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02章 一个很好玩的姑娘
    为了能够成功获得《锦上添香》的角色,慕相思可谓是下了血本的,这个血本指的不是钱财,而是心力。

    因为小说中的女主是个善于调香制香的人,不管她能不能够拿到这个角色,她都想要去了解一下香料的知识。

    但是现在男人女人都是用香水了,轻轻一喷,香气习习,香水自然是比那些古代的香囊、香粉要进步的多了,不然怎么说时代在进步呢。

    她在网上找了很久才终于在一条老巷子里发现有卖香料的小铺子,最主要的是这家铺子里的老板还会一些古法制作香料的东西,既可以熟悉香料,还可以请教些手机,何乐不为呢?

    慕相思打算去转转,最主要的是她也不想要一直在家里呆着,沈流年自然是想要陪着的,却被慕相思给拒绝了,他难道是想要一天二十四小时粘着她吗?

    好不容易把沈流年赶走,可是一转眼,他就不放心的派了两个人过来,大概是之前宝宝的事儿给他留下了阴影,既然跟着也好,她也不想自己出个意外什么的。

    好不容易来到了网上说的那家巷子,慕相思虽然是锦城的人,但是她以前不怎么喜欢这些东西,所以甚少来这种地方,但是时间不同了,她的想法也就不同了。

    一进门就被古色古香的装潢打动了,老板是位有了些年纪的女人,看上去有四五十岁,但是慕相思觉得这位老板的真是年纪要大一些,也就是俗称的显年轻。

    屋子的香味很多,慕相思能够闻出不同牌子的香水的味道,那是因为她了解,可是对于香料,她却知道的很少,甚至在接触这部电视剧前,她就一点儿都不了解,知道的大概只有什么八角之类的。

    老板娘一脸笑意的迎了过来,说实话,她算不上角色的美人,但是她的美没有侵略性,让人很舒服,嘴角的笑容也很亲切,而气质这东西,到了一定年纪,比美貌更加的重要。

    “小姑娘,你想要买什么啊?”老板娘亲切的问着。

    慕相思被她这一声小姑娘叫的有些羞涩了,但是做生意的人都很会说话,不管多难看的衣服,穿在身上,店员都可以夸出花来,“您好,我听人说,您这里卖香料,而且还可以根据客人的需求,调制不同的香,甚至还可以让客人自己diy。”

    “是的。”老板娘对慕相思的印象也不错,很有礼貌的漂亮小姑娘,她之所以不认识慕相思,是因为她平时很少看什么娱乐新闻,而且小鲜肉小花旦那么多,每天都会有人出道,年轻人追追星还好,她这个年纪的,除了经营自己的小店外,闲来无事就是喝喝茶,调制些自己喜欢的香料。

    “那么,能不能请您教我一些这方面的知识呢?”慕相思微笑着颔首。

    “你想学?”老板娘有些意外,“现在喜欢这些的年轻人不多了,我以为我这样的店铺招来的都是我这样的老太婆呢。”

    “您一点儿都不老。”也不算恭维,慕相思是真的觉得眼前的女人不能称之为老太婆。

    “哈哈,跟你们比,我还不老吗?”老板娘一举手一投足间有自己独特的风韵,总之,看着很舒服,而她整个人的气质也是偏古典的,比何娇娇那种惺惺作态的要真实很多,从她的穿着打扮就可以看出来。

    慕相思摇头,“我真的很想学。”

    老板娘笑了笑,“我也很想教你,不过今天不行,待会会有另外一个小丫头过来,她在我这里学了很久了,我要教她,你们的进度不一样,不过你倒是可以旁听一下。”

    虽然是旁听,但慕相思也觉得很好了,“没问题,只是那位小姐会不会介意……”

    “她呀,不会的。”

    “学费的话,我现在可以付的。”

    老板娘忽然笑了,拍了拍她的肩膀,“傻丫头,现在能有人喜欢这门手艺就不错了,我害怕死了没人继承呢,什么学费不学费的,喜欢就听听,不喜欢走就是了。”

    “温姨,我来了!”

