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一章 宣召入宫
    ,!

    石瞻等人带着死去战士的尸首和羯族人的头颅,回到了营地。

    众人回来的时候,营门口站着许多人,看着马背上的尸首,不少人都流下了眼泪。这十几个人,早上还是好好的离开营地,现在已是生死两茫茫。

    石瞻回营后,直接回了大帐,一直在里面没有出来。王世成吩咐人把死去将士的尸骨用简易的棺木收好,将羯族人的头颅插在矛尖上,竖在校场。石闵远远的看着校场上的羯族人的头颅,看着那些死去将士被放进棺木时,旁边活着的将士看着他们潸然泪下。

    这些铁血军人,战场之上面对死亡不曾流泪,受伤之时痛的死去活来不曾流泪,唯独失去至亲之人的时候,他们再也压抑不住自己的情感。

    死去的十几个人,经历了一场场险恶的战争,都不曾让他们丢了性命,原本以为过不了几天就可以与家人团聚,却死在了羯族人的手上。

    死在了统治他们的羯族人手里。仅仅因为他们是汉人!

    石瞻一直待在大帐里没有出来,石闵想要进去看看情况,被王世成拦住了。王世成知道石瞻现在的心情,也知道他心里所想,所以劝石闵不要打扰。

    石瞻等人刚回营不久,庆王石遵已经收到这个消息,去了宫里。

    石虎正在宫里与女子们寻欢作乐,喝的酩酊大醉。舞姬们翩翩起舞,看的石虎双眼迷离。石虎正拿起酒杯,还没喝,内侍从门外跑进来说:“启禀陛下,庆王殿下求见。”

    “嗯?他这个时候来干嘛?叫他进来。”石虎推开两边的女子,扯了扯衣服。

    石遵信步走进了殿内,看到眼前的一幕,自然明白石虎刚刚在干嘛。笑着跪下行礼:“儿臣参见父皇。”

    “起来起来,你来有何事禀告朕?”石虎有些不耐烦。

    石遵缓缓起身,依旧微笑着,故意加装没看的石虎的臭脸,然后说道:“儿臣有一宝贝献给父皇,所以特来打扰。”

    石虎一听宝贝,转怒为喜,脖子往前都伸长了一截,问道:“宝贝?什么宝贝?”

    石遵拍拍手,门外一个内侍捧着一个盒子走了进来,站到了石遵旁边。石遵轻轻拍了拍盒子,对石虎说道:“父皇,这里面就是儿臣要献给父皇的宝贝。”

    “来!拿给朕看看是什么宝贝,要你这样郑重其事。”石虎朝内侍挥挥手。

    内侍小心的捧着盒子,慢慢的走上台阶,放在了石虎的面前。石虎拉了拉衣袖,然后打开木盒,发现是一件狐裘。

    “狐裘?你说的宝贝就是这个?”石虎似乎有些不满。

    “不错,父皇可别小瞧了这件狐裘,这可不是一件普通的狐裘。”石遵不慌不忙,微笑着应答。

    石虎拿起狐裘,一边看一边问:“这狐裘有何不寻常之处?”

    “此狐裘叫做千腋狐裘,所用的是仅仅狐皮腋下那一小块,不到半个巴掌那么大而已,要想做成这样一件狐裘,可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需要一千张狐皮才能凑出足够的料子。”

    石虎听了石遵这话,仔细看看手里的狐裘,咂咂嘴,说道:“细细摸这皮毛,还真和一般的狐裘不一样,更加柔软。”

    “这狐裘是儿臣在李城搜罗了整整两年的狐皮,寻得李城周边最好的工匠,花费数月,不久前才刚刚做好。然后快马加鞭送来邺城,今日上午儿臣才拿到这件千腋狐裘,故而立马进宫献给父皇。眼下已是寒冬,这狐裘刚好给父皇御寒。原本儿臣是想这次回宫的时候就带着的,无奈这工匠实在来不及赶制,所以儿臣自知这狐裘来的有些晚了,还请父皇降罪。”石遵一边说,一边故作惭愧。

    石虎闻言,放下狐裘,笑着说道:“庆王有心了,你为了送这件千腋狐裘给朕,也算是煞费苦心了,何罪之有,来人,赐庆王东珠两颗,翡翠十件!”

    石遵连忙摇摇头,说道:“不不不,儿臣献宝不求赏赐,父皇还是收回成命吧。”

    “难得你如此有孝心,你虽是朕的亲生儿子,但朕岂能让你白白辛苦?”

    “那儿臣就谢谢父皇的赏赐了!”石遵说着,跪下磕头,心中暗自得意。

    就在这时,内侍有跑进来禀告:“启禀陛下,巡防营统领刘将军求见。”

    石虎皱着眉,问道:“他来干什么?眼下年关将至,他不好好的巡查邺城以及周边,跑朕这里做什么?不见不见!”

