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三章 寸有所长
    ,!

    石勇奉命出宫后,直奔石瞻府上,徐三刚好在门口吩咐其他的下人一些事情,听到门口有马蹄声,探出头来一看,见来人是石勇,便迎了上去,笑着问候:“石统领,什么风把您给吹来了。”

    “徐三啊?你家公子在不在,陛下有口谕命我传达给他。”石勇也是很客气的打了个招呼。

    “公子正在院中练武,请随我来。”徐三说着,便在前面引路。

    石勇跟随徐三来到后院,见石闵正光着膀子舞着一支长戟。石勇目测这戟长约一丈,分量不轻,在石闵手中却是被耍的虎虎生风。石闵步法沉稳,连刺带挑,速度极快且出手凌厉精准,看得石勇心中暗自佩服。

    徐三刚想开口叫石闵,被石勇制止,石勇小声对徐三说:“不要打扰闵公子练武,如此身手世间罕见,让我石某人开开眼界吧。”

    徐三便听了石勇的话,在寒风中与石勇一起看石闵练武。

    片刻之后,秦婉从屋内走了出来,喊道:“公子,快歇会儿吧,过来喝杯热茶。”

    石闵听到秦婉喊他,便停了下来,笑着应道:“来了。”

    于是将长戟放在一边,走了过去,而秦婉也将一杯刚刚倒好的热茶递给了石闵。石闵接过茶杯,喝了一口,笑着说道:“谢谢秦姑娘,你快些进屋吧,外面冷。”

    “公子,我没事,倒是你,这么冷的天光着身子在外面练武,若是受了风寒可不好,赶紧进屋穿好衣服吧。”

    “我……”石闵正想说话,身后传来了掌声,边鼓掌便喊道:

    “好身手!真是好身手!”来人正是石勇。

    “石统领,你怎么来了?”石闵说着,将茶杯递给了秦婉,秦婉接过茶杯,很知趣的退回了屋里。

    “我若不来,怎能见到闵公子有如此身手,那****的箭法已经让我大开眼界,今日见到闵公子的武艺,更是让人佩服不已。”

    石闵笑着说:“石统领今日前来,不会就是为了夸赞我的武艺吧?”

    “自然不是,奉陛下口谕,请公子明日辰时之前进宫,随陛下去城门口迎接石瞻将军的大军回来。”

    “好的,你回去禀告陛下,我明日一点准时到。”

    “好的,那属下就不打扰闵公子了,告辞!”石勇客气的对石闵说道。

    石闵对一旁的徐三吩咐说:“徐三,送送石统领。”

    石勇微笑点头示意,然后走了。

    见石勇走了,秦婉又从屋里出来,手里拿着一件棉衣,给石闵披上,然后小声问道:“刚刚那位大人来是说,明日石将军就要回来了是吗?”

    石闵一边穿衣服一边回答:“不错,陛下命我明日辰时之前进宫,到时候一起去城门口接父亲回来,你明日安心待在家里,不要乱跑,外面比较乱,待父亲回来我会告诉他你和你爹的情况,放心,我爹肯定不会介意你们住在家里。”

    “嗯……”秦婉应了一声。

    第二天一早,石闵就起来了,整理好衣冠,就进了宫。

    石虎早早的就派了一个小太监在宫门口等候石闵了,而这个小太监就是上次被石闵救了的其中一个。

    “闵公子,陛下命我在此等候你,请随我去宏光阁。”小太监说道。

    “好的,你前面带路。”

    “公子请。”小太监伸手指引方向,然后走在石闵的旁边,两人走了没一会儿,小太监说道:“闵公子,承蒙您大恩大德,上次救了我们几个,一直也没机会跟您当面道谢,真是谢谢您了。”

    “原来是你,举手之劳,你们不必放在心上,只是以后伺候陛下要更加细致一些,不要让陛下再发怒。”石闵淡淡一笑。

    “闵公子说的是,不过您的大恩大德,小人没齿难忘。”

    “呵呵,你叫什么名字。”

    “小人名叫陆安,是蓟城人,以后公子若是有用得着小人的地方,尽管开口,哪怕刀山火海,小人愿为公子赴汤蹈火。”

    “你是蓟城人?”

