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86章 做你的对手很有趣
    ,精彩无弹窗免费!

    沈流年挑了挑眉,“可是对我而言,家庭比事业更重要。”

    方乐怡无论如何都没想到,沈流年会这么说,还真的让人大开眼界,他这种男人,不应该是把事业摆在第一位,其余的都要靠后的吗?

    她以为,他们两个人是一样的人。

    可即便不一样,因为这个男人入了她的眼了,所以她就开始为那些不一样找着合理的借口,比如一个男人爱家庭,似乎也不是什么大错。

    方乐怡细微的变化并没有逃过沈流年的眼睛,不过她这种人注定是高傲的不可一世的,“可是,如果连事业都没了,家庭只怕也很快就没了吧?”

    这话有些冒犯,但是沈流年并没有生气,“方氏如果不换个人来谈判的话,就算有危及的是沈氏,我想,我们的合作也只能到此为止了。”

    方乐怡的不悦已经很明显了,这个男人哪里来的自信呢,“沈总这是怕老婆吗?”

    事业有成的男人,要是被人说成了怕老婆,多少还是有些面子上过不去的,可是沈流年却不以为耻,反以为荣,他眉目间的笑容更胜了,“方小姐这么说好像也没什么错,我就是怕老婆,之前你也看到了,我老婆好像很不喜欢我们一起谈生意,所以……”

    “沈流年,你不要太过分了!”方乐怡没想到他在面对着这么大的危机的时候,居然还有勇气将自己拒之门外,沈流年,到底是自信呢,还是自大呢?

    沈氏这次的确遇到了些麻烦,但是方氏这会儿插一脚进来,也绝对不是雪中送炭,方氏不过是想要从他这里捞些好处罢了,所以也没有说的那么冠名堂皇,大家心知肚明就好了。

    沈流年只是浅浅的笑着,然后做出了个请她出去的手势,方乐怡这次是真的被气着了,天之骄女的她,从小到大都是被人捧在手心里,走到哪里都是被人恭维的。

    可是她却在沈流年被无视了两次,方小姐心里的小火苗窜的老高。

    方乐怡走后,沈流年收敛了笑容,然后深深地叹息了一声,秦阳进来,想要说什么,却被沈流年制止了,“我心里有数,拒绝她,也不过是杀杀她的锐气,这样对于将来的谈判也是有好处的 。”

    秦阳听后,觉得自己的担心是多余的,想想沈总才是老狐狸,方氏以为沈氏会巴巴的凑上去求帮忙,可结果沈氏却十分的硬气,这让方氏狮子大开口的心思也彻底的死了。

    之后真的要合作的话,也不敢再胡乱的说话了。

    方乐怡从沈流年这里出去后,自然是心有不甘,但是想想慕相思,一个只会惹是生非的花瓶,她真的不服气,论家世,学历,还是长相身材,她自信都不输给慕相思。

    沈流年这样的男人,就应该由自己这样的女人来相称的,慕相思除了会给他惹麻烦和制造花边新闻,她还会什么呢?

    越想越不甘心的方乐怡,直接去了夜色准备喝一杯,这是锦城最大的夜场,也是沈流年的地盘,她很想去看看。

    心里赌气,再加上几杯烈酒,毕竟不是千杯不醉,方乐怡有些醉醺醺的了,加上她又是生面孔,混夜场的大多都是为了寻欢作乐的。

    “美女,酒量不错啊,我请你喝一杯啊?”

    方乐怡抬眼看了看男人,油头粉面的,一看就不像是个好人,完全不符合她的口味,“走开。”

    男人被身后的哥们一阵的嘘声,面子上就有些挂不住,于是不死心的想要继续缠着方乐怡,“美女,这么不给面子啊。”

    男人掏出一沓钱来,大概是想要显示自己的阔绰,可是方乐怡浑然不在意,这点钱,都不够她一双鞋的,也就能买两双袜子吧,“我让你滚开,听见没有。”

    “呦呵,小脾气挺硬啊,装什么装,来这里不就是为了钓男人的吗?装什么清高,多少钱一晚上,说啊。”男人为了面子也要撑下去,抓着方乐怡的胳膊不松开。

    方乐怡从来没受过这种委屈,细高的鞋跟踩在他的脚上,引来了男人的一声痛呼,结果之前看热闹的男人们,一下子涌了上来,围住了方乐怡的去路。

    方乐怡是见过大场面的,虽然已经有了七分醉意,可还是没有吓得不知所措,她淡定的掏出手机,打了一个电话号码。

    “沈流年,我在你的夜色,有人要欺负我,如果我在你这里出了什么事儿,你跟方氏的合作就彻底的没戏了,”不等男人发话,方乐怡又补了一句,“我要你亲自过来。”

    慕相思拿着电话,看了眼在浴室里洗澡的男人,她不是有意接的,这会儿倒是不知道要不要说话了,“那个,沈流年在洗澡,你……没事儿吧?”

