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77章 十年零一天
    激烈的情事结束后,苏雨落脸上的潮红未退,余韵中带着媚丝的大眼中荡漾着层层的爱意,“锦瑜。”

    宫锦瑜刚刚就像在天上飘荡着,全身心的投入,此刻他揽着自己的女神,他从来没想过,自己有一天居然能够跟女神共赴**,这一刻,作为一个男人,他无比的满足。

    宫锦瑜用一个吻回应着苏雨落,他其实知道,苏雨落在这个时候对自己投怀送抱,可能不是出自于真心地爱自己,但是他从未奢望过那些缥缈的东西,她能够在自己身边,温柔缱绻的躺在那里。

    于他的人生而言,就已经是一种妙不可言的满足。

    “雨落,这是真的吗?告诉我,这是真的吗?”宫锦瑜太害怕失去了,真的担心等到一觉醒来,才发现只是一场春梦。

    苏雨落轻轻地拍打着他的胸膛,上面还有刚刚激情时留下的红痕,她故意的,既然她愿意委身给宫锦瑜,就不会让自己再跟别的女人分享他,她要宫锦瑜全心全意的捧自己。

    疼痛是那么的清晰,宫锦瑜的嘴角泛起笑意,“雨落,我会对你负责的。”

    哪怕是等他这句话等了很久,但是苏雨落告诉自己,不能够表现出来,欲拒还迎,这才是百试不爽的手段,“我……不用你负责,刚刚的事儿,就当做是一场梦吧,我喝多了。”

    翻脸不认人,这让宫锦瑜的脸色有些挂不住,但毕竟是自己喜欢的女人,他愿意温声细语的哄着她,也知道她在傲娇,便宜他已经占了,多花点儿心思对于他来说,没什么的。

    “怎么可能是一场梦呢?雨落,我知道你想要的是什么,我都会满足你的,新电影的女主角,非你莫属了。”

    苏雨落心里泛起笑意,但面上仍然做出一副为难的表情,“可是我们这样……你女朋友她?”

    如果不是苏雨落提起,宫锦瑜真的忘了家里还有个同居了很多年的女友,刚刚在跟苏雨落翻云覆雨情话绵绵的时候,他从未有过一刻的愧疚。

    “这件事儿我会处理的,雨落,我们都已经这样了,你愿不愿意当我的女人,如果你愿意,我可以给你时间,让你真的爱上我。”

    “我……”苏雨落知道宫锦瑜自己的心,但是没想到他在这个时候还会计较爱不爱的,成年人的游戏,哪里还用管这么多呢,可是既然他想要玩,那她就陪着好了。

    “我……我现在的心很乱,刚刚我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喝了酒,心里很委屈,就想见到你,我好像真的只有你了。”苏雨落的话,给宫锦瑜增加了自信,如何抓取一个男人的心,苏雨落还是很懂的。

    不过她的这些手段,在沈流年那里,却从里没有得逞过。

    宫锦瑜跟苏雨落再次开始了新一轮的情事,这一次的宫锦瑜要比前一次放开了很多,之前他就像是膜拜自己的女神一样,而现在他却觉得身下躺着的是只能依附着自己生活的女人了。

    苏雨落也极尽可能的配合着他,天下没有白来的午餐,而且她觉得牺牲身体,不算什么。

    第二天,苏雨落的转变很明显,小鸟依人的跟在宫锦瑜的身边,她是来找赵盈盈的。

    本来宫锦瑜清醒过后,还是有些愧疚的,毕竟赵盈盈爱了自己那么多年,全心全意的付出,只可惜她始终不能够激起他心中的爱意。

    之前只是觉得这个女孩子很好,温柔善良,又对自己很照顾,留在身边也很不错。

    可是在得到苏雨落之后,赵盈盈的那些优点就都变成了缺点,让他甩不掉的缺点。

    看在十年的情分上,他是打算好聚好散的,可是苏雨落不放心,她担心女人会用什么手段挽留宫锦瑜,在她的坚持下,宫锦瑜还是带她来了。

    一男一女出现在门口的时候,赵盈盈有些蒙了,她的手下意识的摸着自己的小腹,一夜未睡的她,黑眼圈很重,眼睛不知道是因为熬夜布满了血丝,还是因为哭了很久而红的。

    桌子上的饭菜还跟宫锦瑜走的时候一样,赵盈盈一口没动。

    其实在看到苏雨落的时候,赵盈盈就有一种不好的预感,但是她告诉自己,也许自己是想多了呢?

