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41章 闹掰了,各玩各的
    谁能想到高冷的沈流年会这么幼稚,连这种醋都要吃,慕相思也是哭笑不得,哄他吧,觉得委屈,不哄他吧,难道要因为这件事儿闹下去吗?

    他在对自己实施冷暴力,真的是够了。

    慕相思看了他一眼,“看来你是不想好好说话了,那么等你冷静下咱们再说吧,我去找晚晚。”

    她解释他不听,可是她要走,沈流年就更不能同意了,每天苦哈哈的跟个望妻石一样等着她回来。

    沈流年也不想闹的,可是这件事儿是一定要说的。

    慕相思还没反应过来,身体就被他的大手推倒在了沙发上,夏天单薄的布料在他的手里被撕成了碎片,男人的脸让慕相思有些害怕,“沈流年,你冷静一下。”

    灼热的呼吸随着他的压近也让她清晰的感受到了,俊美如斯,此时的他更染上了些邪魅的暗色,他用力的挑起女孩的下巴,“慕相思,你告诉我,如果你看到我跟一个女人躺在床上,你会怎么想?”

    慕相思无奈的看着他,能怎么想,以前她幻想过沈流年跟苏雨落亲热的画面,但是现在她知道他们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了,至于以后,她想象不到沈流年会跟别的女人会这么亲密。

    她知道他的意思,开口,准备解释,“其实那场戏拍的时候,我们只是……”

    沈流年轻轻地啃咬着她的下巴,“回答我的问题。”

    既然他这么执着,她就回答他吧,“不会的,你不会的。”

    沈流年气的笑了,“你就这么自信?”

    慕相思知道,他还在说气话,“你不会为了报复我去跟别的女人睡一起吧?”

    沈流年低头,惩罚的咬着她的唇瓣,这张嘴,真的让人又爱又恨,明明知道他想要听什么,为什么就不肯说句软话呢,承诺以后不会拍这样的戏了,或者用替身,或者干脆的拒绝好了。

    他很重,扎扎实实的压在慕相思的身上,她有些喘不过气来,而且这样的姿势她也很难受。

    “好了,好了,我那天跟你打过电话来着,可是你没接,而且又不是什么亲密的戏份,我保证全片我没有真的亲吻,百分之百借位的。”

    沈流年继续撕扯着她身上不多的布料,“小红豆,你知道,这不是我想要听的答案,说给我听,说我爱听的,不然我敢保证,你以后的戏只能在锦城拍,而且拍什么,得由我来决定。”

    慕相思被他撩拨的无法思考,因为男人的大手在她的身上作乱着,害的她的呼吸听起来让人有些脸红心跳,

    男人为了得到她的回答,所以暂停了手上的动作,给她喘息的机会。

    他的眼神也在鼓励着她说,慕相思知道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先过了眼下这个难关再说,“好,这次是个意外,我以后都不拍了,其实我跟他……”

    沈流年的额头抵着她的额头,声音喑哑,笑着道:“我不希望在这个时候,你的嘴里还说别的男人。”

    真够霸道的,要不是他不依不饶,自己会说别人吗?

    其实也没有饿着他太久,但是这次的男人无论是花样还是持久力都让人吃不消,从一楼的沙发到二楼的卧房,慕相思一路被抱上去的,不过中途他逼着自己口头承认了很多不平等的条约。

    慕相思在内心里抱怨,他就是暴君。

    被暴君欺负了一顿的后果就是一个白天,什么都没做,就在床上度过了,还有沙发上。

    男人晚上还有个应酬,其实可以不去的,但是沈流年似乎还有些怨气,故意的把慕相思留在家里,或许是为了给她个教训。

    可是慕相思哪里是会乖乖在家面壁思过的人呢,她给桑晚晚打了电话说,桑晚晚现在在秦阳和腾知寒之间难以抉择,腾知寒已经发了声明跟coco解除婚约,这一招够狠,但是coco那里也没消停着。

    得不到就毁掉,她动用一切关系打压腾知寒,桑晚晚虽然没有跟腾知寒和好,可是也见不得他这样,正好慕相思叫她出去,正好看看慕相思有没有什么地方能够帮助腾知寒的。

    当然还得悄悄地,如果让腾知寒知道,他强大的自尊心肯定受不住的。

    腾知寒一再的跟桑晚晚说,他的事儿不用她来操心,他自己会解决的,可是桑晚晚没办法袖手旁观。

    沈流年不是出去应酬吗?

