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83章 两个最重要的人
    宫锦瑜听到这儿,狠狠地扇了自己一个嘴巴,这并不是做戏,因为赵盈盈的心不是做戏就能够换回来的,他只是恨自己。

    “盈盈,对不起,对不起,真的对不起……”虽然这个时候说对不起太苍白了,可他不知道除了对不起还能说什么。

    赵盈盈不想要揪着一件事儿纠缠一辈子,她不想接下来的人生都活在怨恨之中,“锦瑜,就这样吧,事情到此为止,你也不用说对不起了,我受的的那些委屈,我也还回去了,以后咱们各不相欠了,没什么事儿的话,我就挂电话了。”

    宫锦瑜现在的心里空落落的,像是个游魂一样,他需要寻求一个停靠的地方,但是他清楚的知道,苏雨落不会是他的归宿。

    人只有错过一次,才知道对的人多么的难能可贵。

    激情不是爱情,不会长久的保鲜。

    “别,能再跟我聊一会儿吗?”他很想听到她的声音,她的声音对他就像是镇定剂一样,让他的心安定许多。

    赵盈盈勾了勾唇,“锦瑜,我最恨小三了,如果我们再聊下去,可能我就要被误会成小三了,再见。”

    电话还是挂断了,嘟嘟的声音一下下敲在宫锦的心上。

    宫锦瑜很烦躁,想要吸烟,可这里是医院,他只能忍着,后面也就习惯了,一个人对着窗户发呆,仔细的想了想这段时间他的疯狂。

    苏雨落是在晚上八点的时候醒来的,一睁开眼睛就看到了宫锦瑜,她双目含泪,低低的喊了一声,“锦瑜!”

    喉咙在洗胃的时候弄的有些疼,胃管插入可能碰伤了,所以她的声音有些低哑,宫锦瑜体贴的给她拿来了温水,苏雨落喝了一口,胃里就是一阵翻腾。

    宫锦瑜端来垃圾桶接着,他把她照顾的很好,苏雨落觉得自己这招奏效了,不过她也发现,宫锦瑜一直没有说话。

    苏雨落很想看手机,但是又怕自己的小心机被宫锦瑜看出来,她其实是迫切的想要知道外界的对于她自杀这件事儿的评价。

    “雨落,身体是你自己的,不管发生了什么事儿,你都不应该伤害自己的身体。”

    苏雨落仍旧是一副可怜的样子,“锦瑜……我真的很爱你,当时说分手,我只是在气头上。”

    真话也好,假话也罢,他都不去计较了,在刚刚他已经做好了决定,很可能这个决定回被人骂的很惨,但是他还是要这么做。

    宫锦瑜温和的笑了笑,“嗯,快点儿把身体养好,电影还要继续拍下去。”

    “你不怪我了?”苏雨落试探的问道,她要确定宫锦瑜是不是心里还有疙瘩没有解开。

    “怪你做什么,要怪也得怪我。”

    如果不是他三心二意,不懂珍惜的话,现在他跟赵盈盈还有他们的宝宝该是多么的幸福啊,现在他连靠近的资格都没有了。

    听他这么说,苏雨落倒是放下心来来,“锦瑜,以后我们不要吵架了好不好?”

    “好。”

    ……

    不得不说,苏雨落的这一波紧急公关做的很到位,虽然宫锦瑜没有承认她是自杀,但是大家对于她住院的猜测还是更倾向于自杀,这件谁让很快就占据了各大新闻网站的头条。

    苏雨落现在人设彻底崩塌了,不过却也因为高度的曝光让她变得又黑又红。

    赵盈盈卖掉了房子,已经离开了锦城,离开的时候,并没有跟宫锦瑜说,不过宫锦瑜知道她的老家在哪里,如果他真的想要见孩子,赵盈盈也不会拦着,但是和好的事儿……绝对不可能了。

    苏雨落为了电影能够早一点上映,好跟慕相思的电影抢票房,这次倒是真的很卖力,在医院躺了三天就回剧组了。

    表面上来看,宫锦瑜跟苏雨落的关系还是那样,他又恢复了以前的样子,温文尔雅的,就算苏雨落跟他争执,他也不会回嘴,大家都以为他们两个的关系已经和好了。

    慕相思最近除了参加电影的宣传活动外,已经推掉了很多的剧本,想要好好地陪陪沈流年,可是沈流年却回来的一天比一天晚。

    不过让人脸红的是,就算有时候回来都是半夜了,还不忘了把她弄醒折腾她,不说彻夜缠绵吧,可每次也都是折腾很久,可第二天他又很早的就起来了。

    慕相思看着他有些消瘦的脸颊,知道沈氏一定发生了什么事儿才对。

    问别人就算知道,也不会说,只能去找哥哥了。

    泡芙已经大腹便便,慕相城寸步不离的守护着,两个人看起来关系很亲密,慕相思坐在泡芙买的花里胡哨的沙发上,看着眼前的两个人,欣慰的笑着。

    “相思姐,你是找哥哥有事儿吧?我去给你们切水果,你们聊。”泡芙识相的主动给他们腾出空间来。

    慕相城扶着她起身,“小心点儿,别伤到了手。”

