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42章 英雄救美可是会以身相许的
    田小甜下意识的拢紧了身上沈流年的衣服,手工定制的西装上还有男人的气息,深呼吸一下就足够让人面红耳赤的了,而且这也很让她有安全感。

    接下来是什么情节?

    慕相思气急败坏的向沈流年质问,尽显泼妇的形象,两厢一对比,沈流年心里肯定有数。

    田小甜按照心里设想的剧情扮演着柔弱无辜的形象。

    “慕小姐,您别生气,事情不是你想的那样的,我们……”真是一开口就让人讨厌,以前登堂入室,现在是怎么着?

    当她是死的吗?

    慕相思冷冷的看了她一眼,“闭嘴,我有在问你吗?”

    慕相思的语气不善,不过这正好如了田小甜的愿,她就想要以退为进,逼着慕相思变成歇斯底里的女人。

    胸口因为生气而起伏着,慕相思冷声的呵斥着田小甜,“看来田小姐还真的是忘了我的身份,我已经嫁人了,之前你不是叫我沈夫人的吗?怎么现在变成慕小姐了?”

    “不是的,沈夫人,您别生气,我没有什么意思,我跟沈总不是你想的那样的。”田小甜知道自己越是这样解释,慕相思就会越误会,而结果也就达到了她期待的那样。

    慕相思懒得跟她说话,自己也没把她怎么样,瞧她那模样就像自己要吃了她似的,吃这种人,她还觉得恶心呢。

    其实沈流年不可能跟她怎么样,虽然心知肚明,但是这个臭男人下了自己的床就跑到了这里来,还跟她见面,她要是再不计较的话,那她心里是真的对沈流年没有感觉了。

    只有不爱才不会介意,这时候她也想到了男人在看到自己跟男演员拍戏时的心情,的确知道不会有什么的,但就是很介意。

    也许,这就是老谋深算的男人想要她知道的吧?

    慕相思猜透了男人的心思,但仍然觉得他这种做饭很幼稚,伸手指着从她进门到现在一直没有说话的沈流年,因为生气,语气也不可能多好,“沈流年,你是打算一直当哑巴吗?自己做的事儿还要女人出面解决,堂堂沈少这么没种吗?”

    田小甜听到慕相思这么说,心里简直乐开了花,居然这么跟男人说话,慕相思真的是脑袋有包,像沈流年这样的男人,就应该仰望着,可是她却把沈流年踩在脚下。

    何等的嚣张。

    她在这里圣母心泛滥,觉得沈流年不应该被慕相思如此对待,沈流年应该拥有一个温柔体贴的女人,比如她。

    沈流年知道小女人真的生气了,扫了眼沙发上坐着的田小甜,“你先走吧。”

    田小甜摇头,“沈总,夫人生气了,我觉得我还是解释一下吧,沈夫人,事情真的不是你想的那样,刚刚我在夜色差点儿被人欺负了,是沈总出手救了我。”

    “英雄救美!”慕相思扬起一抹淡淡的嘲讽。

    田小甜仍然衣服怯弱的表情,紧紧地抓着沈流年的衣服,就像是抓到什么宝贝似的,慕相思的视线也长久的停留在那件衣服上。

    田小甜装作后知后觉的察觉到了,赶忙把沈流年的衣服脱下来,但是她身上的衣服已经被扯坏了,胸前的风光都遮不住,慕相思皱眉,这是当着她的面都要勾引沈流年了,够肆无忌惮的。

    看了看田小甜胸前的波澜壮阔,再瞧瞧自己的多么的精致小巧,慕相思的心里涌起了一丝嫉妒。

    但是转念一想,她家男人就喜欢浓缩版的,怎么了?

    要那么大干什么,穿衬衫很容易走光的,而且显得臃肿,事实上,田小甜很瘦,身材很棒。

    “沈夫人,我的衣服坏了,就跟沈总借了外套,”田小甜把外套交还给慕相思,“请您不要误会,沈总他是爱您的,抱歉,沈总给您添麻烦了,刚刚谢谢您救了我。”

    田小甜说了一大堆,慕相思都看着被双手托在她眼前的衬衫,一股厌恶感油然而生,她知道此刻她就像是恶毒的女人,欺负柔弱的小可怜,但是谁说小可怜就是好人的?

