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13章 一个秘密换我一条命
    苏雨落早在事情发生后,就快速的把手机卡丢进了马桶冲掉了,而且她想着手机卡也不是自己的名字买的,几乎等于死无对证,她更不担心白哥对她的指认,因为姓白的根本就没见过她的脸。

    “沈少,这么晚了,我们什么时候能够离开啊?您太太发生了这样的事儿,我们也很难过,但是,事情真的跟我们无关啊。”

    “对啊,对啊!”

    附和的声音瞬间充斥在宴会厅里,只是在这个时候,没人敢挑衅沈流年,说话的语气甚至每个措词都是极其的考究的,不在心里捉摸个几遍,都不敢开口。

    苏雨落也没有离开,她坐在角落里,因为她跟慕相思特殊的关系,所以她清楚这个时候如果送上门去关心,反倒是会让人生疑。

    沈流年的目光环顾了下四周,他在等着手下人给他发来消息,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了,他不开口,也没人再敢催促,只是看着沈流年肃杀的脸,即便再好看,此刻却也没办法享受了,而是煎熬。

    沈流年的手机响了,他快速地扫了一眼,然后对着齐修墨摆手,示意他放人离开。

    齐修墨也不多问,沈流年办事肯定有他的打算。

    三三两两的人离开,但是脸上仍然不能表现出太欢快来,即便心里觉得慕相思的孩子掉的好,面上也只能表现出沉痛和悲伤来。

    苏雨落也起身,准备离开,她现在跟沈流年,已经没什么可说的呢。

    在擦身而过之际,沈流年却突然伸手抓住了苏雨落,之前走出去的人也不敢看,深怕惹火烧身,而剩下的那几个,也加快了脚步,想要早点儿离开这个是非之地。

    偌大的宴会厅被清场了,除了举办宴会的主人陈先礼和coco李玉外,人都走光了。

    苏雨落告诉自己不能心虚,沈流年没有证据的,自己做的天衣无缝,怎么可能会有证据呢?

    “流年,有事吗?”苏雨落淡淡的开口。

    沈流年勾唇,目眦欲裂,笑容中夹杂着深沉的恨意,捏着她的手丝毫不理会她是否疼痛而用着力。

    “流年,你弄疼我了,我知道发生了这样的事儿,你心情不好,可是我真的要回去了,明天我还要去拍戏呢。”苏雨落挣扎着,想要从他的手下救下自己的胳膊,但却是徒劳的,男人死死地扣着,就像是捕猎夹一样嵌进肉里。

    沈流年的目光极其的不善,阴寒着一张脸,“是去海城拍戏吗?”

    “对……对啊!”苏雨落其实在他逼人的目光下,已经有些慌乱了,毕竟她的心理承受力根本没办法跟沈流年比,内心的较量还没开始,她就已经输了。

    “真的很疼。”苏雨落觉得胳膊应该轻了。

    沈流年依旧冷漠,“雨落,你有多恨相思?”

    苏雨落再傻也知道他独留下自己是什么意思了,但是他始终坚信,他是没有任何证据的,“你有多爱她,我就有多恨她,我爸爸有多爱她,我就有多恨她,怎么了?难道你不会是觉得这次她流产是我弄的吧,我之前根本不知道她怀孕的事儿,再说了,她流产不是被那个男人弄的吗?”

    苏雨落的辩词,至少在表面上看来没有任何的漏洞,慕相思怀孕的事儿,只有少量人知道,对外并没有公布,因为她还没有想好要不要留下孩子。

    “是那个男人动的手,但是相思怀孕的事儿,却是有人发信息给他的,而且就在相思进屋后。”沈流年嘴角噙着冷笑,声音清冷的的报出了一串号码,这一串号码即便看了一遍,他想应该一辈子都不会忘掉了,会是他午夜梦回中最不想要看到的梦魇。

    苏雨落因为胳膊上的疼痛而微微皱眉,“那你去找发信息给他的人啊,我不是说过了吗?我不知道慕相思怀孕了,还有你说的号码我也没听过,不是我的,流年,真的不是我。”

    苏雨落的辩解在沈流年看来是苍白的,他闭上了眼睛,深吸了一口气,“即便知道你做过很多对相思不好的事儿,甚至害我差点儿跟你一起死,看在曾经你跟我交易的份上,我都没有太过计较,但是苏雨落,这次你真的大错特错了,小打小闹的使坏跟害死一条人命,那是不同的,那是我跟相思的孩子,害死我们孩子的人,就应该死。”

