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14章 送上门来的
    沈流年看着苏雨落明显带着得意的眼睛,“你确定在这里说完你还能活着走出去吗?”

    威胁,毫不遮掩的威胁,苏雨落知道这个男人本身就是嚣张的。

    “好,那我们出去说。”即便现在明显是她手里握着更重要的东西,可是先妥协的人本来就是她,没办法,她想要活下去,好不容易有了今天的成就,她不想就这样结束生命。

    不到二十分钟的时间,沈流年就一个人回来了,齐修墨上前,“人呢?”

    “走了!”沈流年的脸色更加的难看,齐修墨不敢再问下去了,一定是个很大的秘密。

    秘密这东西知道的多了,并不是什么好事儿。

    不过他担心的是慕相思那性子,绝对不会坐以待毙,哥这会儿放走了苏雨落,待会儿要怎么跟慕相思解释呢?

    “可是相思那儿……”

    沈流年也很头疼的,“我去看她,你们回去吧。”

    沈流年回去的时候,慕相思依然没有睡,几次因为身体虚弱,体力不支想要说过去,但是强大的恨意支撑着她一定要等到沈流年回来。

    沈流年带了些宵夜回来,给桑晚晚和腾知寒的,也给慕相思带了汤,不过时间匆忙,肯定不是他自己煲的了。

    但是这家是慕相思之前很喜欢的一家,“喝点汤吧。”

    “人找到了吗?”慕相思不饿,吃不下,她只想知道那个害死她还的人是谁。

    “吃饱了跟你说,我喂你。”沈流年打开盖子,准备喂慕相思。

    慕相思知道,有时候这个男人就是很执拗的,“我喝了,你就会跟我说,是吧?好,那我喝。”

    就像是应付差事一样,慕相思喝了小半碗,之后是真的吃不下了,沈流年也看出来了,并没有再喂她,轻轻地放下汤碗。

    “你们回去休息吧?”

    腾知寒嘴角微扬,果然这两口子都是用完了人就丢,可桑晚晚却并没有说什么,“那你好好照顾相思,待会儿叫护士给她换药。”

    沈流年认真的听完,然后点头,“好……谢谢。”

    “我跟相思之间,用不上这个词。”

    屋子里只剩下了慕相思和沈流年,慕相思瞪着沈流年,喝了些汤,稍稍的回了些力气,“现在可以说了吗?是苏雨落对吗?”

    “你怎么知道?”其实对慕相思有这么强大恨意的人,除了苏雨落再无旁人了,只是慕相思是没有证据的猜测,所以她才会让自己去查。

    “这么说是了,她人呢?”慕相思有些激动,“我爸爸的死,跟她有关,孩子的死也跟她有关,沈流年,你答应过我,要帮我报仇的。”

    “嗯,我没忘。”

    “那她怎么样了?”慕相思很想知道苏雨落的情况。

    沈流年不知道要怎么跟慕相思开口,他把人给放了,他只知道,一旦说出来,慕相思肯定会接收不住的,但是也根本瞒不住。

    他只能让慕相思稍稍冷静下来,“相思,你听我说,苏雨落伤害了你,又害死了咱们的孩子,我一定不会放过她的,但是不是现在。”

    慕相思不是蛮不讲理的人,但是在这种时候,沈流年却说还不是时候,“那什么时候才是时候?我也死了吗?嗯?”

    慕显示的情绪有些激动,“沈流年,你放过她了,对不对?”

    沈流年抱着慕相思,怕她因为情绪激动而碰到了受伤的针,到时候受苦的还是她,他真的不希望她再受一丝一毫的委屈。

    “沈流年,你放开我,把话说清楚,你不是答应我的吗?”慕相思双目赤红,大颗大颗的眼泪从眼中掉了下来,随后,她幽幽的说道:“好,你不帮我,那我就自己去,苏雨落是吗?”

    这样的慕相思,让沈流年有些害怕。

    “相思,别这样,我答应你的不会忘,现在事情有些棘手,等到解决了,我一定会给你和宝宝报仇的。”

    “我累了,要睡觉!”慕相思说完,翻过身去,不再看他,沈流年知道,这件事儿在她的心里过不去。

    只是一想到苏雨落说的那些话,他的心里就涌上了一阵阵的心疼,他不知道她在知道这个秘密后,心里会是怎么样的。

    会很痛苦吧?

