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章 瓮中捉鳖
    ,!

    雪狼谷是鲜卑人往辽东撤退的必经之路,长约十几里,地势险要,易守难攻。中间地势平坦,可容四五十骑并排驰骋,山谷两边是高山,前后各有一个出口,没有其他的出路,除非翻山越岭。这里之所以叫做雪狼谷,是因为传言这里曾经有大量的狼群在附近活动,大雪过后,很远的地方都能听得群狼的吼叫,没人敢从这里过。近百十年来鲜卑人不断向南扩张,雪狼谷附近的狼群被鲜卑人杀了一批又一批,剩下的就是三五成群的孤狼了,不足为惧。

    此时的雪狼谷异常安静,飞鸟掠过似乎都能听得翅膀舞动发出的声音。王世成蹲在一块巨石后面,面色凝重,眉头紧锁,瞪大了双眼注视着远方,身边的将士们匍匐在地,一声不吭,全都等着王世成的号令。

    独孤南信率军冲出石瞻的包围圈后,一路向东撤退,李昌率领的骑兵一度被独孤南信留下断后的弓箭手和长矛兵阻隔,所以没有追上鲜卑大军,期间独孤南信为了顺利撤退,还派出了一支千余人的骑兵对李昌进行游击骚扰,一定程度上削弱了李昌的追击速度。

    早在独孤南信突围之前,王世成率领的一万人马已经到达雪狼谷,占领了制高点,并将通往辽东的出口命人推下巨石堵住,现在的雪狼谷,已经向一个口袋一样,只能进不能出。

    天已经完全烟了下来,王世成内心焦急的等待着,不过毕竟跟随石瞻久经沙场,内心的波澜丝毫没有流露出来,他左手扶着掩身的巨石,右手紧紧的握着挂在腰间的战刀,像一座石雕一样一动不动,不久,月色朦胧的夜幕中隐约传来了马蹄声。

    独孤南信的鲜卑大军果然出现了。

    王世成身边的一名裨将抬头看了看王世成,两人眼神一个对视,显然,这名裨将也听到了马蹄声。

    王世成依旧蹲在原地不动,没有发出任何号令,所有的士兵几乎同时握紧了手中的武器,身体微微攒动,准备好了战斗的准备。

    独孤南信的前锋军一马当先,冲进了雪狼谷,中军紧随其后,鲜卑大军快速行军,意图以最快的速度穿越雪狼谷。

    “传令,前锋军穿过雪狼谷后,迅速占领两边的高地,如果赵军追来,我们就在雪狼谷伏击他们。”独孤南信一边骑着马,一边发号施令。

    “遵命!”传令兵加快速度,朝前面赶去。

    大约过了一炷香的时间,鲜卑大军基本已经全部进入山谷,独孤南信心中还在盘算着在此伏击赵军的时候,前锋营传来的消息。

    “报告大将军,大事不好,先锋官命我来报,前方出路已经被巨石堵死,高数丈,战马不可通过,我军无法通行。”

    “不好,中了石瞻这狗崽子的计谋,众将听令,后队变前队,前队变后对,所有人立马撤出雪狼谷,和赵军决一死战!快!”独孤南信如梦初醒,紧急下令撤退,可是,已经来不及了。

    王世成站在雪狼谷的入口,发现鲜卑大军已经全部进入了这个大口袋,当机立下,其所属一万将士顿时杀声震天,鲜卑大军被突如其来的喊声吓的顿时乱了阵脚。

    “点起火球,今晚老子要活烤了鲜卑人!”

    王世成一声令下,数百个火球滚下山坡,冲进了鲜卑大军中,顿时鲜卑大军里传出了一声声哀嚎,有的人还没反应过来已经变成的火人,身边的士兵避之不及,独孤南信的大军立马陷入混乱。

    鲜卑人久居塞外,素来与猛兽为伍,生性剽悍。独孤南信见状大怒,一马当先冲向了雪狼谷的出口。手下将士见此情形,立马派人向两边山上反冲,企图占领高地。

    王世成身经百战,怎会不知鲜卑人意图,于是马上下令:“弓箭手准备,朝独孤南信的中军放箭!其余的弟兄,用滚石檑木,把这些鲜卑人给我砸下山去!”

