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88章 慕相思被绑走
    ,精彩无弹窗免费!

    还要比?慕相思一下子就清醒了,倒不是被吓的,而是被惊着了,这个方小姐怎么还比上瘾了呢?

    “慕相思,你有没有在听我说话?”方乐怡习惯了发号施令,说话也是气势逼人的。

    慕相思因为刚醒,声音娇软,在她跟前就跟小白兔似的,“嗯,我在听,其实吧,方小姐,我觉得我们没什么……”可比的,反正,你又不一定能比过我。

    方乐怡显然不想要听到慕相思拒绝,“慕相思,你是怕了吗?你怕输给我?”

    慕相思的睡意彻底被耗没了,她从床上坐起,抱着被子围在自己的身上,“方小姐,我想你可能误会了,我不想比,不是我怕什么,输不输的能怎样呢?沈流年现在是我的丈夫,难道你以为赢过我,我就会把他拱手让给你?”

    方乐怡沉默了,她的确像这样,即便输赢的赌注不是沈流年,可是她就是想要让沈流年看到她的好。

    慕相思揉了揉眼睛,残存的睡意也被揉开了,“大家都是成年人了,能不能不要这么幼稚,如果你觉得输给我让你不服的话,我可以答应跟你比,但是你需要知道,不管比什么,不管比多少次,不管谁赢了,沈流年,他只能是我的,他的心里没有你,这个才是最重要的。”

    慕相思的一番话说完,听到了对面略微有些沉重的吸气声,她觉得方乐怡是个聪明人,而且她应该也不会像田小甜那样喜欢玩阴的,她主动的向自己发起挑战,其实就说明了这一点。

    如果她想继续当自己的对手,那么这个对手,也是个值得尊敬的对手。

    所以,她 才会跟方乐怡说这么多。

    如果她想明白了,或者知难而退的放弃了,岂不是更好。

    良久的沉默后,方乐怡缓缓的开口,只是这会儿声音仍然带着醉酒后的喑哑,却不似刚刚的气势逼人和急切,“慕相思,我难得看上一个男人,我不会这么轻易放弃的。”

    “嗯,看上沈流年的人挺多,但是没人能耗得过我。”伴着自嘲的轻笑,慕相思扫了眼墙上时钟的指针,“方小姐,我觉得你可以起床喝个粥了,昨天醉酒的滋味不好受吧,喝个粥暖暖胃。”

    “谁……谁要你假好心。”像是赌气一般的,方乐怡说完就挂了,但是慕相思的话,却一直在她的心里停留着,像是紧箍咒一样,时不时的就要在她的脑海里念上几遍。

    挂断了这个电话,沈流年的电话就打来了,其实刚刚在跟方乐怡通话的时候,他就有打来过,不过慕相思没有接,什么事儿都要有个先来后到吧。

    电话刚刚接起,男人就在抱怨她不接他的电话,这样碎碎念真的跟他高大伟岸的形象不相符,可是怎么办呢,他家男人在她面前,就是这幅德行,慕相思忍着笑意等着沈流年把牢骚发完,然后才开口解释。

    沈流年像是个不讲道理的小媳妇,抓着这件事儿没完没了,“你的意思是说方乐怡比我还重要?”

    慕相思简直是哭笑不得,“沈流年,你无聊不无聊,我有这么说吗?一大早你就找不痛快的话,那咱们中午的约会取消吧,我不想看到你。”

    沈流年打这个电话来就是为了提醒她,不要忘记两个人的约会,深怕她爽约,那种期待又紧张的心情,他许久不曾有过了。

    “慕相思,你敢不来试试?”

    又威胁,就不能说点儿软话吗?

    “不敢,我去行了吧,需要我穿晚礼服吗?”

    听出了她的揶揄,沈流年的唇角也掀起了笑容,“你要是穿了我也不反对,只是到时候被人瞧见你大白天的就冲我撒娇让我抱着的话……不能怪我。”

    “想的美,好了好了,快挂掉吧,我要起床吃早饭,然后去换衣服了。”

    “我等你。”

    “知道了。”

    其实沈流年觉得慕相思不用化妆,也不用刻意的穿什么漂亮的衣服,平时那样就挺好,这样他们两个人在一起才跟千千万万对普通的夫妻一样。

    再轰轰烈烈的爱情,终有一天也会归于平凡,跟柴米油盐打交道,他其实还挺向往的,当然,如果再多个孩子也不错。

    想到孩子,他已经很长时间不做任何措施了,不过她的肚子倒是一直没有动静,应该是上次流产伤了身体吧,想到那次,沈流年的暴戾再次袭上心头。

    约定好的地点,距离约定好的时间还有十分钟,他已经确认过慕相思出门了,身边还有保镖在,应该不会出什么问题,然而就在他刚刚这么想的时候,电话打来了。

    一看到那个号码,沈流年的眼眸就黑了几许,心里的弦也再次绷紧了,甚至快要断开了。

    “相思怎么了?”一开口,他直言自己的担心。

    对方正是保护慕相思来的人,“沈少,少夫人被带走了。”

