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08章 慕相思,你脸呢?
    田小甜发誓,她从来没见过一个女艺人会这么的不要脸,一个落魄的千金,十八线的小艺人,能够嫁给沈流年这样的人,居然还说是沈流年的福气。

    田小甜很想大声的问一句,慕相思,你脸呢?

    意想不到的回答,让田小甜的笑容僵在脸上,想要收回也已经来不及。

    可是沈流年似乎并没有觉得慕相思说的哪里不对,他的表情给人一种慕相思说的是对的,发自内心的承认的那种,“的确,是我命好。”

    “我真的饿了,你们能快点儿吗?要不我就去喝酸奶了。”她心心念念的酸奶啊。

    “不行,空腹喝酸奶不好,马上就好了,稍等一会儿,要不你再打一局游戏?”沈流年想要用游戏来分散慕相思的注意力。

    “no,最近总输了,我都掉星了。”

    “没事,你玩吧,我帮你再打上去。”

    田小甜是不打游戏的,但是她也知道他们说的是时下最流行的一款游戏,因为她的同事们经常在办公室里偷偷的玩,空闲时间就算不吃饭也要玩,就连她老妈那种坑对手的人,也在乐此不疲的玩着。

    但是这些不足以让她惊讶,最惊讶的是沈流年连游戏都帮忙打,这也太全能了。

    “沈总跟夫人喜欢打游戏吗?我也喜欢呢,不如有时间一起玩啊?”

    慕相思挑挑眉,还没回绝呢,沈流年就已经先开口了,“我不怎么玩,相思爱玩,但是以后应该也不常玩了。”

    沈流年的话已经是拒绝了,但是田小甜却把这条给记下来了,她一定要写上慕相思爱玩游戏,虽然之前承诺过沈流年,不会写慕相思的黑料,但是贪玩的演员,很容易引起大家的遐想吧?

    至于那以后的事儿,可就不是她的责任了。

    “沈夫人没想过下厨吗?其实下厨很好玩的,在我看来做菜就是天马行空的想象,可以随意的把食物混合在一起,然后就可以创造惊喜。”田小甜想,没有男人不喜欢贤妻良母,乖顺的女人,其实她敢对沈流年动心思,也是因为沈流年在看到她的时候,目光微微的变化吧,她总觉得那是不同的。

    何况沈流年又同意了她的采访,还带她回了家里。

    慕相思想到之前拍摄真人秀的导演嘲笑自己厨艺,还说推荐自己到一个做菜的节目里去当嘉宾,应该会很恐怖的吧,“我……没那个天分,还是算了吧,我负责吃就好了。”

    慕相思也算看明白了,这个田小甜不仅自来熟,而且脸皮也不是一般的厚,瞧她的样子是呀要留下来吃饭了。

    吃吧吃吧,她们家不差这一口饭。

    田小甜还真的没有要走的意思,等到饭菜做完,她连做做样子的装作要离开的意思都没有,就像说了,慕相思就真的让她离开似的。

    慕相思突然想到了一部历史剧中的经典台词,“我从未见过如此厚颜无耻之人。”

    吃饭的时候,为了表示自己留下来也是有原因的,纯属是为了工作,田小甜让然坚持问一些问题,慕相思就在那里偷笑,说多了好像自己多排斥她似的。

    沈流年听不下去了,本来就不想要二人时光被打扰,结果自己请了个讨厌的人回来,“田小姐,食不言寝不语,你家里人没跟你说过吗?”

    沈流年冷着脸,已经很不开心了。

    慕相思忍着笑,继续吃她的菜,谁请回来的谁解决,沈流年瞧着她那一脸促狭的样子就知道了,小女人在打什么主意。

    “额……对不起,我……我想把工作尽快完成。”田小甜知道自己话太多了,可能惹到了沈流年,所以之后就一直没有再多嘴。

    吃过了饭,她主动地帮忙收拾碗筷,并且去洗碗,沈流年似乎也没有推让的意思,就由着她去做了,田小甜还挺开心,觉得沈流年对自己是信任的。

    在离开前,田小甜为了铺垫自己下一次接触沈流年,特意的说了一句,“沈总,等我的稿子写完了,我会拿给您看看的。”

    沈流年可不想再给自己找不痛快了,“不必了,发给我一份就行了,不必亲自过来。”

    饶是这么明显的拒绝了,可是事后田小甜还是去了。

    等到碍眼的人走后,慕相思看着沈流年阴沉着的脸,忍不住笑了起来,是那种看热闹的大笑。

    “好了,别笑了。”沈流年揉乱了慕相思的头发。

    “实在是太……太好笑了啊。”慕相思笑得上气不接下气,“你从哪里弄来的这么个贤妻良母?”

