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38章 用生命去黑你
    沈流年赶到的时候,韩尔正陪在慕相思身边,虽然这次,他占了近水楼台的便宜,但是更早的时候,沈流年就已经先得了月。

    慕相思看到沈流年的第一时间便不顾一切的冲了过去,那一瞬间她遵从心里的渴望,抛开那些恩怨情仇,此刻的她只是作为一个小女人,一个急需要安慰的小女人冲向了自己的男人。

    韩尔英俊的脸上泛出些自嘲的笑容来,有些事果然不是努力就能够达成的。

    沈流年轻轻的拍着慕相思的背,猜测着她应该是受到了惊吓,“别怕,我来了。”

    慕相思点了点头,牢牢的抓着他的衣襟,二人亲密的动作,也让大家知道,外面很多传言都是假的,谁说慕相思跟沈少关系不好呢,谁说他们只是在秀恩爱啊,结果慕相思出了事儿的第一时间,沈少就赶来了。

    啧啧,真的是让人羡慕不已。

    不得不说,沈流年带给她的安慰是旁人没办法给的,但是对于韩尔的第一时间出现,她还是很感激的,刚刚如果不是韩尔出面,死者的家属肯定要冲过来了,是韩尔的一番话让他们有所收敛。

    死者的家属咬死了要一千万,因为他们知道就算慕相思给不起,可是她的男人给的起,为了慕相思以后的名声,他不会吝啬的,但是他们的如意算盘打的实在是太好了,竟然忘了沈流年是个商人。

    一千万,不是给不起,但是没道理让他们这么来威胁,而且这个钱本来也不该慕相思去出,显然就是道德绑架,如果慕相思不管他们,就变成了慕相思无情无义,可是像他们这么胃口大的,哪个敢管呢?

    不过这事儿不急,剧组的人一直在跟死者家属接洽,沈流年更奇怪的是为什么好端端的会出现这些意外,他沉得住气,打算等一等,反正这件事儿跟慕相思的关系不大,就算他们要告也只能去告剧组。

    当晚,慕相思的心情看起来并不怎么好,沈流年跟她聊了天,其实只是想要让她多说些话,结果聊着聊着就说起了事情发生的时候,那场戏本来慕相思要亲自上的,可导演却坚持用替身,慕相思坚持,但是导演徐猛也没有妥协,最后两个人商量,先让替身试试,若果没有穿帮的镜头的话就这样了,如果穿帮的很明显,再由慕相思亲自上。

    沈流年没有忽略她的每一个字,因为今晚她说的话不多,所以她说的每个字,他都听的格外仔细,“你是说原本是你要上的?”

    慕相思点头,在沈流年突然凝重的眼神中,她也意识到了什么,“应该不能吧?那是个意外。”

    “意外?”沈流年有些后怕的把慕相思揽进怀里,他也希望是个意外,但现在看来,并不是这样的,幸好在关键时刻导演用了替身,不然摔下去的人就是慕相思了,“不见得,你在剧组是不是极少用替身。”

    “对啊,而且那场戏,前一天我还跟导演沟通过,因为也不是很高,所以我觉得我可以试试的,上次你帮我克服了障碍后,我就不怎么怕高了,但是临开拍的时候,导演却说不行,担心我要是恐高的话会影响拍下场戏,所以才会还了替身演员的……”慕相思自己都说不下去了,因为连她自己都觉得,这很像是一场阴谋,有人想要她的命。

    如此相似的手段,让人第一时间想到的就是恨不得慕相思去死的乔宁玉,但是自打慕相思和沈流年复婚后,她倒是修身养性,没怎么出手了,不知道是不是沈流年跟她没有挑明的断绝母子关系,让她有所感悟。

    慕相思看向了沈流年,而此时,她的手机也响了,是韩尔。

    沈流年看到手机上显示的名字,脸色就很难看,慕相思硬着头皮接了下来,韩尔跟她说了一些话,等到慕相思挂断后,她不得不说,这两个在她看来都很优秀的男人,居然达成了共识。