    他宁愿自己痛苦,也不想看着她痛苦。

    时间还不到时候,沈流年告诉自己。

    慕相思出院是在一个星期之后,本来沈流年让她再多住几天的,确保万无一失了再出院,可是慕相思坚持,他只能依着她。

    不过他查了,女人小产比坐月子还要仔细的照顾着,所以他把公司的事儿都拿到家里来处理,不能处理的,就搁置着。

    宴会的事儿,大家三缄其口,很默契的没有提起,而且新闻媒体也不知道。

    田小甜去找了沈流年很多次了,想用看看采访口的借口来见沈流年,可却被告知沈流年不在公司。

    田小甜是知道他们所住的地方的,她抱着慕相思去剧组的心,来到了他们的家,手中提着水果,满怀期待的敲了敲门。

    慕相思正在沙发上,心情很不好,沈流年出去买个菜,不带钥匙吗?真是够了,都说让他请个庸人回来,非不听。

    慕相思没好气的走到门口,打开门,就拉着一张脸,“沈流年,你不会带钥匙吗?下次再不带就……是你?”

    田小甜站在门口,笑容在慕相思吐槽的一瞬间凝固了,“沈夫人好,我是田小甜啊,您还记得吗?”

    慕相思又不是老年痴呆,也没有健忘症,怎么会不记得,她皱着眉头,没心思应付这些人,冷声道:“什么事儿?”

    田小甜很快恢复了招牌的笑脸,“是这样的,上次采访您跟沈总的稿子一直没让您二位过目过,怕不合你们的意,万一发出去就不好办了,所以我就想拿过来给你们看看,真的很冒昧。”

    知道冒昧还来?

    慕相思仍然很冷淡,她一想到那个孩子,就笑不出来,“田记者真的很敬业。”

    田小甜没有听出慕相思言语中的挖苦,“呵呵,这是我应该做的,不知道您爱吃什么,我带了些水果来!”

    瞧着架势,是要登堂入室了,慕相思不悦的看着她,并没有让开的意思,田

    小甜再度尴尬了起来。

    而此时身后听到了车子的动静,虽然换了车,不过田小甜还是认出了车子里的男人,正是她朝思暮想的沈流年。

    就像是看到了救星一样,田小甜目不转睛的看着沈流年,由远及近,沈流年只是扫了她一眼,并没有任何多余的情绪,而是看到慕相思就站在门口,门还开着那么大的缝,“怎么出来 了,快回去。”

    慕相思白了他一眼,“沈流年,你是穷的没钱请阿姨了吗?”

    这些天她说话都是夹枪带棒的,一来沈流年束缚她的事儿太多了,不让她见风,不让她长时间的盯着手机,电视,很啰嗦,但是更多的是因为苏雨落的事儿。

    苏雨落这个杀人凶手,居然还能够跟没事人一样接受采访,继续生活滋润,慕相思看着就讨厌,顺道连沈流年也一起讨厌了。

    她知道沈流年没有动苏雨落是有原因的,可是不管她怎么追问,他都守口如瓶,她太了解男人的嘴巴了,明明那么爱她都死活不说,这会儿他不想说的话,真的问不出来。

    沈流年打横把她抱起,回手就把门给关上了,而站在门口的田小甜彻底蒙了。

    她还以为能够跟着进去呢,可是别说进去了,她甚至连跟沈流年说句话都没有说上。

    慕相思被轻柔的放在了沙发上,可她仍然不满意,“沈流年,我暂时不想看到你,你能不能去上班,请个阿姨来陪我。”

    “别人照顾你,我不放心!”沈流年勾唇,“中午想吃什么?我去做!你现在不能见风,以后不管是谁都不要去开门。”

    慕相思侧开视线,“那要是你呢?”

