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37章 虐心的剧情
    欢颜爱上了顾霆萧,顾霆萧同样也被欢颜吸引着,除开美貌之外单纯的被这个善良的女人吸引着,欢颜对母亲那里虚以为蛇,却担心被顾霆萧发现自己的秘密。

    只要是谎言,总有被拆穿的时候,假的就是假的。

    在进入藏着秘籍的秘洞之前,母亲察觉到了欢颜爱上了顾霆萧,设计逼着她亮出身份。

    极乐宫少宫主揭下面纱的那一刻,顾霆萧彻底的蒙了,眼前的女人杀了他身边的人,他对她恨之入骨,可万万没想到居然是他最爱的人。

    而欢颜也无话可说,不知道该为什么来辩解。

    顾霆萧望着为了救自己不惜以身挡剑的柔弱女子,居然是杀人不眨眼的妖女,他分不清到底哪一个她是真的,或者,曾经的一切都是假的,爱他是假的,为他挡剑是假的,身份是假的……

    在他的质问下,欢颜没有解释,她无话可说。

    看到这么揪心的剧情,慕相思眼前幻化出了这一幕的场景。

    青山绿水间,一身白衣的男子,清风撩起他发梢,手拿着碧箫剑的顾霆萧眉目间尽是怒气,“到底哪一个才是真的你?”

    “表哥,她是极乐宫的妖女,一切都是骗我们的,就是为了得到秘籍,咳咳咳……”若雪嫉恨欢颜很久了,她跟表哥自小一起长大,她是注定要嫁给表哥的,这么清风朗月的男人,妖女怎么配染指。

    若雪身体不好,说话声音稍稍大一些,就会咳嗽。

    双方人马对峙,顾霆萧在等待着欢颜的回答。

    欢颜的心里经历着天人交战,她很想放弃一切投入心爱男人的怀抱,但是她不能,自小将她养大的母亲,还有一起生活了十余载的姐妹们,闭上眼,眼泪只能流在心里。

    “洛天是你杀的?”来自顾霆萧的质问。

    欢颜勾唇,她把情绪隐藏的很好,“如果我说不是,你会相信吗?”

    “别相信她,表哥,我亲眼看到的就是她杀了洛大哥。”若雪指着欢颜,正邪不两立,再加上洛大哥的人命,她相信表哥一定不会再跟这个妖女纠缠下去了。

    衣袂飘飘,红衣的欢颜遗世独立。

    “表哥,你说过要为洛大哥报仇的,你会手刃杀了洛大哥的凶手。”若雪不怕事儿大的从中搅合着。

    “少主,杀了他们。”大师姐在一旁说着,这是师父的命令。

    一场恶战在所难免,不知道是谁先动的手,双方人很快就打在了一起,而顾霆萧和欢颜隔着刀光剑影迟迟未动,凝望着彼此。

    最后,顾霆萧率先出剑,欢颜的武器是玲珑缎,最柔软也是最厉害的武器。

    欢颜的武功不在顾霆萧之下,但是只有自己受伤,姐妹们才能够撤退,欢颜为了帮助顾霆萧甘心受了他一剑,顾霆萧看着鲜红的血从她的胸口流出,惊慌的拔出了剑。

    他怎么会看不出她是故意的迎着他剑来的,明明可以躲开的,她是想要做什么,死在他的剑下吗?

    但是想到她曾经的种种裂解,他分不清这是不是她又一次的欺骗。

    欢颜在他的剑下,凄美的笑着,身体重重的从半空中摔在地上。

    慕相思正看到这里,不知不觉她被脑海中想象的场景感动的哭了,而沈流年发来了视频,两个人不在一个城市,沈流年想要来看慕相思倒是不难,但是慕相思不想他来,这样会影响她不说,还会让人觉得她在搞特殊。

    不能够见到面,沈流年的四年无处宣泄,只能趁着晚上跟她视个频,以解相思。

    “怎么哭了?”沈流年一眼看出了她的不对来,人也变得紧张了起来,“发生什么了?”

    慕相思撇嘴,声音也是闷闷的,“什么都没有,你别乱紧张,我就是看了段很虐心的剧情,然后心里不好受,等我拍的时候,肯定会忍不住大哭的。”

    沈流年见她说的是真的,这才放下担心,“傻瓜,故事都是骗人的。”

    “我知道啊,可是这段真的很伤心啊,女主太伟大了。”

    沈流年轻笑,宠溺的说了一句,“傻丫头。”

    然后,就听着慕相思给他讲这段虐心的剧情,欢颜受了中伤,任务也没有完成,结果被自己的母亲处罚了一顿。

    顾霆萧这里也没有好受,脑海中不断的回放着自己的剑刺入欢颜胸口的一幕,她的胸口还有伤,是为救他而受的,即便伤好了,可是疤痕还在,每当他觉得欢颜是爱自己的时候,就会有哪些否定的声音响起。

