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74章 开始报复
    苏雨落以为进来的人是慕相思呢,因为她觉得不是沈流年就只能是慕相思了,可是她万万没想到的是,进来的人虽然跟慕相思长得很像,但她不是慕相思。

    空气凝固了,苏雨落能够听到自己吸气的声音。

    盛岚高傲的目光凌厉的扫过苏雨落惊慌失措的脸,鄙夷的笑了笑。

    苏雨落看着那张脸,有些惊恐,想要揉揉自己的眼睛,确定自己是否看错了,或者眼花了,可惜她的手被束缚着,“你是谁?为什么抓我来这里?你跟慕相思是什么关系?”

    盛岚嘴角的鄙夷越来越大,浓稠的像是要流淌了下来似的,“我是谁,你不配知道。”

    “那你抓我来到底要干什么?”苏雨落佯装着无惧的模样,可是她的内心已经害怕死了。

    盛岚的目光在苏雨落的脸上流连了一会儿,“你不需要知道。”

    苏雨落听后觉得这个女人疯了,抓了自己来,到底为了什么,却告诉她不需要知道,陌生的空间,陌生的人,让苏雨落失去了安全感,淡定也随着时间一点点的流逝。

    最后,实在是耗光了所有的胆子,她爆发了。

    “你到底是谁?你这是犯法的……放我出去,我是大明星苏雨落……”

    大明星,盛岚笑了笑,“对啊,我都忘了你是大明星了,我记得你很喜欢让人拍裸照来着……”

    自己做过的事儿,自己最清楚,苏雨落在听到盛岚开口的瞬间,就彻底的颓了,明知道没用,可还是本能的想要往后缩,可是能够缩到哪里去呢?

    她惊恐地看着盛岚,眼中含着泪,可惜这副可怜的模样不会让盛岚有任何的不忍,她的女儿曾经遭受过什么,她都要加倍的还回来。

    女人打了个利落的响指,然后优雅的转身,“慢慢的享受吧。”

    “不……不,我不要……”

    苏雨落看到两个男人向着她靠了过来,手里面拿着摄像机,如果只是这样也就罢了,她分明看到两个男人在脱自己的衣服……

    大门关上,隐约能够听到女人的挣扎和嘶吼,但是盛岚连眼睛都没有眨一下。

    ……

    因为担心盛岚再做出些什么意向不到的事儿,沈流年并没有让慕相思睡在剧组,两个人打算回家住,不过让他们没想到的是,沈夫人乔宁玉等在门口,看样子已经很久了。

    慕相思看到乔宁玉,本来应该打声招呼的,但是之前的事儿还是如鲠在喉,慕相思叫不住来。

    乔宁玉也知道自己是多么不受欢迎的存在,视线越过慕相思,最后停留在自己儿子的身上,“我有些话想跟你说。”

    沈流年并没有要跟慕相思分开的意思,也没有要避讳着她,“有什么就在这说吧。”

    乔宁玉看了一眼自己的儿子,苦笑了一下,那一眼还是有些难过的,就在家门口,竟然连门都不让自己进一下。

    “还是进去说吧,外面风大,夜里有点儿凉。”慕相思抬眸看着沈流年,她开口了,沈流年自然不会拒绝。

    乔宁玉顿时生出了一种自嘲来,她真的把自己的儿子越推越远,但是看到慕相思的那张脸,她就会想到盛岚,随时都想到盛岚会卷土重来。

    家里没有佣人,慕相思本来打算泡杯茶,她现在就只能把乔宁玉当做个不怎么亲近的人,但是又没办法从自己的世界里丢出去的那种来相处了。

    她刚流露出这个意思,沈流年就起身了,“我去吧,你在这里坐着。”

    乔宁玉看着儿子高大的背影,不说他君子远庖厨,但是像现在这样她真的很难看到。

    “你很得意吧?”乔宁玉语带嘲讽的说道。

    慕相思笑了笑,目光平静,“我为什么要得意?我哪里应该得意?”

    “我的儿子已经将我视为陌生人了,为了你,他连我这个亲妈都不要了。”不甘和憎恨仍然在她的眼中盘旋着,说明她并没有真的放下,就像盛岚不喜欢沈流年和慕相思在一起一样,她也没有一刻同意过。

    厨房里还能够看到沈流年的影子,慕相思看到他的时候目光是柔软的,只是对上乔宁玉,却冰冷的可以伤人。

    慕相思动了动唇角,勾起若有似无的笑容来,“沈夫人,除了流光的事儿,您不愿意我跟流年哥哥在一起,是不是因为您看到我,就会想到您曾经做过的错事呢?”

