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16章 有人要倒霉了
    秘书小姐虽然没有被骂,但是沈流年这么说,已经让她面子上过不去了,回去之后冷脸拒绝了田小甜。

    “我是你们沈总的朋友,你有没有跟他说我是田小甜,我是来采访他的。”田小甜总觉得自己的名字对于沈流年来说是特殊的,所以即便被拒绝了,还是不死心。

    秘书小姐已经有些不耐烦了,但是良好的教养让她没办法说出很难听的话来,“对不起,田小姐,您没有预约不能进去,我们沈总在忙。”

    “他在忙吗?那我在这里等着他好了!”田小甜执拗的不肯离开,而秘书小姐也只能让她在那里等着。

    田小甜坐在那里,看着秘书小姐来来回回,已经到了中午了,她本以为沈流年至少会出来吃个饭的,可结果是秘书小姐把外卖送了进去。

    她多留了个心眼,把这家的外卖记住了,老菜馆,想必沈流年应该很爱吃这家的了。

    沈流年的确有很多事情要忙,从早晨忙到了中午,然后又从中午忙到了晚上。

    田小甜也有耐心,即便没人搭理她,甚至连午饭都没吃,就这么死死地等在那里,她的执着都快打动秘书小姐了,然而,打动她没用,她不敢乱放人进去的。

    沈流年下班的时候,瞥见在椅子上睡着了的田小甜,这些年像她这般执着的想要接近他的人一直不少,但是除了慕相思,他每一个都很讨厌。

    他并没有享受被女人们簇拥和仰慕,一个人的心很小,装下一个人已经满满当当的了。

    秘书小姐想要说些什么,沈流年摇摇头,恰好这时候田小甜醒了,看到沈流年,什么都顾不得就冲了过来,中午没吃饭,突然的起身让她眼前一黑。

    但是如她所想中的那样,偶像剧里的情节并没有发生,她着着实实的摔在了地上。

    沈流年什么也没说,从她的身边擦身而过,只言片语的关切都没有留下。

    秘书小姐无奈的摇摇头,总裁心里只有慕相思,想打他的注意,真的是打错算盘了。

    可是田小甜不死心,缓了一会儿后,就从地上爬起来,顾不得四周鄙夷的目光,她想,总有一天要让这些目光换变成羡慕。

    今天她所遭受的一切屈辱,终将让她登上顶峰。

    跟初次见面时一样,田小甜奋不顾身的拦在了沈流年的车前,然而早已经识破她把戏的沈流年,压根连车子都没下,路又不只这么一条。

    田小甜看着沈流年扬长而去的车子,沈氏集团的员工也恰好从公司里面出来,看到了这一幕,三三两两的交头接耳的说着,田小甜听不到什么,但是总觉得应该是在嘲笑她吧。

    沈流年开车并没有回家,而是去找了慕相思,可是田小甜并不知道,结果田小甜在门口等了一夜。

    沈流年来了,剧组的人看慕相思的眼神都有些奇怪,慕相思却有些不满似的,撅着嘴,“你怎么来了?”

    沈少来探班,带了一大堆的好吃的,不开心的只有慕相思了吧。

    就连泡芙都已经被沈流年的美食给买通了,反正她觉得沈流年跟慕相思的婚姻的事儿已经无力回天了,她也改变不了什么,还不如享受,只是最近哥哥也不知道在忙什么,很久没见过他了。

    泡芙一边吃着好吃的,一边给慕相城打电话,可是试了几次,都没有打通。

    沈流年看着打扮像个古代村姑的慕相思,忍俊不禁,拍了拍身边的位置,四月的阳光已经很足了,经历一次流产,她比之前又瘦了,虽然补了很多,但是一点儿都没有长肉,脸色还是那么的白。

    慕相思坐了下来,看着试演她二姐和小妹的演员在那里对戏,“不是不让你来吗?”

    沈流年轻笑,“想你了就来了呗,家里离这也不远,为什么还要住剧组啊,你又不是每天都要一大早的拍戏,回家住舒服些。”

    微微的沉默,沈流年是觉得她应该是为了孩子的事儿,仍然在心里怪他,虽然他不喜欢看这些网络小说,但是在慕相思每天都忙着看的小说的时候,他也会瞥两眼。

    而且,慕相思还给他讲过这个故事,所以对于她的角色,他很清楚。

    “云初不是农家女的吧?”

    “对啊!”慕相思一连嫌弃的看着他,“我不是跟你说过吗?”

    “嗯,这么疼爱自己的母亲,居然不是她的生母,你打算如何诠释呢?我记得有一场戏是潘氏死的吧?”