    自己的兄弟惨死在她的手里,还有她残忍的欺骗。

    可是爱意没办法控制,他还是爱着这个女人,哪怕她是个妖女,哪怕她并没有自己想象的那么善良。

    在进入密室的时候,欢颜为了救顾霆萧中了里面的奇毒,这毒短时间内看不出什么的,但是会慢慢的失去无感,武功尽失,欢颜在来之前就知道,可是当顾霆萧有难的时候,她还是不顾一切的冲在前头。

    “你在听吗?”慕相思说的又有些心酸了,通话时间显示已经快一个小时了,她讲的意犹未尽,沈流年那边却没有了声音,是觉得无聊听的睡着了吗?

    “在啊,你要睡了吗?”她还没睡,沈流年怎么会睡呢,正好边听她讲故事,边处理手头上的事情,然后空出些时间可以去找她,不过沈流年没打算说,只是想要给她个惊喜。

    但是惊喜有时候会变成惊吓的。

    慕相思叹息了一声,“嗯,明天要赶拍几场,听说过几天要下雨,到时候就不能拍了。”

    “那早点儿睡吧!”沈流年的声音很有安抚性,但是陷入剧情的慕相思,仍然感觉心里闷闷的。

    “你不睡吗?”都这么晚了,男人怎么还不睡呢?

    “我也睡了。”

    ……

    第二天,要拍摄的是进入密洞的戏份,拍戏就是这样,昨天还拍摄初见,今天就要拍摄两个人已经成仇人了,跳跃性很大的,为了能够代入,像慕相思这样提前一天做好准备就舒服多了。

    她很快就能够融入感情,复杂纠结的爱情,她看着顾霆萧的眼神里有很多戏份。

    “你怎么样?”顾霆萧看到她的手挡在自己的手前被毒虫咬了一下,眼神复杂的看着欢颜,明明还爱着,明明还关心着,却不得不隐藏自己的情绪。

    欢颜摇头,笑容淡然,“无碍,你知道,我的血能够解毒。”

    但是不是什么毒都能够解的,欢颜没有说。

    顾霆萧担忧的看着她,“还是小心一些,刚刚……谢谢你。”

    欢颜微微一笑,他们之间还需要谢谢吗?不过这么生涩的字眼从他的嘴里吐出来,她应该感觉到开心的,他总算不是一开口就对着自己宣泄着恨意了。

    拿到秘籍后,顾霆萧发现欢颜的脸色很不好看,这一路如果没有欢颜的帮忙,破解机关,他根本拿不到秘籍,本想多说些什么的,可是洞口处围了很多极乐宫的人,他不得不带着秘籍离开。

    本来就是武侠片,打斗的场面很多,掉威压什么的自然不能少,慕相思除了要克服心理的压力外,为了完成大量的戏份,她常常掉在半空中几个小时,而为了不上厕所,给工作人员造成麻烦,她在拍戏的时候尽量的少喝水。

    可以说,她是年轻的演员里蛮拼的了,以她现在的身份,根本没必要这么努力,玩票性质的就好了,但是她却偏偏想要用实力说话。

    但是事情就是这么凑巧,她再努力,有些专业动作还是要专业的替身演员来完成的,一场很危险的戏,拍摄欢颜掉下悬崖的戏的时候,替身演员出了意外。

    其实山崖并不高,找好了拍摄角度,就可以把几米高的拍成深不见底的,再运用些特效。

    结果替身演员发生了意外,当场昏迷,送入了抢救室。

    慕相思当时就在边上,也着实的吓了一跳,脑海中不断地回想着沈流光的死状,当时片场乱成了一团,助理不了解慕相思,意外她被吓着了呢,并没有察觉到她的不对来。

    剧组出了这么大的事儿,消息是瞒不住的,最重要的是替身在抢救之后并没有活下来,人死了,这下她的家属可就闹了起来。

    不光闹剧组,吵着要赔偿,连慕相思也被牵扯进来了。

    沈流年已经在第一时间赶来了,但还是晚了一步,被韩尔抢了先,韩尔本来是来这里宣传新剧,结果发生了这样的事儿,第一时间就去找了慕相思。

    记者和死者家属就堵在酒店的门口,非要让慕相思出来给个交代。

    发生了这样的事儿,谁都不想的,但是慕相思也是无辜的,又不是她害的人。

    死者家属知道慕相思有钱,所以故意拉上她炒作,这样的话得到的赔偿就多了。

    酒店门口,死者家属拉上了横幅,甚至把慕相思的照片p成了遗像,非要说该死的是慕相思,他们的女儿、女友是替慕相思死的。

    慕相思并没有想要逃避,是助理让她先不要出去,现在出去不会解决问题,公司的公关团队很快就会有对策的,让她等一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