    什么叫一针见血,眼前的景象就是这样。

    乔宁玉被慕相思这一针扎在了胸口,胸中郁结,差点儿没有喷出一口鲜血来。

    &nb

    sp;   “你……”

    慕相思要淡定的许多,“沈夫人,别生气呀,您这样,我会觉得我说对了。”

    纵然她可以不计较慕沧海做过同样的事儿,毕竟他的养育之恩让她可以无视任何的仇怨,但是眼前的女人,不行。

    太像盛岚了,以前慕相思虽然已经跟盛岚很像了,但那只是停留在表面上,已经让乔宁玉不喜欢,而现在,她连说话的尖酸刻薄都一模一样。

    乔宁玉的话被堪堪堵在了喉咙里,怒视着眼前的小女人,她再也不是随意任由自己发落的小丫头了。

    此时,沈流年端了两杯水回来,一杯给了乔宁玉,一杯留给了自己,慕相思晚上不怎么喝茶的,这样会影响她的睡眠,不过沈流年再度回去,给她倒了杯牛奶。

    体贴的不像话,这样的待遇,乔宁玉没见过任何人在沈流年的身上享受过。

    即便抛开上一代的恩怨不谈,仅仅是个母亲,她也没办法接受自己养大的儿子,把温柔和爱意都给了另一个女人。

    可就算她不喜欢,那又能怎么样呢,除了歇斯底里的抱怨,她什么都做不了,也什么都改变不了。

    沈流年坐下后,慕相思很自然的就靠了过来,其实她无意偷听母子间的谈话,但是沈流年让她留下李,她为什么不呢?

    “流年,你真的要她在这里听着吗?”乔宁玉仍然不希望慕相思在,这个女人在,她就没办法心平气和的谈事情。

    沈流年让她进来,只是因为慕相思说了那样的话,他不会不管乔宁玉,毕竟那是自己的母亲,但是他真的做不到像以前一样的言听计从了,因为他没办法忍受再一次的失去。

    “你要说的话,现在就说吧,如果没有的话,我让人送你回去。”

    乔宁玉听后,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好让自己的情绪平复下来,免得再跟沈流年起了争执。

    “好,好,我真是养了个好儿子,”乔宁玉脸都气的青了,“盛岚这次回来了,你打算怎么办? 你们打算怎么办?既然以前的事儿你们都知道了,你们两个……还真的能够什么都不顾的在一起?”

    沈流年修长的手指绕着有些烫的杯子边缘转了一圈,再抬眸,对上乔宁玉愤恨的视线,语气坚定的不容任何人动摇,“那是你们的事儿,为什么要波及到我们。”

    “你这么想,可她呢?她也会这么想吗?一个是她的父亲,一个是她的母亲,盛岚不会善罢甘休的,流年,沈氏最近几个大单子被人抢走,就是盛岚干的,我敢肯定。”

    沈氏的生意出现问题了吗?

    她怎么没听沈流年说呢。

    他在自己的面前从来都是什么都能够搞的定的样子。

    沈流年不喜欢小女人用那种可怜同情的目光看自己,他接受她的崇拜和仰慕,只是不喜欢这种,“我会处理的,不过与其担心沈氏,还不如担心下您,毕竟她想要对付的其实是您。”

    算是关心吗?乔宁玉不敢自作多情了,也许只是提醒吧。

    “你既然不认我这个妈了,还管我的死活干什么,在你心里怕不是觉得我就应该死在盛岚手里?”

    当年的事儿,大家都是各执一词,到底是真的背叛,还是只为了自保,根本就没办法查证,其实沈流年也在想,上一代的事儿,为什么非要牵扯到他跟慕相思的身上来,好不容易走在一起,如今又要面对这些。

    “天色不早了……”

    意思很明显了,乔宁玉从来到现在,也没说几句话,就要被人赶出去,她怎么可能会走。

    “流年,盛岚不会让你跟她在一起的,你自己要小心,慕相思,如果你真的爱流年,就不要让任何人伤害他。”

    慕相思淡淡的回答,“我想我比沈夫人更加清楚如何做不会伤害他。”

    乔宁玉被小两口怼的胸间郁闷,气鼓鼓的离开了。

    慕相思趴在沈流年的身上,明显的感觉到他的气场不对,“流年哥哥,你真的要对付盛女士吗?”

    “你不想?”沈流年突然笑了,水晶灯的映衬下,他的笑容带着一抹蛊惑人心的味道。

    慕相思点点头,“嗯,不想,我什么都不想去计较了,只想着咱们两个好好的在一块,”随后,她自己又补了一句,轻描淡写的,却在彼此的心上留下不浅的痕迹,“可是,好像挺难的。”

    “别多想……”

    话音未落,秦阳打来了电话,慕相思因为在沈流年的怀里,所以也能够听到对方的声音。

    苏雨落出事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