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11章 宝宝没了
    桑晚晚急于验证自己的清白,并没有多想,正要准备给coco检查,但是太过于熟知coco手段的腾知寒却一把按住了桑晚晚的手,然后小声的咬着牙的质问着让他厌恶的女人,“你到想要干什么?”

    coco嫣然一笑,她踮起脚,红唇附在腾知寒的耳边,用仅有两个人听得到的声音说道:“要么你宣布我们今天订婚,要么让她冠上偷窃的罪名,你自己选吧?”

    coco说完,并没有迅速的离去,而是在腾知寒的脸上印上一吻,红色的唇印说不出的暧昧来,站定后,她挑衅的看着桑晚晚,然后又用那种温柔如水的目光去看腾知寒。

    腾知寒的剑眉皱在了一起,他知道,就算coco脑袋没那么聪明,但是她敢这么说,钻戒就一定在桑晚晚的身上,众目睽睽之下,根本就百口莫名。

    桑晚晚不知道二人说了什么,但见腾知寒一脸的难色,她低低的叫了一声,“知寒。”

    coco摆弄着自己的手指,“想好了吗?你不选择,那我就选择了。”

    “等等!”腾知寒不能够让桑晚晚落下这个名声,这枚粉钻价值连城,判刑的话……不敢想象。

    coco知道,自己赢了,幸亏表姐在关键时刻给自己出了个好主意,但是她只想着嫁祸给桑晚晚的,让她在人前丢尽脸面,然后送入警局,可最后表姐却给她想了这么个办法。

    逼着腾知寒承认今天跟自己订婚,“那么我就宣布了哦!”

    桑晚晚不知道他们在说些什么,而看着笑容得意的coco,她知道不会是什么好事情,“知寒?”

    腾知寒压抑着那股冲动,没有回答桑晚晚,也没有阻止coco对着众人大声的宣布。

    “哈哈,大家别紧张,我刚刚跟大家开个玩笑,为的是抛砖引玉,”这个词也不知道用的对不对,就算她说的不对,也没人会笑话她的,毕竟她又不是中国人,“其实呢,我跟知寒呢,有件重要的事情跟大家宣布,uncle陈,我爸爸不在身边,这么重要的日子,就请您给我做个见证。”

    陈先礼就算经历的再多,可也没能够这么快的转过弯来,要知道coco的那枚粉钻是几亿拍下来的,现在的话更值钱了,如果真的丢了,他的面子上也不好解释。

    但是这个转折一出现,他僵硬着脸,机械的笑着,“哈哈,好好。”

    现在不管她让自己见证什么,他都会说好的。

    coco瞥了眼桑晚晚,然后用身体挤掉了她,自己则挽上了腾知寒的胳膊,“知寒,还是你来说吧。”

    腾知寒站在原地,闭上眼睛,深深的吸了一口气,“coco太调皮了,以后这种玩笑还是不要开了,免得吓着别人,今天我要宣布的是,我腾知寒和coco订婚了,借着陈叔叔的宝地,请大家做个见证。”

    掌声雷动,大多数人并不怀疑之前的插曲是真实的,只当是现在的年轻人太爱玩了。

    coco得了便宜还要卖乖,看着桑晚晚苍白的脸色,“这次的订婚有没有很惊喜?多亏了知寒的助理桑小姐的配合,谢谢你!”

    桑晚晚刚刚已经把手放进了自己的宴会包,摸到了里面不属于她的东西,不用看,她也知道那是什么,所以她也明白刚刚腾知寒的转变是怎么回事。

    陈先礼顺势招呼着大家晚宴继续,而腾知寒则拉着coco进了屋子,他的动作称不上温柔,可是coco眼中的笑容却从来没有断过。

    “coco你在挑战我的耐心!”腾知寒冷声说道。

    coco笑了笑,瞥了眼随后跟进来的桑晚晚,“我早就说过,你是我的,桑晚晚,你听到了,我们已经订婚了,你要是再缠着知寒,跟他眉来眼去的,我要你好看。”

    桑晚晚从包里取出那枚硕大的粉钻戒指,小心翼翼的放在桌子上,“coco小姐,你自己的东西可要收好了,下次再乱放可能真的就拿不回来了。”

