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10章 栽赃嫁祸
    “是你!”慕相思踉跄了两下才稳定住自己的身体,但是下意识的把守护在了小腹上,心跳如雷,手上的温度在一瞬间褪去,昏黄的灯光照在对面男人凶恶的脸上。

    慕相思告诉自己,要保持冷静,门在外面已经被关上了,她甚至听到了落锁的声音。

    男人恣意的笑着,衬托的脸上的疤痕更加的可怖,他摸索着下巴,“是我,想不到吧?”

    的确没有想到,这种高档场合,白哥是怎么混进来的?

    白哥一步步靠近慕相思,双手环胸,目光像是要把慕相思剥光,冷静的慕相思发现白哥身上穿的是服务生的衣服,不知道他就是这里的服务生还是跟人里应外合,但是刚刚那个给自己带路的人,应该也是他的人。

    “慕相思,你他妈的可真够狠的,不管怎么说老子当初也帮了你们,你给谁睡都是睡,老子睡你一次怎么了?”男人越说越愤恨,“就算你不让我睡也就算了,没必要对我赶尽杀绝吧!”

    男人伸出大手,就准备朝着慕相思打来,不过被她躲过了,但是屋子里能够活动的地方很狭小,而且她现在怀着孕,根本不能够剧烈的动作,医生提醒过她的,而且体力上她也不是男人的对手。

    这个男人如今丧失了理智,他想要拼命,可是慕相思却不想啊。

    “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不知道我在说什么?”男人冷冷的一笑,“跟我装糊涂?好啊,那我就让你看看,慕相思,你好好地看看。”

    慕相思看着在自己眼前晃动的大手,上面只剩下了三根手指,大拇指跟中指都没了,就像畸形一样。

    “看仔细了吗?臭女人,你可真够毒的。”

    慕相思站在那里,微微皱着眉头,猜测着是不是沈流年做的,但是她知道沈流年教训过白哥,可是具体对他下了怎样的手,她并不清楚。

    慕相思不想跟男人有激烈的交战,她一手护着小腹,可不管是不是沈流年做的,她清楚眼下都不能够承认,而且她尽量的拖延时间,沈流年一定会发现她不见的,“我说了,不是我做的,你睡了那么多的人,谁知道是哪个想要报复你!”

    “还想狡辩!”男人用左手抓着慕相思的肩膀,用那只畸形的大手实实的打了慕相思一巴掌,顿时慕相思就觉得脸上火辣辣的疼。

    “那些人都说了,他们是慕小姐的人,不是你还有谁?”

    她的人?

    疼痛让慕相思更加的清醒,不说这些话还有可能是沈流年干的,可是说了这些的话,明显是栽赃,沈流年不会给自己惹祸上身的,揍了一顿便是,“你难道不知道栽赃嫁祸吗?我真的要对你报复的话,还会告诉你是我做的吗?难道我故意让你来找我寻仇吗?”

    白哥脸色一变,但是很快被断指的怨恨摧毁了理智,“别想骗我了,肯定是你,你以为跟个有钱的男人就能够想怎么样就怎么样了?我已经被逼的不能再当群头了,你还不放过我,慕相思,你毁了我,我今天也一定要毁了你,待会儿让人看看你是怎么被我睡的。”

    慕相思警惕的看到了房间的高处居然挂着,他是想要录个视频然后让所有人都知道吗?

    他是真的不要命了。

    白哥已经把慕相思逼到了墙角,然后一连邪笑着扯掉自己的上衣,“来吧,让我也睡睡有钱人的女人,这辈子也值了。”

    慕相思瞅准时间,准备踹他,可是白哥虽然丧失了理智,但是却还提防着他,怀孕了自然跟没怀孕是不一样的,出腿不够果决,她的腿被男人握住了,“别白费力气了,今天老子不睡了你,我就不姓白。”

    ……

    桑晚晚在跟眼前的这个男人聊了没两句,男人就提议去个安静的地方,毕竟旁边的女人实在是太聒噪了,往往他们说什么都要重复一遍,才能够听的清。

    因为男人聊的东西都很专业,桑晚晚一心的想要帮腾知寒,以弥补她上次搞砸的事儿,所以就点头同意了。

    她跟着男人走了一段,中途跟一个端着酒杯的服务生撞了一下,“抱歉!”

    桑晚晚摇头,“没关系。”

    来到二楼的一扇门前,男人推开发现里面空空的,“就这里吧,挺安静的。”

    桑晚晚有些犹豫,可男人似乎看出了她的担心,“如果桑小姐不放心的话,我们开着门就行了。”

    人家这样说了,桑晚晚倒有些不好意思了,不过进门后,门真的没有关,孙姓男子真的认真仔细的跟她敲定着腾知寒的时间,然后约定下周过去拍摄。

    桑晚晚很开心,不过她想了想,自己还是没有替腾知寒做决定,“我待会儿跟腾先生商量商量。”

    “没问题,酬劳的方面……”孙姓男子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他歉疚的看了眼桑晚晚,“抱歉,失陪一下。”

    桑晚晚坐在屋子里,等了有十几分钟的时间,等来的却不是孙姓男子,而是oco。

    oco看到她,厌恶的表情毫不遮掩,没好气的扯着嗓子问道:“你怎么在这里?”

