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69章 你永远是我的公主
    “我……不是的!”管月下意识的想要否认,这只是一种自我保护,不涉及欺骗。

    慕相思淡淡的笑容没有任何的攻击性,让人感觉到了心安, “管老师,你可以对我否认,但是你可以对你自己否认吗?说句不好听的话,你们已经蹉跎了很多时光,难道你打算还放弃这次机会吗?”

    管月不是不懂道理的女人,她也是经历过人生的淬炼的,只是很多事到了自己这里就说不明白了,当初为了赌一口气,连解释都不肯,就像慕相思所说的那样,她真的没办法欺骗自己。

    她不得不承认,这么多年来,她始终爱着程言,她会默默的关注着他的一举一动,老朋友们也会时不时的提起,她看似不在乎,可是每一个关于他的消息她都认真的在听着。

    午夜梦回的时候,她也在想,如果程言真的肯先低头的来找自己,哪怕只是要跟自己合作一部电影,她会怎么做呢?

    曾经,他说要让自己当上公主,不过现在这个年纪,她只能当公主的妈了,如果二十年前他们没有因为误会而分开,或许现在应该已经有孩子了,毕竟她表面上看来很前卫,但是骨子里,她还是个传统的女人,结婚生子,只是因为在他之后没有别人能够让她有这样的想法了。

    管月迟疑了,慕相思知道,她心动了。

    趁热打铁,“管老师,走吧,别让自己后悔。”

    “我不会低头的!”她没有错,她不应该是那个先道歉的人,她等那一声道歉,等了快二十年了。

    “当然了,谁做错了谁低头。”慕相思拉着管月去了火锅店,影视城边上的店里经常会出现明星,所以对于明星们的保护措施还是做得很周到的,至少不会吃到一半就冲进来一些不懂事儿的人来索要签名。

    这一点还是不用担心的。

    因为劝说管月话费了一些时间,所以慕相思跟管月到的时候,尚之敬和程言已经坐下了,管月的视线在桌子上扫了一下,目光中有惊讶,但是很快就被自己的另一个念头冲散了。

    尚之敬招呼着大家坐下来,明明是慕相思请客,但看他的样子却像是个东道主,不过慕相思知道,有些话就是要他来说,毕竟自己是个晚辈。

    “别光顾着吃啊,大家又不是不认识,程言,你不是说你的新戏里缺一个母仪天下的女人吗?一直找不到合适的角色,我倒是觉得小月合适,你说呢?她绝对能够压得住场,只可惜,要是再早十年,小月还是可以演个公主的。”

    作为老友,他当然知道程言和管月曾经的约定,之所以这么说,不是为了刺疼他们的心,而是为了提醒两个人,时间不等人,一眨眼就是十年,再一眨眼,大家就都老了。

    管月吃的不多,她这个年纪了,即便身材很好,也不是爱胖的人,可还是要注意一些,所以只吃了一些蔬菜,相比之下,慕相思的好胃口真的让人羡慕。

    年轻真好,可以想吃什么就吃什么,根本不用担心会胖。

    做他们这一行的,身材很重要。

    慕相思不是贪吃,而是她真的不知道要说什么,与其因为不了解而说错了话,还不如不说呢,何况今天的火锅真的很好吃。

    程言抬眼偷瞄了下面无表情的管月,犹豫的时候被尚之敬推了一下,然后又瞪了一眼,责备他一个大男人的扭扭捏捏。

    程言清了清嗓子,把心一横,已经做好了再次被拒绝的准备,“小月,那个角色你有没有兴趣?”

