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73章 伤敌一千,自损八百
    “相思!”女人太高了声音,有不满,却因为对面的人是慕相思而不得不压抑着自己的脾气,“怎么跟妈妈说话呢?”

    慕相思其实已经算是平静的了,她用最快的时间接受了自己身份的事情,如果换做别人,不会有她这么理智,大概是之前经历了太多的事儿,所以让她的性格沉稳了下来。

    她不吵不闹,不去问任何人为什么,她只是想要一个人安静的躲在自己的小壳子里面,给她些时间来消化这些变故。

    为什么不可以呢?

    慕相思打量了下盛岚,说心里没有怨恨是不可能的,今天的场合不是墓地那样沉重哀痛的地方,所以她穿了宝石蓝的裙子,给人一种女强人的冲击力。

    哪怕隔的有些远,慕相思都能够感受到她强大的气场。

    “盛女士一看就是身价不菲,您能够有今天的成就,只怕不是一朝一夕的吧?”慕相思淡淡的问道。

    盛岚听出了她话里的揶揄,“我知道你是在责怪妈妈,一直没有出面,相思,妈妈是不得已的。”

    妈妈这个词对于慕相思来说,真的太过陌生了,她的记忆还停留在那个在自己小小年纪就去世的温婉女人身上,在她的记忆里,那个女人才是她的妈妈,眼前的这个,真的跟陌生人没什么区别。

    “盛女士找我来有什么事儿吗?”慕相思依然叫她盛女士,不理会女人再而三的提醒和纠正她的称呼,她依然坚持着,“如果没什么事儿的话,我还要回剧组呢!让大家等我可不好。”

    盛岚无奈的看着慕相思,女儿的脾气跟自己真的很像,“相思,妈妈就想跟你说说话,当年的事儿,你可能不清楚,当时妈妈真的有不得已的苦衷……”

    慕相思皱了下眉头,并没有控制自己的情绪,而是让对面的女人明显的感觉到她的不悦,“盛女士,当年的事儿到底如何,我已经知道了,就算知道的不够详细,剩下的我自己也会去查,流年哥哥也会帮我的,我们不是太熟,失陪了。”

    慕相思说完就已经起身了,对于盛岚,她没有任何的不舍,这个女人对她来说,真的跟陌生人没什么两样,在她二十几年的人生中,所谓的亲生母亲都没有出现。

    就算霍家真的跟慕家有什么仇的话,慕沧海对她的养育之恩和疼爱,在她的心里早已经能够抵消了。

    或许世俗人看来,她是个不孝女,亲生父亲的仇恨她都可以置之不理,但是在她心里慕沧海才是她的爸爸啊。

    盛岚也跟着起身,急切的想要留住慕相思,“相思,你不能跟沈流年在一起,你生妈妈的气也好,埋怨我也罢,可是你真的不能跟沈流年在一起。”

    慕相思回眸,对上那张跟自己很相像的脸,还是有些别扭的,“为什么呢?”

    “他的爸爸害死了你的爸爸啊,他是你杀父仇人的儿子!”盛岚大声的喊道,可见,事情过去了这么久,她始终没办法忘记仇恨,就算当年的人都已经不在了。

    她依然没办法让自己释怀,尘归尘,土归土,盛岚还是做不到。

    慕相思不想知道这么多年她去了哪里,又是用什么办法东山再起的,那些都跟她无关,她现在只想离开这里,在这个女人面前,她很不舒服。

    她还没来的及出去,沈流年就已经风风火火的冲了进来,身旁还跟着试图阻拦但是却被他揍了一顿的黑衣人。

    慕相思看到沈流年的瞬间露出了笑脸,那是一种全身心的依赖。

    沈流年看到慕相思也欣慰的笑了,伸手揽过小女人,让她躲在自己的怀里。

    黑衣人因为事情没有办好,羞愧的低着头,“boss!”

    盛岚不悦的瞪了眼没用的男人,但是并没有说多余的话,因为一个眼神就已经足够了。

    “流年哥哥,我要回去拍戏。”

    “好,我送你去!”

    两个人旁若无人的准备离开,这可惹恼了盛岚,对于自己的女儿,不管是疼爱也好,还是亏欠也罢,她都不能够说什么,本来女儿就很排斥她,所以她不会刁难女儿。

    可是沈流年不同。

    盛岚怒声呵斥,“沈流年,你要带我女儿去哪儿?”

