候就发生了车祸,我当时并没有晕过去,我看到自己满身是血,我当时真的忘了疼痛,好像一点儿都不疼……”

    “对不起!”沈流年紧紧的拥着慕相思,“对不起。”

    慕相思低低的回道:“说实话,这件事儿,跟你真的没什么关系,你并不知道这个孩子的存在,也没有设计让我出了那场车祸。”

    “对不起,我应该早点儿去找你,不,我不应该让你离开的,对不起……”

    他今天已经说了很多对不起了,而他想,慕相思抵触去医院大概也是因为这件事儿吧,如果不是发生了这么大的事儿,让她对母亲开始憎恨起来,她似乎没想过提起这个孩子的事儿。

    身为男人,沈流年很愧疚,也很自责。

    在经历了这么多,他也能够理解,慕相思为什么不愿意要孩子了,但是他担心的是她的身体,能够再一次经历流产的伤害。

    可是他要怎么开口挽留,他根本张不开这个嘴。

    “我们不上去吗?”车子内的悲伤太过压抑,慕相思想要出去透透气。

    而且,她也想要终止这个话题,不想再继续了。

    沈流年摇头,“我们去超市。”

    “啊?”慕相思不明白为什么要去超市。

    然而等到去了,她就明白了,沈流年疯了,是真的。

    什么海参鲍鱼,虫草人身,但凡是看到的补品,他都买了。

    正当慕相思不解的时候,沈流年低沉的开口,“给你补身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