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章 大军凯旋
    ,!

    石闵从宫中回来后,欣喜万分,于是命人将雁翎甲挂在自己的屋里,日日都要看这雁翎甲才能入睡。

    几天之后的一个早上,石闵正在院子里练武,下人忽然来报:“公子,将军派人送信回来了。”

    石闵听闻父亲派人来信,连忙拉住下人问道:“人在哪里?”

    “就在前厅。”

    石闵飞快的跑向前厅,送信的是一名裨将,正在喝茶,见石闵跑过来,连忙放下茶杯,向石闵抬手行礼:“末将见过公子。”

    石闵按下裨将的手,问道:“父亲来信说什么?前方战事如何?”

    “回公子,将军事务繁忙,只派末将传来口信,我军已全歼鲜卑独孤南信及其部下于雪狼谷,大军近日就班师回朝,将军一切安好,公子不必担忧。”

    “那就好,来人,带这位将军下去休息,好生招待。”

    “末将谢过公子。”送信的人说道。

    石闵微微一笑,回答:“辛苦了,你既是父亲的下属,就是我石闵的朋友,应该的,将军不必客气,去吧。”

    送信人一脸感激,恭敬的行以军礼,然后告退了。

    “公子,这真是一个好消息!”下人在一旁欣喜的说道。

    “没错,此次父亲出征近一年,终于打败了独孤南信,真是天大的好消息,我要进宫把这个好消息告诉陛下。”石闵说着,开心的跑了出去。

    此时皇宫之内,石虎正在看石瞻派人送回的捷报,丞相高尚之和礼部尚书张豹则在一旁站着。

    “好!打的好!”石虎忽然用手指弹了弹捷报,然后扔给了高尚之,说道:“你们也看看,这一仗石瞻打的真是漂亮,没辜负朕对他的期望。”

    高尚之捡起了信件,拿着和张豹一起看,两人一边看一边默默点头,石虎则是开心的捋着胡子。

    “怎么样?”石虎问二人。

    “微臣恭喜陛下,石将军真是神勇无敌,此乃陛下之福,天下之福。”高尚之连忙奉承石虎。

    “去去去,朕就不爱听你这个酸儒说话,文绉绉的。”石虎挥挥手。

    “启禀陛下,闵公子求见。”门外一个太监进了禀报。

    “来的正好,他估计还不知道这个好消息,宣他进来。”

    石闵风风火火的跑了进来,边跑边喊:“陛下,孙儿有个好消息要告诉您。”

    “高大人和张大人也在。”石闵见丞相和礼部侍郎都在,便赶紧行了个礼。

    高尚之和张豹也赶紧问候:“见过闵公子。”

    石闵微微点头,然后转过身,对石虎说道:“陛下,我得告诉您一个好消息。”

    “哦?你先别说,朕也有个好消息也告诉你,先听我的!”石虎神神秘秘的给高尚之使了个眼神,高尚之心领意会,把捷报递给了石闵。

    石闵接过捷报,看了几眼,就高兴的问:“陛下您已经知道父亲打了胜仗?”

    “哈哈,看来你也知道了,这是你刚刚你父亲派人送进宫的捷报,几天前你父亲已经率军全歼了独孤南信。”

    “嗯!这真是大快人心的好消息!”石闵用力的点点头,然后问道:“陛下,父亲有没有说什么时候回邺城?”

    “你父亲信中说前几日大军还在休整,现在应该已经在回来的路上,他说本月十五到邺城。”

    “十五?今天是初五,也就是说父亲还有十天就到了!”石闵又仔细的看了看信的内容,确实是本月十五到达邺城。

    “没错!到时候你随我一起去城门口迎接你父亲凯旋。”

    “孙儿明白了!谢过陛下!”

    “行了,此次你父亲出征鲜卑半年有余,想必也是风餐露宿,辛苦非常,你这几日回去,命下人把府邸好好收拾,待你父亲回来。”

    “这是自然,孙儿明白,那孙儿这就告退,就不打扰陛下和高大人以及吴大人谈正事了。”

    “行了行了,你退下吧,过两天来宫里,朕带你去骑马。”

    “遵命。”石闵略有些俏皮的笑了笑,退了出去。

    石虎见石闵出去了,又面色凝重的说道:“来,我们继续刚刚的话题,立太子一事,你们俩有什么见解?”

    “陛下正值壮年,为何突然考虑立储一事?”礼部尚书默默的问。

    “壮年?老子今年60了,太祖皇帝神勇,不过虚岁61就被天收走了,朕现在若还不考虑立储一事,等到什么时候考虑?瞎了你的狗眼!”

    “臣以为,立储事关国家大势,微臣不敢妄言。”高尚之说道。

    “放你娘的屁!”石虎气的拿起茶杯扔了过去。

    “陛下说的是。”高尚之慌忙跪下磕头。

    “是什么是?你个老奸巨猾的东西,每次关键时刻问你的意见总是患得患失,说话吞吞吐吐,滚滚滚,给朕滚出去!”石虎用力的拍着桌子,口水直喷。

    “是……”高尚之连忙退下。

    “真是越来越湖没用,张豹,你说说看。”

    “臣以为,立储乃国之根本,兹事体大,不可草率……”

    “别一堆废话,说重点!”石虎不耐烦的说道。

    “是……”张豹咽了咽口水,继续说:“虽然长幼有序,但大公子身有残疾,行动不便,为君的话有失皇家威严,不宜为储,剩余诸子之中,二公子与九公子较为突出,各有优点但缺点也非常明显。”

    “哦?你说说看,这两人怎么样?”石虎皱着眉,略有好奇。

    “二公子礼贤下士,谦卑和善,若为君必是仁君,但天性胆小怯懦,遇事优柔寡断,没有继承陛下的果断干练。九公子久经沙场,战功在诸公子之中无人与之比肩,胆识过人但杀伐之气过重,且刚愎自用。”

    “朕没想到,你一个小小的礼部侍郎,居然比朕都了解朕的儿子。”

    “陛下,臣妄言了,请陛下恕罪。”张豹吓的立马跪在了地上。

    “起来起来,朕没怪你。”石虎抬抬手,示意张豹起来,然后皱着眉头问道:“张豹,朕问你,难道朕真是一个暴君?为何你们都这么怕朕?”

    “陛下天子之威,臣等不过皆俗人尔,故而对陛下心存敬畏之心。”

    “哼,朕知道,你们在心里都骂朕呢!”

    “臣不敢……”张豹差点又跪在地上。

    “行行行,朕问你,那你觉得老二和老九,立谁比较合适?”

    “当下赵国立足中原,自八王之乱后,中原地区一直民不聊生,战乱不断,陛下若要保后世江山千秋万载,当行仁政,让百姓休生养息,待国力强盛,兵员富足,到时便可图谋天下。”

    “你的意思是选老二?”石虎小声问道。

    张豹默默点头,没有直接回答。

    石虎挠挠头,问道:“刚刚你不是说老二性格懦弱缺乏果断吗?”

    “二公子确实胆小怯懦,但心性善良,只需陛下为其选好刚正不阿行事干练之辅政大臣,就可弥补二公子性格上的不足。”

    “朕知道了,你暂且退下吧。”石虎挥手示意张豹退下。

    “臣告退。”张豹拱手行礼,继而转身离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