    “是的,小人八岁的时候离开蓟城来到邺城,这些年也没有回去过。”

    “家中可还有亲人?”

    陆安苦笑一下,叹了口气,说道:“我从小就无父无母,后来被家族的一个长辈卖到宫里,家里还有什么人,我早就不知道了。”

    陆安说着,悄悄的擦了擦眼角。

    “你也是苦命之人,不过这年头能活着已经是万幸,据说前几年蓟城的百姓被鲜卑人杀的所剩无几,你当年若是留在蓟城,说不定早已不在人世,现在在陛下身边伺候,好歹衣食无忧,不必这么悲观。”

    “闵公子说的是,让公子见笑了。”陆安破涕为笑。

    “启禀陛下,闵公子来了。”石虎正在更衣,内侍跑了禀报。

    “呵呵,这孩子来的还真早,让他进来。”石虎今日心情甚好,眉飞色舞,嘴里不时的哼着调儿。

    内侍们见石虎心情这么好,心里也是松了口气,毕竟伺候皇帝不是好干的活,一个不留神惹得圣心不悦,就有可能掉脑袋,更何况这石虎是个喜怒无常的人。

    石闵在内侍的引领下,走进了宏光阁的里间,见石虎还在内侍的伺候下整理衣冠,就在门口跪地喊道:“石闵给陛下请安。”

    石虎听见石闵的声音,转过头,对石闵招招手,笑着喊:“过来过来。”

    石闵起身走了过去,看了看石虎,笑着说:“陛下今日容光焕发,精气神也好的很,看来心情不错。”

    “今日心情好的不止我一个吧?啊?哈哈哈!”石虎朝着石闵挤眉弄眼的说。

    “被您发现了,嘿嘿。”

    “今日你父亲回来,晚上朕要在宫里给他庆功,到时候你一起来。你已经不小了,朕在你这个年纪的时候,已经跟随太祖皇帝征战沙场了,所以以后你得多去军营里待待,跟着你父亲后面学习治军打仗。当然,以后早朝的时候也可以来听听,听听那些大臣们如何处理国家大事。虽然那些文人酸儒朕看了就头疼,但是治理国家还是离不开他们的。”石虎已经整理好衣着,拉着石闵边走边说。

    石闵在一旁默默点头:“孙儿谨记陛下教诲。”

    “时间还早,朕这么早叫你过来就是让你陪朕一起用膳,来,我们边吃边说。”石虎拉着石闵坐下,桌子上已经摆好了几十样美味。

    此时的邺城城门口,所有的文武百官,皇室贵族基本已经到齐。

    石遵在人群中看到了石世,走过去打招呼:“二皇兄,今日你来这么早?”

    石世微微一笑,回答说:“九弟你也没来晚啊。今日五弟凯旋,我这个做兄长的自然要早点到场。”

    “这次五哥立下大功,二皇兄觉得父皇会有什么赏赐?”

    “赏赐这样的事情,全凭父皇决策,我岂会知道?不过可以肯定的是,父皇这次肯定会重赏。”

    “二皇兄,你若什么时候也上战场立个功劳,想必父皇也会重赏二皇兄。”石遵似笑非笑,看着石世文弱的样子。

    石世顿时脸色有些尴尬,说道:“打仗这些事情,还是五弟和九弟你毕竟在行,有你们替父皇分忧也是一样的,呵呵呵……”

    石遵有些不依不饶,语气中略带讥讽:“我们羯族人各个都是勇士,长于马背之上,生于虎狼之间,二皇兄倒是个特例,我们兄弟之中,除了大哥,也就二哥你没有上过战场。”

    石世有些语塞,一时间不知所措,这时,身旁的张豹站出来替石世说话:“庆王殿下,所谓寸有所长,尺有所短。一般冲锋陷阵的都是士兵,主帅都是运筹帷幄的。”

    张豹寥寥数语,噎的石遵脸色红一阵青一阵,忿忿的走开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