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49章 敢做不敢当
    慕相思在休息的这一个月,其实也没闲着,偶尔会去找泡芙喝喝茶聊聊天,她的状态还是不错的,只是慕相思看的出,她现在有些变了,会不经意的隐藏最真实的情绪。

    这些她都跟哥哥说了,但是情况似乎并没有好转。

    沈流年说了让她只能在锦城活动,不过电视剧的宣传她也在跑,没离开锦城,但是有两天也还是忙的不见人影,往往从这个电视台下来就跑到那个电视台了,访谈或者综艺节目,一切的目的都是为了宣传。

    一个月禁足令快要接触的时候,慕相思看到了一个让她很心动的剧本,她现在虽然演过女主角了,但是不一定非要演女主角,好的剧本的话,女配也没有关系,但是这部戏是仙侠的,飞来飞去的,想想就很酷炫,不过慕相思知道拍的时候应该会很辛苦。

    导演找上她的时候给她的是一只桃花妖的角色,从她还是一株桃树的时候就每天看着男主修炼,耳濡目染的也开始修行,等到男主飞升上仙的时候,她也幻化成了人形,而男主已经有了陪伴自己几百年的师姐。

    慕相思大致的听完导演说完,微微皱了下眉头,“这只桃花妖是小三?”

    “咳咳!”导演一口水差点儿没喷出来,别人都关注的是戏份多少,还有主角与否,她真的跟别人不一样,“不是,在桃花妖尚未能够彻底幻化人形的时候,俯身在了师姐身上,救了一次男主的性命,迷迷糊糊间,男主以为那个人是师姐,所以对师姐生出了别样的情愫。”

    “所以师姐才是小三?”慕相思再次追问。

    “这么说也可以,但是师姐给了男主长久的陪伴,桃花妖救了他的性命。”

    “懂了,所以这个男主优柔寡断,左右摇摆?”慕相思再次提问。

    导演彻底被问蒙了,不明所以的看着慕相思,“所以,你是……”

    演呢,还是不演呢。

    但是他看过很多人的戏,觉得这么精灵般的角色,只有慕相思能够演出那种感觉,桃花妖最初单纯而美好,最后却幻化成魔,从小可爱变成御姐,他无意间看过慕相思的戏,觉得她能够把两者拿捏的很好。

    最重要的是,这部戏最大的噱头不止于此。

    因为师姐和男主的角色已经定下来了,苏雨落和韩尔,如果这个桃花妖是慕相思来演的话,不用看剧本,就这三个演员足够引起话题度了。

    之前慕相思在电影里演一只鬼,风头就不输给苏雨落,如今再让他们演一部戏,应该会很精彩的。

    导演是个聪明的,他说慕相思会出演桃花妖的角色,苏雨落才愿意接下来的,所以这会儿要是慕相思不演的话,苏雨落那里只怕也不好说。

    “剧本光听你这么讲,我觉得还好,没有让我惊艳,但是我还没有拍过仙侠剧,很想想试试那种飞来分去的飘飘若仙的感觉。”

    导演大喜,“对对对,桃花妖的造型会很美的。”

    慕相思摇摇头,她有那么肤浅吗?

    “我能问问男主是谁,还有另一个女主是谁吗?”

    导演犹豫一下,“韩尔和苏雨落,不过这次是双女主,你跟苏雨落都是女主。”

    “哦,剧本我拿回去,等我看完再给你答复吧。”

    导演只能点头说好,不然还能怎么样呢?

    慕相思之所以没有一口答应下来,不是因为她介意双女主,更不是因为惧怕苏雨落,只是单纯的觉得剧本还是要仔细看看,免得接了之后自己又不喜欢,到时候也是很麻烦的。

    离开了跟导演见面的茶舍,盛夏的太阳真的让人寸步难行,走了没几步,慕相思就熬不住了,好好这里离夜色不远,可以去那里然后让沈流年过来接,其实她只是想要小酌一杯,没办法沈流年看的太紧了。

    看到她进来,服务生们主动的跟她打招呼,慕相思觉得眼前的男孩漂亮的不像话,很熟悉的感觉,仔细一想,可能是上次十个人里面的,不过她真的记不住了。

    慕相思刚要点酒,经理就过来了,“少夫人,沈总说了,你来夜色只能给您喝果汁。”

    噗,慕相思一口老血差点儿喷出去,“他没有说不能加冰吧?”

