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05章 我后悔了,不行吗?
    oco轻蔑的扫了慕相思一眼,趾高气昂,可是她的骄傲在曾经锦城最骄傲的人眼中顶多就是跳梁小丑。

    “桑晚晚,我告诉你,我呢,是看在知寒的面子上才来的。”

    腾知寒本来说要说话的,可是两个女人齐齐的都没有给她机会。

    腾知寒是知道慕相思的吵架的手段的,本来想要提醒oco找错了人,但是想了想,她这么胡作非为的性子,的确是缺一个人教训她。

    慕相思没有打断她,唇畔的笑容浅浅的。

    “我可不是来道歉的,我就是想要告诉你,知寒是我的,你没有资格接近他,不要再缠着他了,我们已经订婚了。”

    “订婚了吗?”慕相思冷笑了两声,缓缓的起身,可中途沈流年还是扶了她一把,“怎么据我所知腾知寒在订婚前逃掉了呢,而且所谓的订婚好像都是oco小姐一个人在自说自话吧?”

    “你胡说!”

    “我有没有胡说,你最清楚了,不是吗?”慕相思继续说道。

    “哼,你别太得意,就算我们还没有订婚,他迟早也是我的人,你休想得到。”

    “我不想得到!”慕相思勾唇。

    oco看了她一眼,还以为自己听错了,“你没开玩笑?”

    慕相思点头,“我当然不想得到腾知寒了,我要他干什么。”

    “你别嘴硬了,你故意的接近腾知寒,难道不是为了跟他旧情复燃吗?你这样的女人最虚伪了。”oco回头看着腾知寒,“知寒,你刚刚也听到了,她根本就不想要得到你,她已经不爱你了。”

    腾知寒皱眉,看着慕相思和她身边的沈流年已经忍俊不禁了,而沈流年已经很自然的揽着慕相思的肩膀。

    “你……你们,知寒,她已经有了男人了。”oco像是发现了新大陆似的。

    床边的两个人紧握的手不知何时已经松开了,可是比起屋子里其他人笑得欢快,桑晚晚的表情却有些格格不入。

    她的眉头紧紧地锁着,有些失落,只是在最开始看了腾知寒一眼,之后再也没有看过他了。

    “你笑什么?”oco不明所以的问着。

    腾知寒受不了了,“她是慕相思,不是你要找的人。”

    “hat?”oco的心态崩了,她指着笑得花枝乱颤的慕相思,恨恨的瞪了一眼,“你敢捉弄我?”

    “我怎么捉弄你了?”慕相思继续明媚的笑着,看来这位大小姐的锐气已经被她搓的差不多了,“是你以为我是晚晚,我说过我是了吗?”

    “你……我……知寒,你看看她。”oco说不过慕相思,本能的就想要动手打人,幸好腾知寒眼疾手快的拦住了,可是oco并不知道眼前的人是她碰不到的,“你放开我,我要揍她,居然敢捉弄我,腾知寒,你的小心肝你要护着,连这个女人你也要护着吗?”

    沉默许久的沈流年阴沉着脸说道:“我的女人,不需要别人来护着!”

    男人一道凌冽的是视线,让oco打从脚底生出了一股寒意,她看着沉着的男人,但是他眼中的肃杀和警告让她不敢再上前,“你,好,我记住你了,慕相思,你给我等着。”

    “够了!”腾知寒真的受不了四处惹是生非的oco了,如果不是欠了她的,真的不想管她这些破事儿。

    在吵闹声中,桑晚晚从椅子上起身,不紧不慢的走到了腾知寒和oco跟前,“我就是你要找的桑晚晚。”

    “你是?”oco暂时放下了慕相思的捉弄,而把所有的注意力都放在了桑晚晚的身上,这一次她不想再被耍,总算是吃一堑长一智了,回头用眼神询问腾知寒,在他的肯定中,她才回过头来,与桑晚晚对视。

    她上上下下打量了一下桑晚晚,然后很轻蔑的摇摇头,“很一般嘛,没有胸没有屁股,知寒以前怎么会喜欢你这样没情趣的女人的?”