    一道清脆的声音打断了二人的交谈,慕相思转头之际,老板娘已经笑着解释了,“我说的那个疯丫头来了,快来吧,你以后有伴了,今天又来了个姑娘要跟我学。”

    说话间,女孩已经来到了屋里了,她的头上带着红色的毛线帽,白色的羽绒服,盈盈一笑间左脸上有个酒窝,“谁呀?”

    “你好!”慕相思主动地打了招呼。

    女孩很开朗,看到慕相思眼前一亮,琥珀色的眼眸闪过了然,却什么都没有说,“你好,慕小姐。”

    显然女孩认出了她,但是并没有太多的惊讶,就像看到了普通人一样。

    在她的眼里,看不到惊喜和厌恶,其实这样对于慕相思来说,更加的舒服。

    “外面突然下雪了,年前的雪是不是都堆到这会儿下了啊!”

    看似是抱怨,但是慕相思却没有在她的脸上看到任何的不快,被叫做温姨的老板娘已经转身倒了两杯热茶,一杯给慕相思,一杯给刚刚到来的女孩。

    女孩接过,像是渴极了似的,一口就喝光了,“好喝。”

    慕相思犹豫了一下,这茶稳着很香,跟她平时喝的茶不一样,但是肚子里有宝宝,到底还是要在意一些的。

    女孩看着慕相思,笑了笑,“喝吧,温姨的茶可不是一般人能喝到的,她的茶男女老少都能喝。”

    “可是我……”

    “没事,我保证你可以喝。”

    女孩眼中的善意让慕相思放下了防备,她好像洞悉了一切似的,如果仔细分析她的话,总给人一种她回到她怀孕了的感觉,但是这是不可能的啊。

    慕相思喝了一口,真的跟平时喝的茶有些区别,香气很重,“还不知道你的名字。”

    女孩笑了笑,“你以后会知道的。”

    她都这么说了,慕相思也不好再追问了,反正一个名字而已。

    女孩的眼睛好像始终带着笑意,就像没有什么烦恼似的,没有交谈太多,毕竟也不是很熟悉,很快女孩就跟着温姨一起学习调香的知识。

    慕相思看到二人的身影,很容易就联想到了小说剧情中的画面。

    中午温姨留二人吃了她做的饭,很清淡,但色香味俱全,可见温姨是个追求完美的人,而且这个人活得也很细腻。

    尽管一直在旁边观看,很少说话,但是时间却过的很快,一晃就到了五点,慕相思认识了一些香料,也知道了一些调香的基本知识,但是这还只是冰山一角,她知道要学的还很多。

    女孩的手机响起来的时候,慕相思还听得意犹未尽,然而女孩却要离开了,临走前她还神神秘秘的跟温姨说道:“温姨,我之前跟您说的事儿,您可真的要帮忙啊,我就指望着您了。”

    温姨摇着头,一脸的无奈,“你这丫头,也不跟慕小姐说声再见,真没礼貌。”

    女孩嫣然一笑,春天的气息扑面而来,“说什么再见啊,我们很快就会再见的。”

    慕相思当时也没有多想,觉得自己以后每天都会来这里,而女孩也会来这里,自然是会再见的。

    女孩走后,温姨看了看慕相思,“行了,你也走吧,明天我教你。”

    “谢谢!温姨。”

    晚上回去的时候,慕相思跟沈流年说起这事儿的时候,还在说那个可爱的女孩好奇怪,却是个很有意思的人。

    熬 了一会儿夜,总算说把《锦上添香》的小说看完了,慕相思撇了撇嘴,果然完美的爱情只存在小说里,现实中的柴米油盐会让很多爱情退了颜色。

    小说里关于香料的知识,她都记了下来,打算明天让温姨好好的讲讲。

    第二天的时候,慕相思依旧早早的去了,但是并没有看到那奇怪的女孩,屋子里就像少了很多欢乐似的,有了她在,就不愁没有笑声。

    见她茫然的眼神似乎是在寻找,温姨不经意的解释着,“那丫头最近有事儿,忙着呢,没工夫来了。”

    “哦!”但是这样,她们还怎么见面呢?

