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09章 去个洗手间得跑二里地
    “晚晚,你要在这件小事上浪费时间吗?我不介意,可是你看秦阳可就没时间了。”腾知寒嘴角噙着笑容,那副痞痞的样子,真的很欠揍。

    桑晚晚如他所愿的坐在了副驾驶的位置上,腾知寒的眉梢微动,笑意渐浓,但是心里却因为曾经被自己占据的地方,如今却挤入了别的男人而有些失落,但是他却很无奈,毕竟他什么都做不了。

    腾知寒陪着桑晚晚买菜煲汤,然后又当起了她的司机去给秦阳送饭。

    桑晚晚知道自己拒绝不掉,也就默许了,而腾知寒的出现,对于秦阳来说也是一种宣示主权,秦阳半倚在病床上,看见腾知寒的时候,眼神有些错愕,不过很快,就被浅浅的笑容取代。

    桑晚晚知道腾知寒不是多话的人,无论是以前还是现在,所以他在病房中安静的很容易被忽略,看着秦阳吃了饭,桑晚晚在腾知寒用眼神再三的提醒下,跟他道了别。

    腾知寒要带桑晚晚去的是一个圈内人士的私人聚会,而她不知道的是苏雨落也来了,不过想想苏雨落在这个圈子这么多年,而且人又很红,认识的人自然不少了,她出现也没什么不能理解的。

    她挽着腾知寒的胳膊,跟着他四促转悠,两个人就像是逛大街似的,看到好吃的好喝的,就停下吃吃喝喝,别人都在聊工作,或者谈合作,只有他们两个是意外。

    桑晚晚一度怀疑自己跟腾知寒是来蹭吃蹭喝的,但是进门的时候是需要请柬的,没有的话根本进不来。

    “知寒,好久不见!”桑晚晚没有来过这种场合,看着西装革履的高大男人迎面而来跟腾知寒打招呼,下意识的松开了他的胳膊。

    腾知寒也礼貌的做了回应。

    “你的女伴很漂亮。”

    桑晚晚羞赧的说了声谢谢,然后男人突然靠近了腾知寒,不知道在他的耳边嘀咕了些什么,腾知寒的目光一凛,但是很快恢复了平静,“我知道了。”

    这些人,不是在荧幕上常见的面孔,应该都是幕后制作的,桑晚晚猜测着,因为她听到旁边两个人打了招呼后,在谈论一些后期制作的相关知识,甚至就在刚刚路过的时候,她感觉一位成熟男士的声音,跟她在某电视上听到的主角的声音很像,不知道是不是搞配音工作的。

    腾知寒在跟人打招呼之余,抽空嘱咐桑晚晚,“不要离开我。”

    陌生的场合,桑晚晚内心也没有什么安全感,而唯一认识的腾知寒自然也成了她的依赖,“好。”

    其实不用他说,只要能够跟在他身边,她都不会离开他的。

    桑晚晚的手机在宴会包里,突然传来了信息的声音,她趁着腾知寒跟人喝酒的时候打开看了看,是慕相思发来的,“晚晚,小心,coco会找你的麻烦。”

    原来coco也在啊,不过到现在还没有看到人呢,联想刚刚腾知寒提醒,大概他也知道这件事儿了,有了慕相思的提醒,桑晚晚更加的小心翼翼了。

    想必那位大小姐一定心怀不甘的想要对付她吧,跟慕相思聊了两句,但是这种场合也不适合频繁的看手机,别人怎么看她无所谓,她不想因此也让人对腾知寒有别的看法。

    慕相思最后告诉她,她在等沈流年,过会儿也回来。

    知道她要来,桑晚晚悬着的心也就放下了,剩下的时间,就是等待慕相思的到来,就像有了主心骨一样。

    二楼的房间内。

    coco正坐在沙发里发脾气,看到推门而入的李玉,仍然噘着嘴,手指上的粉钻在水晶灯的照射下,璀璨生辉。

    “coco,怎么还坐在这里?”李玉上前,温柔的笑着。

    “表姐!知寒为什么带那个女人来了?”coco的声音没有任何的压制,带着怒气的说道:“大家都知道他是我的未婚夫,如今却带着别的女人招摇过市,不是明白了打我的脸吗?他为什么没有让你当他的女伴?”