    韩尔虽然离开了,但是却偷偷的跟踪了死者的家属,发现有人在暗中接洽那些家属,让他们可劲儿的把事情闹大,其实他们不是为了要钱,真实的目的是想要把慕相思的名声搞臭。

    韩尔之所以这么做,是他也觉得事情太蹊跷了,虽然导演是新人导演,但是剧组其他的工作人员都是老手,虽然出人命是意外,但是这个意外也太有预谋了些。

    慕相思把韩尔查到的东西跟沈流年说了,沈流年直接让人去调查了死者家属,他们幕后有黑手的事儿是韩尔说的,在沈流年追查的时候却一直没现身,看起来他们有所准备。

    在现场没有发现人为破坏钢丝的痕迹,甚至连安全扣也没有坏掉,结果演员却出事了,据沈流年分析,原因可能只有一个,那就是这个替身演员自己想要死。

    慕相思觉得这个想法太匪夷所思了,黑粉她遇到过,不管你说什么,做事什么都会黑你,说话是错,呼吸是错,活着也是错,但是用自己的生命来黑某个人的话,也真的太疯狂了,简直闻所未闻,见所未见。

    沈流年让慕相思淡定些,没有发生过,不代表不会发生。

    只是那个幕后的人到底是谁,韩尔说没查到,那个人太警惕了。

    当天晚上已经很晚了,慕相思心里有事不想睡,但是沈流年却守在她身边,强迫着她睡觉。

    “啊,不要~”慕相思睡梦中惊醒,身旁的沈流年听到动静赶忙安抚的拍着她的背。

    慕相思的双眼湿润,她应该是梦到了很可怕的事情,如果可以,沈流年恨不得替她受了,“我刚刚梦到替身张静了,她摔下去的时候,我想拽她,可是却拽不住。”

    沈流年好一番安慰她,可是慕相思的睡意是真的没有了,一直睁着眼睛到了天亮。

    还好,一大早秦阳就把沈流年交给他去查的资料发给了沈流年。

    沈流年看到那些资料,微微勾了唇,事情原来是这样子。

    双方在酒店里谈判,本来是说好的私下解决的,可是死者家属却带了一大堆的记者,现在作为大记者的田小甜赫然在列,只是沈流年却压根没有注意到她。

    田小甜努力的站在最前面,可是也因为此,她看到的是沈流年自从进门的那一刻开始,就一直拉着慕相思的手。

    导演看到这么多的记者在场,有些不悦,但是既然来了,也没办法让他们出去,其实他心里是没底的,发生了这样的事儿,心里总觉得膈应,再加上投资方那里是不会答应给他们追加这笔赔偿款的。

    张父和张母看到了慕相思率先就骂了一局,“害人精,你怎么不去死,该死的是你,我的女儿就是为了你死的,”张母的声音很大,招呼着记者,“你们快拍她,就是她,一点儿同情心都没有,我女儿替她死了,她对我们不闻不问,甚至连面都不见我们,我们就这么一个宝贝女儿啊,以后我们两个老的可怎么办啊。”

    张父的话要比张母安静多了,不知道是不是他不善言辞呢,而随着两位老人来的是张静的男朋友,同样也是个替身,不过不在这个剧组,两个人也是在剧组认识的,谈了三年的恋爱了。

    伴着张母的嘶喊,记者们手里对着慕相思一阵猛拍,导演想要开口,却被从四面八方涌来的问题淹没了,大家对他并不感兴趣,话筒都是伸到慕相思跟前的。

    “慕小姐,请问您为什么避而不见,是因为心虚吗?”这句话很刻薄,但是并不是田小甜问的,别人问的时候,她一直在偷偷的打量沈流年,所以没有忽略他眼中的任何表情,包括厌恶。

    她可不想成为沈流年厌恶的女人,虽然她很想加入这些记者的行列,向慕相思提出尖锐刻薄的问题,但是她还是忍住了。

    “我为什么要心虚。”慕相思淡淡的反问,“发生了这样的事儿,我也感到很抱歉,但是我不得不说下情况,那天是我并没有想要用替身,是在拍摄之前导演临时让张静替我的。”

    她说的是事实,导演徐猛到底是年轻,满头大汗。

    还不等记者发问,张母又吼了一嗓子,“我女儿还不是替你死的,你们这帮演员,拿了那么多的钱,却不干该干的事儿,露脸的是你,赚大钱的是你,有危险的却是我女儿,你怎么不去死呢?便宜都给你了。”

    沈流年看了眼这个叫嚣的老女人,简直跟泼妇没什么两眼,女儿死了,白发人送黑发人,可是在她的眼里看不到半点儿的伤心。

    记者趁着空当,赶紧发问,“慕小姐,之前的报道都说您一直都是敬业的,那么这次是偶然还是您事实上也一直用替身在拍戏?”

    慕相思深吸了一口气,“我敬业与否跟是否用替身没关系,有些专业动作都是由专业的人员来完成的,当然他们都是幕后的英雄,每一部成功的作品都离不开他们默默的付出,但是关于这次,大家能够听我说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