    “谢谢提醒,如果一个戒指能够换回知寒的话,丢了就丢了。”coco对腾知寒倒是一往情深,爱他什么,就爱他不爱自己的那股执着劲儿。

    桑晚晚的心里一阵阵的翻滚着疼痛,但是她不知道该怨谁,“那我先出去了,不打扰二位了。”

    “晚晚!”腾知寒开口叫住了她。

    桑晚晚脚步停了一下,然后就继续走出去了。

    腾知寒刚想要追上去,可撞到了正进来的李玉,虽然现在腾知寒心里爱着的是桑晚晚,名义上是coco的未婚夫,但是她一点儿都不着急,能够笑到后面的才是真正的赢家。

    “知寒,你刚宣布了跟coco 订婚,现在追出去不好吧?”李玉较小的身躯挡在门口,“我不会让你这么伤害我表妹的。”

    腾知寒看了眼昔日的搭档,是从心底里发出来的悔恨,“李玉,今天谁拦着我,我都会不客气,而我们的朋友关系,到此为止了。”

    李玉并不急着解释,“你在气头上,等你冷静了我再跟你解释。”

    再加上coco的助攻,“你对我表姐发什么火啊,算计你的人是我,当时你可以不用同意啊,让我看看你们的爱情可以不可以经的过牢狱之灾。”

    腾知寒猛地回头,一双像是要喷火的眼眸扫向说着风凉话,一脚不停地把玩着那枚戒指的女人,他忽然笑了,没有暴怒的嘶吼,“coco我说过不要一再触碰我的底线,为什么非不听呢?”

    coco不以为然,淡淡的 笑着,“你能把我怎么样,我亲爱的未婚夫?”

    腾知寒什么都没有说,只留下那一抹耐人寻味的笑容,推开李玉,根本不顾弄不弄疼她了,就直接离开了。

    桑晚晚一个人站在角落,看的出心情很不好,而且还很焦急,腾知寒走上前去,谁爱说什么就说什么吧,“晚晚,你听我解释……”

    不用解释,她什么都懂,他是为了自己才那么做的。

    但是眼下比这件事儿更让人着急的是,“知寒,相思不见了?沈少也不见了。”

    “会不会是他们离开了?”

    “不可能,相思刚刚说去上厕所的,可是过了这么久还没有回来,她就算要走,也会告诉我一声的,而且刚刚发生了那么大的事儿,她却一直没有露面。”桑晚晚担心的快要哭出来。

    腾知寒仍然没有觉得这是多么大的事儿,慕相思那女人厉害着呢,据说曾经一个人呵退过一群小混混,虽然现在慕家倒了,可她成功地上位了啊,沈氏的少夫人跟慕家的千金比起来,不会差吧?

    “有她男人在呢,你别担心了。”腾知寒环顾了下四周,没有发现沈流年,想必两个人躲在那里做些什么呢,大家都是成年人了,可能兴致来了……

    “沈流年应该跟她在一起,而且那丫头身手不错的,一般男人都打不过她。”

    桑晚晚仍然摇头,她根本放心不下来,紧张的她也没有发现在他们身后的拐角处斜倚着苏雨落。

    “你不知道,相思……唉……相思她怀孕了,我担心她,不行我得去找找。”

    暗处的苏雨落面露惊讶之色,嘴角的笑容越发的阴暗,先于两个人之前起身离开,走到一处无人之地,拿出手机发了条消息出去。

    慕相思,你不是想要从我这里拿些东西回去吗?

    看看是你拿到的多,还是你失去的多。

    在发生了刚刚那样的事儿后,腾知寒不可能放桑晚晚一个人去找的,而且如果慕相思真的遇到了什么危险的话,桑晚晚过去也不能做什么。

    桑晚晚还在跟白哥厮缠着,她的脸上身上被打了很多下,而白哥也没有好到哪里去,两个人势均力敌吧,如果不是顾及着肚子里的孩子的话,慕相思绝对能够制服他。

    但是现在,明显的体力不支了。

    她觉得时间过得很快,可是外面只过了十几分钟而已,她所处的地方又很偏僻,这里别的没什么好,就是隔音效果出奇的好,再加上沈流年先去的是洗手间的方向。

    那是跟她现在所处的位置,截然相反的。

    身上的礼服已经被男人撕扯坏了,看到她露出的大片肌肤,白哥 的眼睛泛着幽幽的绿光,就像猎狗见到了食物,一心的想要扑过去。

    白哥擦掉嘴角被慕相思弄出来的鲜血,放在嘴里尝了尝,然后又吐掉,“别挣扎了,没用的,乖乖的让老子爽一下,伺候的老子舒服了,我就放你离开。”