    桑晚晚也有些诧异,听她的语气,好像这间屋子是属于她的似的,“出去。”

    桑晚晚起身,“抱歉,不知道这里是属于你的。”

    “哼,虚伪,属于我的还有知寒呢,你为什么还缠着不放!”oco嚣张的说着,而桑晚晚已经准备离开了,她知道跟这位大小姐纠缠下去会没完没了的,但是刚刚踏出屋子,oco就大声的喊了一句,“站住。”

    桑晚晚回身,不解的看着她。

    而oco已经抓着她的手腕,站在二楼的走廊里冲着下面的人群大喊了,几乎在二人一同出现的时刻,腾知寒就瞪了眼李玉,快步的朝着楼梯走去。

    “她是个小偷,偷了我的东西。”oco这一嗓子,让所有交谈的人顿时停了下来。

    桑晚晚有些慌乱,她摇着头,“我没有,oco小姐,你怎么能够这么说呢?”

    oco弯起嘴角,朝着楼下举办这次宴会的陈先礼陈先生喊道:“uncle陈,她刚刚进了你给我准备的屋子,被我撞见了,我让她离开我的屋子,可是我发现我的粉钻不见了,我爸爸送给我的成年礼物。”

    陈先礼一听眉头一皱,而此时腾知寒已经来到二楼,面对着两女人,他直接的站在了桑晚晚的身边,那意思不言而喻,“oco松手。”

    oco显然没有想到腾知寒会这么不给她面子,“我不放,她是小偷,uncle陈快报警抓他。”

    腾知寒的眼眸中一片冰冷的,但是面对不知所措的桑晚晚的时候,却让她感觉到了安定,他是相信她的。

    腾知寒很自责,一直提醒着自己要时时刻刻的看着桑晚晚,不要给oco可乘之机,可是李玉突然过去跟他说事情,就那么一会儿的时间,桑晚晚就不见了。

    他明白了,李玉是在帮oco拖延时间,他如箭的目光射在李玉的身上,楼下的李玉浑身一震,但是仍然装作毫不知情的淡然。

    她相信,她的表妹绝对会仗义的不说出她的,何况她也真的什么都没做。

    而此时沈流年也察觉到了什么,休息区已经没有了慕相思的身影,她去哪儿了?

    沈流年冷着脸,刚刚有个服务生过来说是慕相思让他来跟自己说一声,她去洗手间了,不用担心,当时他还想,这丫头懂事了,知道说一声不让他担心。

    可是发生了这样的事儿,不管慕相思是不是真的在洗手间,他都要立刻看到她。

    沈流年抽身离去,扯过送酒的服务生,“洗手间在哪儿?”

    服务生被沈流年郁寒的脸给吓着了,话是说不出来了,只能用手比划,沈流年皱着眉头,松开了服务生,朝着他指的方向走去。

    宴会厅内的嘉宾们交头接耳的议论着,桑晚晚的眼睛有些发红,她努力的解释着,“oco小姐,我承认我去过你的屋子,但是我并不知道那是你的,但我真的没碰过你的什么粉钻,我就坐在那里跟孙先生谈事情了。”

    “哦,你承认你去过我的屋子了,可是我的粉钻不见了,而且我就离开那么一会儿,不是你还能是谁?”oco不依不饶的仍然不肯松开桑晚晚。

    “谁是那个姓孙的,出来!”腾知寒片头,对着楼下喊道。

    静谧了片刻,有一个男人颤颤巍巍的站了出来,许是被腾知寒肃杀的眼眸吓着了,“我……我,我是找桑小姐谈事情了,可是我刚刚接了电话就出来了,之后我就不知道了。”

    说完,他就躲到了人后,深怕波及到自己。

    oco勾唇,“看吧,你还能说什么,知寒,你还要包庇这个女人到什么时候,她不仅偷男人,还偷东西,真的是德行败坏,桑晚晚,你是我见过最不要脸的女人!”

    “我没有!”桑晚晚耳边不断传来不堪的言语,但是她最关注的是腾知寒的态度,“知寒,我没有。”

    腾知寒点头,“我相信你。”

    腾知寒的态度更加刺激了oco,在她看来桑晚晚就会用这种可怜兮兮的手段博取同情,“你说没有就没有吗?你敢让我搜搜吗?”

    在她得意地目光中,腾知寒忽然有种不好的预感。阅读最新章节请关注微信号:rdww4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