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51章 倚老卖老
    鲁克听后,虽然没有立即翻脸,但是面上也有些挂不住了,他知道慕相思的背景,但是他觉得一个小辈不会那么嚣张的。

    其实慕相思已经很给他面子了,之前他说要喝酒,慕相思已经委婉的拒绝了,就连导演都出来打圆场了,可是这个鲁克就是咬准了慕相思要是跟他喝这杯酒就是瞧不起他。

    没人希望把事情闹僵了,不然以后没办法拍戏了不是,很多对手戏如果掺杂了些个人的情绪,就没办法好好的发挥,韩尔知道这个鲁克有些霸道,年轻的时候的确很风光,演技也不错,但是年纪大了,不得不从小生到配角,演些爸爸叔叔之类的角色。

    而他心有不甘,但是这些都跟慕相思没有关系啊。

    这个鲁克很喜欢喝酒,尤其喜欢跟年轻的女演员喝酒,喝醉了有没有毛手毛脚就不得而知了,毕竟事关名誉,没有女演员说,但是大家都是能避则避,今天谁也没想到,不过是点到为止象征性的喝点儿就罢了,他却来了劲儿。

    “鲁老师,相思的确不能喝酒,这杯酒我替她喝了吧。”韩尔举起酒杯,其实以如今韩尔在娱乐圈的地位,完全不用看任何人的脸色,但是他还是给足了鲁克的面子的。

    可有的人就是给脸不要脸,鲁克看了一眼韩尔,冷言冷语的说道:“小韩啊,按理说呢,你要跟我喝酒呢,我是肯定要喝的,可是得等相思跟我喝完了啊,怎么说我也是前辈,这个面子,沈少夫人是真的不打算给了吗?”

    他故意的叫慕相思沈少夫人,想要慕相思下不来台,如果她不喝的话,就会让人觉得她借着背景,不尊敬前辈。

    到时候就算用口水也得把她淹的差不多了。

    慕相思从来都不是好脾气,又被沈流年宠着,不是什么阿猫阿狗都能够凑到她跟前对她说三道四,指指点点的,之前尊敬他是觉得他是前辈,但是她已经说了不能喝就是不能喝。

    亏的他还记得自己身后有个沈流年,要是普普通通的小艺人,还不得被他欺负死。

    “相思,我这酒杯可还端着呢!”鲁克不顾上千阻止他的人,带着三分酒意的看着慕相思。

    慕相思眼睛都没抬一下,“说了不能喝就不能喝,鲁老师何必强人所难呢。”

    男人轻轻地嗤笑了一声,眼神中带着轻蔑,“沈少夫人好大的脾气,外人都说我们这个圈子乱,没规矩,我以前还不觉得,今天倒是见识了,连长幼尊卑都没有了,长辈主动敬酒,沈少夫人都不给面子。”

    韩尔也听不下去了,就没这么烦人的。

    然而,慕相思从来不是愿意躲在后面被人保护的,沈流年是一回事,韩尔就是另一回事了,她不会让韩尔为自己得罪这个人了,“长幼尊卑?陆老师是不是还没从之前的古装戏里面走出来?”

    鲁克的上一步戏演的是一个大家族的族长,说一不二,不知道他是否入戏太深了,还没有反应过来。

    “哼,现在就不需要尊老爱幼了吗?”

    慕相思勾唇,“尊老爱幼?我看倒是有人倚老卖老?”

    此话一出,满场哗然,大家知道,一直忍让的慕相思生气了,这会儿谁来劝都不管用了,冷眸扫过鲁克微醺的脸,明明年纪轻轻,却给人一种强大的压迫感。

    “你说谁倚老卖老呢?”鲁克气势不减,但是心里却还是再犯嘀咕了,但是转念一想,她一个刚进演艺圈的人,就算身后有人能怎样,自己是靠实力吃饭的,这么多年的人脉也在,就不信一个小丫头有那么大的本事对他怎么样。

    在他看来,他倒是有能力让慕相思没有戏拍。

    慕相思眼角的笑容冷冷的,“说的就是你啊,鲁克鲁老师,年纪那么大了,还逼着人家年轻的女演员喝酒,这样的人我不知道你有什么可尊敬的。”

    鲁克张嘴,却被慕相思抢了先,“你是不是要说,你正当红的时候,我们还不知道在哪儿玩泥巴呢?”