    “我不会忘带钥匙!”沈流年说的极其的自信,因为担心她,因为在意她,出门前他都会带好所有的东西,就怕折腾她。

    “真忘带了呢?”慕相思继续追问。

    “那就让我在门外站着。”

    总算见到了她脸上有些许的笑模样,沈流年也跟着笑了起来。

    此时门铃声再次响了起来,慕相思可没忘了门口还有个人呢,至于沈流年,估计是真的忘了。

    “去开门吧。”

    田小甜见到沈流年的时候,心难以自制的狂跳着,“沈总,我来是……”

    沈流年不想任何人,任何事儿给慕相思添堵,这个田小甜明显的居心不良,“有事等我去公司谈。”

    “不是……沈总,我……您别关门,等等……啊!”

    在门关上的瞬间,田小甜豁出去了,她用自己的手卡在了里面,挡住了门。

    一声凄厉的痛呼声,沈流年皱着眉头,可是他的眼中没有半分的同情。

    她这样已经不是第一次了,一而再只会让人更加的反感。

    田小甜白嫩的手被门夹的红肿,而且瞧着她的模样,真的是痛极了,慕相思坐在沙发上,“你怎么这么不小心?”

    这话也不知道说的是他们两个谁。

    “沈总……今天要您看过稿子,再不发的话,我就很难交差了,我已经去你们公司找过您好几次了,可是您的秘书告诉我,您不在,没办法我只能来这里,对不起,打扰了,但是我是真的有事。”田小甜疼的直流眼泪,这可不是装的,是真的疼。

    慕相思想说,这女人可是真的下血本啊,她忽然很好奇她到底怎么写自己的了。

    “人家都受伤了,还是你给弄的,再不让进门,就有些说不过去了。”

    沈流年回头,看着慕相思噙着笑的脸,仍然在犹豫。

    “进来吧,田记者。”

    田小甜没想到慕相思会给自己说情,但是她是瑟缩着看着沈流年,“沈总……”

    “老公,我想喝酸奶。”

    慕相思很少这么叫,沈流年知道,她每一次叫都是在酝酿着什么坏事。

    田小甜进来后,对慕相思表示了感激,慕相思坐在那里,“田记者,不是说要给我们看你写的稿子吗?还不拿出来?”

    “哦,好的!”田小甜用那只没有受伤的手从包包里拿出了她写的稿子,不过她一直在突出自己的手受伤了,但是不管是沈流年还是慕相思,都没有流露出要给她简单处理下的意思。

    家里不是没有医药箱,可是为什么要给她啊?

    她自己愿意把手放在那里,就是说明她接受这样做的后果,那别人自然就不管了。

    田小甜忍着疼,其实稿子并不是很长,很快就能够看完,但是慕相思却看得极慢,她怕自己的手真的废了,本来想要从这里离开后去医院的,当然,最好的是沈流年送她去医院了。

    慕相思慢条斯理的看着,就像是故意拖长时间似的,但是她却极为认真,让人挑不出毛病来。

    直到田小甜疼的头上都是汗了,眼看着就要晕过去了,她还没有看完。

    田小甜坐不住了,“沈夫人,你有什么意见吗?”

    “嗯,等我一下,我还没看完。”

    多么光明正大的理由,都过去快半个小时了。

    好不容易等到慕相思看完,她又交给沈流年,让他来看,沈流年看的很快,交还给了田小甜。

    “可以发表。”

    田小甜此时疼的笑不出来了,“谢谢,那我这就回去,这里好像不大打车,最近的医院是在哪里?”

    “是不大好打,一般等个半个小时以上能够碰到了,运气不好的话,就要等几个小时,你的手挺严重的,还是快点去吧。”慕相思淡淡的说道。

    田小甜知道,在慕相思这里肯定是不行的了,只能希望沈流年,有些怜香惜玉的心,她可怜兮兮的将目光投向沈流年,“沈总……”

    “还有事吗?没有的话,我就不留田小姐了,相思饿了,我还得给她做饭,就不送你了,慢走。”

    田小甜最后的一丝幻想也破灭了,只能一个人起身离开,再赖下去,只会让沈流年对自己的印象更差。

    慕相思在她到了门口的时候,笑吟吟的说道:“田记者,祝你好运哦!”

    田小甜忍着钻心的疼,“谢谢沈夫人。”

    等到人走后,沈流年揽着慕相思,“开心了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