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七章 睹物思人
    ,!

    “公子,为何你也不知道夫人是蓟城人?”秦婉问道。

    “母亲早已过世,我对她也没什么印象,怎会知道母亲是哪里人。对了,徐三,你肯定知道当年的事情,你给我们说说是什么情况。”

    徐三悠悠的说道:“当年将军领兵出征匈奴,被五倍于己的敌军围追堵截,将军带领我们拼死突围,最终只有几千人突围成功。而将军为了掩护我们,亲自率军断后,与匈奴人打了整整一天一夜。我们先撤出来一几千人在王世成和李昌两位的带领下,往邯郸方向撤退。那时候我还只是一个小小的百夫长,我感念将军的救命之恩,率领手下仅有的六十多人,回去接应将军,最后只有我和将军两人活着回来。”

    “然后呢?后来发生什么事情了?”秦婉小声问道。

    “然后?然后就是我失去了这条手臂。”徐三指了指自己空荡荡的左手,接着说道:“而将军也身负重伤,我们二人骑着马往邯郸方向走,还没走出多远,我失血过多倒在马下,而将军也因为身上的伤昏了过去,等我醒来的时候,我们已经躺在一张床上,伤口也被包扎好了。”

    “那是谁救了你们?”

    “是一个住在附近的药农,上山采药的时候发现了我们,把我们救了回去。所幸将军的伤不是致命伤,只是失血有点多,加上劳累,才昏睡不醒。那药农有个女儿,长得貌美如花,对你父亲关怀备至,而你父亲当时也正是血气方刚,两人朝夕相处了两月有余,互生情愫,于是两人私定终身。将军临走前告诉那女子,两个月之内必定派人送来彩礼提亲。”

    “那女子就是我母亲?”

    “不错,只是因为夫人是汉人,将军将提亲一事上报给陛下之后,遭到了陛下的强烈反对,因为陛下有意将自己的女儿嫁给将军,而将军死活不肯,陛下还因此将你父亲在大殿之上杖责了一百,后来陛下见将军不肯听从安排,而陛下自己的女儿也不愿嫁给汉人,此事也就作罢,只是将军刚刚伤势痊愈又被杖责,只能卧病在床,派我去将你娘亲接回了邺城。”

    “后来呢?”石闵问道。

    “后来就是将军与夫人成婚,你的外公第二年就得病去世,而那一年,你也出生了。再后来过来三四年,夫人也染病过世,将军痛不欲生,至今未再娶,而我因为失了一条胳膊,将军命我在家照顾你,看好这个家。后面的事情,你也都知道了。”

    “想不到将军铁骨铮铮,也有柔情的一面,对夫人如此深情,真是让人感动。”秦婉叹息着说道。

    “难怪我对母亲没什么印象,每年母亲的祭日,父亲也总是沉默不语。”

    “将军是知恩图报之人,不仅仅因为夫人容貌出众,更因为夫人一家对将军有救命之恩,两人的感情又特别的好,所以将军对夫人一直念念不忘。所以今天秦姑娘做了这饼,将军一眼就认出了是蓟城人的做法,勾起了将军对夫人的回忆,故而一言不发的先走了。”

    “秦姑娘,时候不早了,你早些回去休息吧。今日谢谢你做的东西,很好吃。”石闵微笑着说道。

    “对不起公子,我并不知道将军和夫人的这段故事,没想到这个饼会让将军想起伤心往事。”秦婉说着,有些不安的看着石闵。

    “没事,父亲只是睹物思人罢了,你不必担心。”

    “那我先回房了,公子和徐大哥早些休息。”秦婉看了看石闵和徐三,默默的转身走了。

    “如此看来,我该叫你一声三叔,而不是叫你徐三。”石闵转过头,看看坐在一旁的徐三。

    “公子不必这样说,自打将军救了我,我这条命就是将军给的,做牛做马都是应该的,何况你是将军的独子,在我眼里,你就是将军年轻时候的样子,所以叫我徐三就可以了。”徐三的眼里闪着泪光。

    “可你也救了父亲,不是吗?”石闵看着徐三,昏暗的烛光下,徐三的头上已经分明已经有了许多白发,面庞也有了不少皱纹,显得有些苍老。

    徐三温和的拍了拍石闵的肩,然后缓缓起身,说道:“明日你就要随将军去军营了,我去给你收拾收拾东西,你早些睡吧。”