    沈流年最后的那个死字咬的很重,苏雨落听后,凉意渗透骨髓,蔓延到了全身,她似乎嗅到了死亡的气息。

    不能承认,绝对不能承认。

    “我说了不是我,如果你非要认为是我,那证据呢?流年,没有证据你就要判我的死刑吗?”苏雨落反驳道。

    沈流年的脸上掠过淡淡的讥讽,就像是看着个白痴在自己的眼前蹦跶

    ,“你真的以为我没有证据吗?你真的以为你做的天衣无缝吗?苏雨落,人在做,天在看,只要是你做了亏心事,就不可能一点儿痕迹都不会留下。”

    “那个电话,半个月前,在海城开机过一次。”

    “是,半个月前我的确去了海城,可是那就能够说明是我做的吗?海城又不是多远的地方,进在场的人很多都会去海城参加活动或者拍戏,为什么不是他们呢?”

    沈流年瞥了眼她,没有解释,而是继续把刚刚被她打断的话说完,“一个半月前,就是你父亲死的那天,那个电话又在锦城监狱附近开机。”

    苏雨落的脸,肉眼可见的白了。

    但是她还努力维持着自己的淡定,“那怎么了?”

    “而你父亲死的那天,你上午去看过他。”

    “就凭这两点,难道就断定是我吗?”苏雨落冷笑,“流年,是不是慕相思非要找个人给她的孩子偿命,而我们过节深,她就觉得是我呢?”

    慕相思什么都没说过,她相信自己会给她一个结果的,此刻她还在等着。

    沈流年看了眼四周,“陈老,虽然这是私人的宴会,但是我相信您家一定有监控的吧?”

    苏雨落的脸又变了变。

    陈先礼被点名,有些茫然,有吗?他怎么不知道呢?

    他到底该说有还是没有呢?

    在他迟疑中,苏雨落断定是没有的。

    然而沈流年却再次击碎了她的幻想,“或许你不知道,但是我相信,有的人一定知道,coco小姐你说呢?”

    “我……我不知道,别问我,你们的事儿与我无关。”coco在二楼看了半天了,当话题落在她身上,她下意识的就不想承认,虽然她跟苏雨落没交情,不用帮她,但是慕相思欺负过她啊。

    “修墨!”沈流年一个眼神,齐修墨就知道了,他带着人在宴会厅里四处搜着,肯定有隐形的摄像头,如果不是这样,根本没办法掌控时间,算准了时间的栽赃桑晚晚。

    果然不出沈流年所料,在盆栽中发现了微型摄像头,齐修墨深深地看了一眼苏雨落,最后失望的摇摇头,真是自己作死啊。

    哥对她已经一再的容忍了,可她却还是往死路上走。

    微型摄像头落在了沈流年的手里,苏雨落的脸已经变的很难看了,浑身发抖,之前的淡定不复存在,恐惧的看着沈流年。

    “你还是冤枉的吗?”沈流年冷声问道。

    苏雨落已经没办法正常说话了,恐惧让她失去了语言的能力,她在他的眼中看出了杀意,沈流年要杀她。

    而她,不想死。

    “流年,我……”下意识的后退,想要脱离开沈流年的控制,但是她能够逃到哪儿去呢?

    现在就连挣脱沈流年的钳制都很困难,苏雨落的脸毫无血色,摇着头,“流年。”

    沈流年看也不看她,推了她一下,就像碰到了什么脏东西似的,嫌弃的不得了,“把她带走。”

    苏雨落知道,自己不能被带走,后果不堪设想,“你不能这么多我,流年我这么做都是因为爱你,我爱你。”

    对于她的表白,沈流年好不动容。

    齐修墨带着人要把她强行带走的时候,苏雨落忽然凄厉的喊了一声,“不……沈流年,你不能对我动手,我有个秘密,关于慕相思,你不听会后悔的。”

    狡辩吗?

    不是。

    沈流年回身打量着仓皇的苏雨落,之所以相信她的话,是因为慕沧海的死,能够逼死他一定是有原因的。

    “不只关于慕相思,还有你母亲,”苏雨落大口大口的喘息,瞳孔在惊恐之中放大,此刻的她毫无形象可言,“你好好想想,我没有骗你。”

    沈流年摆摆手,示意那些人暂时放过苏雨落。

    苏雨落怕他不信,“你不是想要知道你母亲为什么会自杀吗?她没有告诉你吧?我来告诉你,但是我有一个条件,我说了,这件事就这么算了,我以后不会再对她动手,但是如果你同意的话,这个秘密很快就会公之于众,后果,绝对是你不想看到的。”

    沈流年皱眉,他很想要给慕相思和他们的孩子报仇,但是他也相信,苏雨落的确知道些秘密。

    他犹豫了,苏雨落知道,自己的这条命又保住了,她缓了缓,“要我在这里说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