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32章 只能救一个妹妹
    “一换一?你确定?”慕相思弯起唇角,其实就在刚刚,她想到了一个更大的阴谋,但她宁愿自己想错了,时间挑的太好了,哥哥联系不上,沈流年在外地,秦阳不会不来,可是到现在却迟迟没有出现……

    就算心里风起云涌不能平息,可是慕相思仍然给人一种骄傲的姿态,就像眼前的一切都在她的掌握之中,她知道,这个时候但凡是她露出一丝一毫的恐惧,这些人不会心生怜悯,那样的场面不会更好,只会更糟罢了。

    景衍眯着眼某,一副不正经的调调,慕相思看在眼里很想揍在他的脸上,但是为了泡芙,她却忍住了。

    男人缓慢的开口,玩味的目光在慕相思的脸上停留着,“为什么不确定呢?沈夫人,你虽然不认识我,但是我却一直对你很好奇,我特别想知道,你到底是怎样打败苏雨落成功的上位,得到沈少的宠爱的?”

    慕相思摸不准这个男人到底是什么意思,除了知道他姓景外,其他的一无所知,因为蓝魅这些年转过太多人的手了,而据她所知,锦城之前没有姓景的这一号。

    “关于这个问题,我跟沈流年已经回答了很多次了,景少既然说对我很好奇,想必早就看过新闻了。”既然他想要耗着,慕相思就跟她耗着,她相信秦阳会想尽一切办法进来了。

    而哥哥也会在看到她那么多的电话后,联系她的。

    景衍喝了一口酒,不过在慕相思灼灼的目光之下,他倒是没有再对泡芙有什么不规矩的举动。

    ”那些我不信,我比较好奇真相。“

    慕相思拉下脸来,这个男人看起来压根不像是爱八卦的人,他们对女人,对酒,金钱和权利着迷,对于这些八卦,可没有那么大的兴趣,男人明显的再玩她,或者是想要让她难堪。

    “能说的早就已经说了很多遍,不能说的,您觉得您能问出来?”

    “呵呵!”男人冷笑,“好,那我不问了,就说说今天的事儿吧,一换一,沈夫人留下,她走。”

    “好!”慕相思想也没想的就答应了,泡芙此时却摇着头,“你最好放了我们,不然我爸爸跟哥哥绝对要你好看。”

    大概没人会相信一个年轻女孩子的话,而且她的气场看起来跟慕相思实在差的太远。

    锦城但凡有头有脸的人,景衍都知道。

    “沈夫人这么仗义?这就答应了,你知道留下来的意思的吧?”

    “我又不是小孩子,只是需要我提醒沈少吗?我留下来,可是你确定你能够如愿以偿吗?”

    景衍也不是傻子,慕相思指的什么,他稍一思考就懂了,“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外面说的那些我都不信,我猜,沈夫人在床上应该很有手段,不然怎么会独得沈少的宠爱呢?”

    男人果然是个色狼,没说两句就现了原形。

    怒火在胸中激荡着,可是浓稠的厌恶却化成了唇畔浅浅的笑容,“放她走,我就留下来。”

    “不,我不走,相思姐,我留下来陪你。”

    都这个时候了,慕相思真不知道该骂她还是该夸她,她做了这么多,就是为了让她先出去,离开这里,然后她在跟这个姓景的周旋。

    景衍还没开口,一旁的两个男人就不乐意了,同样是些生面孔,酒壮怂人胆,很多有钱人都想要玩漂亮的女明星,看到慕相思,他们的心就开始荡漾了,“景少,送上门来的哪能让走啊,再说了,您快活了,不能让我们干着啊。”

    “姓景的!”慕相思听到男人们像是把她跟泡芙当成了货品一样待价而沽,还有他们不怀好意的笑声,泡芙已经吓得发抖,慕相思真的担心他们会什么都不顾的胡来,胸口间充斥着愤懑,“你要是敢动我们一下,我发誓,会夷平了蓝魅,让你死的很难看。”

    男人大口的喝了有烈酒,身旁的两个男人跟他比起来,要粗狂的多了,“沈夫人,要耍威风呢,您好像是找错地方了,我可以不动你,现在离开,去楼下喝杯酒或者玩点儿别的我都请了,要是留下来,那就跟大家一起热闹热闹。”

    话音说完,景衍的手继续在泡芙的身上乱摸着,泡芙一阵阵的尖叫,慕相思本能的上前去想要把人抢过来,但是旁边两个男人不是吃素的,他们的伸手不差,慕相思一打二有些吃力。

    很快,慕相思就处于弱势。

    “沈夫人,不要多管闲事了。”

    慕相思调整着呼吸,双目赤红,“你连我都不敢动,无非是忌惮沈流年,但是你知不知道,你怀里的女孩,就连沈流年都不敢动,姓景的,你再敢动一下,我敢保证,你这只手都没了。”

    男人低头,看着怀里眼神纯净的女孩,此刻惊吓的如小兔子一般,沈流年都不敢动?