    “这衣服送你了。”慕相思勾唇,在田小甜和沈流年的诧异中,她又补了一句,“我不喜欢别人碰我的东西,如果碰了,我就丢掉。”

    说这话的时候,她的视线从田小甜的身上移到了沈流年的身上,像是在警告她,不要触碰她的地线。

    男人噙着笑,不知道在想什么,更让人想不通,在外人看来老婆捉奸而且还找到了实锤的情况下,他哪里来的自信笑出来。

    田小甜的手尴尬的僵在半空中,慕相思的高傲刺伤了她的自尊心,这件西装是普通人一两年的薪水,可她居然说不要就不要了,但更让她难堪的是慕相思对自己*裸的鄙视和嫌弃。

    慕相思有什么可高傲的,如果不是沈流年,她什么都不是,一个十八线的小艺人,她现在所有的好资源不过是沈流年给的罢了。

    越想越嫉妒,田小甜的嫉妒心已经快要爆炸了,她攥紧了手里的西装,求救的去看沈流年,但是沈流年却盯着慕相思在看,旁若无人。

    慕相思没了耐心,“你还不走?需要沈流年送你吗?”

    “不,不是的!”田小甜心虚的否认。

    “田小姐已经成功的让我们夫妻的关系破裂,难道还想要留下来欣赏你的成果吗?”慕相思没好气的说道,而且她用了关系破裂这么严重的词。

    田小甜知道自己要见好就收,不能够再待下去了,反正她的目的已经达到了。

    等到人刚走,沈流年就走了过来,把生气的小女人抱了起来,放在自己的腿上,薄唇印在她脖间的柔嫩肌肤上,笑得更加奸诈,“十个小鲜肉满足不了你?”

    慕相思听了就更生气了,胸口很剧烈的起伏着,一张嘴咬上了他的下巴,很用力,故意要给他留下些印记的。

    “再咬我就几天见不得人了,到时候你就陪我好好在家里……”沈流年的大手停留在她的腰间,暧昧的捏了两下,那是一种暗示,或者是警告。

    看着自己的杰作,两排红红的牙印,慕相思仍然不解气,其实她知道沈流年不可能碰触田小甜,但是她就是光想想就很嫌弃,“谁说的,他们好着呢,年轻英俊,虽然沈总财大器粗,但是他们温柔体贴,还听话啊。”

    沈流年听到慕相思一开口就是荤话,惊讶之余也有些生气,幽黑的眼眸深了几许,她这都跟谁学的这些玩意。

    在床上不管怎么逼着她,都不会说些他爱听的,现在倒好,不逼着她了,她居然开始说了。

    慕相思到底是个年轻的小女人,其实这么说也很害羞的,不过好在屋子里只有他们两个人。

    连亲密的事儿都做过了,说一说怎么了,但是看到男人的眼神,她打算以后都不说了。

    “沈夫人都走到这里来了,说明他们没有满足你啊,不然你哪有力气呢!”

    果然不能跟男人比脸皮厚,慕相思的脸还是红了,男人的手继续在她的身上点火。

    “中场休息,不行啊,真是抱歉,吓走了你的小美人,我再给你叫几个女服员来吧,夜色的姑娘都挺好看的。”慕相思说着,就打算从他的身上起来,其实也只是做做样子,怎么可能还回去,桑晚晚都被她送走了,那间包厢也退了,至于服务员们她让经理给他们这个月多一些奖金,然后就跑到这里来了。

    男人喊着笑,看着怀里的女人,怎么可能还放她走呢。

    低头吻上她干净的脸,虽然下午才刚刚要过她,可是现在仍然对她 有冲动,就像是中了她的毒一样,看到她就想要把她压到身下,就地正法。

    要不是她下午哼哼唧唧的说难受,怎么可能那么快就结束呢。

    “别人哪有沈夫人对我的胃口!”男人扣着慕相思,而那小女人挣扎了两下,发现男人不给机会离开,也就打消了念头。

    慕相思看着男人深邃的双眸,魅惑人心的在他的耳边说道:“沈少真爱开玩笑,我看你是来者不拘呢,刚刚那个小甜甜也不错,是不是我晚来一步,你就打算开动了?”

