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72章 盛女士真会开玩笑
    慕相思没有发出声音,用嘴型做出了“爸爸”的字样,沈流年知道她的疑惑是为了什么,紧紧地攥着她的手,“没错,他真的是你的爸爸。”

    慕相思摇着头,难以相信这是真的,“沈流年,这个玩笑一点儿都不好笑,真的。”

    “小红豆,这个真的不是玩笑,你……真的是霍瑾烨的女儿。”

    伴着沈流年的声音,二十几年前的一段往事拉开了帷幕。

    霍瑾烨在锦城叱咤风云,沈流年发父亲沈嘉裕和慕沧海跟他都有交情,但是霍瑾烨为人霸道嚣张,掌握了锦城的经济动脉还不止,他的野心让他不断的把手往外伸,而且他碰触了不该碰触的东西。

    沈嘉裕和慕沧海都不想要接触那些,曾经的兄弟在一次次的意见不统一之中,在利益的驱使下,友情渐渐变质了……

    慕相思过了刚刚的激动,此刻淡定的就像是在听别人的故事一样,她看了眼墓碑上模糊的照片,“霍家当年的事儿,该不会是我爸爸和你爸爸搞的吧?”

    深沉如水的目光落在慕相思的脸上,她已经从沈流年的眼中读到了答案,“可是,这跟我不是我爸爸的孩子有什么关系?”

    “接下来的,该由我来说了。”

    一身黑衣的雍容女人不知何时出现在了墓园里,她动作优雅的摘下了墨镜,在她的视线跟自己对上的瞬间,慕相思眼中布满了惊讶。

    女人踩着高跟鞋,保养得当的脸让人分不出她的年纪,但是她的脸蛋跟慕相思有七八分的相像,确切的说,慕相思像极了她。

    女人的视线落在了慕相思的脸上,而沈流年更快一步的抓紧了慕相思的手,就像是她要来抢慕相思似的,慕相思感受到了沈流年的不对。

    慕相思看着不断像自己靠近的女人,并没有出声打断她,而女人也缓缓的开启了朱唇,眼神迷离像是穿越了经年一般,“瑾烨知道他生意做得那么大,早晚会被人找上来的,即便我们已经结婚,可他仍然没有对外公布我的身份,知道他已经结婚的人只有身边的两个兄弟。”

    这两个人不难猜出是谁,慕相思跟沈流年相视一眼,已经知道是彼此的父亲了。

    而女人的身份,应该就是霍瑾烨的妻子。

    “瑾烨本来也想收手了,因为当时我已经怀孕,他想要做最后一单就结束,跟兄弟们好好的在商界打拼,但是谁知道,就是这最后一次,他却被手足兄弟出卖了。”女人说到这里,周身散发着强大的恨意。

    嘲讽的目光落在沈流年的脸上,不断地下移,最后停留在他跟慕相思牵着的手上,“姓沈的跟姓慕的说翻脸就翻脸,忘了他们怎么发的家了?”

    沈流年知道,眼前的女人把对自己父亲的恨意转移到了自己的身上。

    女人的目光倏然间在对上慕相思的时候变得柔软了许多,不自然的扯出一抹笑容来,“小红豆,你就是那个孩子,当时我也想追随着瑾烨去了,可是我怀了你,我不能剥夺了你出生的权利。”

    慕相思摇着头,难以相信这一切。

    她到底是谁?

    疑惑的黑洞越来越大,将她卷入其中,沉重的有些呼吸不顺。

    她到底是姓慕还是姓霍?

    从小疼她的爸爸,居然是自己的仇人,这简直比电视剧还要离奇。

    但是她没有问,因为沈流年的和这个女人的目光已经告诉了她一切,她现在知道的,就是事情的真相,是真的。

    “我……我为什么从小长在慕家?”慕相思的声音很轻。

    女人抬起手,下意识的想要去抚摸她,却被她躲开了,即便知道这个女人是自己的母亲,可她还是没办法接受突然的变故。

    “我当时省下你,万念俱灰,就把你送到了孤儿院,希望你远离这些纷争,然后我追随着你爸爸去了。”女人眼中含泪,满怀爱意的目光落在了荒凉的墓碑上,“可是他舍不得我死,我活了下来,我想要去找你,可是你已经不知去向了,后来我才知道你被慕沧海带走了。”

    “爸爸……他对我很好!”

