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章 流血事件
    ,!

    “弟兄们回家探亲的事情安排的怎么样了?”大帐之内,石瞻一边看着兵书,一边问一旁烤火的王世成。

    王世成搓搓手,说道:“前几日已经安排好了,已经有几批人离开军营了,都是离邺城不远的,我命他们十五之内必须赶回来。”

    “这样就好,一共先回去了多少人?”

    “一共一万两千多人,我给他们备了些干粮带在路上吃。”

    “你做事我一向放心,剩余的人训练不可停止,世道太乱,弟兄们随时都有可能要再上战场。”

    “大哥放心,只是……”王世成欲言又止。

    石瞻抬头看了一眼王世成,低头继续看书,然后说道:“男子汉大丈夫,有话就说,别吞吞吐吐的。”

    “恕小弟之言,小闵……您打算一直让他在外面做执戟郎?”王世成小声说道。

    “当然不是,只不过他自小并不是在军中长大,若想他日后指挥千军万马,这军中的规矩和带兵之道,还是要让他好好体会体会的。”

    “小闵这孩子勇武过人,也机智聪明,想必日后定能像大哥一样出色。”

    “你这是在捧我还是在替他说情?”石瞻微微皱眉。

    “我哪有这个意思……”

    “行了,这件事你就别多说了,我自有安排。”石瞻放下手中的书,打断了王世成的话。

    王世成见石瞻是水火不进,也只能识趣的闭嘴。

    就在这时,帐外传来了声音:“站住,将军大帐,岂可擅闯。”

    “是小闵的声音,走,出去看看怎么回事。”石瞻赶紧往外走。

    “什么事?”王世成先跑了出来,见一个士卒和石闵纠缠着。

    “王将军!不好了!出事了!”那个士卒见王世成,跪下说道。

    “发生什么事了?”石瞻也从大帐里出来,见此情形,立马问道。

    “早上离开军营回家探亲的一伙儿兄弟,一个时辰前在回去的路上被几十个羯族人围住,抢走所有的钱财,还杀了我们的弟兄,只有一个人逃了回来,身受重伤,已经昏死过去。”

    “人在哪里,带我去看看!”石瞻闻言,脸色铁青。

    士卒赶紧起来带路,石瞻跟在后面,王世成刚走出几步,回过头朝石闵使个眼神,石闵也跟了过去。

    一群人在那个士卒的带领下,来到一个帐篷里,见一个人满脸是血,躺在那里一动不动,随军的一个大夫正在号脉。

    “老杨,怎么样?”石瞻问道。

    那个叫老杨的大夫抬起头,看看石瞻,然后微微摇头。

    石瞻紧紧的握了握拳头,然后转身走出帐外,王世成见状,也赶紧跟了出去。

    “大哥,怎么办?”

    “点将一百,随我出发。”

    “是!”王世成明白了石瞻的意思,立马来了精神。

    “我也去!”石闵在一旁说道。

    石瞻看了看他,没说话,然后回了大帐。石瞻一身戎装,挎着战刀,走到石闵跟前,说道:“跟我走。”

    “遵命。”石闵说着,跟在石瞻身后走向大营门口。

    等石闵赶到大营门口的时候,一百骑兵已经整装待发。石瞻问道:“刚刚回来报信的弟兄从哪个方向回来的。”

    “报告将军,那边!”门口的守卫指了一个方向。

    “上马!”石瞻大声喊道。

    众将士见石瞻下令,迅速的骑上马背,石闵也手握长戟,骑上了王世成牵给他的一匹马。

    “跟我走!”石瞻大喝一声,率先冲出营门。

    “驾!”其余的将士也立马冲了出去。

    石瞻等人骑着马,一路狂奔。由于前几日下了大雪,积雪正在慢慢消化,路上泥泞不堪。

    众人跑出去没多久,远远的看到一伙人,于是冲了过去。

    等石瞻等人到近处一看,原来是巡防营统领刘荣带着他的手下,押着几十个羯族人。

    “卑职见过西华候!这么冷的天,您怎么在这里?还带着这么多人。”刘荣笑着跟石瞻打招呼。

    石瞻看都没看刘荣一眼,向王世成使了一个眼色,王世成点点头,带着十几个人沿着刘荣他们的马蹄印继续往前走。

    石瞻骑在马背上,慢慢的走过那被捆着的几十个羯族人面前,然后骑着马走了回来,问刘荣:“这些人是怎么回事?”

