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章 百步穿杨
    ,!

    石闵年方十八,身高八尺,膂力过人,可开两百石之硬弓,浓眉大眼,器宇轩昂。羯族人生来嗜血好战,故而石闵深受石虎的喜爱,石虎待之如亲孙一般。

    石闵跟随石虎来到了宫内的校场,石闵心知,皇帝陛下是想考验自己的武力最近有没有长进。

    “闵儿,你父亲出征前嘱托我好生看管你,让你不要荒废武学,今日恰好咱爷孙俩都得空,来,让朕看看你本事如何。”

    石闵笑着问道:“不知陛下想看孙儿何种本事?”

    “哦?听闻你膂力过人,射箭的本事挺厉害,给朕露一手看看。”

    “陛下吩咐,孙儿莫敢不从,那就在陛下面前献丑了。”石闵说着,便走向旁边,准备去拿弓箭。

    “等等!”石虎忽然叫住了石闵。

    石闵疑惑的转国身,问道:“怎么了陛下?”

    “这几副弓怕是不合你的手,来人哪,把校场上最硬的弓拿过来。”石虎吩咐身边的侍卫。

    “遵命。”侍卫连忙跑开找硬弓去了。

    “陛下是想看孙儿的笑话吧?”石闵笑着说。

    石虎从椅子上站起来,走到石闵身边,笑着回答:“哪里的话,朕是想看看你的本是如何,你放心,若是你拉不开这弓,朕绝不怪你,相反,你若拉得开,朕必有赏赐,如何?”

    “此话当真?”

    “君无戏言!来,试试看!”

    侍卫已经把弓拿来,石闵双手接过,拿在手上细细观察了一番,轻轻拉动弓弦,嘴角流露出一丝微笑,缓缓说道:“好弓,此弓用南山十年以上的毛竹所制,而且这毛竹也是千挑万选,实在是好弓。”

    “如何见得这所用毛竹是千挑万选?又如何知道是用南山之竹所制?”

    “陛下请看,首先是这竹片,韧性极佳,竹片很宽,非南山之上才可长得出这样的竹子,其次,这竹节长度一致,定是精挑细选才能找到这样一棵用来做这副弓。”

    “石勇,闵儿说的可对?”石虎问旁边的侍卫。

    “闵公子年纪轻轻有如此见识,卑职佩服。”侍卫恭敬的向石闵拱手行礼。

    “哈哈!好小子!”石虎开心的拍了拍石闵的肩,然后问石勇:“这弓拉力多少?”

    “回禀陛下,大约一百三十斤。”

    “闵儿,拉得动吗?”

    “应该拉得动,孙儿可以试试。”石闵回答。

    “来!那就试试你的身手。”石虎说着,笑呵呵的走到一边,捋着胡须等着石闵开弓射箭。

    只见石闵两腿分开,扎稳脚步,右手手指勾住弓弦,双臂发力,尽然将这幅硬弓拉满,看的旁边的侍卫瞠目结舌。石闵脸不红气不喘,又连续三次拉了满弓,然后转身对石虎说道:“陛下,这弓似乎还是不顺手啊。”

    石虎看到刚刚这一幕,心中大喜,说道:“英雄出少年,看来朕是小看你了,这弓拉满需一百三十斤的臂力,你能如此轻松的拉满弓,看来非得有更好的强弓才能试出比的本事。石勇,宫中还有比这更强的弓吗?”

    “陛下,闵少爷神力惊人,这副弓平时能拉开的,侍卫之中不过数人而已,这整个皇宫之内,怕是找不出比这更强的弓了,除非……”

    “除非什么?别吞吞吐吐!”石虎不耐烦的问道。

    “除非太祖皇帝当年与匈奴征战时所用的那副神弓。”

    “对!朕怎么忘了还有这样的神器,去,把太祖皇帝的神弓取来!”

    石闵闻言,立马阻拦:“陛下不可,这是太祖皇帝所用之神器,岂是孙儿所能使得的,不可不可。”

    “诶,这算什么?好马配好鞍,何况不用此等神器,朕怕是不知道你本事究竟有多大,不碍事,石勇,快去!”

    “是!”

