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79章 打破了她的底线
    苏雨落完全没有当了小三的羞耻感,反而还觉得赵盈盈卑鄙可耻,她把手机的声音挑的很大,而且还是外放的,宫锦瑜也一直在旁边默不作声的听着。

    她怨气很深的瞥了眼宫锦瑜,“看吧,她都承认了,我就说是她故意捣的鬼,你还偏说不是,锦瑜,你别傻了。”

    赵盈盈摇摇头,原来还有人在旁听啊,不过她没有任何的心虚,因为她说的是事实,也不怕被人知晓,她一直沉默,并不是因为她胆小,她只是看在曾经深爱过那个男人的份上,就算两个人不在一起了,可是曾经的感情,还是应该被尊重。

    分手了没必要刻意的抹黑,也没必要撕扯的再见如仇人一样。

    虽然,她基本上也不会跟他再见面,但是她并不想当仇人。

    宫锦瑜叹息了一声,两个女人,他夹在中间,真的不知道要说什么了,而且他刚刚也听到了,赵盈盈并没有承认啊。

    “雨落,你冷静点儿。”

    苏雨落快要气炸了,怒声的呵斥,“冷静,你要我怎么冷静,你看看外面的那些人怎么写我的,他们那么骂我,锦瑜,我不是这样的人,你知道的。”

    跟她在一起,宫锦瑜倒不是被逼的,所以他也觉得苏雨落有些委屈。

    赵盈盈不想听他们两个人的吵闹,索性就挂断了电话,准备把花插完,然后去做产检,虽然两个月了,但是她的年纪也已经过了三十岁,还是头胎,还是有些风险的。

    不过还没等她去换衣服,也就过了不到二十分钟吧,电话又打来了,这次是宫锦瑜的手机号,上面还显示着她曾经给他的专属昵称,“亲爱的鱼”。

    分手后,本以为他不会再打电话过来的,而她在一阵兵荒马乱之后,也忘了这件事儿,不过看到这个显示后,她觉得应该改了,挂断后就改吧。

    赵盈盈不是那种不接电话的人,不管对面是多么讨厌的人,总要听听他要说什么,不过直觉告诉她,宫锦瑜找自己,肯定还是刚才的事儿。

    他是来骂自己的吗?

    “喂。”恬静的声音有着让人气定神闲的功效,曾经他在剧组里面一个通宵一个通宵的熬着,再苦再累,听到她温柔的问候,心里也会莫名的舒畅。

    原来,曾经,他也有过对她悸动的时候,不过那已经变成了曾经。

    眼前还有一摊子乱事儿呢,发布会搞成了这样,电影可以拍,可是上映的时候就糟了,投资方是要看到利润的,而且他还签了保底合同,如果达不到合同上面的收入,他就要自掏腰包了。

    那可不是三五百万那么简单的,绝对会让他请假当场。

    刚刚挂断电话后,苏雨落吵闹了一会儿,当然再说赵盈盈如何如何心机,让他不要轻易的相信她,但是很快,她又说这件事儿必须得赵盈盈亲自出面才能解决。

    因为只有赵盈盈出面说苏雨落不是小三,这件事儿才能够平息,才可以让她恢复形象。

    可是刚刚苏雨落跟赵盈盈闹了不愉快,宫锦瑜觉得不妥,没理由刚刚伤害了人家,现在又让人家帮忙,赵盈盈再好,也不是傻子。

    但是架不住苏雨落的软磨硬泡,谁叫她是自己的女神呢,没办法,宫锦瑜只能厚着脸皮给赵盈盈打了电话,本以为她不会接呢,可是没想到,她居然接了。

    “喂,盈盈……”宫锦瑜羞臊的不知道要怎么开口,电话对面的赵盈盈却平静的多了,像是什么都没有发生过,“嗯,不管你相不相信,这件事儿不是我说的,如果没有别的事儿的话,我就先挂了。”

    抬头看了看两个人一起去买的时钟,赵盈盈苦涩的勾了勾唇角,“我还有事儿,要出去一下。”

    她打定了主意不让宫锦瑜知道这个孩子的存在,所以没有告诉他自己是要去医院。

    一旁的苏雨落正在对宫锦瑜使眼色,宫锦瑜只能厚着脸皮说道:“有事儿,你先别挂,我知道不是你,雨落也没有恶意,刚刚她就是太激动了,你也知道,她刚刚被那些记者……”

    赵盈盈不是没有脾气,只是良好的教养让她很少发火,“宫导演,如果你打电话来只是来解释的话,那就不必了,我们之间的事儿根本不是三言两语能够解释清楚的,所以也没必要了,是我也好,不是我也好,随便你们吧,我真的要出去了。”