    “他不是你爸爸,他是害死你爸爸的人!”女人歇斯底里的喊道,“小红豆,慕沧海不是好人,他养着你,对你好,只是为了自己良心上能够过得去。”

    慕相思抬头,茫然而又陌生的看着沈流年,“她……说的一切都是真的吗?”

    “嗯,我也是最近才知道。”沈流年回答,如果不是自己母亲要自杀,他也不会去查,本来以为是慕相城回来报复了,可是慕相城还没有那么大的本事能够逼得母亲自杀,而且慕相城就算来报仇,也是来找自己啊。

    “我需要冷静冷静,我需要冷静冷静。”慕相思松开了沈流年的手,重复的说着需要冷静的话,从女人的身边走过。

    女人仍然是想要去抓慕相思的手,却再次被她拒绝了。

    沈流年怕她一个人胡思乱想,打算追上去,但是女人却叫住了他,“沈流年,离开我女儿。”

    “不,伯母,我爱相思,相思也爱我,而且我们已经结婚了,上一代的恩怨,不能算在我们的头上,我父亲赔上了自己的姓名,慕叔叔也自杀了,如果你爱相思,就不应该这么逼她。”

    女人冷笑了两声,“那是他们该死,沈流年,我这次回来,就是要带走我的女儿。”

    “我不会允许的。”

    “那就试试看。”女人勾唇,霸气十足。

    因为跟女人说话耽搁了几分钟,沈流年真的担心慕相思会一个人开车跑掉,可是他大步跑出了墓园,发现车子还在,慕相思也在车里。

    沈流年上了车,看着慕相思不知道要如何开口。

    “相思……”

    慕相思比他想象的要平静,不哭不闹,安静的让人心疼,“流年哥哥,我想回家,回咱们的家,快点儿带我回家。”

    “好!”

    回了家,她说要一个人睡会,并交代了沈流年不要吵她,沈流年知道,她要把自己关在小屋子里了,可是在她愿意敞开心扉的时候,他真的不能够强行逼迫她。

    他只能守在门外,静静地等着她自己走出来。

    沈流年打算守在门口,寸步不离的,可是乔宁玉的电话却在这个时候打了过来,平时他不会接,但是现在,他知道自己的母亲打电话来是说什么的。

    电话接通的那一刻,乔宁玉没有多余的寒暄,直截了当的问道:“她去找你了是吧?盛岚去找你了是不是?”

    “嗯!”薄唇轻轻地吐出一个字。

    “我早就跟你说过,她是不是把慕相思的事儿都说了,我早就跟你说过,不要跟这个女人在一起,你就是不听。”守了这么久的秘密总算公之于众,乔宁玉反倒释然了。

    沈流年不怎么吸烟,但是他此刻却吸了一口,“我跟她为什么要为你们上一代的恩怨买单?我们做错了什么?她又做错了什么?”

    “你们什么都没做错,可是你姓沈,你是你爸爸的儿子,她是霍家的女儿,这样就不行,盛岚是回来复仇的,她不会让你们在一起的,流年,你总说我偏心,我不然给你跟那丫头在一起,就是怕有这么一天,现在,你们要怎么办?”

    “该怎么办就怎么办!”沈流年底气十足的说道:“我跟她是合法夫妻,什么恩恩怨怨都跟我们没有关系。”

    “流年……”

    “相思在睡觉,我不想吵到他。”

    “流年……”乔宁玉又喊了一声,可是回应她的,只有嘟嘟的声音。

    盛岚回来了,二十几年前的一切真的要算算账了。

    这个女人看着娇娇弱弱的,可是跟她打过交道的人都知道,那只是表面上的,都说她乔宁玉是铁娘子,可是她的手腕在盛岚跟前,简直不值一提。

    霍瑾烨当年的成功,至少有一半盛岚的功劳。

    慕相思睡了长长的一觉,第二天醒来的时候沈流年就守在她的身边,目光温柔的看着她,“饿了吗?我准备好了你爱吃的早餐。”

    慕相思多希望昨天只是一个梦啊,但是这么小心翼翼的沈流年,怎么可能是一个梦呢!