    慕相思打算带着桑晚晚来夜色玩,喝他几瓶十几万的酒,看他心疼不心疼。

    结果两个人刚进来,桑晚晚就看到了沈流年,最重要的是,她还看到了他的身后跟着一个女人。

    “相思,你看!”桑晚晚指给慕相思看了,慕相思一眼就认出了跟在沈流年身后的女人,她的身上披着的是沈流年的外套。

    两个人缠绵之后,他当着她的面穿的,她怎么可能不认得呢?

    “怎么回事?”桑晚晚知道沈流年不是那种花心的男人,她相信事情一定另有原因,而且两个人一前一后的走着,沈流年也没有对那个女人做什么暧昧的举动。

    慕相思嘟着嘴,他这是在证明自己的魅力吗?

    之前自己说他不会跟别的女人在床上,他当时嘲笑自己太过自信了,可是一转身,从她的床上下来,就跟另一个女人在一起,居然还让她穿着自己的衬衫。

    不是故意的吗?

    闹脾气可以,可也得有个度吧,总不能这样闹个没完没了。

    慕相思的脸色很不好看,桑晚晚默默的看着,不知道自己该息事宁人还是该陪着慕相思去捉奸的。

    慕相思的身上还有些酸痛呢,把她折腾成这样了,连句温柔的话都没有说就走了,还想要她去哄着他?

    门都没有。

    慕相思撤出笑容,拉着桑晚晚,直接喊来经理给自己开了个包厢,而且还特意点了很多酒。

    经理哪敢不办啊,只是沈总刚刚在的,要不要跟他说一声?

    慕相思知道经理会阳奉阴违的,肯定会给沈流年通风报信,要的就是这个结果。

    在这次的事情中,她已经道过谦了,现在该道歉的人是沈流年。

    经理亲自带着二人来到了包厢,房间太大了,就两个女人显得空空荡荡的,而且慕相思点了很多瓶酒,两个人喝死了也喝不完,就在经理准备离开的时候,再次被慕相思喊住了。

    “等等,别家都有公主少爷的,夜色有没有?”

    桑晚晚咽了口吐沫,迷茫的看着慕相思。

    经理赶忙摇头,“没有,少夫人,咱们做的是正经生意。”

    “不正经也没有关系!”慕相思巧笑倩兮,灯光下的她美的像是个妖精,“要的就是不正经,我们两个人太无聊了,没有少爷的话,就把咱们这里好看的服务员叫过来几个,要长得好看的,会唱歌跳舞的,嗯,白白净净的最好,我不喜欢没肌肉男。”

    “相思!”桑晚晚深度怀疑慕相思是受了刺激了,这么出格的事儿哪是她做得出来的,“刚刚或许有什么误会,不如我陪你过去问问看!”

    “你还愣着干什么?”慕相思扫了眼偌大的包房,“这么大的屋子,怎么也得来十个八个的,快去吧,十分钟内不到我就跟沈流年告状,说你欺负我。”

    噗……经理简直要吐血。

    少夫人在他这里找男人,这么明目张胆也就算了,居然还要倒打一耙,就没见过这样的。

    经理离开后,虽然慕相思只给了十分钟的时间,可他还是去找了沈流年汇报,沈流年的目光看着对面沙发上坐着的田小甜,哭哭啼啼的,心情也不好,听完经理的话,直接回到:“她要,就给她。”

    经理愣了三秒,仔细的回忆了下,确定自己没有听错。

    难道沈总跟少夫人掰了?

    现在是什么情况?

    各玩各的?

    沈总面前有个娇娇弱弱的女孩,少夫人那里要十个八个的美男,胃口还真不小。

    小帅哥们很快就到了,不多不少,正好十个,慕相思咬牙的笑着,她不相信经理没跟沈流年说,他居然还让他们来,那她就享受了。

    不得不说,夜色的服务生的长相都跟一般小明星似的,如果仔细的化妆收拾一下的话,绝对不比那些小鲜肉差。

    不是沈流年让送过来的吗?慕相思很坦然的跟他们玩了起来,吩咐几个去唱歌,几个陪自己玩游戏。

    不过这些服务生在来之前就被经理交代过了,里面那位可不是一般人,是老板娘,悠着点儿,别自己找死。

    所以这几个人跟慕相思都保持着一定的距离,别说有肢体接触了,就连跟慕相思对视都不敢。

    沈流年一想到慕相思这么气人,就想要冲过去再修理她一番,不过面前的女人,还是要先解决掉。

    “我派人送你回去!”沈流年出声道。

    田小甜昂着头,无辜的眼神中残留着惊恐,“沈总,我害怕,我能不能在你这儿多待一会儿,你放心,刚刚的事儿,我不会跟人乱说的,这个能不能成为我们的秘密?”

    “什么事儿啊,还秘密,沈流年,咱来之间有秘密吗?”慕相思一脚踹开了门,目光毫不客气的停留在田小甜的身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