    时间过得很快,慕相思在温姨这里学了一个星期,另一头就接到了剧组的通知,让她去试镜。

    不接触不知道,这里面的学问大着呢,原本只是为了应付角色才来学习的,可是慢慢的她也有了兴趣,只是一个星期的时间,她连略懂皮毛都算不上,不知道这样能不能应付的过。

    因为这次慕相思要试镜的是主角,可见其对慕相思的重要性,不仅泡芙跟来了,就连罗一云也来了,最近陆思羽又趁热打铁出了一张专辑,四处的跑宣传,罗一云也跟着忙的要起飞。

    罗一云一见到慕相思,就忍不住跟她吐槽,“相思,我打听过了,这次面试的是这个小说的作者,也是编剧,我托关系问了好几个人都不知道她的脾气,不过据昨天面试的人说,她的脾气很古怪,待会儿你要小心。”

    难搞的作者兼编剧?慕相思点了点头,连罗姐都特意的提醒她了,这人的脾气应该真的很古怪。

    在等候的时候,唐瑶带着苏雨落来了,苏雨落的身后跟着大量的媒体,没办法,很多人就喜欢八卦的关注谁跟谁结婚了,谁跟谁分手了。

    尤其是这种恋爱了很多年,在他们眼中已经是金童玉女的一对,很多人都在那里说,沈流年和苏雨落分手后,再也不相信爱情了。

    苏雨落依然是一副受害者的样子,在媒体面前什么都不说,因为有些话从她的嘴里说出来,不如说得含糊其次,让大家自行的脑补和猜测。

    唐瑶的眼睛很敏锐,一眼就瞧见了慕相思,笑得阴冷,“各位媒体朋友们,关于这件事儿,我们雨落已经说了很多了,不如问问另一位当事人吧。”

    她指向了慕相思,然后带着苏雨落过去了,众人看到许久不曾露面的慕相思,就像苍蝇看到了鸡蛋,蜂拥般扑了过去,还好罗一云及时的护住了慕相思。

    她倒不是知道慕相思有宝宝了,而是在这行见过很多人黑粉和疯狂的粉丝,冲过来对艺人做些什么,这几乎已经成了本能。

    “慕小姐,你介入了沈流年和苏雨落的感情导致二人分手,你们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呢?是上次真人秀吗?”

    “有人说你是靠着肚子上位的,那么你真的怀孕了吗?”

    “苏小姐是你的姐姐,你这么做不管事在情方面还是道德层面,不会内疚吗?”

    问题一个比一个犀利,而且充满了恶意。

    “对不起大家,面对不实的传言,相思是不会回答的,待会儿相思还要试镜,请大家不要打扰她了。”罗一云老辣的出面阻止。

    然而这并没有让这些人放弃,他们还死死地抓着慕相思不放,非要挖些料来不可。

    慕相思也是看出了这一层,自己不开口的话,他们不会放自己离开的,而且一直不发声的话,在有些人看来,她就是真的心虚,“我并没有介入任何人的感情,至于我跟沈流年的事儿,如果你们想知道的话,可以去问沈流年。”

    不是八卦吗?她倒要看看,他们是有多大的胆子敢去质问沈流年,她都可以想象的到沈流年会怎么回答,他一定直接问发难的人,“你是哪家媒体的?”

    然后,就没有然后了,哈哈。

    柿子就捡着软的捏,他们就是觉得自己好欺负,所以才会紧追不舍的。

    “你的回答,我能不能理解为,你承认了你跟沈流年确立了关系呢?”

    慕相思勾唇,“关系?什么关系?”

    “恋爱!”记者毫不犹豫的答道。

    “我们已经结婚几个月了,现在确认恋爱关系,是不是有点儿晚呢?”慕相思抛下了一个*,然后总算是剧组的人出面驱赶这些人。

    “慕小姐,您跟沈少什么事胡结婚的,是真的吗?”

    “您跟沈少结婚的时候,他跟苏雨落有没有分手?”

    ……

    慕相思嘴角浮起一抹笑容,挑衅的看着苏雨落,“去问沈流年,他会给你们一个满意的答复的。”

    “哎呀,怎么这么吵啊!”忽然,一道清脆的声音在嘈杂的人群中响起,这声音,慕相思似乎不久前刚刚听过。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