    “路上捡的。”沈流年已经明显的不想讨论这次的事务决策了,可是慕相思却表现出了极大的好奇,非要缠着他说完不可。

    架不住她的软磨硬泡外加撒娇耍赖,沈流年只得把如何遇到田小甜的经过说了一遍,但是为他为什么会答应田小甜采访的原因,他却并没有说,回忆太过刺痛,他不想打破现在的祥和。

    田小甜回到家后,连夜的写出了这次采访的稿子,然后又很得意的看了看自己的朋友圈,这一张照片带来的评论已经有上百条,绝对破了她的记录,而她也成功的在自己的亲戚朋友间火了一把。

    同学的群里,问她什么时候把人带过来给大家看看,田小甜并没有解释,她只说等以后的,男朋友现在还很忙。

    第二天,田小甜把采访的照片和稿子交给了主编,主编也吓了一跳,这么大的独家,居然被一个实习期的小丫头搞定了,而田小甜装作拿不定注意似的故意让主编看她手机里的照片,然后“很不巧”的又让主编看到了她跟沈流年那张借位的,而且让人想入非非的照片。

    主编也是个人精,脑袋一转,就想通了很多事,他就说嘛,田小甜一个普通的不能再普通的人,没什么背景,怎么可能接触到沈流年呢,原来两个人关系不一般啊。

    他也是男人,自己都跟刚毕业的实习生暧昧不清呢,他就不信沈流年那么有钱的男人会不风流,因为他自己的龌龊,所以他就觉得全天下的男

    人也跟他一样的龌龊,于是他对田小甜表现出了平时难得一见的笑容,“甜甜啊,做得好,没辜负我的期望,当初那么多人都不赞成我把这么重要的新闻交给你采访,还是我慧眼如炬顶住了压力,刚好,这是转正的申请表,你签一下,我就跟上头说了。”

    田小甜也是心知肚明,但是不得不说,她也尝到了些背后有人的甜头,这张申请表,之前她风里来雨里去的连边儿都没摸着,现在就这么给自己了,“谢谢主编,我一定会更努力的,不过这个稿子现在还不能发出去,我得让流年看看。”

    她聪明的没有叫沈总或者沈先生,而是亲切的叫了流年,更容易让人想歪了,然后她又装作是自己说漏嘴了似的,“是沈总说想要看看的,主编,其实我跟沈总只是普通朋友,这次采访的事儿……”

    “我懂,我懂,快回去吧,拿给沈总看看,等他满意了再发也不迟。”主编摸了摸自己的地中海,已经有了巴结田小甜的意思。

    田小甜并没有立即的翘尾巴,仍然保持着自己的谦虚,只是关上主编室的门,她的嘴角就翘了起来。

    她是t大中文系毕业的,写一篇稿子还是绰绰有余的,只是为了能够多见几次沈流年,更好的展示自己,她故意的弄了些无伤大雅的小错误,在稿子改动之间,就可以有正当的理由去见沈流年了。

    刚刚尝到的甜头,她还不想这么快的结束,而她要的,也不只是些许的甜头。

    ……

    慕相思在家里面看剧本,无聊了就会给桑晚晚发消息,问问她的情况。

    桑晚晚并不会及时的回,那表示她很忙,好不容易坐下来休息一会儿,桑晚晚看到消息,就给慕相思回了一下,告诉她自己还好,没有被人欺负。

    然而,刚从腾知寒的办公室出来的李玉瞥了眼正在摆弄手机的桑晚晚,冷声的说道:“桑晚晚,我希望这是我最后一次看到你在工作时间玩手机。”

    毕竟人家没有说错,虽然她刚拿起来,可到底是被抓 了个正着,桑晚晚很羞愧,“好的,下次不会了。”

    “晚晚,进来一下!”