    “你说呢?”方乐怡的语气很冲,跟吃了枪药差不多。

    慕相思被凶了也很不爽,要不是为了合作案,她也不会这么委屈,可是她又不想让沈流年去。

    沈流年穿着浴袍从浴室里走出来,头发上还挂着水珠,他很不喜欢擦干,都是慕相思嫌弃他这样会把床弄湿了才不得不替他擦,久而久之,给他擦头发的活儿也就落在了她的头上。

    “谁的电话?”沈流年问道。

    慕相思刚刚是在犹豫着要不要删的,可是被他从背后这么一吓,手抖的就直接删掉了,“额……”

    “相思,怎么了?”

    慕相思知道自己最近越来越没有自信了,抱着沈流年,主动的亲了一会儿,但是内心仍然不安,夜色的人不认识方乐怡,如果不出什么大乱子也不会管的。

    那些常混夜色的人也知道,在夜色里面出了事儿,沈流年会管,但是出了夜色,沈流年就不去理会了,如果方乐怡被带走的话……

    沈流年浴袍松松散散的了,眼看着就差临门一脚了,可慕相思却一下子把人给推开了,“我……要出去一下。”

    说完,慕相思手忙脚乱的穿衣服,然后还特意的警告沈流年,“你不许离开家,我回来要是看不到你,我会生气不理你的。”

    “好,这么晚了,你一个人出去不安全,带几个人去吧。”

    慕相思想了想,她要去的是夜色,夜色里面总是不会出事的。

    女人开着车出去了,沈流年站在床边,手里握着电话,虽然知道一定发生了什么事儿,但是他选择相信慕相思。

    很快,方乐怡的电话再次打来,“沈流年,你真狠,我要是真的被这群畜生欺负了……”

    沈流年皱着眉头,可是想到慕相思的话,“你在哪儿?”

    “她没告诉你?呵呵,还以为她是什么好的女人呢,原来也是这种心肠歹毒的,我在夜色,你再不来,我真的要被人给强了。”

    “在夜色,没人敢把你怎么样的。”看了看时间,“你再撑十分钟。”

    夜色的人,没有他的发话,基本上不会管这些事儿,这样的事儿每天都在上演,男女之间除了你情我愿,还有一种是不管你愿不愿意,反正我愿意。

    方乐怡眼看着就要不行了,这么多人对又拉又拽,即便听到了她在给沈流年打电话,可是都喝了些酒的男人们,以为她是在说谎。

    夜色的服务生们并没有出手制止,只是确保他们不在夜色里乱来就行了,这些人显然是有经验的,只是拉着方乐怡喝酒,想要把她灌醉然后带走。

    十分钟的时间对于方乐怡来说是漫长的,不过她还是熬到了,慕相思如风一般的冲了过来,不用她亲自动手,只需要一个眼神就够了。

    方乐怡看到慕相思,救她的人居然是慕相思,何其的讽刺,她刚刚被灌了酒,脚步虚浮,舌头也有些大了,但是因为对方是慕相思,所以她的斗志再次被激起来了。

    “慕相思,别以为我会感激你。”

    慕相思也没想着要她的感激,“方小姐,别想太多,这里是夜色,我是夜色的老板娘,如果你在这里出了事儿,我也是脱不了干系的。”

    “既然如此,你为什么不给夜色的人打个电话,我……我也就不会被灌酒了。”

    慕相思勾唇,没错,她没什么不敢承认的,她就是故意的,“方小姐,不吃点儿苦头怎么会长记性,一个单身的女人不要在外面喝太多的酒,而且,尤其是不要给已婚的男人打电话,如果我再狠心点儿,完全可以看着你今晚被人带走,我不发话,夜色的人绝对不会管这事儿的。”

    “你……”方乐怡想说,慕相思你真恶毒,可是人家毕竟还是来了,而且也没有让那样的事情发生,只是给了她一些教训罢了。

    “需要我让人送你回去吗?”慕相思淡淡的问道,现在的她跟白天在沈流年的办公室里撒娇的小女人判若两人,此刻的她气势磅礴,让人不可小觑。

    方乐怡看着慕相思,良久后,她突然笑了,“慕相思,我发现,做你的对手,似乎很有趣。”

    言外之意,她仍然不打算放弃沈流年了。

    “少夫人人,沈总的电话。”慕相思着急的没带手机,结果沈流年的电话就打到了夜色这里。

    看来,他还是知道了,不过也对,这事儿也瞒不住。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