    还有这样的人吗?

    泡芙知道自己不能哭,也不能求救,因为这样会让相思姐更加的为难,她只能尽可能的躲闪着男人的大手,不让他占了便宜去。

    早知道,她就听相思姐的话了,但是到现在,她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哥哥呢?何娇娇呢?

    慕相思进来的时候就看过了,泡芙的神志是正常的,没有被喂那些乱七八糟的的东西,不然她也不敢拖延时间。

    “威胁我?”景衍是个好色的,其实他不怎么想要动慕相思,因为动了之后太麻烦,但是怀里的女孩不同了,应该还是个雏儿,而且他以为她的势力不大呢。

    但是慕相思说的这么一本正经,他就有些犹豫了。

    因为忍耐,泡芙咬着自己的嘴唇,用力的咬出了血。

    “我说的是事实,你想要女人,什么样的没有,何苦弄个麻烦呢?”慕相思听到了楼下有动静,不知道是不是有人过来救他们了,还是醉酒的客人打了起来,只是隐隐约约的,听起来还不够真切。

    “景少要知道,强扭的瓜不甜,看您也不是这么粗俗的人,若是真的喜欢泡芙,大可以大大方方的得到她的心,然她心甘情愿的跟了你,那时候我什么都不会说,还会举双手赞成,可是您用这种手段,真的让人不耻,其实我猜,景少也不是跟我们这些女人一般见识的人,应该是受人之托吧?不知道景少是欠了人情呢,还是欠了别的东西?”

    慕相思一番话,让景衍颇为震惊,他的手微微收紧,盯着慕相思的目光变得复杂了起来,“你觉得有人能够使唤的动本少爷?”

    不承认?可是他心虚了,慕相思觉得自己猜对了,而此时楼下的打斗声已经靠近了,慕相思进来之前为了跑的时候方便,没有把外面的门给关上,此刻她把里间的门打开,因为不确定来的人是慕相城还是秦阳,她只是大喊了一声,“我们在这儿!”

    慕相城跟秦阳是一块进来的,他总算是看到了手机,其实隔开很远就闻到了他全身的酒气,应该喝了不少。

    “哥哥!”泡芙恐慌的看着慕相城,清脆的声音一出口,憋了许久的眼泪就忍不住开始泛滥了,见到慕相思来的时候,她都没有哭。

    秦阳站在慕相思身边,“少夫人,我们来晚了。”

    慕相思知道,外面一定是发生了什么,人能来就好,总算是拖延到现在了。

    景衍偏头看了眼手下的小女人,“原来,你也是他的妹妹啊,我竟然不知道,慕相城还有个妹妹呢,情妹妹吗?”

    慕相思有种恍然大悟的感觉,这个人跟哥哥认识,而且瞧他的意图,好像是为了哥哥而来的。

    景衍变魔术般的不知道从哪里掏出了一把小刀,泛着寒光的刀锋在泡芙脖颈间白皙的皮肤上游走,慕相思屏住呼吸,哥哥来了,她自然会把场面交给他来处理。

    “景衍,放开她,我们的账跟他们都不相干。”

    “放开她?那怎么行呢?”景衍像是找到了新的途径报复慕相城,“慕家养子对慕家小姐言听计从,宠爱有加,听说愿意为慕家小姐放弃生命,可是我很想知道,这是不是真的。”

    漆黑的枪口对着慕相思的头,坐在沙发上的两个男人纷纷起身,掏出了藏在腰间的枪,“慕相城,只能救一个,你选谁?”

    “哥哥!”

    “哥!”

    慕相思和泡芙下意识的看向了慕相城。

    场面为什么会变成这样,秦阳也不是空手来的,但是真的动起手来,很难保证泡芙跟慕相思不受伤。

    没人敢冒这个险。

    不知道慕相城跟景衍有什么恩怨,这个时候脑袋也停止了转动一般,慕相思猜不到。

    “很难吗?需要我给你计时吗?”景衍继续逼着慕相城。

    泡芙瑟瑟的看着慕相城,她从来没见过这种场面,刀子划过皮肤,她能够感受到刀子的锋利,她也不知道为什么会变成这样,但是她很害怕哥哥的选择,她不想听到,没有那个勇气。

    “是这位可人的小妹妹是你自小疼到大的妹妹呢?”景衍冷冷一笑,“慕相城,你是不是男人啊,这么磨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