    “什么人?”下意识的问完,沈流年自己的心中却有了答案,眼下能够有胆子有能力把慕相思从自己身边带走的人,只有两个,盛岚和慕相城。

    不过慕相城现在整天陪着媳妇,等着孩子出生,应该不会搞这么一出,而且在他跟盛岚的这场战争中,他似乎一直保持着中立,换言之,他想要坐收渔翁之利。

    沈流年几乎可以肯定,慕相思一定是被盛岚带走了。

    至少这样,她的人身安全是可以保证的,唯一要担心的是她现在在哪里,而盛岚又打算怎样逼着他们分开。

    其实他始终没有下定决心很大对盛岚怎样,说到底,那毕竟是慕相思的亲生母亲,她现在对盛岚冷漠,只是因为她还没办法接受,终有一天,她会想明白的,到时候,他不想让她连后悔的机会都没有。

    可是盛岚现在一再的踩在他的底线上,这次居然把人给带走了,她已经不是第一次了,但是他觉得这一次,她不会这么轻易的就让慕相思回来的。

    慕相思的电话是打不通的,她身上的定位系统显示在家里,肯定是为了这次约会,她换了别的项链,而装了定位器的项链被放下了家里。

    沈流年告诉自己要冷静,但是媳妇被人带走了,他如何冷静的下来啊,秘密筹备了很久的的求婚现场,就被他甩在身后了。

    他知道,她一直嫌弃自己上一次的求婚没多大的诚意,而且两个人是离了又复婚的,外界很多人不知道这事儿,可是她的心里却有这个结,反正两个人之前也没办婚礼,他打算先求婚,然后再办婚礼,一条龙服务的,可结果,都被盛岚给搞砸了。

    沈流年一直握着电话,直觉告诉他,盛岚会打来,她如此大费周折的把慕相思带走,即便是炫耀她的战绩,她也会打来嘲讽他一番的,其实他更期待的是,也许以慕相思的聪明劲儿,她会想到什么好法子,弄到部手机跟他联系。

    他亲自带人把锦城能找的地方都找了,不能找的也翻了,最后他确定,慕相思并不在锦城。

    他手里的电话也总算是在四个小时候响了。

    “你把相思弄到哪儿去了?”沈流年一开口,就是压抑不住的怒气。

    “你既然拦着我们母女见面,那我只能用我的办法,好好地陪陪我的女儿了,你这么急做什么,我是她的亲生母亲,总归不会伤害她。”盛岚果然带着些炫耀,一如沈流年所料的那般。

    “你要见她我没拦着,是你自己不能得到她的心,即便你是她的母亲又如何,不遵从她意愿依然是绑架。”沈流年沉声应答,“让我听听她的声音,确保她没有因为跟你生气而不开心。”

    盛岚听着楼上稀里哗啦砸东西的声音,皱着眉头,她的女儿怎么就被慕家养成了这样,“她很好,不用你担心,离婚协议书我会尽快寄给你的,就这样吧,沈流年,我绝对不允许我的女儿跟你在一起。”

    最后一声慕相思愤怒的大吼,沈流年听见了,可是还没来的及多说,盛岚就挂断了电话,而他拼命地打过去,对方已经不肯再接了。

    通话时间太短,无法确定对方的位置,盛岚不会给沈流年钻空子的机会的。

    “放我出去,你们这是绑架!”

    盛岚示意手下开门,听着慕相思的怒吼,果然这两个人还是同声同气呢,威胁她的话都是一样的,她踩着满地的碎片进去了。

    “砸累了?那就下楼来吃饭吧!”盛岚摇着头,像是面对不可理喻的小孩一样。

    慕相思很不想这么歇斯底里,但是这个女人跟她的关系,让她连咒骂都不能,“为什么带我来这儿?我告诉你,我不会跟沈流年离婚的,我们好不容易才在一起……”

    “妈妈也好不容易才见到你。”她一个女人,如何能够有今天强大的财力和物力,那是她背负着仇恨,接触这个社会上最黑暗最残酷的事儿,才换取了今天的地位,她不是不想要去见见女儿,可是那个时候她地位不稳,四处被人追杀,如果去见了她,让人知道她们的关系。

    慕相思就可能受到牵连,她不相信任何人,不管慕沧海多疼女儿,她都觉得他是虚伪的,至于沈流年,一个黄毛小儿,她更加的不信任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