    “您说着些人啊?也没什么,方才我带人在附近巡视的时候,见他们杀了十几个人,抢了人家的钱财,就把他带回去问问怎么回事,虽说杀的是汉人,但我……”刘荣正说着,看到石瞻脸色铁青,立马吓的不敢继续说话。

    “他们抢的东西在哪里?给我看看。”石瞻看了一眼刘荣。

    刘荣向手下挥了挥手,身边的一个人从马背上扔下两个大的包袱,石瞻身边的一个亲随立刻下马打开包袱,翻了一下,找出了几袋钱币,和一沓书信,递给了石瞻。

    石瞻打开一封书信,大概看了一下,脸色变得更加难看,然后将信和钱袋递给了身边的人,对刘荣冷冷的说道:“你把这些人交给我,没你的事情了。”

    “那可不行,这京城的治安归我管,您虽然是陛下亲封的侯爷,但是这斗殴杀人的事情不归您管,所以您看……”刘荣假意解释道。

    “把人交给我,剩下的事情你不用管,我说的不够明白吗?”石瞻说着,右手握住了腰间的刀。

    刘荣看到了石瞻的这个动作,心里自然还是有些慌的,但是他知道,石瞻绝对不会杀他,他好歹是邺城的巡防统领,没有皇上的旨意,没有人有权利将他先斩后奏。

    “侯爷,这似乎有些不符合规矩,您总得给卑职一个理由吧?卑职不能平白无故的让您把这些人带走。”

    “这些人刚刚杀的我是手下的将士,我要把他们带回去。”石瞻的眼里充满了愤怒与杀气。

    “既然是这样,那您更应该让卑职把人带走,待卑职将此事查清楚,再给侯爷一个交代,您看怎么样?”刘荣小心的问道。

    “把人给我留下!马上滚!”石瞻终于爆发,抽出刀架在刘荣的脖子上,然后狠狠的说道:“再不走,我连你一块儿杀!”

    刘荣见状,慌忙说道:“好!人我交给你,但是这件事我一点禀明陛下!我们走!”说完,就狼狈的带着巡防营的人先撤了。

    刘荣前脚刚走,王世成带着十几个人赶了回来,说道:“大哥,找到了,被杀的弟兄们尸首都还在那里。”

    石瞻握着刀,走到一个中年羯族人的面前,厉声问道:“为什么杀那些人!”

    那个人冷笑一声:“老子们没钱过冬,只能问他们借点,他们不肯借,老子们只能抢了……”

    那人没有说完,只见石瞻手起刀落,立马血溅三尺,人头落地。旁边的人看的立马有些慌,其中一个人喊道:“太祖皇帝法令,羯族人杀汉人不是死罪,缴纳钱财就可以赎罪,你凭什么杀我们?”

    “凭什么?”石瞻将刀握在手中,然后回过头对石闵等人说道:“告诉这帮狗崽子,我们凭什么!”

    石闵还没反应过来,身边的人骑马挥刀冲了过去,几十个羯族人顿时乱做一团,东窜西跑。

    但是人怎么可能跑得过马,很快,几十个羯族人大多被石瞻的手下砍杀,只剩下为数不多的几个人四下逃散。

    石闵这才缓过神,见有一个人已经跑出去一百多步,于是策马飞奔过去,那人一边跑还回头看,只见石闵手持长戟,一下将那人从背后刺透,直接挑了起来,吊在半空。其余的几个羯族人见石闵如此臂力,顿时吓的两脚发软,也不跑了,“扑通”跪在地上,磕头求饶。

    石闵看了看石瞻,石瞻微微点头示意,石闵将那人连同长戟直接扔掉,策马朝那几个羯族人冲去,同时抽出刀,那几个人猛的抬起头,还没反应过来,被石闵齐刷刷的砍掉了脑袋。

    “吁~”石闵勒住马,调转马头,骑着马小步走到了石瞻面前。石瞻看着他,默默点头,石闵果然勇猛非凡。

    “大哥,下面怎么办?”王世成喘着气,在一旁问道。

    “你带六十人,把那些弟兄们的尸首带回去,剩下的人,把地上这些狗杂种的脑袋全部砍下来,带回军营,我要用他们的人头祭奠死去的弟兄!”

    “是!”将士们挥起刀,干净利落的砍下了所有羯族人的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