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40章 沈少吃醋很可怕
    事情渐渐平息,但是这件事儿也给慕相思提了个醒,虽然没有人愿意在伤口上撒盐,但是张静的死不是意外是自杀,沈流光呢?

    他不可能是自杀,会不会是他杀呢?

    事情发生了那么多年,就算有证据也早就查不到什么了,所以慕相思也没跟任何人说起这事儿,就连沈流年,她也没有提,万一只是她想多了呢。

    经历了这样的事儿后,慕相思说什么都不用替身了,就算再危险再难的动作,她都亲自完成,做不好就多努力的练习,替身也是人,她能够做到,自己也能够做到的。

    恢复拍摄后,都是拍的一些文戏,毕竟随着剧情的发展,欢颜因为中毒而武功尽失,但是知道这个秘密的人只有少数的极乐宫的人,顾霆萧自然也不知道,两个之间的误会越来越多。

    但是即便误会再多,可是爱是无法克制的。

    欢颜的母亲为了让女儿断了对顾霆萧的念头,逼着她嫁给了别人,欢颜虽然深爱着顾霆萧,但是她知道顾霆萧太恨自己了,早在他一次次绝情冷漠的言语中,心灰意冷。

    大婚之际,欢颜服下了母亲给的忘忧丹,前尘往事全部忘记。

    顾霆萧在都知道欢颜即将嫁给别人的时候,再也按捺不住内心的爱意,只身前往极乐宫,极乐宫的位置他是知道的,之前他来极乐宫偷药被发现,就是欢颜帮他躲过一劫,并且放任他带着解药出去救人。

    其实这段感情中,欢颜一直在付出,可是一直付出得不到回应的话,也会累的,所以欢颜在看到顾霆萧跟表妹亲吻的时候,心灰意冷的就同意大婚了。

    其实顾霆萧跟若雪亲吻是个误会,电视剧不就是这样嘛,男女主快要在一起的时候,就会出现各种误会,明明多说一句话就能够解开的,可是却始终没有解释的机会。

    事实上,一切都是若雪的计谋而已。

    今天要拍的是顾霆萧来抢婚,在拍的时候,管月还取笑慕相思,她在这方面有经验呢。

    因为两个人的关系已经很熟了,属于那种忘年交,所以管月这么说,慕相思也不会生气,话说当时她阻止沈流年跟苏雨落订婚的时候,还真的是义无反顾呢,不过当时是强大的恨意支撑着她。

    随着导演喊了开始后,欢颜和母亲为她选的新郎一身喜服的接受着众人的祝福,盖头下的欢颜不见一点儿笑容。

    忘忧丹服下后,半个时辰就会奏效,她将忘记一切的前尘往事,再跟顾霆萧见面的话,她会杀了他吗?

    “一拜天地。”

    “二拜高堂。”

    “夫妻……”

    一道凌厉的掌风将说话的女人掀翻在地,红色的盖头也被这道掌风吹起。

    红红的盖头缓缓落在地上,欢颜抬起头,看着玉树临风的男子。

    不发一语的凝望。

    顾霆萧上前拉着欢颜的手,“跟我走。”

    他能够来,欢颜就已经知足了,在自己即将忘记他的时候,还能够见到他。

    出乎顾霆萧的意料,欢颜却拒绝了,这段感情她是真的打算放下了,那个无畏的少女在一次次经历锥心之痛之后,退缩了。

    天意弄人,在她奋不顾身追逐的时候,顾霆萧始终不肯停下,可是当她转身准备离开的时候,他却来找她。

    顾霆萧既然来了,就不打算空手而归,就算欢颜不同意,他也要带她走的,可是极乐宫的人也不是摆设,管月饰演的极乐宫主是江湖上数一数二的高手。

    二人一阵交战,就在自己的母亲快要杀死自己心爱的男人的时候,欢颜再次挡在了顾霆萧的前面。

    母亲的一掌,直接将她击飞,现在的欢颜本来就不会武功了,顾霆萧趁着大家愣神的机会抱着欢颜离开了。

    主角光环在,欢颜自然不会死了,只是身受重伤罢了。

    欢演被顾霆萧带到了曾经二人的秘密小屋,将自己的内力输送给欢颜,并且一遍遍的喊着欢颜的名字,直到差点儿失去的那一刻,他才直到自己多么的爱着这个女人。

    不管她是青楼女子也好,还是妖女也罢,她都是他的欢颜,是他最爱的女人,就算与天下为敌,他都不会再次放开她的手了。

    然而,再次醒来的欢颜,眼神懵懂,看着陌生的男人,天真的如豆蔻少女般,“你是谁啊?”