    他想着拿着视频,怎么也可以换自己的一条命。

    慕相思绝对不会让他得逞的,被这样的人碰一下,她都恶心的不得了,说着恶心,狭小的空间里血腥味越来越重,胃里也在翻腾着。

    慕相思的手摸着小腹,宝宝啊,宝宝,不要在这个时候捣乱,要是搞不定这个那人,咱们娘俩都有危险。

    可是宝宝哪里懂这些啊,反胃的感觉越来越重,就在这时候,白哥的手机突然响了,屏幕都已经弄碎了,可还好能看,不知道短信上面写的是什么,白哥看到后,就盯向了她的肚子。

    慕相思暗叫不好,只见白哥一步步的靠近,“怀孕了?老子还没玩过孕妇呢,想要孩子的话就老实点儿,不然我就让你保不住这个孩子。”

    孕吐再加上体力不支,让慕相思的心里更加的没底了,而白哥这次的攻击已经全都落在了她的肚子上,她明白了,这个男人大概是想要跟自己同归于尽。

    此刻外面响起了脚步声,慕相思根本不知道外面是谁,但是她大声的喊着,“沈流年,沈流年,快救我。”

    深怕外面听不到,慕相思不停地砸着门,沈流年听到了很小的声音,他断定那就是慕相思的,本来看着锁着的门他已经走过去了,可是眼见着门在动,他眼前一亮。

    “相思,是你吗?”

    真的是沈流年,慕相思觉得自己得救了。

    “救我!”

    白哥听到了外面的动静,知道自己可能真的跑不到了,反正他这次也没打算活着出去,外面欠了一屁股的高利贷,出去了也得被人砍死,只是可惜了没有睡成这个女人。

    沈流年已经在踹门了,慕相思躲开了门,但是白哥知道自己的机会已经不多了,所以他又出了几拳头,都是朝着慕相思肚子的去的。

    慕相思躲闪不及,有一拳结结实实的打在了上面,顿时她的脸色就白了,痛的蜷缩在地上,白哥又对着她踹了两脚。

    此时门开了。

    沈流年一脚踹开男人,沈流年的一脚可不是慕相思的那么温柔了,白哥趴在地上,爬了几下,也没有爬起来。

    “相思!”沈流年看着慕相思苍白的小脸,还有身上的伤口,而听到他踹门动静的桑晚晚和腾知寒也快速的赶到。

    桑晚晚捂着嘴,“相思。”

    “快叫救护车。”

    “相思别怕,我在这儿呢,我陪着你呢。”

    慕相思一阵阵的眩晕,她果然不能要宝宝,上一次也是这样飞来横祸,这一次又是这样,她好不容易决定留下这个宝宝了,可结果还是没能躲得过。

    地上的白哥已经被腾知寒制服了,慕相思能够听到到沈流年一声接着一声的叫喊,可是她的眼前只有大片大片鲜红的血,还有那浓重的让人胃里不舒服的血腥味。

    好像有很多人过来了,他们在小声的议论着。

    在即将晕过去之前,慕相思没忘记白哥看了眼手机,然后才开始攻击她的肚子的,“手机,他的手机……”

    说完,她就陷入了昏迷之中。

    据那天在场的人所描述,当时的沈流年就像疯了一样,抱着慕相思冲了出去,谁敢拦着就像是要杀了谁似的。

    真的,那天的沈流年不再是那个温润的男子,就像是来自地狱的恶鬼,看到谁都像是凶手一样。

    事情过去许久之后,再回想那天他的脸,都让人心惊胆战。

    沈流年离开前还没忘了让桑晚晚搜出白哥的手机,相思说他的手机,上面就一定有很重要的东西。

    还没出宴会厅,慕相思就开始流血了,她半晕半醒间呢喃着,“宝宝,我的宝宝。”

    沈流年快步的走着,脚下不敢有任何的拖沓,即便如此,还抽空安抚着慕相思,“宝宝还是会有的,没有也没关系,最重要的是你没事,我只要你好好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