    不一会儿,石勇和另外一个侍卫抬来了个很大的木盒,木盒用金丝楠木做成,盒子表面刻有羯族人骑马围猎的场景,而木盒之内,装的就是那副神弓。

    “闵儿,过来试试,这张弓你可不要小瞧了,满弓需二百五十斤的臂力方可拉满。”石虎招呼石闵。

    “遵命。”

    石闵说着,走到了木盒旁,木盒之内的这副弓,弓体呈古铜色,想必是用桐油浸泡过,防止弓的骨架老化。弓的两端是两个纯金所制的狼头,一看便知当年用这副弓的人杀气凌人。

    石闵左手拿起弓,瞬间觉得分量不轻,心中暗道:真是难得一见的好弓。石闵拿着弓,走到校场上,左手握住,右手拉弦,猛的发力,弓体“吱呀”一声,又是一个满弓。

    石闵心中大喜,纵身一跃,跳到箭簇旁边,飞快的抽起一支箭,搭弓,拉弦,只听“嗖”的一声,箭就飞了出去,正中远处的靶心。

    方才石闵这一系列的动作,如行云流水一般一气呵成,看的石虎和石勇惊的说不出一句话,半晌才反应过来。

    “好!好!好!”石虎大声的连说三个好,然后用力的鼓掌,欣喜的拉着石闵的手说道:“虎父无犬子,你的神勇比你父亲,有过之而无不及,我赵国有你父子二人的神勇,何愁天下不得?”

    一旁的石勇和另外几个侍卫也是满脸的钦佩之情。

    “石勇,这里离那个靶子有一百五十步吧?”石虎问道。

    “回禀陛下,大约一百八十步。”

    “好一个一百八十步!汉人有一个词形容箭法好是什么来着?百什么步什么?”石虎挠着头问道。

    “回禀陛下,叫做百步穿杨。”石勇小声提醒。

    “对!百步穿杨!哈哈哈!那个家伙百步穿杨算什么本事,我孙儿一百八十步穿杨!比他厉害!”

    “陛下过奖了!石统领,把这副弓放回原处吧。”石闵识趣的双手把弓递给石勇。

    石勇正准备接过手,石虎伸手拦住:“慢着,这弓就不要放回去了,既然闵儿拉得开太祖皇帝的神弓,那此弓就送予闵儿你了。”

    “陛下,这万万不可,使不得!”石闵大惊,赶紧单膝跪下,双手把弓举过头顶,请求石虎收回成命。

    “这有何不可?起来说话!”说着,石虎便将石闵拉了起来,笑着说道:“宝剑赠英雄,太祖看到这神器由你这样的少年英雄使用,想必也是高兴的。不要推辞,你且收下这副神弓,朕还有其他东西赏赐与你。”

    “还有赏赐?不不不,孙儿不能再领赏赐了。”石闵连忙推辞。

    “君无戏言,方才你拉开那副南山竹弓,朕与你有约在先,你拉开了,朕自然要赏赐你。石勇!”

    “臣在!”

    “去把雁翎甲取来。”

    “这……”石勇有些为难的样子。

    “这什么这?还不快去?”石虎瞪了石勇一眼。

    “是……”石勇赶紧退下,然后偷偷的瞄了石闵一眼。

    “陛下,雁翎甲是什么?”石闵一脸疑惑。

    “哈哈,自然是个宝物,等下你看看就知道了!”石虎笑着坐在了椅子上,翘起了二郎腿。石闵则是一脸疑惑的站在旁边。

    没过多久,石勇手捧一个两尺见方的锦盒,单膝跪地,双手将锦盒奉在石虎跟前,石虎打开锦盒,里面赫然是一副铠甲。

    “来,试试看合不合身。”石虎对木讷中的石闵喊道。

    石闵一脸疑惑的走到石虎身边,拿起了铠甲。在石勇的帮助下,石闵很快将雁翎甲穿好。石闵仔细的看了看这铠甲,铠甲正中如同一只鹰的形态,周边的纹理如同雁翎,难怪名字叫雁翎甲。

    “好!你穿正合适!”石虎笑着捋捋胡子。

    “陛下,这是谁的铠甲?孙儿虽然见识浅短,但也看得出这铠甲绝非俗物。”石闵一本正经的问。

    “你小子有眼力,这铠甲是当年朕征战四方的时候所穿的宝甲,岁月不饶人,朕已是花甲之年,与其让这铠甲在角落里蒙灰腐烂,还不如送给你,他日你若上战场,也可以替朕征讨天下。”

    “陛下,这使不得,这雁翎甲是陛下心爱之物,蒙陛下厚爱赐太祖皇帝的神弓,孙儿岂能再接受陛下的宝甲,万万不可。”石闵边说边要把雁翎甲脱下。

    “别动,不许脱。”石虎起身按住石闵的手,然后安抚道:“君无戏言,你忘了吗?这是朕赐给你的,不可推脱,再说,朕赐给你雁翎甲可不是白给的,他日你可要着此甲为朕建功立业,不要辜负朕的期望。”

    石闵扑通一下跪在石虎面前,双手抱拳,大声说道:“孙儿定不负陛下厚爱!”

    “起来吧起来吧。”石虎笑着拉石闵起身,然后拉着石闵说道:“今日朕心甚乐,你留在宫中陪朕一起用午膳,不要推辞。”

    石闵连忙点头:“遵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