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章 刀下留人
    ,!

    石瞻被叫醒时,太阳已经升的老高,他掀开毛毡,走出了帐篷,将士们已经在清理战场。

    “什么时辰了?”石瞻问李昌。

    “快巳时了。”李昌答道,然后看石瞻两眼通红,布满血丝,于是问道:“大哥昨夜没有睡好吗?”

    “没事,只是近来战事烦心,如今虽已胜利,可能一时没有缓过来吧。”石瞻说着朝营地内走去,李昌紧随其后。

    远处几个高高的火堆熊熊燃烧,鲜卑人的尸体被扔在了火堆里,烧的面目全非。石瞻见此情形,默默的叹了口气,然后问道:“我军伤亡情况如何?”

    “初步统计,我军此役共战死八千九百一十五人,重伤三千余人,轻伤六千余人,阵亡将士的名册尚在统计之中。”

    “派人休书一封,火速前去邺城将胜利的消息呈报陛下,告知我军目前伤亡情况,待我等处理好诸项事宜,择日班师回朝。”

    “明白,小弟这就去办。”李昌说着准备告退。

    “等下。”石瞻喊住了李昌。

    “大哥还有何事吩咐?”

    “王世成呢?昨夜后来就没见他人。”

    “昨夜我军胜利后,老三就率领两千骑兵前往之前我们包围鲜卑人的地方驻扎了,那里有我们和鲜卑人扔下的大量辎重和粮草,他说不可不派人看守,战场也需要打扫,所以就没请示你,直接过去了。”

    “老三性情稳健,不骄不躁,有全局观,这倒是替我省了不少心。”

    “大哥说的不错,这一点老三确实让我望尘莫及。”李昌笑着说道。

    “好了,你去忙吧。”

    “遵命。”李昌行了个军礼,转身离去。

    此时的邺城皇宫内,赵王石虎正与百官在大殿之上早朝。

    赵国初为匈奴单于刘渊建国,当时国号为“汉”。隐帝刘桀被杀后,其叔父刘曜自立为王,改国号为“赵”,石虎之父石勒次年篡位杀了刘曜,夺得帝位,沿用匈奴人国号,石虎继位后,迁都邺城。

    石虎醉醺醺的坐在龙椅上,睡的死猪一般,鼾声如雷。众臣低头窃窃私语,不敢大声说话,大伙儿心知肚明,这位皇上昨夜又是彻夜酒色缠身,莺歌燕舞。

    忽然,石虎从龙椅上滑下,一屁股坐在地上,众臣吓的立马跪下,旁边的太监则是顿时手足无措,甚至没反应过来要去扶皇上。

    “娘的,摔死朕了,你们这几个蠢货,还不过来扶朕起来!”石虎挣扎着想要爬起来,无奈身体手脚不听使唤,加之昨夜的酒还没醒,自己愣是没爬的起来。

    几个小太监这才反应过来,七手八脚的跑过去,把石虎扶上了龙椅,石虎坐稳后,挥手给了旁边两个太监各一个响亮的耳光,然后大骂:“眼睛瞎了吗?朕摔地上不知道扶吗?来人哪,把这几个蠢货拖出去斩了!”

    几个小太监顿时吓的面如土色,全都扑通一下跪地求饶:“陛下饶命啊!陛下不要杀我们啊!”

    石虎尚在酒醉状态,更何况本来就生性残暴,哪会将这几个太监的命放在眼里,不顾太监们的求饶,挥手示意殿前侍卫将人拖出去斩首。

    百官门吓得更是没有人敢说一句话,这个时候谁多嘴就是找死,一个个全都跪在地上,额头贴地。

    话说这几个倒霉太监被拖出大殿后,依旧大喊饶命,全都吓的尿了裤子。侍卫将几个太监拉到宫门外,正准备行刑的时候,不远处传来一个声音:“住手!刀下留人!”

    侍卫们闻声望去,是一个十几岁的少年,虽然未及弱冠,但已经是一表人才,英气勃发,这整个京城了除了他还有谁?

    “闵公子!”侍卫们见少年走了过来,停止行刑,恭恭敬敬的行礼。

    “闵公子,救救我们,救救我们啊!”几个太监像是抓住了一根救命稻草,哭的满脸都是眼泪鼻涕。

    少年看了看这几个太监的狼狈样,然后问道:“这几个人犯了什么罪?我记得他们好像是皇上的贴身奴仆吧,怎么大清早被你们拉到这里要砍头?”

    “回闵公子的话,属下是奉皇上旨意处死这几位,至于原因,属下也不是很清楚。”侍卫见少年问话,便如实禀报。

    少年皱了皱眉,问跪在地上的太监:“你们大清早的不在大殿上伺候皇上早朝,犯了什么事被拉到这里砍头?”