    沈流年管的特别严,这个也不让她碰,那个也不让她碰,不知道是他觉得自己流产后身体还没有恢复好,还是他对自己这副身体仍然抱希望能够怀孕。

    说起这个,慕相思之前偷偷的去过医院,连医生都摇头并且委婉的说了,所以他们这段时间都没

    有做任何的措施,可是结果还是一样,没怀孕就没怀孕。

    经理摇头,“那倒没有,不过……”

    “不过什么?”慕相思见经理有些吞吞吐吐的,“难道我被这列为黑名单了吗?”

    说完,她就准备拿着包包离开,锦城那么大,又不是只有夜色一家。

    何况,她要去别的地方,沈流年肯定不会同意的,与其在看不到的地方喝酒,还不如在他的眼皮子底下呢。

    “那倒没有。”

    听他的意思,看来沈流年还真的是有交代了。

    “少夫人,您去包厢吧,这里……万一待会儿有不长眼睛的来惹您的话……”经理说的很委婉,慕相思本来觉得这不是事儿的,但是经理的眼神太奇怪了,一直在闪躲着她的。

    慕相思是很精明的,察觉到了不对,再次坐了下来,“在夜色我要是都能够被欺负了,那我去哪儿估计都好不了了,包厢里就我一个人很无聊,我就在这儿看会。”

    经理不好多说什么,但是心里却悬着的,只能硬着头皮给慕相思准备了果汁,并且亲自端了过来。

    下午的时候夜色夜色有人消遣的,很快舞台上出现了个妖娆的女人,因为妆容太浓了,慕相思初见之下,只是觉得熟悉,她在舞台中央,光彩夺目,而慕相思坐的地方不是很明显,女人的目光正在台子下面打量着那些给她叫好的男人们,所以压根没有注意到角落里还有个慕相思在。

    女人的身材很好,再加上她刻意做出的撩拨魅惑的举动,真的是惊呼不断,但是舞台上偏高一些,就在台上的女人四处寻找今晚的猎物的时候,慕相思也就暴露在她的视线之下了。

    慕相思因为离舞台有些远,再加上她无心看舞蹈,准备喝完了果汁就让夜色的人送自己回家的,离沈流年下班的时间还有些时间,她觉得自己应该跟他说说,申请一辆车了,她又不是不会开,干嘛非不让她开啊。

    她慢条斯理的喝着饮料,不是很冰,但是足够让人解了心里的燥热。

    一道充满了怨恨的视线久久的停留在慕相思的脸上,她也有所察觉,偏头追溯着视线的源头,原来是台子上的女人,这时慕相思才彻彻底底的看清楚那人的脸,田小甜。

    她怎么会在这儿?

    不过说起她来,好像最近恶意在贴吧发帖抹黑自己的人倒是不见了,而且就连新闻报道也少了自己的一些黑料。

    联想刚刚经理的欲言又止,估计他是怕自己看到田小甜吧。

    为什么呢?

    慕相思从来不管沈流年生意上的事儿,她虽然自小耳濡目染了一些,但是她一门心思都扑在演绎事业上,而且沈流年做事肯定有他的打算,所以她忽略掉了田小甜不善的目光,打算喝完了就离开了。

    倒不是怕她,怕她什么呢?

    自己是这里的女主人,还怕了她不成。

    但是似乎有人不愿意她就这么离开呢。

    田小甜快速的跳完,期初大家以为她是下台来跟男人们互动呢,可是等到发现不对的时候,她已经快速的走到慕相思跟前了,经理赶忙叫人过来抓她,但是她的声音很大,因为急切的说完,所以有些字是含糊不清的,“慕相思,你想不想听个故事,跟你有关的故事。”

    “快把她弄下去!”经理皱眉,心里有些后怕,打扰了少夫人,沈总要是怪罪下来,他的职位就保不住了。

    女人被几个男人拉扯着,胳膊拗不过大腿的无助,不过慕相思喊了停,却不是因为她的怜悯之心,她可没这么安心泛滥,“让她把话说完。”

    田小甜瞪了眼弄疼她的男人们,然后得意的走到了慕相思的跟前,大肆肆的坐下来,气质已经不复之前的清纯,倒像是这风月场上的老手。

    她点了酒,服务生看了眼慕相思,等着她发话,慕相思点了点头。

    而在等酒的空隙,田小甜又点上了烟,“看到我这样,沈夫人开心吗?”

    慕相思的气质仍然该死的干净,嘴角的浅浅笑意让人嫉妒的发狂,田小甜恨啊,羡慕啊。

    慕相思淡淡的笑着,“你是觉得你现在变成这样,跟我有关系了?”

    田小甜的脸色为我一变,猛的嘬了一口烟,随后白白的烟气就从鼻孔中出来了,“难道不是吗?沈少夫人这么的敢做不敢当吗?”

    “我?敢做不敢当?”慕相思觉得好笑,“你觉得是这样?”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