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一章 人间浩劫
    ,!

    石闵站在院子里的亭子里,看着眼前几棵凋零的树,静静的想着昨天大夫跟他说的那些话。

    自石闵记事以来,他看到了不少汉人被胡人肆意杀害,那时候的他并不懂的太多的大是大非,所以这些事情没有给他留下特别深刻的印象,随着渐渐长大,也读了一些诗书,他越来越觉得当下世风日下,民不聊生。

    “公子。”石闵的背后传来了一个温柔的声音。

    石闵回头一看,原来是他救回来的那个女子。

    “你这么快就吃完了?”

    “是公子在想事情,所以才觉得时间过的快。”

    “是嘛?”石闵不好意思的笑了笑。

    “谢谢公子对我们父女的恩情,此生做牛做马,我也愿意报答公子的恩情。”说着,对石闵跪了下来。

    石闵见状,很尴尬的把女子拉起来,说道:“姑娘,你快起来,我救你的时候只是路见不平拔刀相助,并没有想要你做牛做马报答。对了,你和你父亲是如何招惹到那个人的?”

    “我们并没有招惹他,那****与父亲进城,原本是想投奔父亲的一个远方兄弟,没想到打听后才知道那叔伯一家去年就被胡人杀死了,于是我跟着父亲准备离开邺城,再做打算,不曾想半路上遇到了那个凶神恶煞的人,后面的事情公子你都看到了。”

    “你来邺城投奔亲戚?这么说你和你父亲不是本地人?”

    “是的,小女子名叫秦婉,蓟城人,蓟城在鲜卑和赵国之间,常年战乱,遭殃的都是我们这样平民百姓,我十三岁跟随父母躲避兵祸,这四五年里我们辗转多地,娘亲也在去年离世,就剩下我们父女二人相依为命。”

    秦婉说着,眼里噙满泪水,石闵有些不知所措,只能安慰说:“逝者已矣,你和你父亲好好活着才好。”

    “如今这个世道,哪还有我们这些平民百姓的活路?听闻北方这边不少汉人都逃往南边的晋朝,那边好歹是咱们汉人的朝廷,或许会有条活路吧。”

    “你说的这些,我并不是很清楚,如果……”

    石闵正说着,一个下人跑过来禀报说:“公子,那位老伯醒了!”

    石闵对秦婉说:“走,我们去看看。”

    秦婉用力的点点头,然后跟在石闵后面跑去。

    醒来的秦老汉挣扎着想爬起来,嘴里念叨着要找女儿,旁边负责照顾他的下人则不停的安慰说:“老伯你放心,你女儿马上就过来了。”

    秦婉飞快的跑到门口,险些摔倒,看到她爹果然醒了,眼泪立马出来了,哭着喊了一声“爹”,然后扑到了秦老汉的怀里,“呜呜呜”的哭了起来。

    秦老汉也忍不住流下了眼泪,抚着秦婉的头安慰道:“你没事就好,你没事就好。”

    父女俩抱头痛哭了好久,看的一旁的石闵和下人也心痛不已。秦婉缓过神,擦了擦眼泪,然后对秦老汉说:“爹,昨天就是这位公子救了咱们,把咱们从大街上带了回来,还请了大夫给您诊治。”

    秦老汉听了女儿的话,擦了擦眼泪,挣扎着从床上下来,给石闵磕头说道:“老汉多谢壮士的救命之恩,你对我父女俩的恩情…..”

    老汉还没说完,石闵连忙将秦老汉扶起来,说道:“老伯,千万别这么说,自幼家父教育我要行侠仗义,见到你们被恶人欺辱,我岂能坐视不管,还有,您千万别再给我下跪了,您比家父年级稍涨,算是我的长辈,岂能跪我。”

    “救命之恩如同再生父母,我们父女俩无以为报,只能……”

    “老伯您先躺下再说,您现在身体虚弱,大夫说还需要卧床静养。”石闵说着,向秦婉递了个眼神,暗示她扶她爹躺下。

    秦婉心领意会,在一旁安慰说:“爹,您先躺下吧,等您身体好了,只要公子不嫌弃,我们做牛做马也要报答这份恩情。”

    石闵听了这话,连忙解释道:“我救你们只是举手之劳,没有想要什么恩惠,所以别再想着报恩之类的事情了。”

    “公子少年英雄,侠义心肠,这年头真是不多见了。”