    泡芙温婉的一笑,而慕相思已经开口了,“没什么别的事儿,你坐着吧,我问完了就走。”

    纵然这么说着,泡芙还是把客厅留给他们了。

    “你妈妈跟你男人的事儿?”慕相城一下子就猜出来了,其实连猜都不用猜,现在的慕相思,遇到什么事儿都不用来找他帮忙了,能找他的,也就是打听打听她家男人的事儿。

    慕相思吐了吐舌头,像是个小孩子一样,“嗯,盛女士哪里我不想去问,沈流年又不跟我说,但是我看他每天早出晚归的,哥哥,你知不知道沈氏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儿?流年他是不是遇到难题了?”

    “盛女士?”这个称呼,慕相城笑了笑,他的父亲是为了保护盛岚死的,而他后来也查到,盛岚当年出的意外,不是偶然,而是人为的,那个节骨眼上,除了沈家和慕家想要斩草除很还能有谁呢?

    所以他才说慕家和沈家是他的仇人,只不过当年的事儿毕竟已经过去了很久,证据不足,只是猜测,他便一直都没有动手,不过如今盛岚回来来,她是要讨债的,自然也跟他联系过了。

    不过他却因为要考虑泡芙和肚子里孩子的安全,并没有同意,只说要考虑考虑,这一考虑就是一个月,盛岚只怕是等不及了,所以先动了手。

    “哥哥!”慕相思瞪了他一眼。

    “呵呵,好,不逗你了,”慕相城正色的说道:“盛女士这次可不是空手而来,她背后的势力不可小觑,慕家已经倒了,你爸爸也去世了,她看在慕家把你养的很好的份上,只是对苏雨落动动手,其余的也懒得理会了,可是当年的杀夫之仇她不肯能不报,所以沈家,注定是要倒霉的。”

    “当年的事儿跟流年哥哥没有关系啊。”

    “傻红豆,父债子还,谁叫他老子已经不再了呢,何况,盛女士一直想要带你走,你之所以才见到她,就是沈流年一直在干预这件事儿,他知道盛女士一旦见到了你,你们的关系注定会受影响,现在盛女士跟沈流年之间又多了个矛盾。”慕相城把视线落在慕相思的脸上。

    “我?”女人并不傻,从他的话里也听出来了。

    “没错,就是你。”慕相城微微一笑,深邃的目光闪烁着精明的光,“沈流年多大的能耐你知道,可是盛女士干跟他硬碰硬也肯定不弱,两个人如果真的闹起来的话,肯定是不死不休,相思,如果你真的想要阻止这场战争,我觉得你应该跟盛女士谈谈。”

    慕相思下意识的皱着眉头,表示她的抗拒,但是深思熟虑后,眉头就松开了,哥哥说的很有道理。

    泡芙在他们谈话的尾声的时候端着切好的水果过来了,可惜慕相思根本没有心思吃,但是盛情难却,她还是吃了几口,然后告辞了。

    “我送你?”

    慕相思看了眼泡芙,“算了,你还是好好在家看着泡芙吧。”

    “算了就算了,省得你家男人调转枪口对着我开,路上小心。”

    慕相思是自己开车过来的,在她的软磨硬泡之下,沈流年总算是同意她开车了。

    车子是打算开回家的,不过趁着红灯的时候,慕相思还是给盛岚打了个电话。

    盛岚接的很快,难以掩饰的欣喜,“相思,你给妈妈打电话,是有什么事儿吗?”

    “我要见你。”

    “好啊,晚一点好不好,妈妈这里有点事儿要忙。”

    什么事儿?慕相思第一反应就是要对付沈流年的事儿。

    “我现在就要见你,待会儿我把位置发给你。”不给盛岚拒绝的机会,慕相思知道,自己是在用爱当威胁,但是为了阻止两个对她来说很重要的人大动干戈,她只能这么做了。

    盛岚犹豫了一下,不过还是同意了,“好,那你先去,妈妈随后就到。”

    慕相思随便把车开到了一个地方,又很随意的找了一家店,然后就把位置发给了盛岚,半个小时候,她就来了。

    母女两个不是第一次见面了,却还是难掩尴尬,盛岚有些无措,在外人面前无论如何如何的雷厉风行,在女儿面前,她却要小心翼翼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