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章 庆王石遵
    ,!

    石遵是皇帝石虎的第九子,骁勇善战,屡建战功,受封为庆王。但为人刚愎自用阴险狡诈。其封地在李城,因近年关,故而不久前返回邺城,参加年底的祭祀大典。

    刘荣骑马来庆王府的后门,下马后环顾四周,见四下无人,便轻轻叩门。

    庆王府的下人见是刘荣来访,未加阻拦。刘荣进门后问管家:“庆王殿下可在?”

    “殿下今早才从李城回来,正在后堂厢房内与兵部尚书议事,不知将军有何事?”

    “无妨,我在此等候殿下即可。”

    “那还请将军到偏厅休息片刻,天气寒冷,小人给您倒点茶。”

    “有劳。”刘荣说着,朝偏厅走去。

    后堂之内,只有石遵和兵部尚书尤坚,门外站着两个石遵的手下。

    “王爷,好久不见,您在李城一切可好?”

    “不太好。”

    “哦?您在封地难不成还有让您不顺心的事情吗?”尤坚疑惑的问道。

    “食之无味,寝食难安。”

    “不知下官可否替殿下分忧?”

    “尤大人,你可是我一手提拔上来的,我应该信得过你吧?”石遵面色凝重的问尤坚。

    尤坚一听石遵这么问,立马跪在了石遵面前,信誓旦旦的说:“我尤坚对天发誓,我对庆王殿下绝对忠心耿耿,想当年要不殿下您的提携,我现在可能还只是一个小小的副将,大恩大德没齿难忘!只要殿下您一句话,我粉身碎骨也在所不惜。”

    “呵呵呵呵,尤大人严重了,起来说话。”石遵抬抬手,示意尤坚起身。

    “是……”尤坚起来坐回了椅子上。

    “本王不需要你粉身碎骨,只需要你忠心耿耿的为本王办事。好处自然是少不了你的。”

    “下官为殿下办事,不图报酬。”尤坚面色有些尴尬。

    “诶?这是哪里的话,本王岂能亏待自己人。”石遵微微笑着,又问:“近来可曾听说陛下要立储一事?”

    “暂时没有,殿下为何突然问起此事?”

    “我父皇马上六十大寿,太祖皇帝殡天之时不过六十一岁,这老东西到现在还不立太子,不知是何打算。”

    “所谓圣心难测,皇上既然没有在朝堂上与百官提及此事,相比还没有马上立储的意思,殿下大可在此次陛下大寿的时候,好好表现,抓住陛下的心。”

    “你言之有理,不过本王常年不在京中,若是宫里有个突发状况,恐怕本王会失去先机,你可明白本王的意思?”

    “殿下所言确有道理,不过立储之事,想必陛下不会轻易决定,若是陛下想要立储,肯定会招文武大臣商量。当下殿下要做的,就是趁着到明年开春这段时间,多去宫里走动走动。”

    “本王之前在京中没有几个可以信赖的人,对京中之事知之不多,以后还需要尤大人多留意一些。”

    “殿下放心,以后京中哪怕有个风吹草动,我也会第一时间让殿下知晓。”

    “那就好,对了,近来京中有没有什么事情发生?”

    “倒没什么大事,不过方才下官出门的时候听闻了一些事情,或许殿下感兴趣。”

    “哦?什么事情,说了听听。”

    “方才下官来殿下附上的时候,在大街上下官偶遇高大人,他高大人说北方边境传来了捷报。“

    “高大人?是高丞相吧?他说什么?“

    “没错,就是高丞相,他刚刚从宫里出来,说石瞻将军全歼鲜卑大军,大获全胜,近期就要班师回朝,陛下看了捷报龙颜大悦。”

    “石瞻?哼,这个汉人野种,不知父皇为何这般喜爱他,居然还让他跟自己姓。”石遵愤怒的捶了一下桌子。

    “这次石瞻打败独孤南信,在陛下面前必定又是大功一件,赏赐定不会少,说不定还会封侯拜相。”

    “封侯拜相?他也配?本王战功卓著,还是陛下的亲生儿子,也不过封了王而已,他石瞻不过是一个汉人,有什么资格得此殊荣?”

    “石瞻深受陛下宠爱,我等也无能为力。”

    “这是本王的一点心意,尤大人请收下。”石遵说着,打开了桌上的一个盒子,里面放着几十个金锭。

    尤坚两眼发直,又立马缓过神来说道:“不可不可,殿下厚爱,所谓无功不受禄,下官受之有愧。”

    “你放心,这金子不是全给你的,有一部分是让你替我花掉。”石遵说着,将装有金锭的盒子推到尤坚面前。

    尤坚一脸迷惑的看着石遵,问道:“下官不知殿下何意?”

    “我要你用这些金子打通宫里的关系,我需要知道宫里的任何风吹草动,你听明白了吗?”

    “这个……下官不敢保证一定能办成。”尤坚面露难色。

    “我让你去办的事情,自然是你能办得到的,你不是有个侄女在宫里吗?听说是刘贵妃的贴身奴婢,而这刘贵妃又深得父王的宠爱。”

    “殿下的消息真是灵通,您说的是我表弟家的女儿,名叫小香,确实是刘贵妃身边当差。”

    “这刘贵妃是户部尚书刘远志的胞妹,剩下的不用本王再教你吧?”

    “下官明白了,一定给殿下办好这件事。”尤坚听了石遵的话,一边把盒子收起来,一边点头答应。

    “那就好,事成之后,本王重重有赏。”石遵笑着派了派尤坚的肩。

    “殿下还有没有其他吩咐?没有的话下官先行告退。”尤坚捧着木盒,小心的问道。

    “没事了,你退下吧。”石遵看着尤坚贪财的样子,心中略有得意。

    “那下官告辞,改日事情办妥前来拜访。”尤坚说着就起身要走。

    “等下!”石遵忽然喊住了尤坚。

    “殿下还是其他吩咐?”尤坚疑惑的问。

    “假如某天父皇突然提及立储之事,帮我留意一下文武百官的立场,然后列个名单给我,本王有用。”石遵站起身,对尤坚吩咐道。

    “下官一定办好殿下吩咐的事情。”尤坚说着,对石遵行了个礼。

    “好了,没事了,你退下吧。”石遵挥挥手示意。

    尤坚默默点头,然后转身离开了后堂。

    尤坚走后,石遵的管家在门外轻轻叩门。

    “进来。”石遵说着,端起一盏茶,呡了一口,说道:“好茶!”

    “殿下,刘荣将军求见。”管家小声说道。

    石遵闻言,眉头一皱,问道:“他在哪里?”

    “正在偏厅等候。”

    “让他过来。”石遵放下了手中的茶盏。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