    桑晚晚面不改色,刚刚在慕相思跟oco的对话中,她就已经知道了这个oco是个什么人了,被娇惯坏了的大小姐,虽然知道腾知寒跟她并不是未婚夫妻,但是桑晚晚似乎也没有打算跟腾知寒发展的想法。

    至少目前是看不出来的。

    “你来就是为了说这个的?”桑晚晚一直给人柔顺的感觉的,她几乎在大家的印象中没有生气过,但是那不代表她没有脾气,她突然凛声说道:“如果是道歉的话,就请拿出i的诚意,如果不是,那么就请你们离开,这里不欢迎你们,秦阳需要休息。”

    腾知寒看到这样的桑晚晚,是有些陌生的,这些天,不管他怎么欺负她,她都没有这么生气过,原来她生气的样子是这样的啊。

    “晚晚。”腾知寒下意识的叫了她的名字。

    桑晚晚并没有看他,只是同样执着的盯着oco。

    腾知寒知道得罪了沈流年,oco的麻烦大了,他推了oco一下,“别忘了我之前怎么跟你说的。”

    oco撇了撇嘴,明明很不屑的,但说她不想就这样跟腾知寒一刀两断,两不相欠,只有他还欠着自己的,自己才能够肆无忌惮的再他身边就缠着。

    她敢肯定,只要她跟腾知寒没有一点儿羁绊了,腾知寒就会投入桑晚晚的怀抱。

    大小姐不情不愿的开口,没有几分诚意,“这件事儿是我做的,我可以赔偿你们,可是我为了我的爱情努力,我并不觉得我哪里做错了。”

    执迷不悟,慕相思突然想到了一个词。

    桑晚晚冷冷一笑,而oco继续我行我素着,并没有感觉到气氛的微妙,仍然一副死不道歉的意思。

    “你没错?”桑晚晚目光倏然间变得冰冷,如果此刻她手中有刀,恨不得冲过去给这位大小姐也来一下,让她尝尝这种滋味,当时她看着秦阳倒下,真的以为天就要塌了,她差点儿就背上了一条人命。

    以前她没办法理解慕相思对于沈流光的死感到自责,就在秦阳倒在她眼前的瞬间,她就懂了,幸好秦阳没事儿,如果他真的死了,她真的愿意以命换命。

    身上背着一条人命的话,负疚感会伴随着一辈子。

    桑晚晚呵呵的笑了起来,不再是那种低眉顺目的卑微,“那么请问oco小姐,你的爱情到底有多伟大,可以凌驾在别人的生命之上?你以为,我死了,你就能够跟腾知寒在一起了吗?”

    她勾唇,一字一句的说道:“我告诉你,不可能。”

    “住口!”oco捂着自己的耳朵,“你住口啊,我不要听,知寒的命是我的,他的人自然也是我的。”

    桑晚晚深深的看了一眼腾知寒,浑身的力气在一瞬间爆发后像是被抽空了似的,“钱,留下,你们走吧。”

    钱,不重要,腾知寒已经带了一张银行卡,他掏出后交给桑晚晚,“密码是你生日。”

    桑晚晚没有清高的不要,就像慕相思说的,不要白不要,再说了秦阳这次亏也不能白吃了啊。

    秦阳倒是乐观,还打趣的手,要知道受一回伤句能够拿到一百万,他觉得自己很快就可以当千万富翁了。

    但是还被桑晚晚给瞪了。

    “破地方,谁爱呆啊,知寒,咱们走吧,这里的人我不喜欢!”oco拉着腾知寒就想要离开这里。

    她知道,这里的人对她都不友善,可她也不想想,就她做的那些事儿,谁能够对她友善的起来啊,又不是小孩子了,这么肆意妄为,就是欠教训。

    腾知寒并没有动,他看着桑晚晚,“你答应过我会回去上班的。”

    桑晚晚点头,“我知道。”

    oco仍然很不满,但是她也知道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尽快的拽着腾知寒离开了这里,有什么事儿去外面解决就好了。

    等到腾知寒和oco离开,屋子中又陷入了沉默,最后还是慕相思开口打破了静谧。

    “晚晚,你还要去腾知寒那里上班吗?”

    “嗯。”桑晚晚没有多说一个字,然后看着病床上眼神复杂,像是有话要说的秦阳,“你要吃水果吗?我给你削一个苹果吧?”