    腾知寒喊了一声,帮桑晚晚解了围。

    李玉气的跳脚,coco最近几天一直在闹,闹得她都快烦了,说她被桑晚晚欺负了,非要让自己帮她出气,李玉是知道coco的脾气的,绝对不会被欺负。

    撇开coco不谈,就算是自己,也见不得桑晚晚整天跟腾知寒腻在一起。

    几天了,腾知寒都没有在桑晚晚的脸上看到她该有的热情,就算此刻自己帮了她的忙,应有的感激,她也没有。

    “腾先生,您有什么吩咐?”桑晚晚一副公事公办的态度。

    腾知寒低低的笑了,唇上勾出嘲弄的弧度,“晚晚,该记得你不记住,不该记的你倒是记得很清楚。”

    桑晚晚真的不知道他说的是什么,自己哪里没有做好吗?

    其实不是,腾知寒不想让她这么记仇,自己之前对她是有些冷淡,但是他已经明确的表示了,自己后悔了,因为爱她,过去的一切都可以忘掉,他想要跟她重新开始,可是这么重要的事儿,她好像没有听过似的。

    “晚晚,你好几天没有给我打电话了!”腾知寒抱怨着说道。

    自打那一晚上之后,桑晚晚就改掉了三年来的习惯,她醉酒的时候知道他把电话一直带在身上了,“我……觉得没有必要了。”

    “什么叫没有必要了?嗯?”腾知寒冷冷的瞥了过来,“是因为对你来说,我已经不重要了,是吗?”

    他眯了眯眼,继续咄咄逼人,“桑晚晚,秦阳一次英雄救美,让你感动了是吗?你心里明明爱着我,难道你要这样的去跟他在一起吗?”

    桑晚晚不想回答他这个问题,“腾先生,现在是工作时间,我不想谈私事。”

    “可是我想谈,怎么办呢?”腾知寒从转椅上起身,来到桑晚晚的身边,居高临下的看着他,但是他并没有任何肢体的接触。

    “那您说,我听着!”桑晚晚不去看他的眼睛。

    腾知寒再一次的尝到了挫败的滋味,看到她这样,什么都不想说了,“晚上跟我去参加个聚会。”

    桑晚晚知道,当助理的根本没有自己的时间,二十四小时随叫随到,“好,那我能先离开一下吗?秦阳那里……”

    又是秦阳,不就是为她受了几刀吗?

    他为她差点儿死了,她怎么不记在心里呢,可转念一想,那个时候,她并没有看到,也怨不得她。

    腾知寒知道,如果现在阻挠的话,她会更加的抵触自己,所以他同意了,“我下午也没什么事儿,开车送你去。”

    “你下午不是要面试几个模特吗?工作日程上写着的。”桑晚晚记得他的所有事儿。

    “不用了,如果什么都要我这个老板来亲自做的话,养着他们有什么用?”腾知寒知道如果让桑晚晚再说开口的话,一定是拒绝的,所以他直接拉着桑晚晚的手,像是宣誓主权,又像是宣布她的身份一样走出了办公室。

    大家原本就觉得李玉针对桑晚晚很奇怪,如今总算是真相大白了,李玉喜欢老板,那是大家都看得到的,但是桑晚晚可谓是后来居上啊,果然近水楼台先得月,早知道,她们也不应聘现在的职位了,当助理就能够追上男神啊。

    桑晚晚几次想要挣脱腾知寒的手,可都没有成功,就这样一路的被他拉着上了车,可是腾知寒明明打开的是副驾驶的门,可她却非要坐后面。

    腾知寒哭笑不得,“离我那么远做什么?我又不会吃了你,答应过你不会乱来,我肯定说到做到,何况车震的话,太刺激了,我怕你受不了。”

    男人的荤话,让桑晚晚不悦的同时,还是忍不住的红了脸,“开你的车。”

    “来这里!”腾知寒拍了拍身旁的空座。

    桑晚晚仍然坚持,但是男人的一句话就让她放弃抵抗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