    她不记得他了。

    “咔!”徐猛寒了停,画面定格在慕相思懵懂天真的问着,“你是谁啊?”的画面上。

    接下来是一场重头戏了,因为欢颜对于顾霆萧的抵触,一直吵着要回去,刺激了顾霆萧,嫉妒让男人发狂,占有了欢颜,之后才意识到欢颜虽然有时妖媚,可居然是个处子,这也让很多的误会不攻自破。

    但是伤害已经造成,他只能加倍的对欢颜好。

    在见过了沈流年之后,导演徐猛觉得这场戏很男拍啊,顾霆萧要在嫉妒和愤怒之中对强行占有女主,怎么拍?

    慕相思现在不用替身,真的拍了,沈流年会不会直接要了她的小命?

    没办法,不敢擅自做决定,徐猛只能找慕相思跟她商量。

    拍摄的时候是要清场的,而且也不会很过火,只是拍男主压着女主亲吻,然后就用别的手法表现了,但是这么个动作的话导演徐猛觉得也是要跟慕相思讨论一下的。

    慕相思跟导演商量,亲吻的话用借位就好了,别的镜头的话,争取一次过吧,而且她跟男主也沟通过了。

    徐猛当时还是问慕相思要不要跟沈流年报备一声,慕相思也想到了,可是给沈流年打电话,他并没有接,等到他打过来的时候,慕相思已经去拍戏了,其实男演员已经很小心了,他尽量的避免跟慕相思有肢体接触。

    但是这种画面,不接触是不可能的。

    虽然她什么都没做,可是慕相思还是心虚的,当晚主动的跟沈流年联系,察觉到异常的沈流年还笑着问她是不是做了什么亏心事来着?

    慕相思打死不会承认的,她想了,反正沈流年不会看这种电视剧,等到播出的时候,自己小心点儿不要在家里看好了,而且到时候已经是很久的事儿了,沈流年难道还能够跟自己秋后算账不成?

    事实证明,不用秋后算账,因为有人把照片发给了沈流年,不得不说,沈流年在看到照片的时候,真的气疯了。

    照片是田小甜假装不经意的给沈流年看的,那天她抱着一大堆的东西非要等着给沈流年做专访,沈流年自然不想搭理他了,下班的时候也没看她一眼,结果她却打翻了手里的照片,然后沈流年就看到了。

    慕相思休息的时候飞回锦城,当天晚上就被沈流年就地正法了。

    虽然她没怎么着,可是到底还是有些心虚的,像是做了什么亏心事似的跟冷脸的男人道歉。

    男人去机场接她后就一言不发,这都回家了他没有表现出一点儿热情和想念来,而且昨天他都没跟自己视频,也没有骚扰她,直觉告诉慕相思,沈流年一定知道自己干的坏事儿了。

    现在顾不得是怎么提前泄密的,还是先哄好了男人再说吧。

    慕相思抱着沈流年的胳膊,从车上下来后就一直像个挂件似的缠着他,“你生气了?你这人真奇怪,就算生气也得知道你为什么生气吧?我好不容易腾出一天时间来看你,你知不知道为了休息两天,我昨天拍戏到凌晨呢!”

    苦肉计不奏效,男人脸看都没有看他一眼,不苟言笑的样子提醒着慕相思,他还在生气,而且他周身都散发着冰冷的感觉。

    他真的生这么大的气了?

    她穿着高跟鞋和裙子,他进门后走的那么快,慕相思急的连鞋子都没有换就想要跟着他,可是他的步子那么大,她有些吃力。

    慕相思耐着性子哄了他一会儿,可是男人还是不见晴天,被宠惯了的慕相思也来了脾气,坐在沙发的一角,就那么瞪着沈流年,也不再说话了。

    “你还有理了呢?”沈流年冷冷的开口了。

    慕相思心里嘀咕,可是他既然愿意开口,就说明愿意解决问题的,“我到底哪里惹到你了,你又不说,沈少爷知不知道这样很难猜的,我又不是你肚子里的蛔虫。”

    她是对自己的事儿越来越不上心了,沈流年觉得自己要失宠了。

    在她知道自己就是陪她一起打游戏的人后,最近也没有打游戏了,那是因为慕相思最近一直在忙着拍戏啊,不然又要有人说她在片场不认真的拍戏了。

    “为什么要拍那场戏?”沈流年沉声问道。

    果然,他是知道了,慕相思也不装傻了,“我是演员,而且那个只是拍戏,有借位的,事实上我们两个并没有……”

    “并没有怎样?他是没有压在你身上吗?”沈流年嘲讽的一笑,“别说现在借位都可以借到这种程度,你但我不懂呢吗?”

    她的解释在他听来是那么的苍白,“那你想怎样?我说了什么都没有,我只是在工作,就像你每天对着电脑一样。”

    “他不是电脑,他是个男人!”沈流年再次提醒。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