    因为盛岚是长辈,所以沈流年给予了她应有的尊重,“伯母,我要带我的妻子去片场,她一直都是个敬业的演员,我不希望因为别人而让她的失去坚持。”

    沈流年刻意的强调了慕相思是自己妻子的身份,就是有力的还击了盛岚,再加上那句别的人,彻底的让盛岚

    翻了脸。

    “沈流年,你太目中无人了。”盛岚的脸色很不好看,怒视着沈流年,如果慕相思不在场的话,绝对不只是言语上的交锋,“就凭着你之前对她做的那些事儿,你有什么资格当说她是你的妻子。”

    沈流年不甘示弱,“我的确之前做了很多对不起她的事儿,但是我会用余生尽我所能的给她幸福,好在的是,相思愿意给我这个机会。”

    盛岚彻底被激怒了,这个臭小子分明是在炫耀,他在伤害了相思后,还能够得到她的原谅,而自己作为亲生母亲,却不能够被慕相思接受。

    可恶,可恶至极。

    慕相思不希望再在这里浪费时间,她扯了扯沈流年的衣服,“咱们走吧,我不想呆在这里。”

    沈流年低头,柔软的笑容绽放在唇畔,“好。”

    然后,他头也不回的带着慕相思离开了这里。

    走出门没多久,就听见身后一阵瓷器碎裂的声音,可是两个人都没有回头。

    这一次沈流年不放心再让慕相思一个人呆在片场,非要陪着她,慕相思也没说什么,她现在的心很乱,只有在片场,只有进入到角色的时候,她才能够将身上的那些枷锁挣脱掉。

    这个时候,她不是慕相思,不是那个身世复杂,有着深仇大恨的慕相思。

    她只是个篱落,一个叫做篱落的侠女,于这污浊的尘世间,独留的一抹清幽。

    这场戏没有台词,只是几个脸部的特写,是一种阅尽沧桑后的淡薄,其实一开始尚之敬觉得可能要重复的拍几次,毕竟慕相思虽然经历的些事儿,但是年纪太小了,没准把握不好这种感觉。

    可事实上,慕相思盯着镜头,长久的静默,并非呆滞,她的处理都在细微之处,时间仿佛静止了一般,不知道的人以为她是忘了词呢,可是最后,她轻轻地眨了下眼睛,随后嘴角微微扬起。

    那样的笑容怎么形容呢,让人心疼也让人庆幸,让人痴迷也让人怨恨,清秀有之,魅惑也有之,一个笑容,就能够让人感觉到这个篱落的复杂。

    尚之敬看着那样的笑容,周围的工作人员也是不发一语,专业的团队就要有专业的素质,直到尚之敬带头鼓掌,大家也跟着排起了手。

    慕相思像是跑完了马拉松一样,整个人虚脱了一般,长长地呼出了一口气。

    沈流年亲自给她送上了温水,慕相思只是小小的喝了一口。

    别的剧组都恨不得一天拍完一部戏,但是尚之敬和程言这点儿很相似,不是说慢工出细活,但是搞艺术的要有灵盖和状态,每天赶来赶去的并不见得是好事。

    状态对了,一遍就过,反之几十遍都找不到想要的感觉。

    所有的人都觉得慕相思这个特写镜头拍的太美了,而且她的状态都给了这场戏,之后拍的也是些轻松的戏份,就连收工都比平时要早上一些。

    慕相思一眼看到坐在她椅子上的沈流年,从角色中抽离后,她的神情还是有些落寞的,只是不想要身边的人担心,“你该不会是打算一直这么跟着我吧,偌大的沈氏都不管了?”

    沈流年轻笑,“我要是几天不去沈氏,沈氏就倒闭了的话,那我养着那些人真的没什么必要了。”

    纵然是这么说,可是沈氏一些高级的决策还是要他亲自过目的,一下午他还是没少被秦阳骚扰。

    沈流年知道盛岚不会这么轻易放弃,她既然不想要他跟慕相思在一起,就一定会用上她的手段的。

    不过在那之前,盛岚没放过欺负自己女儿的人。

    苏雨落就是头一个。

    苏雨落只知道慕相思不是慕家亲生的,可是即便如此,她还是很受宠,这让她心里很嫉妒,发布出了这样的消息,她也没打算能够全身而退的,反正她早就做好了伤敌一千,自损八百的打算。

    但是让她没想到的是,慕相思并没有伤到一千,她却自损了多半,只留了一口气苟延残喘着。

    ……

    “你们是谁,你们到底捉我来干什么,这是绑架,你们在犯罪,我的助理发现我不见了,一定会报警的!”空荡荡的屋子里,只有苏雨落一个人,可惜她的双手跟双脚都被绑着。

    “沈流年,是你吗?”

    喊了半天,她总算听到了外面有些动静,起初,声音很远,她分不清是男人的皮鞋声还是女人的高跟鞋声,又近了一些,她才分辨出来,“慕相思?有种你就给我出来,我告诉你,我不怕你!”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