    管月的筷子上的菜陡然间掉了下去,不难看出,她还是有些紧张的,“我……”

    尚之敬在一边看的都着急了,但是他真的不算多话的性子,今天已经说了很多了,皱着眉头,为这两个人着急。

    “我要回去看看档期。”管月想到慕相思的话,觉得很有道理了,所以没有一口拒绝。

    “好,好!”程言连说了两个好,气氛也算是活跃了一些,两个人时不时的能够说上一句话,虽然能够感觉到还是有些尴尬,但是比之前当做墨陌生人一样还是好了很多。

    慕相思其实还没有吃饱,但是觉得实际差不多了,她跟尚之敬交换了个脸色,两个人就借口离开了包厢,管月还有些不好意思的想要叫住他们,但是这一次程言没有让人提醒就自己把握住了机会。

    “小月,让他们走吧,我有些话要跟你说。”程言的声音不大,但是走到门口的两个人都听见了,慕相思和尚之敬露出了欣慰的笑容,这样的笑容其实只是替他们开心,但是在镜头下,眼神交汇,却多了些别的意思。

    包厢的门开了又关上,屋子里只剩下了程言和管月两个人,火锅咕嘟咕嘟的冒着热气,掩盖住了两个人呼吸的声音。

    “你要跟我说什么?”管月主动的问道,她见过无数的大阵仗,可是看到程言,尤其是在这种情况下,她还是羞涩的如十几二十岁的小女孩。

    这一天,无数次的出现在她的梦里。

    程言低着头,不敢去看她的眼睛,“这么多年,你还好吗?”

    没有你的日子,即便分光无限,可是一个人的时候还是会暗自神伤,这样的日子怎么能够算的上好呢?

    但管月还是点了点头,“还好,我得到了我想要的。”

    程言的心涌上了一阵酸楚,喉咙艰涩的说不出话来,握着筷子的手不断地收紧,像是要把筷子抓断似的,须臾之后才找到了自己的声音,“当年的事儿……对不起,我不该那样说你,我知道你拍那场戏是为了给我一个机会。”

    程言不愿意面对管月的原因也是因为此,他有现在的成就,是管月一脱成名的附属品,管月是当时势头很猛的当红小花,可是却接了裸戏,这是他没办法接受的。

    那部戏不是什么色情电影,只是剧情的需要,而且那个年代不讲究用什么替身,管月当时觉得自己不偷不抢,只是靠着自己的能力赚钱,没有任何的错,而且她没说的是,自己拍了戏有了人气,就能够给程言多一些的资金和机会。

    并且当时的导演还答应,只要管月同意出演那部戏,就会让程言当下一部戏的副导演。

    &n

    bsp;  委屈早已经被时间淡化,管月只是轻轻地笑着,眼睛有些酸涩,但是没有眼泪,“现在还说那些做什么,毕竟我也是一脱成名,那部戏给我也带来了名气和好处。”

    程言并不是现在才知道这件事儿的,但是他只要一想到自己是靠着一个女人才有了现在的成就的,就没办法面对自己,说白了就是心虚,但是尚之敬劝他,难道真的要带着遗憾过完这辈子吗?

    管月到现在还一个人过着,就是为了等他的道歉。

    “小月,对不起!”程言自己先红了眼圈,“真的对不起,年少轻狂让我没办法面对你,辜负了时光也辜负了你,老尚说得对,我不想带着遗憾过完这辈子,我还是想和你在一起。”

    程言喝了一口酒,壮着胆子说道。

    管月深吸一口气,这一声道歉,她等了很久,不知道是不是所有影视圈的人都是浪漫的,刚分开的那会儿,她真的经常梦到程言跑来道歉,两个人相拥热吻,可是等待终究成了泡影。

    男人在哭,管月知道,她的内心也是起伏的,她承认,她的确爱着他,至今没有放开他,但是她却还有些不确定。

    再抬眸,微红的眼眶里的眸子经过泪水的洗涤清明了许多,“阿言,我们还是先谈合作吧。”

    “你是不是还在怪我?”

    “实话是说,是的。”管月不是口是心非的人,“当年我也想要走玉女路线,性感的女星当时的地位很低,但是阿言,那个时候的明星口袋里有多少钱,我们两个都清楚,只是表面光鲜亮丽罢了,跟现在的小鲜肉县鲜花动辄千万上亿的稿费比起来,我拍的那点儿戏只能够维持我们的生活。”

    程言点点头,又灌了一大口酒,那个时候没有钱,但是却有钱没办法买来的快乐。

    管月也喝了些酒,话匣子就打开了,她很少回忆过去,虽然过去里有她最快乐的回忆,但是也有她最痛的伤痕,“我知道你怪我拍那样的戏,走那样的路线,可是没办法,我们要生活,你还有你的梦想,梦想这个词在这个年代或许很不值钱,而且还很可笑,可是那个时候,我欣赏的就是那样锲而不舍的你,你有才华,只是缺少机遇,如果我能够给你,为什么不呢?”

