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章 一石二鸟
    ,!

    刘荣进入内堂后,见石遵正襟危坐,连忙下跪:“属下参见庆王殿下。”

    “起来说话,你怎么来了?”石遵问。

    “属下有事禀报,殿下放心,我这次过来是走的后门,进门之前我特意四下看过,没有人。”

    “什么事这么紧急?”

    “今早宫内传出消息,石瞻北征鲜卑大胜,大军已经在班师回朝的路上。”

    “这件事本王已经知晓,你来就是为了这个?”石遵脸上有些不悦。

    刘荣一愣,略有尴尬的说道:“属下愚昧,原来殿下早已洞察先机,请殿下恕罪。”

    “无妨,你对本王有这份心,本王心中记得,他rb王功成名就,不会忘了有功之臣。”石遵的嘴角分明流露出意思阴冷的笑容。

    刘荣并没有察觉,又说道:“今日属下在大街上遇到了石瞻的儿子,不知殿下有没有兴趣听听?”

    “石瞻的儿子?是他当年娶了那个汉人女子所生的小杂种吧?”

    “殿下说的没错,正是他。”

    “怎么?这你遇到这小杂种有什么稀奇的吗?”石遵对刘荣的汇报有些不耐烦,似乎都是一些没有价值的消息。

    “今日在大街上,这小子打伤我巡防营十几个人,自己还毫发无损,可见其勇武非凡,我觉得……”

    “等等,你说这小子一个人打伤你巡防营十几个人?我没记错的话这小杂种今年顶多十七八岁吧?你巡防营养的是一群饭桶吗?”

    “殿下有所不知,现在巡防营的人都是咱们羯族勇士,基本都是上过战场的,按理说身手不差,居然被一个乳臭未干的小子打成那样。”

    “小杂种用的是何兵刃?”石遵皱着眉问。

    “没使用任何兵刃,他是赤手空拳将我的手下打伤的。”

    “什么?赤手空拳?刘荣你眼花了吧?”石遵很是惊讶。

    “属下虽然没有亲眼看到,但肯定错不了,而且宫里的石勇前几日传来消息说,前些天陛下让那小子御前射箭,那小子竟然毫不费力的将太祖皇帝留下的那张神弓给拉开了,还正中一百八十多步外的靶心,陛下龙颜大悦,不但将神弓赐予他,还恩赐了陛下当年穿过的雁翎甲。”

    石遵眉头紧锁,深深的吸了口气,缓缓说道:“想不到石瞻竟然有个如此勇猛的儿子,真是勇悍绝人。”

    “今日这小子当街殴打一个羯族人,还打伤我巡防营士兵,按律当斩,属下知道殿下素来与石瞻不和,觉得这是一个除掉石瞻的好机会,所以特将此消息告诉殿下,还请殿下定夺。”

    “机会?你的脑子被驴踢了吗?”石遵骂道。

    刘荣对石遵突如其来的怒火是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一脸无辜,连忙磕头说:“属下愚昧,还请殿下明示。”

    “石瞻父子深受父皇恩宠,我这么多年都没把石瞻扳倒,你以为就他那儿子打伤你巡防营十几个人这点事情,父皇就能杀了他?更何况石瞻此次全歼鲜卑独孤南信的大军,功勋卓著,父皇现在对他可谓是把他当作心头肉,此时我去找父皇以此为由想弄死他,肯定会适得其反,说不定还会引火烧身,我就不明白了,你这脑子到底是怎么长的!你是想害我还是帮我?”

    “殿下,属下绝对没有想加害您的意思。殿下深谋远虑,属下目光短浅,但属下对殿下是忠心耿耿啊!”刘荣慌的跪在地上不敢起来。

    “你统帅京城巡防,你可要重视自己手上的权利,想顶替你的大有人在。”

    刘荣听到石遵此话,又重重的磕了一个响头:“属下一定竭尽所能为殿下鞍前马后的效劳!”

    “行了,起来吧,不过你说的这个消息并非一无是处。”石遵微微一笑,心生一计。

    刘荣连忙奉承:“殿下请明示,需不需要属下做点什么?”

    “此事还非你不可!”

    “全凭殿下吩咐!”

    “你去父皇那里禀报此事,把石瞻他儿子打伤你手下的事情说的夸张一点,请求治他的罪,我到时候会替石瞻和他儿子开脱说情。”

    “殿下要替他们开脱说情?属下不明白。”

    “石瞻现在风头正盛,本王不宜和他正面冲突,否则只会两败俱伤,让其他人坐收渔翁之利。更何况石瞻非我族类,父皇不可能让他继承大统,说到底他对我有威胁的不过是他手上的兵权。与其和他斗的死去活来,不如我卖他一个人情,至少他不会以后与我为敌,何况他的儿子将来必定青出于蓝,若是以后可为我所用,本王的大业就更有把握了,此乃一石二鸟之计。”

    “殿下真是好计策!那属下什么时候去找陛下禀报此事?”

    “石瞻大军什么时候到京城?”

    “据说是本月十五,到时候陛下要率领文武百官去门口迎接。”

    “还有十天左右,这几天你不要对其他人提这件事,等石瞻回来后,我再告知你,这件事还是得当着石瞻的面做。”

    “属下明白您的意思了。”刘荣默默点头。

    “对了,石瞻的儿子叫什么名字?”

    “石闵。”

    “石闵,本王记住你了。”石遵默默念叨了一句,然后对刘荣说:“还有一件事我要提醒你。”

    “殿下请说。”

    “你与我以后的联系尽量通过下面的人来传达,不是特别重要的事情不要轻易亲自找我,你负责京城巡防,连城门开关都是你一手负责,若是被人知道你效忠于我,后果不需要本王跟你说吧?”

    刘荣被石遵的话吓出一身冷汗,连忙用袖口擦了擦额头的喊,连连点头说道:“殿下说的是,属下谨记殿下教诲。”

    “行了,你可以回去了。”石遵挥手示意刘荣退下。

    “那属下这就告辞了,王爷保重。”

    刘荣离开后,原本站在门外的管家走了进来,对石遵说道:“殿下,刘荣此人有勇无谋,将来或许还会给您惹出乱子,您为何还要用他。”

    石遵捏着茶杯,细细观赏,然后不紧不慢的说道:“我用的就是他的有勇无谋。”

    “殿下此话何意?”

    “京畿巡防营统领,管辖一万五千名羯族士兵,在现在这个年代,一万多人的军队可不容忽视。若是他聪敏机智,反而不好控制。刘荣的有勇无谋正是本王看中他的最大原因,这种人想法简单,本王可以很简单的就把他控制在手中,让他对我惟命是从,虽说狼比狗更狡猾,但是有时候养一只听话的狗或许更好,而狼永远是狼,喂不熟就会反咬一口,你觉得呢?”石遵微笑着对管家说完,然后轻轻放下了茶杯。

    “殿下智谋超群,着实令人佩服。”

    石遵笑着走出了后堂,看着天空,脸上流露出似笑非笑的表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