    一如既往地温柔笑容,赵盈盈和气的说道:“锦瑜,你回来啦,苏小姐,您也来了,快里面坐。”

    苏雨落这会儿并没有发难,她想要在宫锦瑜跟前当个善良的女人。

    宫锦瑜看了一眼赵盈盈,又瞧了瞧苏雨落,两个人孰轻孰重,他心里还是有数的,“盈盈,我有话跟你说。”

    男人去见了喜欢的女人,而且一夜未归,其实赵盈盈什么都懂的。

    但是她总是心存侥幸,就像她在这个男人身边十年,始终相信,他会娶自己一样。

    “吃了饭再说吧,我熬了粥,你胃不好,还是先吃点吧!”赵盈盈像是个忙碌的居家小女人。

    苏雨落扯了扯宫锦瑜的衣角,不想再拖沓下去了。

    宫锦瑜的那一丝残存的愧疚,还没等着作威作福,就被苏雨落的绵绵爱意所镇压,“盈盈,你坐下来,我先跟你把事儿说完。”

    “连饭都不吃了吗?”

    “嗯,先不吃了,说完我就走了。”宫锦瑜的话已经在赵盈盈的心上划了一刀,鲜血淋漓。

    赵盈盈闭上了眼睛,知道终究还是没有躲过,七年之痒的时候,她熬过来了,可是十年之约,却没有守得住。

    她没有哭也没有闹,比刚刚还要平静,这样的平静,让宫锦瑜觉得而自己好像从来没有认识过这个女人。

    可惜还来不及惊讶和细细的打量,苏雨落已经迫不及待的宣布自己的身份了,她脱掉外套,刻意露出深深浅浅的吻痕,无形中的第二刀,赵盈盈疼的呼吸一顿。

    “盈盈,我们分手吧,是我对不起你,这个家,虽然也不值什么钱,但是就算给你的补偿吧,你是个好姑娘,我相信你以后一定会找到个好男人的,我……我收拾下东西,就走了。”

    这是苏雨落跟宫锦瑜商量的结果,苏雨落绝对不会来这里住的,地方太小了,连她的衣服都放不开。

    赵盈盈看着面前的一对男女,只觉得小腹处那个小生命在愤怒,她昨晚就想要告诉他的,可是现在看来,似乎没有这个必要了。

    十年痴心,在这一晚上之后就已经彻底的死心了。

    赵盈盈是个弱小的女人,但是她也不会摇尾乞怜,男人既然要走了,就说明她真的留不住了。

    她没有歇斯底里,更没有指着面前的男女大声的怒骂,她其实可以这样的,但是她不想分手也失去了风度。

    宫锦瑜也以为赵盈盈会愤怒的,他已经预想好了整个场面,可惜女人没有。

    她抬手,宫锦瑜以为她要对苏雨落做什么,下意识的护住苏雨落,可赵盈盈只是拢了拢头发,笑容依旧平和,“锦瑜,我们在一起十年了,我以为我会等到你跟我说结婚吧,哪怕没有风光盛大的婚礼,什么都没有,只要有你,我就知足了,可是十年一场梦,我现在还是梦醒了。”

    “盈盈……”宫锦瑜叫了一声她的名字。

    意外之余,他觉得自己心里竟然有些不舒服。

    赵盈盈没有哭,也没有伤心,这些都是她一个人躲在屋子该干的事儿,她起身,优雅从容,“锦瑜,苏小姐对你来说是个怎样的存在呢?以前就像是画中的人物,可望而不可即,现在,你踏着我的梦,终于美梦成真了,我是不是要恭喜你?”

    宫锦瑜被她的话说的无地自容,苏雨落仍然是一副无辜的小白花形象,但是她知道,自己必须说点什么了,不然宫锦瑜很可能就要退缩了。

    “赵小姐,很抱歉,昨晚上我们已经在一起了,锦瑜只是不想要伤害你,我知道你爱锦瑜,可是锦瑜他爱的是我。

    赵盈盈勾唇,淡漠的笑着,“他爱你?那你呢?苏小姐也爱锦瑜吗?”

    “我……我会的。”苏雨落坚定的看着宫锦瑜。

    “雨落……”

    赵盈盈笑了,“好,我记得有人说,一段感情里,不被爱的那个才是小三,虽然这句话我觉得三观不正,不敢苟同,但是既然你们两个已经郎情妾意,我死抓着不放手也没什么意思。”

    赵盈盈心痛的呼吸一顿,但是很快她强迫自己保持冷静,撕扯的场面不是她想要看到的,“好聚好散什么的,我怕是做不到了,到今天为止,我爱了这个男人十年零一天,但是从现在开始,我要给自己新的生活,你们走吧,宫锦瑜,不管以后发生什么事儿,我不希望再看到你,这个房子,买的时候是我们一起付的钱,既然你说给我,那我也不会不手下,再见。”

    宫锦瑜看到赵盈盈干干的眼睛,没有一点儿湿意,总觉得很不舒服,他不喜欢女人大声的说话吵闹,可是这个时候,太过安静,也让人很不爽。

    “盈盈……你别这样,要怪就怪我吧,跟雨落没什么关系。”

    赵盈盈知道,他是在为苏雨落开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