    ”对不起,对不起……“程言微醺,除了对不起,他真的不知道要说什么了。

    ”阿言,我真的很怨恨你当时那么不理解我,就那么轻易的放开了我的手。“

    ”小月,再给我一次机会,我不会了。“程言抓起了她放在桌子上的手,管月没有抽回,但也没有回握住他的。

    她的目光中有爱意,却也有疏离。

    “阿言,我可能做不回你的公主了,但是你的王后,我倒是可以试试。”

    程言苦笑着看她,拍了拍自己的胸口,“你永远是我的公主。”

    管月笑了,“老了就是老了,阿言,我之所以选择原谅,是我不想再仇恨着我曾经最爱的人,那样会很辛苦,把一切交给时间,二十年了,或许我们对彼此的心意没有变,但是我们已经变了,也许不适合生活在一起了呢?”

    程言知道不能够硬逼着她,“好,都听你的的,小月,我可否加入追求你的行列?”

    管月嫣然一笑,带着岁月积淀的妩媚,二十岁的女人青春靓丽,可是四十几岁的女人也有这个年纪的韵味,不同年纪的女人,有着不同的美。

    “呵呵,我不拒绝,不过可要排队。”

    “我知道,有个富商在追求你。”跟管月一样,程言也在关注着她的消息。

    至于这个富商,最近频繁的出现在管月的身边,让他感觉到了恐慌。

    管月没有解释,那个人 就是在追求自己,他默默地陪了自己那么多年,本来以为他会是自己的归宿了呢,但是程言又杀出来了。

    她这个年纪了,爱是一回事,能不能过到一起去是另一回事。

    慕相思跟尚之敬没有吃饱,又去了烧烤的小摊子吃了一顿,可不想两个人在一起的画面被拍了下来。

    头条的新闻总会配上一个醒目的标题,慕相思是在沈流年的提醒下看的新闻,什么叫片场寂寞,她搭上了帅大叔,还配上了她跟尚之敬比较亲密的图片,有说有笑。

    她在这边跟沈流年解释,而尚之敬也在冒火,什么叫帅大叔,他是大叔吗?

    “你相信吗?”

    “ 你说呢?”沈流年反问。

    慕相思翻动着剧本,“我今天要拍好几场掉威亚的戏,好累。”

    “慕相思。”他喊她的名字。

    “嗯,我在看剧本呢。”

    沈流年无奈的摇头,她就是吃准了自己不会怎样,竟然连解释都不愿意解释了,“我在等你的解释。”

    慕相思勾唇,把剧本放到一边,每一页上她都做好了标注,花花绿绿的还有她做的笔记,表演时要用到什么情绪,“你想要什么样的解释呢?前几天不是还有说我睡了小鲜肉翻脸不认人的吗?”

    “那就一起解释。”

    “我爱你,流年哥哥,这个解释够了吗?”慕相思俏皮的眨了眨眼睛,可惜男人看不到,不然一定会忍不住亲上来的。

    沈流年本来就没有生气,他太知道这里面是怎么回事了,不过是借口听听她的声音罢了,“不够,再说一遍。”

    “我爱你,我爱你,我爱你……够了吗?”慕相思一口气说了很多遍,她本来就是练过气息的,比普通人长很多,何况现在脸都憋红了。

    男人轻轻地笑着,“我也爱你,这几句不够,我要你说一辈子。”

    “那我岂不是很吃亏?”

    “我永远都会爱你比你爱我多,这样你就不吃亏了,乖,睡吧,明天一睁眼这些新闻就不会出现了。”

    慕相思相信沈流年的能力,果然第二天不仅所有的网站都撤掉了这些新闻,还有人发出了道歉信。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