    “你觉得我有那么饥不择食吗?”沈流年轻笑,“需要我证明一下沈夫人有多么的合我的胃口吗?”

    男人亲吻着她的唇角,下巴,动作温柔,语气暧昧,“沈夫人,我下午真的没有满足你吗?早说啊,原来沈夫人喜欢欲拒还迎的调调,早说啊,我会很配合的,身为你的男人,这是我的义务和责任。”

    慕相思被他戏虐的连脖子都红了,好吧,她承认她没有沈流年流氓,看着斯斯文文,优雅贵气的男人,说起荤话来也很在行。

    明眸中一闪而过的娇羞,沈流年的眼底泛起了笑意,“不闹了,回家,嗯?”

    慕相思点了点头,本来就是他在闹啊,她跑回来看他,睡也睡了,什么都依着他了,可他还在跟自己耍小脾气,她下午被折腾的那么惨,只想睡觉的,要不是他跟她生气,她才不会跑出来呢。

    女人乖巧的依偎在他的胸前,慵懒的连眼睛都不想睁开,“我累了,沈少战斗力惊人,我腿软。”

    沈流年拍了她的屁股一下,不重,刚刚好感受到疼痛。

    “跟谁学的这么流氓?”

    慕相思窃笑,窝在他的胸前,声音也闷闷的,“你教的。”

    “好,我教的,以后在床上说给我听。”

    说你妹啊,别得寸进尺了。

    小女人都说了他战斗力惊人,她腿软了,沈流年再不懂就真的是傻瓜了,起身抱着她离开了。

    女人柔美的依偎在男人的怀里,二人时不时的还能够说上几句,但是听得出,心情都不错,躲在暗处的田小甜心里就像被刀子划着一般。

    慕相思喝了些酒,而且一路都不用自己走,有沈流年在,她可以安心的睡着,车子停下后,沈流年的眼眸中倒映着熟睡的小女人,想想自己刚刚为了不相干的人跟她生气,也的确挺幼稚的。

    下午她的确是累着了,沈流年打算把她抱回屋子去,可是这么一动,慕相思就醒了,睡眼惺忪,有少女的可爱又有小女人的妩媚,“到家了吗?”

    “嗯!”

    习惯性的伸出手臂,等着他来抱自己,然后连眼睛也闭上了,沈流年无奈,直接把人抱了起来,她就像是只树袋熊一样死死地攀附在自己的身上,沈流年觉得这一刻,自己拥有了全世界。

    其实慕相思已经醒了,只是不愿意自己走罢了,指挥着沈流年把自己放在沙发上,然后看着被她拽的皱巴巴的衬衫开始不满,主要是她想起了披在田小甜身上的衣服。

    那么的刺眼。

    “你身上有别人的味道,我不喜欢,脱掉。”慕相思皱着眉头,像是闻到了什么难闻的味道似的。

    沈流年真想给她搬个奖,自己抱了她一路都没说什么,现在就开始找茬。

    他以为事情过去了,看来只是他单方面的以为,事实上并没有。

    如她所愿,脱掉衬衫,“消气了吗?裤子也可能不小心被她碰过了,要不要也脱掉?”

    慕相思别过脸去,不理会他的调戏,“你去洗澡。”

    可是下一刻,慕相思却被人再度抱起了,悬在头顶上的声音说道:“咱们一起洗吧。”

    温热的水了淋在身上,衣服都没有脱,这样子很不舒服。

    慕相思故意的再他胸前画着圈圈,声音魅惑,“沈总,英雄救美,小甜甜可是会以身相许的哦?”

    沈流年咬着她的耳朵,轻轻重重的啃着,“这就要看你了,每天都让我吃饱,我哪有机会去外面偷吃,沈夫人,你说呢?”

    ……

    再回到床上的时候,慕相思真的累的连眼皮都不想睁开了,但是有些事并不是她在发脾气,“我不喜欢那个田小甜,她的心机很重,而且我也不喜欢觊觎我男人的女人。”

    沈流年把玩着她的头发,“你这么说,我很开心。”

    “如果她再不知死活的挑衅我,我会毫不客气的还击的。”这才是她慕相思的风格。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