    “别,盈盈,别挂电话,我真的有事,我找你是想要你帮我个忙。”宫锦瑜很想给自己一个巴掌,这样的话他真的说不出口,可是一旁的苏雨落就像是个监工一样的盯着他。

    “说吧,我跟人约好了的,我不喜欢迟到。”

    听赵盈盈松了口,宫锦瑜很激动,“盈盈,不管别人怎么说,我们两个在一起那么多年,我知道不是你做的。”

    “你也知道我们两个在一起那么多年,呵!”赵盈盈的情绪堆积在胸口,其实她只是轻描淡写的讽刺一下,真的已经很好了,换做别的女人,真的会做出什么疯狂的事儿来的。

    宫锦瑜尴尬的清了清嗓子,脸上也是一阵红一阵白的变化着。

    最后还是赵盈盈开口的,“你是让我解决菲儿那里的事儿吗?我之前已经跟她说过了,她不是答应不追究违约的事儿了吗?”

    说起这件事儿来,宫锦瑜真的要感谢赵盈盈,换做别人,菲儿绝对不会善罢甘休的,绝不会只是发几条微博吐吐槽,而是直接走法律程序人,让他损失大笔钱。

    还好有赵莹莹在,菲儿看在赵盈盈的面子上,这事儿就算完了。

    不过她却抱着看好戏的心情,等着这部电影上映后,如何的扑街。

    “不是这件事儿,不过还是谢谢你,盈盈,我其实……”宫锦瑜有些难以启齿,可是这的确是眼下能够想到的最好的办法,“我其实是想你帮我跟媒体解释一下,我跟雨落在一起的时候,咱们两个已经分手了。”

    “事实上并没有!”赵盈盈说道。

    “盈盈,你知道这部电影我投注了多少心血,眼看着临门一脚了,如果真的出了事情,我就毁了,我们的事儿是我对不起你,我愿意补偿你,可是你能不能再帮我一次。”

    赵盈盈告诉自己不要再心软,但是在宫锦瑜的软磨硬泡之下,她还是同意了。

    其实她是为了供锦瑜才在这个圈子里的,她更喜欢安静的生活,她的专业是美术,她打算以后当个老师,教小孩子们画画,远离这个圈子。

    于自己而言不过是举手之劳,虽然撒了谎,却无伤大雅,还是那句话,毕竟在一起那么多年了,她虽然怨恨,但是并不想毁了他。

    “那好吧,我先去办事,你那里联系好了记者后告诉我,我出面。”

    “盈盈,真的谢谢你了。”宫锦瑜激动地说道,这一次,他真的对赵盈盈充满了感激。

    “没事,我希望这是最后一次,另外,我已经联系好了买家,这套房子,我打算卖掉了。”

    “你要去哪儿……”

    话还没说完,苏雨落就抢过了宫锦瑜的手机,并且挂断了。

    赵盈盈猜到了对面放生了什么事儿,苏雨落怕自己跟宫锦瑜旧情复燃吗?

    怎么会呢?

    她虽然不是什么特立独行的女人,但是别人碰过的男人,尤其还是劈腿的,她不会再要的。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原则和底线,她可以尽心尽力的伺候着宫锦瑜,也可以为他做任何事,但是前提是,他得对自己忠诚。

    如今他打破了她的底线,那么不管从曾经有多爱,她都不会在留恋。

    “你干什么?”宫锦瑜有些愤怒的看着苏雨落,“我还没跟她说完。”

    苏雨落冷笑了一声,眼中满是不屑,“不是已经说完了吗?你们还想说什么,宫锦瑜,如果你还对她恋恋不舍,那么你大可以回头去找她,我苏雨落虽然落魄了,可是我还不是没人要的,放心,我不会像她一样缠着你的。”

    宫锦瑜见苏雨落生气了,无力的叹息了一声,不得不耐着性子哄她,跟赵盈盈在一起的时候,他从来没有在她的身上花太多的心思,都是赵盈盈来哄着自己。

    “雨落,别这样,我怎么会回头呢,我不是已经当着所有人的面向你求婚了吗?”

    “求婚了怎么样?结婚了还能离呢!”

    宫锦瑜哭笑不得,深深地透着无力感,“我对你的心你还不知道吗?咱们找人家帮忙,总要说点儿好听的嘛。”

    苏雨落知道,自己也不能闹的太过火了,不过她怕这件事情有变数,“她嘴上答应的好好地,谁知道她会不会反悔呢。”

    “她不会的。”宫锦瑜想也不想的回答。

    苏雨落不喜欢他这份笃定,最毒妇人心,她用自己的心思来衡量赵盈盈的,“你不是说她跟那个菲儿的关系很好嘛?她刚刚不是说跟人约好了吗?万一去见菲儿,两个人合谋再来对付我们的话,咱们就真的没有转机了。”

    “那你的意思……”宫锦瑜迷惑的看着苏雨落,此时女人的脸上露出了一抹冷笑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