    石闵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道:“老伯过奖了,我看老伯和秦姑娘的言谈举止,不像是目不识丁的粗人。”

    “公子好眼力,我本是蓟城人士,曾在蓟城做一个小小的文书,也算是读过一些诗书,虽然称不上博学,但腹中也有二两墨水。”

    “后来呢?听秦姑娘说您是为了躲避兵祸才带家人出来避难的。”

    “不错,八王之乱后,中原司马氏王权没落,北方匈奴、鲜卑、羯族、氐族、羌族等胡人部落趁机入侵中原,胡人所到之地无不烧杀抢掠,那一年我带家人逃离蓟城,之后据说蓟城的汉人几乎被杀尽了。胡人乃豺狼之性,残暴弑杀,更有甚者,以人为食,实乃丧尽天良。这几年我和家人四处避难,为的就是在这乱世之中求得一点生存的机会。”

    “老伯所言,我之前也有所耳闻,只是不曾亲眼见到。世间当真有人以人肉为食?”石闵似乎不敢相信。

    “老汉所言绝无半句假话,公子不知道,现在中原之地,到处田地荒芜,人口凋零,哀鸿遍野。有些逃难的汉人活活饿死,有的则被胡人杀死,一些地方甚至易子而食,想不到这中原大地上还会发生这等惨剧。”老汉说着,躺在床上,一脸茫然。

    石闵疑惑的问道:“何谓易子而食?”

    这时候秦婉在一旁小声的回答说:“易子而食就是由于饥饿,实在找不到吃的,就用自己家的小孩换人家的小孩,然后……”

    “然后什么?吃了?”石闵试探性的问道。

    “嗯……”秦婉默默的点了点头。

    “想当年周室落没,诸侯争霸,君不为君,臣不为臣,孔夫子谓之礼崩乐坏,想不到如今这世道,远远比礼崩乐坏更悲惨。仓廪实而知礼节,衣食足而知荣辱,百姓食不果腹,居然易子而食,谈何礼义廉耻?胡人徒有人形却如同走兽,实乃人间浩劫。”

    “公子似乎也是汉人,在这邺城内汉人能住这样宅院的,定是当朝显贵,不知怎么令尊称呼?”

    “家父姓石,乃当朝左积射将军。”

    “老汉有眼不识泰山,原来这是石将军的府邸,真是虎父无犬子。”秦老汉的眼里顿时多了一份敬畏之情。

    “老伯过奖了。”石闵被夸的有些不好意思。

    “听闻令尊手握五万大军,皆我汉家子弟,不知是真是假?”

    “老伯说的不错,我父亲随从当朝皇帝陛下的姓氏,但实际上是汉人,自幼被皇上收养,因而赐姓石。后来父亲征战四方,皇上应父亲之所求,征汉家子弟入伍,一来让这些汉家子弟有一口饭吃,二来所得之军饷也可养活其家人。但是父亲出征有一个规矩,那就是只征讨胡人。”

    “原来如此,听闻石将军这些年每次出征,所到之处民皆拥戴之,只因令尊治军严苛,绝不扰民,甚至将军粮分给灾民,真是义薄云天的好人。”

    “我虽然自小长在皇宫大院,接触的大多都是胡人,但一直谨记家父教诲,不忘自己是一个汉人,若我有一天也像父亲那样能为汉人尽一份力量,也绝对不会含糊。”

    “咳咳咳…….”秦老汉正准备说话,忽然猛的咳嗽起来。

    “爹,你怎么了?快躺好。”秦婉说着,把被子给她爹盖好,然后倒了一杯水,喂她爹喝了点。

    “老伯,真是对不住,忘了你身体不好需要静养,快别说话了。”石闵安抚秦老汉,又对徐三吩咐说:“徐三,去吩咐厨房做点吃的给老伯,大夫配的药不要忘了,按时给老伯喂药,老伯有什么要求,尽量满足,有什么事情及时告诉我。”

    徐三在一旁应和道:“公子放心,一切都按照您的吩咐做。“

    秦婉用感激的眼神看着石闵,说道:“谢谢公子。“

    石闵对秦婉说:“举手之劳,不必言谢,秦姑娘你也回房休息吧,你爹需要静养,府上的人会照顾好他的。“

    “没事,我留在这里照顾我爹,公子你去忙吧,我们没事的。“

    “好的,那就不打扰了,有事让徐三告诉我。“

    “嗯。“秦婉点点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