    刹那间万箭齐发,雪狼谷两边的山上也滚下了无数石块和木桩,刚刚往山上爬了没多远的鲜卑人立马被滚石檑木砸了下去,被砸中的基本脑浆迸裂惨死当场。

    独孤南信率军往雪狼谷外撤退,王世成早有所料,但是由于士兵人数有限,他只能派出一千长矛盾牌兵组成的方阵,将雪狼谷的入口暂时堵住,防止鲜卑人冲出雪狼谷,等待石瞻的援军。

    鲜卑人虽然陷入非常不利的境地,但是他们骨子里的野性和求生**,促使他们一次又一次的冲击着王世成用于堵截他们的步兵方阵,很快,步兵方阵被冲破,一些鲜卑士兵与王世成的手下混战起来。

    就在此时,李昌的骑兵和石瞻派出的骑兵部队已经赶到,独孤南信的鲜卑大军已经被完完全全的堵在了雪狼谷里。

    鲜卑人见赵军已经堵住了出口,知道突围无望,唯有死战到底,于是收缩阵脚,王世成见李昌等人已经赶到,便下令暂停了攻击。

    独孤南信一身狼狈,但是依旧一副傲气,大声喊道:“石瞻小儿何在?出来与我答话!”

    “死到临头,唤我是要托付临终遗言吗?”石瞻骑着马,缓缓穿过人群,于阵前勒马停住,冷笑着问道。

    “好你个石瞻,老子小看你了,有本事你我率军真刀真枪的打一仗,用此计谋算什么本事?”

    “哈哈哈哈哈哈,独孤南信,亏你还是久经沙场之人,难道不懂兵不厌诈这个道理吗?想当年诸葛卧龙在葫芦谷火烧司马懿,无奈人算不如天算,天降大雨救了司马懿,今日我石瞻虽然没有诸葛卧龙的经天纬地之才,但是你独孤南信也绝对没有司马懿那么好的命,雪狼谷就是你的葬身之地!”

    “呸!”独孤南信狠狠的朝着石瞻吐了口水,耻笑道:“石瞻,你和你的手下都是堂堂汉人,居然甘愿做羯族人的走狗,枉你一世英名,难道你忘了石勒当年入侵中原杀了多少汉人吗?”

    “这是我的事情,不需要你来过问。“石瞻嘴角微微抽搐,冷冷的说道。

    “我们鲜卑人虽然久居塞外,但是没有羯族人那么嗜杀,你何不带着你的部下投靠我鲜卑,我保你荣华富贵享用不尽,你看如何?“

    “独孤南信,我生来就是军人,驰骋沙场三十年,为的就是杀尔等胡寇,何须马革裹尸?荣华富贵与我何益?不要浪费口舌了,我念你是条汉子,给你留个全尸!“石瞻显然没有兴趣和独孤南信继续废话下去,话语间已经缓缓抽出了战刀。

    独孤南信眼看石瞻抽出了刀,明白了当下他已经没有任何退路,于是缓缓摘下头盔扔在地上,然后大声说道:“孩儿们,今日我等已经没有退路,唯有拼死一战,就算是死,也要多拉几个垫背的,你们怕死吗?“

    “杀!杀!杀!“鲜卑士兵都明白他们已经完全陷入了包围,天时地利都不在他们这边,唯有拼死一战,或许能死中求生。

    “兄弟们,不要放过一个鲜卑人,给我杀!“石瞻见鲜卑人已经准备鱼死网破,也立马下达了决战的号令。

    “冲啊!“

    “杀了鲜卑人!杀!“

    李昌率军围住了雪狼谷的入口,将鲜卑人堵在了山谷中,意图冲破赵军阵营的鲜卑人还没来得及冲到阵前,就被射的人仰马翻。

    鲜卑人死伤惨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