    “我没胃口。”她看了眼时钟,“我只跟剧组请了一天的假,今天得回去,大家还在等我拍摄呢。”

    “相思!”沈流年阻止要起身的她,“今天咱们不去剧组了,好吗?”

    “不行,我可是个敬业的演员呢,导演还在等我呢。”慕相思装作若无其事的说道。

    沈流年知道,她越是这样,就越说明她的心被这件事儿给搅乱了。

    这样的慕相思他不放心。

    “相思,我知道在你知道这些的时候,你心里不舒服,有什么事儿,咱们说出来,别憋在心里,嗯?”

    慕相思扯出一抹轻松地笑容来,“没事,真的,我只是想要好好拍戏,把这部戏拍完了再说,其他的我不想考虑,真的要迟到了,流年哥哥你要是没事的话送我去片场吧。”

    沈流年望着慕相思,过了好一会儿,“好,我陪你去。”

    他不放心她一个人呆着,开车把她一直送到了片场,本来想要陪着她的,可是慕相思自己却拒绝了。

    慕相思能够感觉到,从她进入剧组的那一刻起,大家的视线就都停留在她的身上,如今新闻上只说她并非慕家的千金,鸠占鹊巢,虽然苏雨落是私生女,但是她这个不是亲生的根本没有理由去声讨她。

    新闻太多,慕相思已经懒得去管了,她知道,沈流年一定会去处理,但是为什么没有压制住,相比跟那位女士有关系吧。

    管月心疼的看着慕相思,大家以为她今天不会来了呢,可是这丫头居然还是出现了,尚之敬担忧的问道:“没事吧?要不今天你再去休息一下,我们先拍别的,状态不好,拍了也是白拍的。”

    慕相思摇摇头,“尚老师,我没关系的,不用为我担心,戏比天大,我会好好地拍戏的。”

    她都这么说了,只能试试看了。

    尚之敬喊了咔后,慕相思就飞快的进入了状态,但是她的脸上却没有了笑容。此时的她内心里波澜起伏,但是越是这样,她越表现的平静无比,恰好也符合了这个角色的设定。

    一上午下来,如果说慕相思有哪里拍的不好,就是她没有笑,其实她的笑容很好看,可惜她吝啬的没有在镜头前面露出一个微笑来,但是放在剧情里,也不是不能接受。

    她现在成了剧组里的关爱对象,每个人走过她身边,都想要说点儿什么,却都不敢开口似的。

    慕相思正准备去拿盒饭,一个黑衣的男人走到了她跟前,“小姐,我们boss见你。”

    慕相思斜了面无表情的男人一眼,“不见。”

    虽然她知道对方是什么人的,但是她就是不想见。

    男人像是早就预料到了她会拒绝,并没有气馁,“我家boss说您一定要见见她,那天您走的匆忙,还有很多事没跟您说清楚。”

    “我不想听,可以吗?让开,别挡着我吃饭。”慕相思没好气的说道。

    凭什么她想见就见,她说她是自己的母亲,那就是了,这么多年她人去哪儿了?

    突然之间蹦出来,还说什么仇啊恨啊的,让她的生活不再平静,她凭什么?

    “请您不要为难我们,boss说了,她知道您的脾气,如果必要的好,我们可以把您绑过去。”

    慕相思气的鼻子都歪了,简直是暴君,简直比沈流年还要霸道。

    “好,我倒要看看她到底想跟我说什么!”慕相思放下盒饭,跟身边的助理说了一声,然后就跟着男人离开了。

    助理担心慕相思的安慰,赶忙给沈流年通风报信,沈流年放下电话就赶了过来。

    盛岚激动的锁定了慕相思,距离还很远,她就已经起身了。

    虽然是当母亲的,但是她没跟慕相思有锅一天的相处,而慕相思又是不得已来的,显然带着些怨气。

    “相思,中午还没吃吧,妈妈点了些你爱吃的东西,都是按照你的口味,快吃吧。”女人退下了那天的凌厉,言语间多了些讨好的意味

    慕相思扫了眼桌上的彩色,的确都是她爱吃的,只是她更加觉得可笑了,“妈妈?呵呵,盛女士真会开玩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