    慕相思笑看着沈流年,纳闷他今天怎么了,居然这么关心她演戏的,“那场戏还在后面呢,导演说一上来就演情绪波的戏太难了,循序渐进,等我们慢慢的进入了角色,培养出了感情就好了。”

    沈流年继续像是闲聊似的问她,“那你是看待这个母亲的呢?”

    “你好奇怪啊!”慕相思这一次可是洗洗的的打量着他了,“能怎么看啊,心里虽然有怨恨,但是毕竟她给了云初期盼已久的母爱,如果我是云初的话,我虽然心里会有矛盾,但是我却不恨她。”

    “如果你是云初,你真的这么想?”

    “那当然了,沈流年,你今天真的好奇怪。”可是到底哪里奇怪,慕相思又说不上来,“我现在演的云初,可我毕竟不是真正的云初,我爸爸和妈妈都是我亲生的。”

    柔和的目光落在她的侧脸上,温柔宠溺的让人看了羡慕嫉妒,“嗯,我就是好奇你们是怎么诠释角色的。”

    “相思!”一个翩翩公子恰好经过,跟慕相思打了声招呼,因为跟沈流年不同,所以就点了个头。

    慕相思对着男演员的微笑很亲和,说实话,这个剧组的氛围她很喜欢,忽然之间,她觉得自己应该知道了沈流年为什么会这么奇怪的原因了。

    灿若星辰的眼眸浸染着笑意,“你该不是怕我真的陷入云初跟男主的感情吧?”

    沈流年笑了,如果她这么认为,那就让她这么想好了。

    专业的演员,会懂得控制自己的情绪,慕相思对男演员根本没有感觉,只是在导演喊开始的时候,她才会让自己陷入属于云初的世界,一旦导演喊停,她就会快速的抽离。

    “不许拍吻戏,替身或者借位。”沈流年一本正经的叮嘱着,他的目光紧紧锁住慕相思粉红色的唇瓣那,“这里,是属于我的,你也是属于我的。”

    慕相思白了她一眼,这部戏里真的有几场吻戏,她不知道到时候要怎么跟导演沟通呢。

    其实,她知道这样很不专业,但是她的内心也是拒绝的,虽然吻戏是情到浓时,但是她觉得一部好看的电视,与这些和暧昧的镜头没什么关系。

    ……

    沈流年当晚是跟慕相思在一起的,不过什么都没有发生,自从她流产后,虽然已经过了很长时间,可是她拒绝的意思都很明显,沈流年也不忍心再勉强她,他知道,需要给她一些时间来接受。

    从剧组离开,他觉得每天慕相思每天在片场休息的地方太简陋了,回去直接让人把一辆保姆车开了过来,而他却去见了约了很久的人。

    慕相城。

    两个人已经有多久没见了,三年的时间能够让一个男孩长成男人,但是时间却并没有在二人的身上改变什么。

    打了一场后,每个人的身上脸上多多少少有些挂彩,挥汗如雨后,二人倒在地上,仰望着天,大声的笑了。

    “我以为你会早点儿来找我呢?”慕相城喘息着说道。

    沈流年的气息也有些不稳,可见二人在这件事儿上,可以说是势均力敌的,毕竟在年少时,为了争抢慕相思,两个人常常打的不可开交,当然,这都是在慕相思看不到的地方。

    “我也是!”沈流年开口。

    慕相城勾唇,他看起来比之前更加的邪魅了,或者说是深不可测,“说吧,能够忍着那么久没来找我,到底是为什么来的?”

    “其实你不说,我也知道,这次你能够放过害死我妹妹孩子的凶手,听说是她用什么秘密来交还她的命了。”男人轻轻的嗤笑。

    “不错,你知道?”

    “当然知道。”慕相城勾唇,“现在不知道的人,只剩下她自己了,你打算什么时候跟她说?”

    “一定要说吗?”沈流年忽然拿不定主意了,他想要保护慕相思,就让她这样下去不好吗?

    “就算你不说,你以为她就不会知道,她根本不是慕沧海的孩子这件事儿吗?被仇人养大,又那么宠爱她,如果她知道了,应该会很崩溃的吧?”慕相城闭上眼睛,不敢想象。

    沈流年片头,汗水划过眼角,“如果一直不说,对于她或许是好事。”

    慕相城摇头,“不可能的。”片刻后,他冷声的发问,“对于伤害我妹妹的人,沈少是真的打断这么放过她了吗?”

    沈流年勾唇,意味深长的笑了笑,漆黑的眸子像一个深不见底的幽潭,“谁说的?”

    二人相视一笑,默契的没有开口,慕相城知道,有的人要倒霉了。阅读最新章节请关注微信号:rdww4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