    其中一个小太监哽咽着说道:“回闵公子,方才奴才们正是在大殿上伺候陛下,陛下昨夜兴致极好,喝了一夜的酒,今日早朝在龙椅上睡着了,我等不敢打搅陛下休息,谁知陛下忽然从龙椅上摔倒在地,奴才们没有反应过来,顿时都慌了神,没有第一时间扶陛下起来,于是陛下龙颜大怒,要将我们几个杀了,闵公子,你救救我们,求你救救我们啊!我们给你磕头了!”小太监们立马都给少年砰砰砰的磕起了头,额头都磕出了血。

    “行了行了,别磕头了。”少年示意他们停下,然后回头对侍卫们说道:“我看陛下只是一时醉酒下的旨意,现在想是酒已经醒了,我去问问陛下是不是真的要杀这几个太监,若是陛下执意要杀,到那时你们再动手,如何?”

    “这个……闵公子,卑职知道陛下宠您,可是我等奉命行事,万一陛下怪罪下来,这叫我们如何是好?”侍卫显得非常为难。

    少年笑了笑,拍拍侍卫的肩膀说道:“放心,陛下若是责罚,有我替你们顶着,放心吧!”

    “那……闵公子还请早去早回,卑职等人在此听候您的消息。”领头的一个侍卫恭恭敬敬的向少年行了个礼。

    石虎刚刚摔了一跤后,人算是醒了,酒还没醒,在大殿上骂骂咧咧,毫无君主的威严,百官们害怕成为他的出气筒,一个个也吓的不敢抬头。

    “他娘的,一个个跪在地上把脸埋着干什么?家里都死人了还是朕死了?都给我跪好了,把头抬起来!”

    群臣听到皇上这样吩咐,于是一个个慢慢抬起头,然后悄悄的左右环顾,看到其他人也抬头了,这才战战兢兢的跪好,挺起腰板,但多数人仍然是两腿发抖,不敢直视石虎。

    “这上早朝都没话说了吗?一个个都不会吭声?天下太平了是吧?今日奏本都没有,真是太阳从西边出来了!”石虎气的拍了拍桌子,又说:“所以说你们这群汉人就是软骨头,胆小鬼!看你们一个个吓的!”

    石虎见群臣一个都不说话,于是把目光盯在了一个年级稍大的人身上,然后问道:“丞相,你说说看,今日有何奏本?”

    “老臣……今日无本启奏……”丞相大人言语哆嗦,也不敢多说话,说完又低下头,朝石虎磕了个头。

    “没用的东西,你个老滑头!”石虎显然很生气。

    就在石虎要大发雷霆的时候,殿前侍卫前来大殿禀报:“启禀陛下,闵公子在殿外求见,说是有要事禀报。”

    “嗯?谁?小闵?他大清早的禀报什么?”石虎脸色顿时缓和了许多。

    “微臣不知,闵公子只说有要事一定要面见陛下,让微臣前来禀报。”

    “赶紧让他进来,这孩子,神神叨叨的。”刚刚还凶神恶煞的石虎,瞬间脸色缓和,还莫名其妙的笑了笑。

    少年大步走进了大殿,恭恭敬敬的行跪拜礼:“石闵参见陛下。”

    “起来起来,免礼了免礼了,闵儿,方才你让侍卫通报说有事情要禀报,不知道你禀报何事啊?”石虎温和的笑着对这个名叫石闵的少年说。

    “启禀陛下,我昨晚做了个奇怪的梦。”石闵恭恭敬敬的回答。

    “哦?奇怪的梦?哪里奇怪,说来听听?”石虎被石闵的话勾起了兴趣。

    “昨夜梦到在一大殿之上,盘踞着一条金龙,威严无比,大殿之上诸多凡夫俗子见状皆伏地跪拜,金龙口吐人言,教化众人,众人一声不吭。我觉得这梦中的大殿像是这皇宫之内的宫殿,故而一早进宫看看,印证昨夜的怪梦。”

    “怎么样?找到没有?”石虎赶紧问道。

    “方才还未找到,所以冒冒失失禀报陛下,想来以陛下之圣慧,定能解答我的疑惑,不过我一踏进这盛和殿,似乎就找到答案了。”石闵微微笑道。

    “哦?答案在哪?”石虎从龙椅上坐了起来,神神秘秘的问道。

    石闵笑着回答:“我昨夜所梦,不正是方才这大殿之上的情形吗?”

    “哈哈哈哈哈哈,闵儿你个小滑头,大清早说有事禀报,其实就是来逗朕开心,来来来,多日不见你,跟朕回宫,让朕看看你武艺进步如何。”石虎说着走下台阶,朝石闵走去。

    石闵看了看满朝的文武大臣都跪在地上,问道:“陛下不早朝了?”

    “哼,这些酸儒看着都让人头疼,既然无本启奏,那就散朝。”说着就拉着石闵往殿外走,然后大喊:“来人,起驾回宫!”

    石闵跟在石虎后面,石虎走了几步,忽然停下,转头问道:“朕说起驾回宫,那几个奴才去哪了?”

    “陛下刚刚不是让侍卫把他们几个拉出去处斩吗?”石闵在一旁低声提醒道。

    “嗯?朕差点给忘了,这个……你小子,啊?”石虎指指石闵,笑着说道:“行,朕看在你的面子上,饶了这几个奴才,算他们命好,遇到你替他们求情。”

    “陛下圣明!”石闵笑着低头行礼谢恩。

    “行了,好人都让你做了,跟朕回宫去,咱爷俩好好聊聊!”石虎拉着石闵笑呵呵的迈出了大殿。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