    徐三说着,脚步有些蹒跚的走开了。

    石闵看着徐三的背影,他的背似乎也没有小时候那么直了,印象中身材高大的徐三,此时在石闵的眼里,那身影竟然是有些瘦弱。他从小由徐三带大,一直以来并没有把徐三当做自己的亲人,只是比较信任的家丁,没想到徐三与自己家还有这样的渊源。

    第二天天刚蒙蒙亮,石闵就起来了,穿着石虎赐给他的雁翎甲,早早的在门口等着石瞻,准备跟着去军营。

    而徐三也早已起床,正在安排把石虎赏赐的钱财装车,准备派家丁送到城外的军营去。见石闵一早就起来,徐三走上前问道:“公子起这么早?先去吃些东西吧,将军恐怕还要过一会儿才会出发。”

    “父亲还没起来吗?”石闵问道。

    “已经起来了,方才我已经送了衣服和洗漱水过去。”

    “那没事,我在这里等着就是。”石闵笑着说道。

    秦婉由于要照顾她爹,每天早晨也很早就起来去厨房做吃的,顺便熬药,这一大早见府里的人忙前忙后,便问黎妈:“黎妈,今日府里怎么好像这么忙碌?大清早的,徐管家就带着家丁门忙前忙后的。”

    “公子从今日起就要随将军住在城外的军营,所以徐管家命人给公子和将军多准备一些东西。”

    “什么?公子要去军营了?”秦婉脸色瞬间变了,扔下手里的东西就往外跑。

    “婉儿,你去哪?这药和锅里的东西怎么办?”黎妈问道。

    秦婉头也不回的回答:“黎妈你帮我看一下,我等会儿回来。”

    黎妈看了看秦婉的背影,和正在灶台上烧火的顾妈妈都捂着嘴偷偷的笑着。

    秦婉跑到门口,见石闵正在与徐三说话,就站在门后看着,没有上前。徐三看到门后的秦婉,自然明白秦婉是想跟石闵说话,便找了个借口先去忙了,而秦婉见徐三走开,就从门后走了出来,站在石闵背后轻轻的喊道:“公子。”

    石闵转过身,见是秦婉,笑着问道:“你怎么过来了?不是给你爹熬药吗?”

    “听说你要去军营了?”秦婉嗫嚅着。

    “是的,父亲要带我去军营学习如何带兵打仗,所以我得住在军营里。”

    “那你多久才回来?”秦婉的语气有些颤抖。

    石闵看着秦婉,有些不舍的说道:“这个还不确定,有空我会回来看你的,你和你爹安心先在这里住下,徐三叔会照顾好你们。”

    “这军营里肯定吃不好睡不好的,不如公子带我一起去军营,我可以给公子洗衣做饭,这样好不好?”

    “不可,军有军规,军营之中不得有女子出入,否则是要被杀头的,所以你安心待在家里,有事可以找徐三叔,或者让他去军营找我。”

    两人正说着,门口忽然有家丁喊道:“将军!”

    石闵和秦婉转头一看,石瞻已经一身戎装,走了过来,眼睛打量着石闵和秦婉。

    “父亲!”石闵低头默默行礼,喊了一声。

    “将军早……”秦婉也不失礼节。

    “嗯……”石瞻默默点头答应,然后对秦婉说:“姑娘先回去照顾你爹吧,我与闵儿有话要说。”

    秦婉看了看石闵,石闵暗使眼色,让她先走,于是秦婉无奈的对石瞻行礼说的:“是……”

    石瞻见秦婉走了,看着石闵一身的雁翎甲,面色有些凝重的问道:“这雁翎甲是陛下赐给你的?”

    石瞻得意的拍了拍护甲,回道:“对啊,父亲,这雁翎甲我穿着怎么样?”

    “脱了。”石瞻命令道。

    石闵一愣,一脸疑惑的看着石瞻,问:“这是为何?不是去军营吗?去军营总不能穿便服吧?”

    石瞻看了石闵一眼,又说:“去军营是没错,在军营里不能穿便服也没错,不过你现在还没资格穿这身雁翎甲。”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