    老生常谈的问题,刚刚她在一旁就听见鲁克跟旁边的女演员杨柳说这些了,人家姑娘胆子小,也没有强大的后台,不敢得罪这个老东西,可是慕相思不怕,就算没有沈流年护着,她大不了不拍了就是了。

    “哼!”鲁克要说的被慕相思抢了先,剩下的只是一声轻哼。

    “多少年的事儿了,鲁老师还打算一点儿点儿的成就吃一辈子吗?你是老戏骨,有演技,我不否认,我小时候也看过您的戏,可是那终究是一方面,一个人值不值得尊敬,不是看他的能力,最终总要的是人品。”慕相思面容清冷,而在坐的都被她的气势震慑住了。

    杨柳偷偷的给慕相思叫好,刚刚被这个老东西缠着已经快要烦死了。

    可是他毕竟资历深,认识的人多,要是得罪了他,以后自己就不好混了。

    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没有几个人能够像慕相思这样,可以随心所欲的想做什么就做什么,大部分的人都只能活在不得已之中。

    “孤木难成林,一部作品的成功,当然您的演技不能够否认,但是更多的是同剧组的人的默默付出,我不知道鲁老师何以如此娇娇自傲的职责我们年轻的一代演员,你所谓的尊老爱幼,到的伦常,难道都是以你自己为标准的吗?”

    慕相思的嘴巴那叫一个厉害,鲁克被问的哑口无言不说,脸上还青一阵红一阵的。

    导演林森看到慕相思动怒了,赶忙过来安抚,当然他只能当个和事老,两边都要安抚,“相思,消消气,鲁老师喝醉了,鲁老师,您要不要休息一下?”

    鲁克被慕相思臊的无地自容,但是他也不是一般的厚脸皮,要真的是脸皮薄的也做不出这些事儿来,慕相思只是就事论事,谁叫他一直在咄咄逼人来着。

    一番话下来,全场的人对慕相思格外的刮目相看,很多没跟她接触过的人,都觉得这个慕小姐就是个靠着男人上位的草包,虽然拿了奖,但是还是让大家对她有所怀疑。

    &

    nbsp;慕相思不想再吃下去了,本来她就没吃几口,而且好心情都被这个男人给搅合了,不过她还没等起身呢,门就被从外面推开了,是沈流年,这场面,似曾相识。

    她可不信他凑巧在这里吃饭,上午他还说在公司呢,这么一会儿就赶来了,分明是有人把她的行踪跟沈流年说了,慕相思下意识的看向了助理,助理嘿嘿一笑,然后别过脸去。

    真相大白了,沈流年的出现,让气氛变得很诡异。

    鲁克借口要去醒醒酒,去不知道躲到哪里去了。

    慕相思发现了,沈流年在的话,大家都不能尽兴,正好自己也不愿意再这里呆了,而且对面还有苏雨落在,旁边还有韩尔,四个人凑在一起,简直是一出好戏,她可不想让人免费的看戏。

    “林导,我就先回去了,开机之前有事的话咱们再联系。”

    苏雨落和韩尔齐齐的看着相携着离开的两个人,韩尔表现的很淡,苏雨落的不悦却很明显了。

    慕相思看到苏雨落,就会想到那个孩子,可是沈流年却一直没有动她,他不可能不恨的,“沈流年,你打算一直这么瞒着我吗?”

    车子还没发动前,慕相思忍住不的问了一句,就像是个*,将原本和谐的气氛炸的四分五裂,拼凑不成原来的样子。

    沈流年偏头,嘴角的笑容有些僵硬,“你指的是什么?”

    “我不知道,我在等你说,但是我知道你们都在瞒着我,沈流年,我不是个傻子,我现在不愿意去查,是因为我觉得你是在为我好,而且总有一天你会打算告诉我的,可是我现在发现这种被蒙在鼓里的感觉一点儿都不好,我想要知道。”

    沈流年俊美的容颜之下是滚动的暗流,“既然说了相信我,那就等我帮你处理好,不好吗?”