    秦阳摇摇头,他是不愿意委屈桑晚晚的,即便这个时候是最好的时机开口跟她表白,可是他一直都没有开口,他不想用自己救了她来绑架她同意自己的要求。

    那样实在是太龌龊了。

    慕相思打了个哈欠,沈流年就问她要不要回家去睡,慕相思觉得这个时候她也帮不上什么忙,秦阳能不能把握机会,就看他的了,不过腾知寒没这么容易放手的。

    “晚晚……”又走了两个人,屋子里就剩下秦阳和桑晚晚了,秦阳忍不住开口。

    桑晚晚抬头对上他的眼睛,受伤削苹果的动作没有停下,“怎么了?要喝水?还是要去厕所?”

    “不是!”秦阳就算想去,也会忍着的,总不能让个女孩子家伺候自己,所以他都尽可能的少喝水,“我是想说,你真的想去腾知寒那里上班吗?”

    “我……记得你想考研来着,如果想工作,沈氏每年都会面对高校招生的,沈氏的薪酬待遇很好,你可以考虑考虑的。”

    “嗯,等我把欠腾知寒的还完了再说。”桑晚晚的回答,也让秦阳知道了,就算他想要表白,也得等到桑晚晚的心得到自由的,至少现在她的心还在为那个男人跳动着。

    桑晚晚不可能一天二十四小时都在医院陪着秦阳,沈流年给秦阳请了护工,这样也好让桑晚晚休息。

    晚上九点的时候,她离开了医院,准备回家去,明天要上班呢,也跟秦阳说好了,下班了再来看他。

    秦阳看着她眼神似乎像是有话要说,但最终只是笑笑,告诉她路上小心。

    到家的时候已经是半个小时以后了,桑晚晚掏出钥匙开了门,刚进去就被一个黑影压在了门板上,熟悉的气味,让她紧绷的神经放松了下来。

    “腾知寒,你干什么?”桑晚晚推了他两下,可是男人的身高和体重,根本无法撼动分毫。

    热气越来越近,黑暗中,桑晚晚感觉到了他靠近的唇,但是在他落下的那一刻,她却躲开了,脑海里清晰的回放着她醉酒时,他给的难堪。

    “腾知寒,是你自己说的不想要我的,现在你这是算什么?”

    腾知寒抿着唇,漆黑中看不清他的表情,“我后悔了,不行吗?”

    “腾知寒,我桑晚晚就算再爱你,再亏欠了你,可我也是有尊严和底线的,由不得你这么一次又一次的践踏。”她的声音有些大,像是在吵架一样,“好,这副身体你想要的话,那就给你,但如果是这样,我欠你的也就还清了,我不会去上班,从此以后,我们两个不会有任何的关系。”

    腾知寒的唇已经快要擦在她的唇瓣上了,彼此能够感受到呼吸,然而她的一席话,让腾知寒停下了动作。

    这一次,桑晚晚轻轻一推,就把男人给推开了,摸到开关,屋子瞬间亮了起来,刚刚她就嗅到了,男人喝酒了。

    “太晚了,你回去吧,oco小姐还等着你,我可不想再一次被她当成情敌,喊打喊杀的,我的命不值钱,可是不想就这么浪费了。”桑晚晚轻声说道。

    身高的差距,男人低着头,就带着一种居高临下的俯视,“晚晚我没有跟她订婚。”

    “我知道!”不想回应,但不知道为什么还是回了。

    “你呢?”

    他又问道:“你跟那个秦阳呢?你让他握着你的手,是不是你打算不再爱我了?”

    桑晚晚不知道他为什么会有这样的感觉,但是她不想计较这些,完全没有意义,“真的很晚了,我累了,你明天不是要我上班呢吗?再不休息,我要迟到了。”

    “还早,不到十点呢!我明天也可以放你一天假。”腾知寒勾唇,他从背后抱着桑晚晚,“这些年,我很想你,但是我告诉自己,你背叛了我们的感情,我不能犯贱的继续爱你了,可是,晚晚,你在我的心里是无人能够取代的人,如果可以的话,早就取代了,我不会回来。”

    桑晚晚的身体一僵,都说酒后吐真言,不知道腾知寒是不是也是这一种。

    “就算明天放假,我还要去照顾秦阳,腾知寒,真的很晚了,你先回去……唔……”

    男人突然扳过她的身子,毫不温柔的宣泄着自己的渴望,他吻的很凶也很急。阅读最新章节请关注微信号:rdww4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