    李玉摇了摇头,尴尬的笑着,一副受了委屈却无可奈何地模样,“自打那个桑晚晚来了之后,他的一切活动都不归我负责了,我只负责些内务。”

    “还真是她搞的鬼,外表装的跟小绵羊似的,内心这么阴暗,居然还敢欺负你,这些天她是不是仗着知寒护着她,处处针对你了?”情敌眼里的对方根本就不会是好人,无论做什么都是错的额,尤其是coco这种性格。

    李玉无奈的笑了笑,“你什么时候回去,我打算跟你一起回去算了。”

    coco却一脸的不甘心,“why?你不是知寒的左右手吗?你放心,既然她有胆

    子来,我一定会帮你出这口气的。”

    coco转动手指上的粉色钻石,阴寒的笑着。

    “你想做什么?”李玉继续不动声色,“coco我不想你为了我跟知寒闹僵,我……没关系的。”

    “那怎么可以,表姐,有人欺负你,那就是看不起我,何况那个桑晚晚,我上次没有划花她的脸,这次我绝对不会放过这次机会的。”

    “coco……”

    “哎呀,好了好了!”嚣张的女孩有些不耐烦了,“你放心,就算事情出了差错,我会说是我一个人干的,反正他们又不能把我怎么样,不会连累你的。”

    “你知道,我不是这个意思。”李玉心里通宵,她就是这个意思。

    可是coco的性子太直,而且自小到大的唯我独尊,造就了她想什么就去做什么的性子,绝对不会考虑后果,再加上她对桑晚晚,的确是恨极了。

    李玉没有继续说下去,不管待会儿发生了什么事,都跟她没有关系。

    桑晚晚也看到了,自己不能一直挽着腾知寒走来走去,男人们三三两两的聚在一起,女人们也是如此,她总这样会成为满场的异类的,还好不远处就有休息的地方,她可以拿些吃的,边吃边等相思来。

    相思来的话,她们就可以聊天了。

    因为她指的方向就在腾知寒的眼皮子底下,目之所及的地方,所以腾知寒就放她过去了,并且再三嘱咐了,一定要小心。

    慕相思跟沈流年来的时候,无疑成为了焦点,尤其是最近的传言,大家看慕相思这个小三的眼神,都有些奇怪的,尤其是受害者苏雨落也在场。

    知道桑晚晚的人不多,可是知道慕相思跟沈流年和苏雨落这段三角关系的可就多的不胜枚举。

    慕相思一眼就看到了桑晚晚,朝着她笑了笑,然后偏头故意对沈流年撒娇,就是要让那些人嫉妒,“老公,我去找晚晚玩。”

    “嗯,去吧,别吃凉的东西,别喝太多饮料。”沈流年不在意任何的场合,其实今天是娱乐圈的一次聚会,沈流年并没有在邀请的名单里,用他自嘲的话说,他今天是慕相思的家属,但是大家看到他,却比对慕相思要热络多了。

    慕相思瞥都没瞥苏雨落一眼,径直的朝着桑晚晚走去,刚坐下,就听到旁边的座位上有两个女人,不知道是谁的家属在那里嘀嘀咕咕的,声音也是恰到好处的让二人能够听见。

    桑晚晚提议要不换个位置吧,离这些女人远一点,可是慕相思却觉得没必要,现在她心情好,懒得搭理这些长舌妇,等到待会儿真的有人把她惹急了,就是她们遭殃的时候了。

    挑衅的人,还真的是一波接着一波的,有些是冲着慕相思的,有些是冲着桑晚晚的。

    慕相思在家里被沈流年灌了两碗汤才出来的,即便在这里没吃什么东西,也还是想要去厕所,但是临走前,她却还是不放心桑晚晚,提醒她要小心。

    那个coco谁知道会耍什么花招,不过看她的那样子,心计有限,估计都是直接粗暴的方式吧。

    桑晚晚本来也想跟慕相思去的,但是过来一个人,递上了名片,并且询问桑晚晚是不是腾知寒的经纪人。

    “我只是他的助理!”桑晚晚解释道,助理和经纪人还是有些差别的。

    男人一再表示没有关系,助理也行,他只是想要找腾知寒拍摄杂志封面,因为一直没有途径联系到腾知寒,恰好在这里遇见了,所以就照过来了。

    桑晚晚犹豫了一下,她也很想帮腾知寒多接些工作,在国内打开知名度,“相思,那你先去吧,我再这里等你回来。”

    慕相思还是第一次来这里,不知道洗手间在哪里,还好就近抓了个服务生来问问,但是服务生说的太绕了,听得慕相思云里雾里的,感觉去个洗手间好像要跑出二里地去。

    “算了,如果不介意的话,我带您去吧。”服务生好心的说道。

    慕相思点头,就跟在了他的身后。但是走着走着,慕相思觉得似乎有些不对,他们离宴会厅越走越远,好像这个人在故意的带自己绕路拖时间似的。

    她立即想到的是桑晚晚。

    警惕的慕相思站在了原地,没有脚步跟上,服务生回头,“慕小姐,马上就到了,就在前面一拐弯。”

    “我突然不想上了!”慕相思说道,然后准备转身,可是,就在这个时候,她身侧原本关着的门却突然打开了,她被一股巨大的力气推了进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