    “不好,我受够了这种全世界的人都知道,只有我一个人当傻子的感觉,苏雨落用什么来跟你交换她的命的?”慕相思抓着他的手追问,“田小甜又是因为知道了什么而被你藏起来的?”

    杀人的话,沈流年应该不会,他不喜欢自己的手染上鲜血,但是田小甜就是不在夜色之中了,她怎么找也找不到。

    “沈流年,你为什么不告诉,这件事儿到底跟我有什么关系?”

    沈流年望着她焦急的黑眸,深吸了一口气,“知道了对你来说并不是什么好事,相信我,等到能说的时候,我自然会告诉你的,现在安心的拍戏,要是这部戏不喜欢,就不演了,我再给你安排别的。”

    “不要,你是担心我跟苏雨落在一起拍戏,她会被我刺激的说出来吗?”

    苏雨落会说吗?

    当然不会,除非她不想要自己的命了,现在苏雨落虽然在窘境之中,但是还没到她不顾一切的时候,如果真的有了她走不下去的那一天,她才会选择说出来,不然留着就是一条保命符。

    “不是,我不喜欢你跟韩尔一起拍戏,我会吃醋,我会嫉妒。”沈流年说的很自然。

    “额……”

    这下换慕相思吃惊了,“那个……我不是都答应过你了吗?”

    “可是我不喜欢他看你的眼神。”刚刚也是,韩尔虽然没有任何动作,但是这种人才最让人担心,他的存在看似没有威胁,但是沈流年担心他稍有不注意,就会被他给抢走。

    慕相思真的不知道要说什么了,本来两个人是在讨论别的事儿,怎么就回到了她的身上来了。

    “不是,咱们要说的是你在瞒着我做什么?你要是不说,我就去问我哥哥了。”

    沈流年扳过她的头,亲了亲,知道她不满意的抗议才松开,“你都嫁给我了,不要动不动就去找他,这样他的女人会吃醋。”

    虽然这是沈流年不想要自己接近哥哥的借口,但倒也说的不错,自己跟哥哥走的太近的话,泡芙那里就会生气,“那你就告诉我啊,我是个成年人了,有分辨是非的能力,既然事情是跟我有关的,你就不能替我做决定。”

    “我是你的丈夫。”沈流年强调自己的身份。

    “那你也不是我,你是我最亲密的人,我会听你的建议,但是做最重要的决定的话,还是要我来。”慕相思深吸了一口气,“告诉我吧,嗯?”

    想着以前让他干什么都要亲一下的,这次不用男人开口,慕相思就主动的又亲了一下,男人自然不会拒绝的。

    不过翻脸不认账倒是很快的 ,亲也亲了,他还是没说什么事儿,慕相思赌气的不理他,可是依然没什么用。

    最后气着气着,慕相思也就不气了。

    娱乐圈就是瞬息万变之地,慕相思跟鲁克之间闹矛盾的事儿,很快就传出起来了,不过不偏不向,一篇算是很公道的新闻了,慕相思也看了,觉得很正常,可是鲁克那里就不干了。

    他总觉得这事儿是慕相思干的,因为网上很多人骂他不知廉耻,为老不尊,女演员身体不舒服,还让人家喝酒,知道是这一次,不知道的还不知道多少次呢。

    电视剧还没开拍呢,鲁克就陷入了丑闻之中,他的经纪人私下找到了慕相思,试图和解,并且说如果她同意撤销这个报道的话,鲁克愿意登门道歉。

    “新闻不是我放出去与的,我怎么压?”慕相思只说了这么一句,其实她说的是事实,那天的事儿过去了也就过去了,她并没有打算赶尽杀绝,事后是谁放出去的消息,就不得而知了。

    但是这篇新闻稿子发的很有艺术,虽然说的不偏不向,但是大家稍一动脑子,都会站在慕相思这边,所以她还是得利者,难怪鲁克的经纪人会找上自己呢。

    事后,慕相思给沈流年和慕相城都打过电话询问,两个人都说自己没管这事儿,沈流年还好,慕相城一脸诧异,“又有人欺负我妹妹了吗?沈流年干什么吃的,总让你被欺负,他还能不能照顾好你,不能照顾的话放手让别人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