    石遵立马在一旁搭腔:“父皇,素闻这刘统领一向办事小心谨慎,若不是什么大事,估计也不会打扰父皇,儿臣觉得还是宣他进来,听听刘统领有什么紧急的事情要禀报,若是他戏弄父皇,再惩罚他也来得及。”

    石虎听了石遵这话,捏着胡须点了点头:“好像也有些道理,叫他进来!”

    “宣巡防营统领刘荣觐见~”内侍跑出门后喊道。

    话音刚落,就见一个人慌慌张张的跑了进来,一进大殿,就跪在地上磕头行礼说道:“臣巡防营统领刘荣参见陛下!”

    “什么事这么慌慌张张的,你好歹跟朕上过战场,也是我羯族的勇士,能不能有点出息?”石虎指责道:“什么事让你这么火急火燎的过来。”

    “启禀陛下,今日一早,臣带人巡视邺城西山一带,看到我们羯族的一些人杀了十几个汉人,抢了那些汉人的钱财,臣依律将那群人控制住,准备带回城里审问一番。”

    “不就是杀了十几个汉人吗?屁大点事情,让他们拿几头牛羊或者出点钱抵消不就好了,就这事你也跑来跟我汇报?”石虎说着,拍拍桌子。

    刘荣吓的把头埋着,大声说道:“陛下请听臣把话说完。”

    “你说,你要是说不出个一二三四五来,朕把你给砍了!”

    “是……”刘荣胆战心惊的说道:“原本微臣觉得这也是一件小事,押着那群人准备回城,谁知半路遇到了西华候,西华候不分青红皂白,要将那群人带走。“

    “嗯?瞻儿跟这事有什么关系?他干嘛要把人带走?处理这种事情跟他又没什么关系的。那你有没有同意他把人带走?”石瞻疑惑的问道。

    ”微臣自然不同意,因为这事不归西华候管,可是西华候说这群是杀的那些汉人是他手下的士兵,非要微臣将咱们的族人交给他处置,微臣不肯,结果西华候把刀架在微臣的脖子上,威胁说如果我不把人交给他,他就连我们巡防营的人也一起杀了!”刘荣说着,更加不敢抬头了。

    “什么?他哪来的权利处置我们羯族人?就算拿十几个汉人是他的手下,他要处置朕的族人,也该跟我打声招呼吧?”石虎有些愤怒,然后吩咐道:“来人,去把西华候宣进宫。”

    “父皇不要动气,五哥可能也是一时冲动,或许被他带走的那些人,并没有被五哥杀了呢。”石遵在一旁假装安慰。

    “这个兔崽子,前几日刚刚封赏了他,就给朕搞点事出来!”石虎生气的拍拍桌子。

    石遵默不作声,心中暗暗窃喜。

    石瞻的军营,还沉浸在巨大的悲痛之中,不一会儿,宫里的人就来到石瞻的军营门口,喊道:“西华候出来接旨!”

    守卫连忙去大帐通报,没过多久,石瞻就来到了大营门口,跪下磕头喊道:“臣石瞻领旨。”

    “奉陛下口谕,宣西华候石瞻入宫觐见,不得有误。”

    “臣接旨。”石瞻说完,默默的站了起来。

    “大哥……”王世成上前一步,拉住了石瞻的手臂,微微摇头示意。

    “放心吧,李昌回来,你跟他说明一下,你们二人看好军营,等我回来。”石瞻拍了拍王世成的手,然后拨开了。

    “侯爷,请快点吧,陛下可等着呢。”宣旨的侍卫催促道。

    石瞻看了他一眼,骑上马,对他说道:“前面带路吧。”

    侍卫见石瞻上了马,就策马朝邺城跑去,石瞻也跟了上去。石瞻刚走,得到消息的石闵赶了过来,还没来得及跟石瞻说句话。

    “三叔,怎么回事?”石闵问王世成。

    “陛下宣召,估计是因为今天我们杀了羯族人的事情。”

    “那群狗崽子我也杀了,也有我一份,我去找陛下!”石闵说着,要出大营。

    “小闵,别去!等你爹的消息!”王世成一把拉住石闵。

    石闵狠狠的握紧了拳头,咬着牙。转身推开人群,又走进了大营。

    石闵独自坐在校场上,看着被砍下的羯族人的头颅,这些头颅表情各异,有的还张着嘴巴,睁着眼睛,显然被砍下头的时候,心里也是极度的惊恐。

    不久之前,石闵并没有体会到汉人和羯族人之间的矛盾,只是最近才慢慢明白,原来汉人在赵国是非常没有地位的,羯族人可以随意屠杀汉人,只需拿牛羊或者钱财上交就可以免去责罚,而汉人连打羯族人都是死罪,更不用说是杀了羯族人了。如此不公的规定,让石闵的内心深深的反感。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