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九章 暗生鬼胎
    ,!

    按照石瞻的吩咐,所有将士在未时都在校场上集合了,石瞻大声喊道:“诸位将士们,此次出征,我们损兵折将,大伙儿都劳苦功高,昨日陛下已经赏赐,今日,我还有一些东西要给大家。”

    石瞻示意李昌,李昌心领意会,命人将石虎赐的金银抬上来。众将士见如此多的金银,私下也交头接耳,议论开了。

    李昌说道:“这是陛下赐给大将军的一万金,想必大家有所耳闻,算是对将军此次战功的奖赏。但是将军认为,此次大败鲜卑人,靠的是我等上下一心,靠的是诸位的浴血奋战,所以,这功劳不是大将军一个人的,而是在场的每一位将士和那些死去的弟兄们的!将军虽为我们的统帅,单不敢独居这份功劳,所以这一万金,将军要拿出来分给你们和那些死去兄弟们的家属,你们说好不好?”

    “好!好!好!”将士们听了这话,吩咐振臂高呼,他们高兴的不是因为有钱可以拿,而是他们的统帅愿意与他们同甘共苦,没有忘记他们每一战流下的血汗,这样的统帅,岂能不让将士们拥戴?

    “这一万金,分两份,其中三千金,换成粮食和钱币,我会派人给阵亡将士的家人送去,另外七千金,全部换成钱币,按照此次征战诸位的战功分发,但是,我对诸位弟兄有一个要求,你们拿到钱,必须在回去探亲的时候交给家人,不允许赌博挥霍,若是被我发现你们少给家人一个子儿,我军法处置,听明白了吗?”

    “谨遵将军军令!谨遵将军军令!”将士们异口同声的喊道。

    石闵站在外围,看着眼前一幕,他被深深的震撼了。他没有想到,在军中在家里都十分严肃的父亲,居然如此被众将士拥戴,而眼前的这些将士不久前刚刚经历一场大战,士气还能如此高昂,让石闵从内心里感到佩服。

    石瞻抬起手,示意大伙儿安静,然后大声说道:“此次班师回朝,将士们好好休整,明日起,大伙儿分批回去探亲,顺便帮那些受伤不能回家的弟兄们,把钱和信捎回去。路上带好你们的军牌,免得被沿途的官兵盘查,另外,尔等不得寻衅滋事,惹是生非,听清楚了吗?”

    “遵命!”

    “各回岗位,继续训练!”李昌喊道。

    将士们陆续散开。

    天下起了雪,寒风凛冽,大街上的行人也裹着厚厚的衣服,缩着双手和脑袋在大街上穿行。路边的乞丐衣衫单薄,躲在角落瑟瑟发抖的乞食。

    树木已经凋零,一眼望去,整个世界银装素裹,白茫茫的连到天边,偶尔突兀的山峦不过是白色大海里的一掬细沙。

    屋里的火炉上烧着碳,整个房子温暖的让人感到惬意。秦婉静静站在窗口,看着窗外一片一片飘下的雪,想着此时身在军营之中的石闵。躺在床上的秦老汉见女儿有些魂不守舍,也是无奈的摇摇头,女儿长大了,有些事,终究拦不住的。

    最深不过人心,最苦不过相思。

    尽管秦婉将自己对石闵的好感和深情压抑在自己的心里,却无法让自己不去想他。夜不能寐,坐立不安,大约就是这样吧。

    此时的石闵,依然做着他的执戟郎。他并没有像秦婉那样思念着对方,因为此时此刻他的心里,只有石瞻的军令和军人的职责。

    尽管石闵从小习武,体力过人,但是这军营的生活,却也着实让他不习惯。每次轮到他站岗,不管刮风下雨,一站就是两个时辰,纹丝不动,还得注意力集中,不可分神,因为石瞻很有可能随时从他后面踹一脚,看看他是否心不在焉。

    由于天气寒冷,庆王石遵也窝在王府内没有出门,不过这人没出去,心思也没闲着。一日深夜,大街上早已空无一人,一个人影悄悄出现在了庆王府的后门。

    那个人披着斗篷,看了看四周,然后轻轻叩门。

    “谁?”门内传来了一个声音,低沉而谨慎。

    “是我。”

    门“吱呀”一声打开了,披着斗篷的人走了进去,后门随即被关上。

    “刘统领,殿下已经在后堂等你了。”说话的,是庆王的管家。

    而披斗篷的,便是巡防营统领刘荣。

    刘荣默默点头,解下斗篷,交给管家,然后进了后堂。

    刘荣走到后堂的偏房门口,见里面点着蜡烛,正准备敲门,屋内传来了石遵的声音:“不用敲门了,进来。”

    刘荣闻言,轻轻推开了门,石遵正坐在桌子旁,手里拿着一本书。见刘荣进来,石遵轻轻的将书放下,似笑非笑的看着刘荣。

    刘荣轻轻将门关上,然后转身跪下向石遵行礼:“殿下急唤卑职,不知有何差遣。”

    “起来吧,叫你过来,自然是有事情吩咐。”

    “是……”刘荣起身,默默的站在一丈之外。

    “十多天前你来跟我说,石瞻那儿子当街打伤你巡防营的人,我本想让你去父皇那里禀报此事,不过现在想想,本王有了更好的主意。”

    “那石闵打人这件事就过去了?”刘荣似乎有些不服气。

    “石闵打人这件事,在陛下那里掀不起什么风浪,就算石闵把你那几个人都杀了,我父皇那样的脾气,最多就是把石闵骂一顿,不会怎么样,恐怕压根儿轮不到我替他在陛下面前求情。”

    “那殿下有何打算?”

    “石瞻现在在朝中是如日中天,父皇眼前的大红人,而且石瞻对父皇忠心耿耿,我若想拉拢他,或者让他保持中立,就必须离间他和父皇的关系,你来说说,石瞻和父皇的逆鳞在哪里?”

    刘荣挠挠头,苦笑着回答:“请恕卑职愚昧,卑职实在想不到石瞻和陛下有什么矛盾可以被挑拨的。”

    “石瞻再受宠,说到底还是汉人,而我等是羯族勇士,在父皇的眼里,汉人不过是劣等的的奴隶,与牛羊无异。而石瞻素来不与我等交往,且多为其同族谋利,只因我等不是汉人,这下你明白了吧?”

    “卑职大概明白殿下的意思了,那不知殿下有什么需要卑职去做的?”

    “昨日听闻,前几天石瞻将父皇赐给他的一万金赏给他的部下,还准许那些汉人士兵回家探亲,我想让你制造一点事情,来引发石瞻和父皇之间的矛盾,剩下的还需要本王来教你吗?”

    刘荣想了想,默默点头回道:“殿下请放心,卑职已经知道该怎么做了,您就在家等着好消息吧。”

    “事情做的干净一点,别把火烧到本王这里。”石遵冷冷的说道。

    “明白!”刘荣奸笑一声,然后问道:“不知殿下还有没有其他吩咐?”

    “没有,你把这件事做好,本王重赏。”

    “卑职明白,您就等着我的好消息吧,告辞。”刘荣说着,走出了偏房。

    石遵站起身,嘴角露出了一丝得意的笑容,自言自语道:“皇位是我的,你们谁也别想得到。”

    “殿下。”

    石遵抬头一看,是他的管家,然后说道:“你派人盯着石瞻那边,有什么消息立马向我禀报。”

    “是……”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