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四章 封侯拜相
    ,!

    “陛下驾到~”

    百官们原本熙熙攘攘的站在城门口,忽闻圣驾,连忙列队站好,跪拜行礼,齐声喊道:“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都起来吧。”石虎挥了挥手,示意平身,然后坐了下来,问道:“怎么样?人都到齐了吗?”

    石世回道:“回禀父皇,百官们和皇室宗亲都已就到齐了。”

    “派人去看看,石瞻到哪了?”石虎吩咐说。

    “陛下,我去!”石闵自告奋勇。

    “呵呵,你就乖乖留在朕的身边,石勇,你派人去看看。”石虎吩咐身边的石勇。

    “遵命。”

    石勇说着,正准备下去安排人,城楼上的瞭望台上传来了声音:“看到他们了,是石瞻将军的帅旗!”

    众人放眼望去,过了片刻,视线里果然出现了大队人马,离城门口不过两三里路。

    “哈哈,来了,击鼓,奏乐,你们随朕一起出城迎接。“

    文武百官跟在石虎身后,走出了城门,往城外走去。

    此时的石瞻和王世成,李昌正率领大军抵达邺城附近,远远的已经看到邺城的城楼。

    “传令下去,大军在城外驻扎,没有我的命令不得离开营地,更不能进城,违令者斩。李昌,王世成二人随我进城。”

    “遵命。”

    传令兵立马传令,大声喊道:“将军有令,大军就地扎营,所有人不得擅自离营,不得进城,违令者斩!”

    忽然,王世成说道:“大哥你看,城里出来一大群人了。”

    石瞻朝邺城方向望去,果然出来了一群人,隐约还听到击鼓奏乐之声,那群人直往这边走来。

    “定是陛下出来迎接我们了,跟我走。”石瞻说着,骑马飞奔而去,李昌和王世成紧随其后。

    石虎见石瞻带了两个人骑马过来,便笑着对身边的人说道:“你们瞧,他看到朕来接他,倒先跑过来了。”

    石虎说着,便站在原地停住了脚步。石瞻等人骑马至众人百步之外,便勒马停住,石瞻下马后整理了一下戎装,将马缰绳交给李昌,然后徒步走到石虎面前,行跪拜礼,李昌和王世成也同样:“臣奉旨征讨鲜卑,幸不辱命,今大军凯旋,臣率左右先锋李昌、王世成前来向陛下复命,此战战果悉数记录于此,请陛下过目。”石瞻说着,递上一份奏报。

    石虎接过奏报,大致看了一下,然后开心的大喝一声:“好!不愧是我的儿子!起来!”说着,伸手将石瞻扶起。

    石虎手持奏报,转过身,对身后的文武百官以及皇室贵族们说道:“此战历时十月有余,石瞻及其下属功不可没。”

    石虎言毕,转过身,说道:“石瞻听封。”

    “在!”石瞻双膝跪地,匍匐于石虎脚下。

    “封石瞻为西华候,为一品侯爵,赐金一万,食三千户。”石虎低下头,凑在石瞻耳边小声的说:“瞻儿,怎么样?老子的封赏满意吗?”

    石瞻一愣,小声回答:“我的封赏要不要无所谓,关键是我的那些将士们,为陛下出生入死,陛下可不能不赏他们啊。”

    石虎直起身,捋着胡子,哈哈大笑,然后说道:“李昌和王世成,加封为左右卫戍将军,可入朝堂议事,各赐金两千,食一千户,其余将士根据此战功劳另行封赏,阵亡将士其家属可免三年税赋。”

    石虎说完,又对石瞻小声说道:“怎么样?这下可以了吧?再赏下去,老子的国库都要掏光了。”

    石瞻“嘿嘿”一笑,磕头谢恩:“谢陛下隆恩。”

    “起来吧。”石虎笑呵呵的拉石瞻起来,然后转身对石闵喊道:“闵儿,过来。”

    石闵从人群中走了出来,然后下跪磕头,说道:“孩儿见过父亲。”

    石瞻微微一笑,右手提住石闵的胳膊,猛的发力,想将石闵拉起来,石闵心知父亲是想考验他,也使力下压,石瞻愣是没能将石闵拉起来,然后满意的说道:“起来吧,看来这半年多为父不在家,你的武艺没有荒废。”

    石闵起身后,看着石瞻傻笑,石瞻拍拍他的肩膀,然后对石虎说道:“感谢陛下这半年多对犬子的照顾。”

    “你说的哪里话,闵儿是我孙子,我照顾他是应该的,走,回宫,今日朕给你大摆庆功宴。”

    是说着,拽着石瞻的手,就往回走。两边的文武百官有的笑着向石瞻微微点头示意,有的则是面无表情的斜视石瞻,石瞻并没有刻意关注这些人的表情,因为石虎时不时的跟他说话。

    石瞻进城后,石虎命令百官们先行回去,于申时三刻到宫里一起给石瞻庆功。石虎和他的儿子们则回了宫里,当然,石瞻父子也一起回宫了。

    一路上石虎一直和石瞻说着一些事情,石闵则跟在庆王和燕王等人的身后,毕竟他是小辈。

    众人来到宏武殿,宏武殿是一处偏殿,石虎一般在此与嫔妃和诸子们饮宴,可以说是石虎的家庭聚会场所。

    石瞻扶着石虎坐下,然后退到一边,石虎见石瞻站着,便吩咐到:“坐,你们也都坐下,瞻儿,你坐这边,离朕近一点,朕还有话跟你说,闵儿,你也过来,坐你父亲旁边。”

    众人按照石虎吩咐的,纷纷入座。石瞻扫视了一下燕王和庆王以及其他皇子,见庆王正盯着自己,眼神先是有些阴冷,忽然又对石瞻微笑点头。

    石瞻觉得有些莫名其妙,没有与石遵继续对视,转过头看着石虎。石虎正吩咐内侍一些事情,也没看到二人的对视。

    内侍边听边默默点头,然后就退下了。石虎拂了拂衣袖,然后对诸子们说道:“这晚上的是庆功宴,与百官们一起,这白天的嘛,是咱们的家宴。你们都放开吃喝。”

    “是,父皇。”诸子们一口同声的回答。

    “五皇兄这次以五万人马全歼独孤南信的六万鲜卑大军,自损不过十之一二,实在匪夷所思。”灵王石岩忽然说道。

    “七哥,虽然自古以来,斩敌一千自损八百是兵家常有之事,不过五哥乃是我赵国第一良将,岂能用一般的思维来衡量五哥?”石遵接过话。

    石瞻淡淡一笑,看着石遵,说道:“九弟过奖了,此次能够获胜,全赖将士们的拼死杀敌,我还谈不上什么良将,只是有颗为陛下尽忠的心而已。”

    “五哥对父皇的忠心众所周知,我提议,大伙儿敬五哥一杯。”石遵说着,第一个举起了酒杯。

    其余人见石遵如此,也纷纷端起酒杯,向石瞻敬酒。石瞻礼貌性的一口饮尽杯中酒,然后说道:“谢谢兄弟们的盛情。”

    “瞻儿,这次与鲜卑交手,你能够以五万人马全歼六万独孤南信的大军,自损不过一万人马不到,实属惊天一战,朕也很是奇怪,要说这独孤南信也绝非蠢材,来,跟朕说说,这一仗你是怎么打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